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258.第258章 看戏是个技术活
  别怪顾长生如此利索的转移话题,她是真的害怕董雷会拿泪水淹她!

  以往惨痛经验告诉她,董雷她就是个红果果的泪匣子!身体内的泪水储备量,完全颠覆了顾长生对人体水含量的认知!

  董雷果然没有让顾长生失望,一听她家娘子问起此事,抽了几下鼻子,连手帕都没顾得上拿,就着衣袖就擦了下眼睛,开始发挥长舌技能,将在菜肆的所见所闻一一道来。

  顾长生找了个石凳坐下,聚精会神的听着。

  听到霍家姑娘出府给周沐买点心,顾长生利索的打断了董雷的讲述,挑着眉头问道,“霍家那姑娘从沐郡王出来了?你确定你没说错?”

  董雷点了点头,“千真万确啊娘子,奴婢怎么会听错!”

  顾长生闻言,无奈的抬头望天,恨铁不成钢的开口,“丫的,还是太嫩啊!就这么点儿破定力!才一天而已,就出来晃悠了!”

  “娘子你这是什么意思?”董雷茫然的问道,求解的看了看静候在一旁的四喜。

  四喜见董雷望过来,连忙摇了摇手,“你别看我,我是跟着元宝大人长大的,所以……”

  “所以没脑子情有可原么?”顾长生撇了四喜一眼,抽着嘴角继续道。

  “娘子说的在理,这叫有其师必有其徒!奴婢这也算尽得元宝大人的衣钵了!”四喜笑眯眯的接道。

  顾长生倍儿无语的看了他一眼,果断的败北,“好吧!你赢了!”

  丫的,这衣钵传的,也是没谁了!

  咋就不能学点儿好的?偏偏要学元宝的没脑子呢?

  想到这里,顾长生利索的摇了摇头,好吧,其实元宝那个人,除了长的喜感,真找不出什么优点是可以学的!

  这真是一个忧伤的认知……

  沐郡王府正忙着去接霍小姐回府的元宝猛地打了两个喷嚏。

  元宝一手摸着鼻子,一手掰着手指喃喃自语道,“长生娘子说,打一声喷嚏是有人想我了,打两声喷嚏是有人在背后说我,打三声喷嚏证明我着凉了……我刚才打了两声喷嚏,到底是哪个在背后说我坏话?”

  当然,没有人回答他,因为正是告诉他这些的人,在和自家的丫头背后议论他。

  顾长生想想又觉得元宝是躺枪了,不由得白了四喜一眼道,“果然教出来徒弟,坑死师傅,我家小肉包如此,你也如此……”

  在顾长生的眼神下,四喜尴尬的笑了两声,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子。

  “娘子,你还没说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呢?”董雷疑惑的又挠了挠头。

  为什么跟在娘子身边,她总觉得脑子不够用呢?

  顾长生耸了耸肩,云淡风轻的开口,“是我高估了霍家那姑娘,她昨日引来那番祥瑞,搞得万人空巷,满城风雨,我原本以为她会安生的在沐郡王府窝上几日,待得传言消弭,她的神秘感空前之时再出来,没想到她定力这么差,今日就出来招风了……”

  “娘子,为什么她在沐郡王窝在几日,就会神秘感空前?”董雷是个不懂就要问的好姑娘,当即又开口问道。

  顾长生看了她一眼,继续解释,“因为人只有对未知的事物,才会充满了好奇心,越是未知,好奇心就越强,而未知事物也就愈发的神秘!”

  “好奇心害死猫,你们不知道么?所以,百姓们越是崇拜越是见不到霍家姑娘,就越是好奇……”

  “奥……”董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转眼又看向顾长生,不满的开口,“娘子,你关心的重点好像错了!奴婢说了,是那霍小姐无事献殷勤的跑出来给沐郡王殿下买早点!”

  “小姐,这才是重点!你关心霍小姐神秘不神秘干什么啊!”

  顾长生无辜的耸了耸肩,“她买她的点心,献她的殷勤,关我什么事儿啊?我还能拦着她,说你不能给周沐买早点不成?”

  看着自家娘子跟个没事儿人似得,董雷着急的跺了跺脚,“娘子,那霍小姐长的跟个天仙儿似得,登堂入室住进沐郡王府也就算了,现在沐郡王殿下也不来咱们府上了,那霍小姐又如此殷勤,这朝夕相处的,万一真生出个什么郎情妾意来,可怎么是好?”

  顾长生顺着董雷的话,自动的脑补了一下郎情妾意的事儿,然后炯炯有神的看向自家的小丫头,“小雷子啊,你想多了……”

  周沐和霍家姑娘?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她虽然不知道周沐到底在筹谋什么,可此事绝对和奸情无关,否则元宝不会那般郑重其事,还送了四喜过来。

  “娘子啊!总之这样下去是肯定不行的!沐郡王殿下和霍小姐本就青梅竹马,现在若是再朝夕相处,想起往日的情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你不是也说,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就没一个不好色的吗?霍小姐可是真的国色天香!”董雷一边说一边着急的转着圈圈,“娘子,你怎么这么没有忧患意识啊!”

  末了,董雷还用了一句话总结。

  被自家丫头声讨没有忧患意识,顾长生深深的忧伤了。

  “我怎么就没有忧患意识了?小雷子啊,你真心想多了!”顾长生一脸无奈的开口。

  这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怎么在自家丫头心中,周沐的人品就这么差呢,简直都快成了花心大萝卜了!

  “小雷子,妖孽若是真的和霍家姑娘有点儿什么,那只能证明,你家娘子我眼拙,看错了人!”顾长生一边说一边拍了拍董雷的肩膀,“人生本就是一场豪赌,每一步都是在下注,愿赌服输,若是霍家姑娘真能勾搭了妖孽,那我就甘愿退出!”

  “娘子!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和沐郡王殿下……”都曾经同床共枕了!

  剩下的半句话,在顾长生警告的盯视下,董雷没敢说出口。

  “妖孽和霍家姑娘本就有口头婚约,若是他真的想娶她,又何须等到现在?小雷子,你忘了我们昨天吃了的俩锦鸡?”顾长生见董雷闭嘴,奕奕然的开口。

  “奴婢没吃!”董雷当即解释道。

  那么像凤凰神鸟的锦鸡,她可是一口都没敢吃!

  “好!你没吃!”顾长生无奈的继续,“所以,妖孽造出那般声势来,肯定是另有深意,但绝对不会是真要和霍家姑娘有点儿什么!”

  “小雷子啊,这么久的相处,妖孽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就一点儿都没看出来吗?你怎么会这么轻易地以为他会移情别恋呢?”

  “是奥……”董雷这才醒过弯儿来,略带惭愧的低下了头。

  “哎!杞人总是喜欢忧天哇,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顾长生见此,不由得摇了摇头继续道,“如你所说,霍家姑娘出府,并且当街排队,以她的美貌和昨日的声势,定然有不少人前去围观吧?”

  顾长生一问到这个,董雷当即激动了起来,幸灾乐祸,手舞足蹈的开始继续讲诉她在菜肆的所见所闻。

  顾长生听完,不由得皱眉冷嗤一声,“愚不可及!”

  竟然都不知道带个面纱的吗?世家贵女的风范哪里去了?

  这样招摇过市,不是明摆着作死么?

  怎么样,成了勾搭男人的狐狸精狐媚子了吧!

  “娘子,你是没见到那些摆摊卖菜的媳妇子气的呦,那眼睛都红了!”董雷一边说一边捂嘴窃笑。

  娘子说的对,霍小姐当真愚不可及!

  “永远不要小瞧了女人的嫉妒心!在她们的嫉妒心面前,纵使神灵也要退让啊!哎……”顾长生一边说,一边叹了口气,眉头微微蹙起。

  “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笨蛋,希望不要坏了妖孽的事儿才好!”顾长生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周沐费了那么大的劲为霍家姑娘造势,结果转眼,她就自己往自己身上泼了一盆子脏水!

  顾长生是真不知道该说这霍家姑娘什么好了!

  “娘子?”董雷疑惑的看向自家娘子,一脸的不明所以。

  顾长生不等她发问,利索的站起身来,“好了,我还当什么大事,不就是一个愚蠢的美人过街引来男人围观吗,再正常不过,咱们关起门来过日子,瞪好俩眼看大戏就好!”

  “娘子!”董雷不依的唤了一声。

  顾长生回头看向董雷,敲了敲她的眉心,笑眯眯的叮嘱道,“看戏可是个技术活,小雷子你可要给我耐得住性子,别有事儿没事儿的总一惊一乍的!”

  “奴婢知道了!”董雷倍儿委曲求全的应了一声。

  顾长生这才放下心来,转眼问道,“小雷子,你看到周宗宝了吗?他在哪里?”

  “在后门看门呢啊,奴婢刚才回来还看到宝亲王殿下了呢!娘子你是找他有事儿吗?”董雷连忙回道。

  顾长生托着下巴想了想,缓缓的开口,“我就是有点儿挂念我家小肉包,想问他愿不愿意去……”

  “娘子你不是说谁都不许去接小公子吗?”董雷惊疑不定的问道。

  “是啊!不是去接,就是去看看而已!正好缺个买单的,就找周宗宝好了!”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