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咱们去逛青楼吧
  readx();

  cpa300_4(); 昨日因为他擅离职守,害的小顾泽出府都没人知道,是以,周宗宝今日很是恪尽职守的守在后门,继续他未完成的一月门童体验之旅。

  “周宗宝!”顾长生看到在后门边蹲着数蚂蚁的周宗宝,扬声高唤。

  “吓!”周宗宝正在神游天外,被这么一吓,顿时一蹦老高的跳了起来。

  定了定神,看到来的是顾长生,周宗宝的脸色顿时不善了起来,“母老虎,大清早的你叫魂呢!差点儿吓死小爷!”

  “嘿嘿……”顾长生看着被吓到的周宗宝,捂着嘴窃笑不已,“就你这样看门的门童,真心太不合格了,估计人从你眼前明晃晃的走进府中,你都看不到!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听到顾长生的问话,周宗宝无限忧伤的叹了口气,“小爷在想,一年后小秋会不会原谅小爷,会不会愿意见小爷!”

  顾长生见他一副痴情种的样子,走上前去,倍儿哥俩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啦!你帮我一个忙,我保证帮你,让韩秋到时候肯见你,你意下如何?”

  “还有这样的好事儿?”周宗宝闻言,当即警觉的后退了一步,抬手指着顾长生指控,“没有三分利,不起早五更,小爷才不信你能有这样的好心!”

  “吓!你怎么能怀疑我的人品呢!我可是诚心来跟你商量事儿的!”人品遭到质疑,顾长生灰常不爽的瞪着周宗宝,“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顾长生说完这一句,愤愤的转身假装要走。

  她就不信,以周宗宝对韩秋的在乎,会不喊住她!

  协商就是一场心理博弈,她喜欢掌握主动权的感觉!

  果然,不出顾长生意外的,周宗宝一见顾长生要走,当即跑过来拦在她身前,一副趾高气昂模样的开口,“说吧,你要小爷帮你什么?若是不太过分,小爷我勉勉强强就帮你一帮。”

  顾长生见他如此傲娇,也不以为意,眨着大眼睛靠近了他一点儿,一脸奸笑的开口,“周宗宝,咱们去逛青楼吧……”

  “什么?”

  顾长生的声音才落,周宗宝就惊呼一声,远远的逃开了。

  顾长生无辜的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眼,然后看向周宗宝。

  丫的,瞧那个惊恐的小模样,她是吃人的老虎吗?有那么吓人吗?

  “顾长生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周宗宝膛目结舌的指着顾长生,手指都在颤抖。

  “知道啊,咱们去逛青楼吧啊!”顾长生很配合的重复了一遍。

  周宗宝当即眼睛瞪得滴流圆,声色俱厉的指控,“你还敢说!青楼!青楼是什么地方,岂是你能去得的!”

  顾长生闻言,脸色也不好了,叉着腰回道,“我怎么就去不得了?”

  丫的,她还打算有机会去秦淮河,体验一下,夜泊秦淮近酒家的感觉呢!

  秦淮好哇,秦淮河畔青楼楚馆扎堆儿,是个绝佳的看美人儿的好地方啊!

  “顾长生你还有没有当女人的自觉!小爷就没听说哪个女人会出入烟花之地!”周宗宝一脸愤愤的道。

  他家小木头这到底是找了个什么样的女人啊!

  这简直就不是个女人!

  “烟花之地怎么了?众生平等,你们男人去得,我就去不得了吗?哼!”顾长生冷哼了一声,看向周宗宝开口,“对了,我好像忘了,你收集了天下间无数的美女在你的百花争艳阁,宝亲王殿下好像真不用去什么烟花之地寻开心,在自己家就能搞定!”

  “你!你胡说!”周宗宝气的脸色涨红,上前一步急慌慌的解释道,“小爷收集来的那些美人全都是因貌美惹来坏人觊觎,无处安身的苦命人,小爷才不会占她们便宜!你少污蔑小爷!”

  “奥?周宗宝你说谎奥,你当初可是差点儿将我强抢了去,我可不是无处安身的苦命人奥!”顾长生眯着双眼看着周宗宝,心里一块儿心思终于放下。

  她一直担忧周宗宝的百花争艳阁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若是周宗宝真是那般左拥右抱之人,她还真不放心撮合他和韩秋。

  现在好了,原来周宗宝勉强还能算得上是个洁身自好的人,她算是白担心了。

  “小爷只是听说小木头看上了你,心里气不忿,才想着给他添添堵,又没想着真的把你抢走,倒是你打劫了小爷十来万两银子!”一提起此事,周宗宝就一肚子火气。

  “好啦好啦,不提这事儿了,怎么样,我刚刚说的,你答应不答应?”顾长生见此,连忙转移话题,她可不要被要账,进了她口袋的银子,岂有再出去的道理!

  “想都甭想,小爷是不会答应你的!”周宗宝当即就一甩手给了顾长生否定的答案。

  “你就不再想想?”顾长生眨了眨大眼睛,好脾气的商量着。

  “想?想什么想?你当小爷是傻子啊!”周宗宝指着顾长生,脸红脖子粗的吼道,“若是让小木头知道小爷我带你去青楼,他不得气疯了跟小爷急眼?”

  “若是让小秋知道小爷去青楼,小秋还会原谅小爷?”

  “母老虎,你是故意坑小爷的吧?”

  顾长生被吼得耳朵发麻,不由得抬手拍了拍,“我闲的没事我坑你干嘛?”

  “周宗宝我告诉你,青楼我是一定要去的,相信我,你陪我一起去,妖孽就算生气也气不到哪里去,若是你让我自己去么,那后果,你懂得?”

  “你!”周宗宝被噎的一愣,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若是让小木头知道他让顾长生一个人去青楼,那……他不敢想!

  “我可是去偷偷看我儿子的,想必你也知道,韩秋把我儿子当成家人一般,为了救他,还差点儿丢掉了性命,若是让她知道,你竟然不关心小肉包子,周宗宝哇,你的下场可堪忧哇……”顾长生一边说一边同情的看着周宗宝摇了摇头,“啧啧……想必不会好到哪里去哇……”

  “你!你!”周宗宝已经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你若是想好了要陪我去,今夜戌时你就来我清风楼前等我。”顾长生好整以暇的扔下这么一句就往府里走去,临了还扔下一句,“奥,差点儿忘了说了,记得多带些银子啊宝亲王殿下!”

  直到顾长生走出了老远,周宗宝还一脸花红柳绿的站在后门口,久久不动。

  一日相安无事,傍晚的时候,董雷又带来了消息,说是霍家姑娘在外面招摇过市了没一会儿,就被元宝带人给接回去了。

  顾长生听了这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发表看法。

  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想法,顾长生将自己要去清风明月楼偷偷看儿子的消息告诉了董雷。

  董雷知道之后,先是惊讶,之后想到小公子一个人在清风明月楼还不知道如何呢,就觉得她家娘子情有可原了。

  毕竟是小公子的娘亲,就算她家娘子嘴上说的再随意,心中肯定还是挂牵非常的。

  “娘子,你说宝亲王殿下,会答应吗?”董雷眨着一双美眸,望向自家娘子。

  “你说呢?”顾长生一边整理新配出来的几种药丸,一边反问道。

  “要奴婢说,宝亲王殿下肯定不答应啊,娘子你让他带你去青楼倒还罢了,你还愣是要让人家拿银子!这换了谁谁也不答应啊,你说我说的对吧四喜?”董雷一边说,一边求支持的看向四喜。

  四喜闻言,小鸡叨米般的点头,“是是是!我觉得宝亲王殿下也不会答应,宝亲王殿下又不傻!”

  顾长生眯着凤眸看着两人如此坚定,摇了摇头开口,“他到底是不是傻子,等到戌时不就知道了?小雷子,赶紧去准备晚膳吧。“

  “好的娘子。”董雷一听这,麻利的福了下身往后厨走去。

  顾长生继续整理手中的药丸,时不时的放在鼻端闻一下,时而皱眉沉思,时而面露笑容。

  “小四喜,告诉宋伯,明日请胡一海和刘全生过府一趟,我有事和他们商量。”

  “是!”四喜利索的应了一声,转身往前院走去。

  晚膳时分,一家人照往常一般,聚在饭厅用膳,唯独周宗宝一边吃饭一边频频的望向顾长生,那眼神,怎么说呢,要多怨念就多怨念……

  用罢晚膳,顾长生果断的回了自己的清风楼,让四喜去库房寻了一件月牙白锦袍,准备要乔装。

  女人去了烟花之地也不能寻花问柳,那还有什么好玩的?

  她要装扮成男人!

  她倒要看看那让无数男儿不惜挥金如土,一掷千金的风花雪月地到底长的是什么模样!

  这可都整整一天了,她家小肉包竟然还没有回家,想来是在清风明月楼玩儿的乐不思蜀了!

  “娘子,你会乔装吗?”董雷有点儿不大放心的问道。

  “我要是不会怎么教给百里山那些人的?”顾长生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怎么她家小雷子总是质疑她,她难道真有那么拙吗?

  董雷听到这个回答,不由得撇了撇嘴,“娘子你教是教了,可奴婢只看见你动嘴了,没瞧见你动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