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六十章 准备去寻花问柳
  readx();

  cpa300_4(); “吓!愈发没上没下了,小雷子,你这是要造反?”顾长生一边拿起那件拉轰的月白锦袍在身上比划着,一边说道。

  她这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落到董雷眼里,就是怎么看怎么别扭了。

  董雷是个实在的姑娘,所以她就很实诚的开口了,“娘子,我怎么觉得,你去探视小公子是假,去逛青楼玩儿才是真呢?”

  她没说错吧?你看她家娘子那一双大眼亮晶晶,完全一副迫不及待跃跃欲试的样子,还有比这更欢欣雀跃的吗?

  “吓!可不得了,小雷子,你变聪明了!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你家娘子我,你这智商都直线提高了!”顾长生一边解自己衣服上的盘扣,一边给了董雷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

  “娘子……”董雷抽着嘴角唤了一声,娘子还真承认了,这真是!

  “好啦好啦,我这叫探视小肉包和逛青楼两不耽误,做人就要懂得娱乐和生活两不误哇,要不这苍白的人生岂不是太单调了点儿?”顾长生一边手忙脚乱的脱衣服,一边说道。

  这古代的衣服,丫的怎一个麻烦了得,你说原本穿一件夹袄就能过深秋的事儿,非要里衣、中衣、外衫、罩褂的一大堆,要一件儿一件儿套上去一件一件儿的扒!

  “娘子你也别高兴太早,宝亲王殿下是不会陪你去的!哼!”

  自家娘子如此没个正形,董雷忍不住嘟着嘴打击她的积极性。

  “吓!要造反!出去出去,少在我面前碍眼,没看见我忙着呢!”顾长生闻言也不以为意,拿着衣服往董雷身上扔了去,好笑的撵人。

  “娘子你肯定空欢喜一场!”董雷接住顾长生扔来的衣服,扔下一句,抱着往外走去,“我去看看四喜换好衣服了没。”

  顾长生无奈的笑,看着董雷一蹦一跳的跑了出去,摇了摇头,“这丫头,越来越活泼了!”

  说完,顾长生便接着忙自己的。

  男扮女装可不是那么好弄的,顾长生看着那一堆衣服,开始了束胸大业。

  她已经穿好了里衣,可是为求逼真,这胸前的两坨肉怎么着都得遮掩一下才是,好在她早有准备。

  顾长生拿起了一个两三米长的棉布条,往自己胸前一圈一圈缠去。

  胸大有毛好,勒的松了照样凸,勒的紧了还尼玛有窒息的危险。

  “靠之,得亏的没赶上裹脚的时代,这只是束胸就这么难受,那裹小脚还不得要人命?”顾长生一边缠布一边诅咒出声,真是憋屈的慌哇!

  果然还是平胸好,能为国家布料到还是其次,关键是装起来男人丝毫不费力啊!

  心里不断腹诽着,顾长生终是把自己胸前的那两个大馒头,给裹成了看不大出来的旺仔小馒头。

  渐渐的适应了下这种感觉,倒也没有适才刚束胸时候那般难受了。

  顾长生很满意,又一层层的套好衣服后,便开始了化妆。

  能用到的东西,顾长生下午就已经准备好,此时倒是不急。

  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本就是小太监的四喜倒是不用多做打扮,就是个清秀书童模样。

  此时四喜和董雷两人早就候在门外等着了。

  听了董雷这样那样的控诉一通,四喜顿时站在了董雷这一边,跟她一起祈祷宝亲王殿下不出现。

  “不过我觉得,娘子费了这么大神儿,就算宝亲王殿下不愿意去,娘子也会把他绑去的……”董雷不愧跟在顾长生身边那么长时间,对顾长生的了解还是相当深刻的。

  “我觉得有道理。”四喜想了想,终是点了点头,这一天多的相处下来,四喜算是明白了,长生娘子是属于那种动静皆宜的人,不论她做再出格的事儿说再出格的话,就算她表情再生动,可都无处不透漏着那股与众不同的清冷雍容气质,仿佛那气质是她与生俱来的般,浑然天成,自然而不造作。

  就比如说女子上青楼这样离经叛道的事儿,长生娘子说来,就是那么的理直气壮!

  仿佛有她来做,那就是最理所当然的事情般。

  “先生又闭门不出看书去了,唯一能管管娘子的人也没了,我怎么都觉得娘子她这是有预谋的呢?”董雷歪着脖子沉思,很有几分心机女附体的架势。

  “我觉得也是!”对此,四喜表示赞同。

  两天议论了有一会儿,最后还是愁眉不展,反正他家娘子要干的事儿,他们是肯定阻止不了的。

  董雷抬头看了看夜色,呐呐的道,“快要戌时了呢,宝亲王殿下这次是聪明了,感情是不会来了。”

  “按你刚才说的,宝亲王殿下不来,肯定也会被娘子绑了去,下场更惨。”四喜想到那种可能,不由得同情的摇了摇头。

  “是啊,咱们娘子最信奉非暴力不合作原则了……”董雷点了点头道。

  “你俩缩在门旁嘀嘀咕咕什么呢?还有没有一点儿规矩?”

  突然,一个厉声的呵斥声响起,躲在一旁窃窃私语的董雷和四喜顿时吓得往旁边跳开。

  “吓!宝亲王殿下!你怎么来了?”

  四喜惊恐的看着突然而至的周宗宝,颤颤巍巍的出声,求助的看向董雷。

  二人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一丝担忧。

  他们刚才说的话,该不会被宝亲王殿下听到了吧?

  “母老虎呢?不是他让小爷来的吗?”周宗宝狠狠的瞪了四喜一眼,愤愤的开口。

  他心里可是窝火的紧,他回去仔细的想了想顾长生那只母老虎的话,怎么着都觉得她说的有道理。

  是以,没办法阻止顾长生孤身逛青楼的周宗宝,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一个身材修长清俊的身影出现在三人眼前。

  “吓!”

  周宗宝吓得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一个踉跄,险些摔下栏杆,不敢置信的指向来人,“你?你是顾长生?”

  顾长生一身月牙白锦袍,羽扇纶巾,全然一副富家子弟打扮,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正是在下,不知宝亲王殿下有何示下?”

  “吓!”周宗宝见她说话,又是一愣,这声音,这声音真的好像个男子!

  顾长生手中羽扇轻摇,好整以暇的转了一个圈,一脸傲娇的问道,“怎么样?像不像?像不像一个翩翩俊公子?”

  听着那低沉略含磁力的声音,又看了看她那一身毫无破绽的打扮,周宗宝不得不点了点头,“像!简直太像了!”

  “哈哈!”顾长生闻言顿时就笑了,那笑声恣意而狂狷,确实和男子没有丝毫区别。

  “母……母老虎,你这喉结,怎么来的?”周宗宝惊疑不定的上前了两步,俯身看去,还想伸手去摸,“竟然还会动!你怎么办到的?”

  顾长生一个转身避开周宗宝伸来的手,不悦的开口,“别闹,老娘费了老鼻子劲,才剪了这么一块儿生动形象的猪皮粘上去,粉糊了你赔啊?”

  “猪皮?”周宗宝只是重复了一句就膛目结舌了。

  这么逼真的喉结,竟然是猪皮粘上去的?

  天呢!他的世界好颠覆!

  “娘子,你太厉害了!竟然能弄得这么像,简直可以以假乱真!”四喜一脸钦佩的赞叹道,“连耳洞也没了,像!真是太像了!”

  顾长生转头看向四喜,指了指自己的脖颈,“怎么样,小四喜,你要不要也来一个?屋里的猪皮可是还有剩的奥?”

  “我?”四喜闻言,连忙摇头,“我还是算了!”

  他是个小太监哇,能长出喉结才怪。

  “也是,你还这么点儿年纪,没有喉结也正常。”顾长生逮着四喜打量一圈,点了点头。

  从小就雄性激素分泌少,估计四喜这辈子是长不出来喉结了。

  “母老虎,普天之下,还有什么事儿是你不会干的吗?”周宗宝对此不得不佩服之至,掰着手指头细数,“医术超绝,还会炮制药材会配制毒药,功夫还好,还会练兵布阵,还会生儿子……”

  “打住!”顾长生一听生儿子这一样,麻利的打断了周宗宝的话,可不能让他再想起这茬子,要赶紧转移话题,“其实,我还是有些事情做不来的。”

  “什么?”周宗宝当即问道。

  在他心中,顾长生简直快成了无所不能的了!

  “比如说让女人怀孕生娃儿这种事儿,我还真就不能胜任。”顾长生摇了摇羽扇,挑了挑眉,邪恶的开口。

  众人:“……”

  “哈哈,我有说错吗?这事儿我真干不来,没有金刚钻,揽不来这样的瓷细活哇!”顾长生好不脸红的说道,一脸理所当然的猥琐小表情。

  果然,听了他这话,三人当即都变成了大红脸,其中还有一个小太监!

  长生娘子真是,还真没有什么是她不敢说的!

  “好了,周宗宝,这次就劳烦你带我去领略一下烟花之地的别样风情了!”顾长生见此,心满意足的继续转换话题,省的他们脸充血再暴血管了,那就麻烦了,嘿嘿!

  周宗宝顶着个大红脸看着眼前的女人,他有的选择吗?

  他能说他不愿意领着她去青楼吗?他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