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横塘花柳巷
  cpa300_4(); 眼瞧着顾长生他们真的要去青楼,可是急坏了董雷。

  董雷逮住小四喜就是一番紧张兮兮的叮嘱,“四喜啊,你可要照看好娘子,莫要让她做太出格的事儿!”

  四喜炯炯有神的抬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倒是顾长生,翻着白眼打断了婆婆妈妈的董雷,“你这是要上演十八相送吗?我们只是去看看小肉包子,逛一圈就回来!”

  虽然顾长生言之凿凿的再三保证,可是董雷还是不大放心,眼巴眼望的跟到了后门,拽住顾长生的袖子不丢手,期期艾艾的又唤了句,“娘子……能不去吗?让宝亲王殿下和四喜去看看小公子就好啊,你毕竟……”

  毕竟是个女人啊!

  可是顾长生完全没有给董雷把话说完的机会,就打断了她,“董雷啊,你看我忙前忙后的准备了这么久,你现在让我打道回府,不合适吧?”

  顾长生一边说一边安抚的拍着董雷的肩膀道,“放心,咱要逛的是清风明月楼,不是小倌馆,没有那些个美貌郎君让我调戏,身为女人,我调戏女人做什么啊?我顶多就是跟着周宗宝去长长见识而已!”

  董雷对于她家娘子的话,表示有点儿质疑,可是顾长生哪里会给她再纠缠的机会,当即拽着周宗宝和四喜就往横塘边走去。

  没错,柳州城虽然没有秦淮河,却有一个横塘湖,湖西的一整条街都被高高的青楼门庭占据,湖面之上,更是停满了大红灯笼高高挂的画舫。

  顾长生炯炯有神的站在横塘湖边,遥遥的望向那一片霓虹闪烁的区域,不由得的咋舌,“靠之!这才是当之无愧的红灯区啊!瞧这规模,这架势!”

  跟现代那些藏着掖着的相比,这就是明晃晃的红灯区啊。

  不信你看它们门口高挂的红灯笼,那叫一个鲜艳!

  人还没进去,顾长生都能隐约的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香粉气味,还有隐隐丝竹管弦声传来。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走吧,让我见识一下青楼到底是怎样一番纸醉金迷的景象!”顾长生长袖一挥,羽扇一合,率先往那红灯一条街走去。

  越往那边靠近,对比就越强烈,满城都在夜色的包围之下陷入沉寂,唯独此处,歌舞升平,一片莺歌燕舞之声。

  顾长生第一次见识到古人的夜生活,不免啧啧称奇,好吧,这比现代的夜总会啊、会所啊都有料的多啊!

  “哎!我说周宗宝,你做什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你这样子,咱还玩儿个毛线?麻利点的,给爷笑一个!”顾长生神采奕奕的看向身后萎靡不振的周宗宝,羽扇一开,笑着挑眉。

  “嘿嘿!”周宗宝抬起脸,僵笑两声。

  天知道,他心里有多难受!

  “比哭都难看!”顾长生毫不留情的批评他的笑容,撇嘴摇了摇头,“你爱咋滴咋滴,可要是坏了爷的兴致,可别怪爷回家让你好看!”

  顾长生可是一直记得她现在的身份是个男人,自称当然要改一改。

  当大爷的滋味就是不错,反正身边跟着个真正的“大爷”买单,不怕不怕了!

  顾长生终于能有机会体验一下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感觉了。

  其中酸爽,果然不足与外人道哉!

  周宗宝没好气的白了顾长生一眼,呐呐的嘟囔道,“都说男儿本色男儿本色,小爷怎么觉得你比男儿还男儿呢?”

  顾长生好整以暇的摇了摇羽扇,一脸风花雪月的开口,“好不容易能出来逍遥一下,当然要不虚此行才是,瞧爷这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一会儿怎么着都要体验一把,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拉轰啊!”

  一直紧紧跟在顾长生身后的四喜闻言,当即抬头接到,“娘子,我们没有骑马啊!”

  “啪!”

  顾长生手中的羽扇毫不犹豫的敲到了四喜的脑袋上。

  “一个两个的不识趣的家伙,意境!意境懂不懂?哼!”顾长生说完这句,决心不再和这俩人墨迹,免得坏了她大好的兴致。

  看着顾长生大步的走向花柳巷,周宗宝和四喜对视一眼,同时无奈的摇了摇头,连忙跟了上去。

  “呦,好俊俏的相公,相公可是来找熟人,如果不然,去妾身那里喝两杯可好?”一个身着暴露,坦胸露。乳的青楼女子,风情万种的挥了挥手中的红手绢,往顾长生身边偎去。

  顾长生眨了眨双眼,倒也没做闪躲,任由那青楼女子偎到了自己的肩上。

  “美人儿长的真心让人看了意动,奈何爷是慕明月楼之名而来,今日怕是无法陪美人儿了!”顾长生忍受着扑面而来的脂粉味道,微勾着嘴角扬起一抹荡漾的笑容,羽扇一挑那青楼女子的下巴,形容轻佻的无可言喻。

  “呦,相公是要去明月楼啊,那妾身倒是不好耽搁了相公的时间,瞧着相公像是第一次来我们横塘花柳巷的样子啊。”青楼女子听闻夸奖,无限娇羞的一笑。

  顾长生闻言点了点头,不愧是常在青楼门外揽客的女子,一眼就能瞧出她是第一次来这里,“美人儿说的不错,爷经商路过此地,确是慕名而来。”

  “呵呵……爷好风流的性子,爷往那边看,瞧见那个最高的六层高楼了吗?”青楼女子偎在顾长生身上抬起纤纤玉指往花柳巷尽头的方向指去,“那就是清风明月楼,相公且去吧,待得得闲,记得来丽春院找妾身小饮几杯。”

  顾长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好吗!清风明月楼果然标新立异,一栋高楼独立,秒杀所有青楼。

  这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吗?那清风明月楼可是在这花柳巷的尽头了啊!

  要想过去,那可是要穿越这一巷子的红袖招哇!

  跟在顾长生身后的周宗宝和四喜看着她旁若无人的跟青楼女子**,顿时膛目结舌,嘴巴张的都能塞下个鸡蛋了。

  “她这是第一次逛青楼吗?”周宗宝惊疑不定的低声问旁边的四喜。

  瞧那熟稔轻佻的动作,瞧那色中饿狼的表情,完全不像啊!

  “奴才也不知道哇……”四喜更是一脸冷汗。

  天爷!莫说大家贵女的端庄贤淑了,他这主子完全跟那些不沾边啊,这简直是相去十万八千里啊!

  “美人儿果然识趣,四喜!”顾长生抬手摸了一把那青楼女子的脸颊,转头唤道。

  四喜接到顾长生瞄来的眼神,顿时回神,上前一步,从怀中掏出两个元宝递给那青楼女子。

  见到元宝,那青楼女子顿时惊喜的睁大眼接了过去,连忙离了顾长生身边,俯身为礼,“妾身谢相公赏赐,愿相公**得意!”

  “承美人儿吉言!哈哈……”顾长生笑着点了点头,摇着折扇往花柳巷尽头走去。

  那个青楼女子看着顾长生离去的身影,啧啧称奇,跟身边的姐妹显摆手中的两个份量十足的大元宝,目光灼灼的盯着顾长生离去的背影道,“这位相公真是大方,瞧他言谈举止皆是不俗,就是不知道明月楼中哪位姐妹能得了他的青睐。”

  “快别痴心妄想了,就凭咱们这样的庸脂俗粉,怎能入了那般相公的眼?我们还是安心的存银子,以求年老珠黄还能有地儿安生立命吧!”

  “恩!”青楼女子点了点头,又开始招揽过往的行人。

  顾长生一行本就扎眼,她和周宗宝两人都是一表人才,穿戴也是不俗,常在风月场上混的青楼女子一眼就能看出,谁是真正的金主,自然不会放过他们。

  是以他们频频遇到揽客的青楼女子搭讪,每每如此,顾长生也不生气,总是说明目的地后让四喜看赏。

  反正花的又不是她的银子,她丝毫不心疼!

  权当资助这些身陷青楼的苦命女子了!

  一边走着,顾长生心中一边寻思,这清风明月楼果然不容小觑,同行是仇家,一条巷子十数家青楼,所有揽客的青楼女子听到他们是往清风明月楼而来,皆都没多做纠缠,反而好心的为他们指路。

  难怪周沐曾说,天下教坊属一脉,四国青楼数明月!看来此言果真不虚!

  清风明月楼在坊间竟是如此超然的存在,她倒是给自家宝贝儿子捞了个来头甚大的师傅,看来她以后要对花孔雀稍微好一点点了!

  走了大约两刻钟,顾长生三人一行才到了横塘花柳巷的尽头,清风明月楼的六层玉楼赫然就在眼前。

  不同于先前青楼门前的喧嚣,清风明月楼前,除了偶尔有客进出,倒是连个揽客的女子都没有。

  “瞧这架势,果然不愧清风明月楼之名!”

  顾长生看着清风明月楼鎏金的诺大招牌,不由得点了点头。

  入耳的满是丝竹管弦之声,还有女子嘤嘤的清歌,没有适才浮夸的奢靡气息,倒是让人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真金不怕红炉火,酒香不怕巷子深,这清风明月楼还真不怕没生意上门,走,我们进去吧!”顾长生赞叹了一声,招呼周宗宝和四喜一声,就一马当先往清风明月楼的大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