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红果果的花痴
  cpa300_4(); 如花帮小肉包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不厌其烦的谆谆教导,“小顾泽啊,你生性良善,年纪又小,不知江湖险恶,人心诡测,若是今日有人擅闯明月楼毫发无伤离去,那明日就有更多的人效法之!”

  “你师傅就是为此建了西楼杀手阁,一为立威,二为保全明月楼,小顾泽啊,世间之人,多是怕强欺弱之辈,若想不被人欺凌,你只能更强大,强大到没人敢来寻衅滋事!”

  小肉包子一脸懵懂的点了点头,呐呐的道,“师婆婆,我好像有点儿懂了……”

  顾长生好笑的听着两人的谈话,不由得莞尔一笑。

  她百分之百的确定,她家小肉包子在说谎,他分明在走神,懂了才怪!

  这名唤如花的美貌婆婆,倒是有点儿意思,见解竟然跟她出奇的相似。

  若想不被人欺凌,只能强大!

  顾长生瞄了一眼那群女子持剑而去的翠竹林,给了四喜一个眼神,率先飞身往那边追去。

  小肉包子有如花婆婆照看,她很放心,就让他在这多待两天,长长记性吧!

  “娘子,我们追她们干嘛?”四喜见自家娘子一直缀在那群女子身后,不解的问出声。

  “看热闹去啊!”顾长生一边注意着阵法,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前面的那群女人。

  好吧!花孔雀的手下果然不是酒囊饭袋,那领头的两个女人和她还有过一面之缘,正是在百里山下初遇花孔雀时抬轿子的两人。

  “娘子……咱们可也是闯进来的,你还有心思看热闹!”四喜跟在顾长生身后,忍不住的抱怨。

  他瞧着自家娘子不像是个爱凑热闹的人啊!

  “你就不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胆大包天,竟然也敢跟我一样女扮男装逛青楼?”顾长生一脸兴趣的开口,“这可是同道中人啊!”

  “娘子,这明月楼中可是高手如云,若是被她们发现了,可怎么是好?”四喜不无担忧的开口。

  顾长生事不关己般的耸了耸肩,云淡风轻的开口,“发现了就发现了呗,怎么,她们还能连我也诛了不成?”

  “呃……”四喜闻言一愣。

  “好啦好啦,安心!我们抄她们前面去!先去看看那个胆大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再说!”顾长生安抚的挥了挥手,转头绕了个方向,往另一边掠去。

  翠竹林占地极广,边缘连着横塘向外延伸,一直伸向西山。

  顾长生领着四喜,旁若无人般的绕开阵法机关,如履平地般的在翠竹林中穿梭。

  “气死奶奶了,什么破竹林,我砍!我砍!奶奶我还不信走不出去了!”

  顾长生远远的就听见一声娇叱,伴随着“噼里啪啦”砍竹子的声音传来,不由得一笑。

  “你还真的未必能走出去!”顾长生摇着折扇靠着一个翠竹,奕奕然的开口。

  翠竹林间,那个挥剑乱砍的身形一顿,长剑横在胸前,警戒的看向四周,扬声道,“什么人?藏头露尾的算什么好汉!有种给奶奶出来!”

  顾长生凝眉看向那个穿金戴银,土豪气息十足的瘦高身形,不由得失笑,“小小年纪,就敢自称奶奶,你这是嫌自己老的不够快吗?”

  林间女子闻言,目光犀利的往顾长生的方向看来,四目相对,柳眉横挑,“奶奶乐意!要你管!”

  顾长生这才看清她的面容,不同于大周女子,这女子的五官深邃笔挺,一看就是非我族人。

  “姑娘,你这乔装的技术可不到家啊!”顾长生看着她的面容,调侃的出声,飞身向着那姑娘而去,羽扇好整以暇的挑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了两眼,幸灾乐祸的开口,“眉太细,唇太红,面色没有男子的粗犷,穿有耳洞,没有喉结,这胸么……”

  顾长生一边说,一边出其不意的伸手摸了一把,复又好整以暇的开口,“这胸么,又挺有料……”

  躲在不远处的四喜见此,缩了缩身子无语的低下了头。

  他家娘子!他家娘子又乱摸人胸……

  那姑娘先是被顾长生的突然近身给吓到了,突的被摸了这么一把,才回过神来,一脸涨红的她连忙伸出一手护胸,另一手毫不犹豫的就向着顾长生扇去,嘴里还吼道,“你这个登徒子!”

  顾长生一个转身避开了她挥来的手,躲到了一边,折扇轻摇,无限风流的开口,“姑娘这就不对了,我好心的帮你指正疏漏之处,你怎可对我大打出手?”

  “竟敢轻薄我孛儿只斤念!看奶奶不要你命!看剑!”孛儿只斤念一边说着,一边一脸怒气的挥剑砍来。

  孛儿只斤?

  顾长生闻言一愣,这个姓氏……乃是北蒙皇族的姓氏……

  “哎哎!姑娘,你先别急着打架啊,大不了我让你摸回来不就得了?”顾长生一边躲着孛儿只斤念挥来的凌厉剑招,一边讨饶的开口。

  她不说话还好,她一说话,孛儿只斤念愈发的愤怒了,“好你个不知死活的登徒子,奶奶今天就为民除害!”

  顾长生眼瞧着这边的动静越闹越大,很有可能引来那群女人,连忙出手,一把握住了孛儿只斤念的手腕,舔着笑脸开口,“姑娘,你看看清楚,我也是个女的!你再打下去,会把明月楼的高手都引来的!”

  孛儿只斤念只是看了顾长生一眼,当即瞪眼回道,“满口荒唐言,你明明是个男的!”

  孛儿只斤念一边说着一边奋力的想要挣脱顾长生的桎梏,奈何力不如人,无奈之下,一手伸到腰间,转眼扯出一条长鞭。

  “我去!还来!”顾长生见此,惊呼一声,二话不说连忙抬手伸向自己的脖颈,毫不费力的扯了一把,“姑娘,要不,我把这个喉结送你?实在不行,我让你摸回来可好?”

  猪皮喉结摘下,顾长生当即恢复了女声。

  孛儿只斤念膛目结舌的看着伸到自己眼前的一大块猪皮,手中的长鞭顿时僵住,不敢置信的瞄向顾长生,“你!你!你真是个女的?”

  “如假包换!我都是娃儿他娘了!”顾长生猛点头。

  天可怜见的,她要不是女人,那她儿子哪里来的?

  “你放开奶奶!”孛儿只斤念轻叱一声,挣了挣被顾长生抓住的手。

  顾长生见此,连忙收回手。

  手腕重获自由,孛儿只斤念丢掉长剑长鞭,连忙揉着手腕打量的看着顾长生,惊疑不定的又问道,“你真是女的?”

  顾长生无语望天,这妞怎么还在这纠结呢?

  “姑娘,我就是女的,跟你一样女扮男装逛青楼来着……”

  孛儿只斤念戒备的看着她,歪着头想了会儿,忽然问道,“那你见到他们楼主了吗?”

  “楼主?”

  顾长生突然有种不大好的预感,瞪大双眼重复了句。

  该不会是她想的那个楼主了吗?

  孛儿只斤念见此,跺了跺脚开口,“就是那个春风不顾的月西楼啊,你见到他了吗?”

  “呃……”顾长生闻言,嘴角猛抽,可还是倍儿实诚的答道,“没见到……”

  丫的,月西楼正在她家西楼里闭关不出呢,在这里能见到才怪呢!

  孛儿只斤念闻言,满含希冀的眸色顿时黯淡了下来,失神的喃喃自语,“可是师兄信上明明说月西楼就在柳州啊,我都快把明月楼翻遍了,怎么也没找到他?”

  师兄?顾长生越听越糊涂了,眼前的这名唤孛儿只斤念的姑娘瞧着不过十**岁而已哇,按理说,不该和花孔雀那只老鸟有什么爱恨情仇才对哇……花孔雀虽美,可已经实打实的三十多岁了哇!绝对算得上是一颗老白菜了哇!

  “姑娘,听你这意思,你好像认识明月楼的楼主?”

  心中百思不得其解,顾长生很实在的问了出声。

  “不认识!”孛儿只斤念很利索的摇了摇头。

  “呃……不认识丫的你找人家干吗?还差点儿把人家的明月楼给闹了个底朝天?”顾长生闻言顿时眼角微抖,丫的,你都弄得人家主人下了诛杀令了,还这么不知日月呢!

  孛儿只斤念当即白了顾长生一眼,一双星星眼闪亮亮倍儿傲娇的开口,“你懂什么?我可是听师兄说了,月西楼是天下最美的男人,我可是发过重誓的,我孛儿只斤念的驸马,必须是天下第一等的美男!”

  顾长生这下不止眼角抖了,连嘴都有点抽风了,一脸木讷的伸出了个大拇指,毫不吝啬的夸奖,“姑……姑娘好大的抱负!长生佩服!”

  丫的,这就是一红果果毫不掩饰的花痴哇!

  而且是个毫无心机的花痴!

  顾长生刚才还在想孛儿只斤这个姓氏乃是北蒙的皇姓,这姑娘倒好,一句话就把自己的身份给说了出来!

  驸马!能找驸马的只有公主!

  这姑娘,竟然是北蒙的公主吗?

  一个逛青楼找天下第一等美男的公主?顾长生也是跪了!

  “那是!”听到顾长生的话,孛儿只斤念傲娇的昂了昂脖子,仿佛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般,不过转瞬,她突然凝眉看向顾长生,“你刚才说你叫什么?”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