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把周沐当备胎的女人
  cpa300_4(); “呃……”顾长生闻言一愣,呐呐的开口,“长生……”

  难道她的名字有什么错吗?

  还是说她已经有名到连北蒙皇室的人都有所耳闻了?

  “长生?顾长生?”孛儿只斤念看向顾长生眼神突的火热了起来,仿佛眼前是一个她求之不得的大宝贝般。

  顾长生被她看的发毛,心中突然有一种更加不好的预感。

  “奶奶问你话呢,你是不是顾长生?那个顾长生?”孛儿只斤念见她不答,目光似火的盯着她,紧接着又问了一句。

  那个顾长生?

  难道还有几个顾长生不成?

  顾长生顿觉一个脑袋两个大,有种乱成一锅粥的感觉。

  “姑娘,我现在脑袋有点儿乱,那什么,你继续砍你的竹子,我只是路过打酱油的,你就当没看到我!”顾长生无奈的揉着额头,一边说着一边往四喜走去。

  从看到孛儿只斤念就躲在远处没敢近前的四喜,终于出现在了孛儿只斤念的视野中。

  孛儿只斤念一把捡起地上的长剑长鞭,一把拽住顾长生就往四喜走去。

  “哎!姑娘,我都说了,我只是路过打酱油的……”顾长生被她拽着,期期艾艾的解释。

  “闭嘴!奶奶问你不说,奶奶不会问别人啊!”孛儿只斤念恨恨的盯了顾长生一眼,直直的对上了四喜,眉眼不善的开口,“四喜,你竟然跟在她身边,那这么说来,她的确就是那个顾长生咯?”

  四喜怯怯的低着头,一脸五颜六色的点了点头。

  顾长生惊疑不定的来回看着两人,黑着脸问道,“你俩认识?”

  不会吧?

  丫的她看个热闹,该不会惹来什么麻烦吧?

  这北蒙皇族的公主,来历貌似不那么简单的样子哇……

  孛儿只斤念闻言,白了顾长生一眼,冷哼一声,未做回答。

  顾长生见此,只能求救的看向四喜。

  四喜接受到自己娘子的目光,连忙点了头,悄悄的使了个眼色过去。

  顾长生不明所以的看着四喜,一脸的茫然。

  丫的,小四喜这暧昧的眼色,到底是几个意思?几个意思?

  “顾长生,咱们可是情敌奥!”孛儿只斤念缓缓开口,一脸的气不忿,“师兄是奶奶遇到的长的最好的男人,奶奶原本打算着,这两年若是再找不到比师兄更美的男人,就从师姐手里把师兄给夺了来!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你这个程咬金!瞧你长的也不比奶奶我漂亮,凭什么横插一脚,把奶奶备用的师兄抢走?你……”

  “停!”顾长生越听越头疼,连忙挥手喊停,眉头都快拧成麻花了,“祖奶奶你先别说话,你让我先捋捋……”

  孛儿只斤念闻言,很配合的闭嘴,气呼呼的不说话了。

  四喜的脑袋已经低的不能再低了。

  顾长生心里仿佛万马奔腾般的咆哮而过,将孛儿只斤念的话仔细寻思了一遍,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所以,周沐那只妖孽是你的师兄?你是北蒙的公主,狄问天的徒弟?”

  孛儿只斤念傲娇的点了点头。

  顾长生一瞬间觉得这世界好混乱。

  丫的,狄问天是辽人!他教出来一个大周的战神弟子周沐也就罢了,竟然还收了一个北蒙的公主徒弟!

  这尼玛绝壁算是不拘一格降人才!

  瞧这孛儿只斤念的模样,貌似跟周沐的关系还不错的样子。

  可是明明前年,周沐还率领大军跟北蒙打仗来着,他们这样的对立关系,又加上师兄妹的身份,真的不别扭吗?

  顾长生想想都替他们爪机!

  “所以,是周沐给你去信,让你来这里找天下第一美男的?”顾长生眨了眨大眼,复又问道。

  孛儿只斤念很给面子的又点了点头。

  “所以,周沐是你的备胎,你打算找不到比他更美的就去吃回头草?”顾长生炯炯有神的又问道。

  “对啊!”孛儿只斤念有问必答。

  顾长生不由得又竖起了大拇指,“姑娘,好样的!老娘服你!”

  敢把周沐当备胎,想必普天之下,也就这北蒙公主一人了!

  “可是师姐喜欢师兄,奶奶也有点儿为难……”孛儿只斤念一边说着,一边摇了摇头,下决心般的开口,“不管了,若是找不到比师兄更美的,就算是师姐看上的男人,奶奶也照抢不误!”

  师姐?

  顾长生顿时觉得眼前一片漆黑!

  丫的,原来霍家那个心机婊只是个开端,转眼这就来了后续……

  妖孽!老娘跟你势不两立哇势不两立!

  你说你用花孔雀钓了这么个花痴公主来是干嘛的?啊?到底是来干嘛的?

  是来给她添堵的吧?

  这孛儿只斤念立誓非天下第一等美男不嫁,而那个传言中的天下第一等美男,正在她的府邸里面闭关!

  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弄?

  把花孔雀从顾府撵出来?那是万万不行的,他可是她家小肉包的师傅兼保姆!撵走他,谁来教她儿子武功,谁来替她照顾儿子?

  把这只花痴公主领回家?想想都要死要死的!

  顾长生相信,即便是她不告诉这姑娘花孔雀在她家,也会有人告诉她的!

  周沐那个妖孽费了那么老鼻子的劲,去信把人引了来,怎么可能会就这样放弃?

  想想打翻醋坛子的周沐,顾长生就是一阵儿头疼。

  丫的,她跟花孔雀一清二白纯洁的不能纯洁了好不?妖孽至于又弄来个花痴女防患她出轨么?

  “人在三奇阵中!”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高呼和窸窸窣窣的竹林响声。

  “完了!她们追来了!这明月楼怎么比龙潭虎穴还难闯!”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着急的转起了圈圈,试图寻找方向,“哎!刚才看你能准确无误的找到奶奶我,想必你是精通阵法的,快点带奶奶出去啊!”

  “姑娘,求人可不是这么求的!”顾长生一脸苦大仇深,没好气的回道。

  “奶奶我有求你吗?奶奶让你带我出去,那是看得起你!”孛儿只斤念双手叉腰,气呼呼的呵斥道。

  顾长生缓缓伸出根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拧着眉头开口,“记住,我喜欢自称老娘,听不得有人比我辈儿长,你若是再奶奶长奶奶短的,仔细我让你变成哑巴!”

  她现在心情很不好,谁都表惹她!

  “奶奶要你管!奶奶乐……”

  孛儿只斤念的嘴中的乐意两字还没说完,一只银针就插在了她的脖子上,她的声音顿时就卡在吼间,出不来了!

  “乖!别乱动奥,否则银针一动,刺穿了你的咽喉可不怪我!”顾长生好心的提醒道,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抱头沉思了起来。

  尼玛!好乱好乱!

  这个孛儿只斤念到底要拿她怎么办?

  孛儿只斤念被顾长生这么一吓,顿时双眼冒火却连动弹都不敢了!

  “娘子,我们是不是先想办法出去再说?”四喜看着影影绰绰往这边靠拢而来的人影,低声问道。

  总不能等在这里被抓包吧?

  “出去?怎么出去,没看到三奇阵已经变成囚龙阵了吗?这招还是老娘教给花孔雀的!现在老娘心烦,没心情出去!”顾长生痛苦的揉了揉脑袋上的冠巾,愁眉不展。

  四喜闻言一愣,当即开口,“那要是被逮住了怎么办?”

  顾长生本就心情不佳,闻言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回道,“逮住了就逮住了,还能怎么办?左右他们也不敢把我们诛了挂花柳巷去!”

  丫的,她这是招谁惹谁了,看完儿子就走多好!非得闲的要来看热闹,怎么样,麻烦来了吧?

  她尼玛就是一红果果的会招惹麻烦的人!

  四喜一听这,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子,“确实……”

  孛儿只斤念化身僵立的石柱,惊疑不定的看着两人,口不能言,只能站着。

  顾长生无限忧伤的坐在地上,地地道道的坐以待毙。

  不一会儿,搜寻的明月楼众人就来到了几人不远处。

  领头的两人正是月西楼的两个贴身婢女,若琴若书,两人对视一眼,心中同时闪过一抹疑惑,明明擅闯明月楼的是一个女人,怎么转眼成了三个人?

  若琴手中长剑遥遥一指,扬声冷叱,“来着何人?竟敢擅闯明月楼!”

  正抱头凝思的顾长生闻言,缓缓的抬头,一脸菜色的回了一个字,“我!”

  “呃……”

  若琴若书两人见到她的面容,同时一愣,转眼单膝跪地齐声道,“见过长生娘子!”

  长生娘子与她家主上交好,又是她们少主人的娘亲,对明月楼更是多有相助,这一礼,她们行的毫不犹豫。

  孛儿只斤念瞪大了双眼,看向呼啦啦跪了一圈的女人,长睫眨了几眨,一脸的不敢置信。

  顾长生无奈的看着跪了一地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开口,“都起来吧……”

  若琴若书闻言,率先起身,还是若琴开口,“长生娘子可是来接少主人回家的?适才如花婆婆还猜测夜闯明月楼的是你,倒是少主人声称不是,长生娘子怎么被困在了囚龙阵里?”

  知道囚龙阵是出自长生娘子之手,若琴一脸疑惑的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