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丫是属喷壶的吗
  cpa300_4(); 虽然顾长生觉得董雷她娘的话很有道理,可是眼下这种情况,你让她点头赞同,那是万万不能的。

  交朋友也得讲究个你情我愿不是?

  哪里有这样赶鸭子上架的?

  “让我静静……”顾长生分外忧伤的找了个藤椅坐下。

  丫的,孛儿只斤念红果果的鸠占鹊巢霸占了她的清风楼,现在她要怎么办?

  难道真的要送上门跟她促膝夜谈去?

  顾长生想想都觉得郁卒无比!

  她可没有跟人促膝夜谈的经验哇……

  而且她真不认为,她会跟个古董公主有什么共同话题!谈什么呢?谈美男?谈一起逛青楼的经历?想想都炯炯有神!

  “顾长生!母老虎!你给小爷出来!”

  正在这哀怨自己以后生活的顾长生,猛地听到一阵嘶吼,顿时疑惑的眨了眨眼。

  “周宗宝回来了?”顾长生茫然的看向董雷。

  丫的,就这自称,完全不用听声音,必然是周宗宝无疑!

  果然,不待董雷回应,周宗宝就风卷残云的奔到了顾长生跟前,一脸愤怒,眼中含火的盯着她,一副恨不得要跟她拼命的架势。

  顾长生一见这势头,猛地眨了几下眼。

  感觉不对哇!

  “母老虎!你竟敢把小爷一个人扔在清风明月楼!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周宗宝张牙舞爪的一边吼着一边往顾长生扑去。

  顾长生饶是反应再快,躲过了周宗宝扑来的身形,却没能躲开周宗宝口水的波及。

  “靠之!周宗宝你丫的是属喷壶的吗?”

  顾长生恨恨的抹了一把脸,看向被董雷一把菜刀拦住的周宗宝,脸色也算不上好了。

  丫的,这口水喷的,真是太尼玛有准头了!

  “你还有脸说小爷!是谁把小爷一个人扔在清风明月楼,还告诉她们小爷是你家门童的?”周宗宝想想自己的遭遇,脸色愈发的不善。

  顾长生闻言,一边用锦帕擦拭脸一边好整以暇的回道,“你确实是我家的门童啊,这不是你非要找的差事吗?”

  “你!你!”周宗宝气的一手指着顾长生,有董雷挡着,却也无可奈何,只得继续吼道,“这个不算!你先走也就罢了,你竟然还带走了小四喜!”

  面对周宗宝声色俱厉的指控,顾长生很无辜的眨了眨眼,不明所以的开口,“小四喜是我的人啊,我不带走他,难道留下他继续逛青楼啊?他一个小太监,把人留在那,不是红果果的讽刺么……”

  她可是个很厚道的人,怎么会干这么伤身边人心的事儿?

  周宗宝一脸涨红的指着顾长生,咬牙切齿的开口,“小四喜是你的人,可他身上的银子和银票是小爷的!”

  “呃……”顾长生闻言一愣,嘴角几不可见的一抽。

  丫的,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事儿!

  比如说在明月楼的酒水银子……

  比如说若善若水两姐妹的陪客银子……

  顾长生的脸色顿时就精彩了起来,下一个瞬间只好腆起讨好的笑脸望向周宗宝,一脸愧疚的搓着手开口,“那个,那个真的对不住,我好像忘了这茬了,她们没有为难你吧?”

  周宗宝见此,一肚子火气顿时憋在了胸口,双目仿佛能喷出火般的盯着顾长生。

  顾长生若是不知悔改的跟他呛声,他还能骂她几句出出气,可她这样低声下气的敢于认错,倒是让他不能继续发难了。

  他周宗宝再不济,也是个男人不是?是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气度和风度,跟一个认错了的女人较真,太有损他赫天小霸王的威名了。

  周宗宝心里那个憋屈啊!所以,被若善若水两姐妹狠狠的奚落了一顿算是白挨了,也没地儿说理去了!

  “哼!母老虎!你给小爷等着!小爷早晚也要挖坑把你埋了!”

  周宗宝总觉得顾长生就算是无心,可还是有点儿幸灾乐祸的!是以气呼呼的扔下狠话,长袖一挥,转身就走。

  “噗!”

  顾长生终是忍不住喷笑出声,眉眼含笑不怕死的对着周宗宝的背影挥了挥手,“挖坑记得挖深点儿,我等着你呦……”

  才没走出多远的周宗宝身形一个趔趄,差点栽倒一边的花坛里,一张脸都开始发青了。

  他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他的小秋至今不肯见他也就罢了,还找了个这么不要脸的主子!

  他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过,仗势欺人又行不通!他这一年的日子,可要如何熬过去哇……

  “哈哈……这货指不定在明月楼受了多大的气呢,瞧那脸色,都快气的爆血管了!”顾长生看着周宗宝愤愤离去的背影,很不厚道的大笑出声。

  对于周宗宝这个典型的不能再典型的二世祖,该幸灾乐祸的时候,那就要毫不留情的幸灾乐祸!

  谁让他干啥啥不行,偏偏还傲娇的无人能及呢!

  “娘子,快别玩儿了,你还没告诉我小公子到底怎么样呢!”

  董雷见自家娘子笑的乱没形象的,连忙开口打断。

  想到自家的小肉包,顾长生非常直接的翻了个白眼,“他能怎么样?人家的日子可是过的逍遥自在的紧!”

  “一脑袋扎到金窝银窝了不说,还一屋子美人儿陪着宠着惯着他,他还能怎么样?乐不思蜀了呗!”

  董雷见自家娘子往寝楼走去,连忙跟上,“可是娘子,我们什么时候去接小公子回家啊,让他一直呆在明月楼那种地方,也不是个事儿啊!”

  那可是青楼啊!小公子怎么能一直呆在那里?

  “好了,你就少婆婆妈妈的操心了!他呆不呆在青楼又有什么区别?他师傅就是天下青楼第一大户,左右他是清白不到哪里去了,咱们破罐子破摔也挺好!”顾长生不置可否的挥了挥手,一脸的风轻云淡。

  董雷无语的看着自家娘子,知道多说无益,可心里还是分外担忧。

  顾长生站在自己的清风楼门外,听着里面时不时的传来孛儿只斤念啧啧称奇的声音,不由得太阳穴突突的跳。

  “娘子,天色不早了,你要不要回去休息?”董雷跟在一边,怯怯的问道。

  顾长生闻言,白了她一眼,恨恨的开口,“要!为什么不要?”

  “明明是我的府邸我的寝楼,没道理被她鸠占鹊巢我还不敢回去睡觉啊!”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握了握拳。

  丫的,就算是龙潭虎穴,她也要闯!因为她困了,要睡觉!

  是以,在董雷震惊的眼神中,顾长生以壮士断腕,视死如归的姿态,雄赳赳气昂昂的直奔清风楼四楼而去!

  那里,有她的寝房,她的床!

  顾长生的目标很明确,找床,睡觉!

  促膝夜谈,打死不要!

  “顾长生你回来了,你的寝楼真心太精致太漂亮了,我很喜欢!”孛儿只斤念听到动静,很快就出现在了顾长生的寝房里。

  顾长生一头扎进净房,洗刷刷洗刷刷,听见也装没听见,坚决不予回应!

  “顾长生,我选了你隔壁的房间奥,往后咱们睡不着,就能好好说话了!”孛儿只斤念完全没意识到顾长生的爱答不理,依旧热络的自说自话。

  顾长生抽着嘴角继续洗漱!

  丫的,她隔壁的房间,就这么沦陷了?

  那往后她还有什么**可言?有什么清净日子可过?

  远目,无限忧伤……

  “顾长生,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红色的衣服?你的衣橱都挂满了,连寝衣都是红色!”孛儿只斤念一边打量着顾长生的寝房,一边开口问道。

  没待顾长生回答,她又继续道,“布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上品,肯定是师兄给你置办的,不过你穿红色衣服真的很漂亮,飒爽嚣张,很像我们马背上的女儿,跟大周那些矫揉造作的女儿家不一样!”

  顾长生一边洗漱一边听着,心中腹诽不已,丫的她是大周人啊!别说八辈儿,她连上辈子都是地地道道的汉人,跟少数民族不搭边的好不好?

  孛儿只斤念绝壁是在变相的说她是个另类!

  “小四喜,添水!”

  孛儿只斤念还在自言自语的絮絮叨叨,顾长生实在忍不住了,对着门外高声喊道。

  不一会儿,四喜提着一个热水桶放在了净房门口。

  “小四喜,我有些乏了,帮我点上点儿安神香,让我能有个好眠。”顾长生一边从门缝里伸出一手把水桶提了进去,一边跟四喜打了个眼色。

  四喜会意,猛地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再是以,顾长生彻底将自己身上的胭脂水粉味道洗干净出来的时候,孛儿只斤念已经趴在她的梳妆台上睡着了。

  阿门,可算是清净了!

  顾长生一边绞着长发上的水迹,一边看着她静谧的睡颜,莞尔一笑,“真跟个孩子一样,睡着了才会消停点儿。”

  孛儿只斤念仿佛有感知般,眨巴了几下嘴,脑袋拱了拱,又继续睡。

  顾长生好笑的看着眼前毫无防备的孛儿只斤念,对着四喜招了招手,“把她送到隔壁房间吧,看看缺什么,去库房取了给她备好。”

  这可是她在古代的第一个朋友呢,虽然是被动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