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十七章 以吾之名
  只是一句话,满含了一个大医对于后世医术的无限期许!

  宋伯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自家娘子泪流满面,完全不复适才的漫不经心和狂放不羁之态,心下稍慰,低头也跟着抹起眼泪来。

  又过了许久,顾长生抬起头,眼圈微红,看向宋伯,语气飘渺的言道:“爷爷,是真的想用这本医术来惠及万千医者的……”

  宋伯点了点头,他犹记得老爷身子已经虚弱的难以下床之时,还依旧俯身在榻上努力的写着,当时他说,他记得越详细,后人就能少走许多冤枉路。

  午饭简陋,只是简单的炒了青菜,并蒸了面饼充饥,顾长生难得沉默寡言的吃完,就抱着那本医书回到了自己房间。

  一页一页,逐字逐句仔细的看过,丝毫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转眼日头西斜,顾长生吃罢晚饭不久就打算休息,毕竟赶了这许久的路,从未好好歇过。才哄着小肉包子睡着,就听韩秋来报,说是今日上午来的那个胡大夫,又来了。

  顾长生冷冷的哼了一声,果然是等不及了,说是不日再访,结果尼玛的一天够没过完,就趁着月黑风高夜就又来了。

  当真是司马昭之心!

  还有当真是不知死活!

  顾长生转身披上了家居的长衫,就往外走去,边走边吩咐董雷留下照顾两个睡着的孩子,带着小翠和韩秋就往前院。

  前院里,宋伯已经候在医馆的后门之处,顾长生对他点了点头,越过他走了进去。

  胡一海四十来岁留了一副八字胡,一双绿豆般大小的眼睛微微眯着,眼珠乱转的打量着走进来的顾长生几人,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打眼看去和他生的有五分相似,想必是他的儿子无疑。

  嘁!一看就是一副颇会专营的奸猾模样。

  顾长生只是粗略的瞄了他一眼,就转身安然落座在诊桌之后的椅子上,小翠和韩秋一人一边,立在她的两旁,宋伯脸上犹覆着帕子,端正的站在下首。

  “胡大夫深夜突然到访,倒是让长生来不及更换衣衫,失礼之处,还望胡大夫海涵。”

  顾长生打坐安稳,才转脸看向胡一海,嘴角微勾,完全看不出有因为失礼的抱歉之态。

  事实上,她那句话的意思很明确,你丫的不请自来深夜造访,主人家的失礼那是理所当然,还请你见怪不怪。

  所以,连杯粗茶都懒得招呼。

  胡一海脸色变了一变,转脸扬起一副标准的笑脸打手一礼,“是胡某冒昧打扰,还请长生娘子不要见怪才是。”

  顾长生嫌恶的瞟了他一眼,算你娘的上道!

  “长生听闻,胡大夫贵为柳州医行的行首,不知所谓何事,劳您大驾深夜莅临寒舍?”顾长生软了身子斜靠在椅子上,腿舒服的翘起,抬手一个一个检查自己修剪整齐的指甲。

  顾长生的态度不可谓不轻慢。

  果然胡一海的儿子第一个受不了,脸色涨红,抬手指向顾长生,“你都成了被休的弃妇了,还在这嚣张个什么劲儿,识趣的就乖乖的将医术交出来!”

  这才对吗,本就是心怀不轨,还尼玛非得在她跟前装大尾巴狼。

  “天冬退下,不可对娘子无礼。”胡一海呵斥了儿子一声,转脸一脸歉意的看向顾长生,“犬子无状,还请娘子勿怪。”

  这大尾巴狼还真以为披上了一层羊皮,就成羊了,妈蛋的还演上瘾了。

  顾长生心里不舒服了,她不舒服了,那必然也会让人跟着一起不舒服,只见她完全无视胡一海的自谦之语,冷嗤一声就开口了,“既然胡大夫明知犬子无状,那就该拿条链子好好的给我圈在家里,没的放出来乱吠,扰了人清净。”

  “还有,你家犬子貌似对我弃妇的身份颇有微词,对此,我只想说一句。”顾长生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一手指向那胡天冬,冷声开口:“******的屁事!”

  小翠和韩秋同时低下了头,宋伯身子一晃,好歹是稳住了。

  可胡一海愣了,胡天冬也愣了。

  顾长生的反应,超出他们的预料太多……

  让他们一时忘了该作何反应。

  他们发愣的时间,顾长生也没闲着,只见她语气凉凉的又出声了,“哎,这世上啊,就是不乏有人爱闲吃萝卜淡操心,殊不知喝凉水有时候都塞牙,吃萝卜也是会膈着嘴皮子的……”

  胡天冬反应过来,脸色那是黑里透紫,紫里透红,整张脸都成了调色盘。

  胡一海见儿子又要冲上去,一把拽住,狠狠的给他使了个眼。色。。

  顾长生见此,耸了耸肩,反击能力太低,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太没有成就感。

  胡一海见此,也知道顾长生不好应付,可叔父心仪那卷医书久矣,他此行势在必得,想到此处便不再与她再做纠缠,上前一步道:“娘子不必如此针锋相对,胡某来意,想必娘子业已知晓。”

  顾长生看了他一眼,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惋惜道:“可惜长生不是胡大夫肚子里的蛔虫,不知道胡大夫肚子里的九曲十八弯,胡大夫的来意,长生还真的不知。”

  知道也装不知道,你能奈我何?

  “宋账房难道没告诉你?”胡一海不信,看向一边的宋伯。

  宋伯自是站立不动,丝毫不见反应。

  顾长生懊恼的挠了挠头,“宋伯好像是说了些什么,可惜长生长途跋涉适才归家,身心俱疲,倒是没听的大清……”

  “你!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胡天冬憋屈的插了一句话,又在胡一海的眼神下退下。

  顾长生对于他这种刷存在感的行为,完全无视!

  “行了,我也乏了,有道是明人不说暗话,胡大夫,你此行到底是何意,还请直言。”老娘懒得陪你们演戏了!

  刚刚是谁在故意假装不知?如今她倒是开始不耐烦起来!

  胡一海也是一肚子火气,可想到此行目的,只能暂时忍下,才开口,“娘子既然这么说,那胡某也就直言不讳了,请问娘子陪嫁的医书可还在?”

  “什么医书?”顾长生回的也干脆。

  “顾老临终前所著医书。”

  “在又如何?不在又当如何?”顾长生寸步不让。

  “在就请娘子交出来,不在就请娘子将他找出来。”胡一海回的强硬。

  “胡大夫说笑呢,既然是我的陪嫁,那和胡大夫有何关系?胡大夫又凭什么让我交出来?”顾长生嗤了一声,扭头不看他,这张利欲熏心的脸,太尼玛的招人厌了。

  “因为我是大夫,顾老先前曾言,此书著成,是为了惠及天下医者,而并非娘子独有。”

  “何人为证?”

  “全柳州城行医之人皆可为证!”

  顾长生忽的就笑了,那笑声还不小,直笑的胡一海父子摸不着北。

  笑声过了许久才停,顾长生一脸促狭的指着胡一海,“胡大夫莫不是看着长生年纪小,把我当三岁孩子糊弄来着?我祖父耗尽心血著成的医书,不留给我傍身,倒要便宜了你们,这话说出去,你信么?反正我是不信的。”

  他开始也是不信的!胡一海心里想着,面上却不显。

  “可是顾老确实有言在先,胡某说了全柳州城的行医之人皆可作证。”

  “既然如此,你敢把证人带来与我当面对质么?”顾长生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退步。

  “敢又如何?不敢又如何?”胡一海将顾长生刚才的回话套用了一遍。

  顾长生给了他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神情突的变得狠历,“胡大夫,若是你敢,证实了当年祖父确实有说过这样的话,长生自当将医书药方双手奉上。若是你不敢,胡大夫,长生即使一把火烧了那些方子,也断不会让他们落到你的手里。你,可听明白了?”

  “医书药方果然在你手里?”胡一海闻言一惊。

  “当然!”顾长生回的毫不犹豫。

  “娘子可知鱼死网破未必是最好的结果?”胡一海有不死心的劝道,他并不想让自己的私心人尽皆知。

  “显然长生并不这么认为,尤其是这鱼对胡大夫而言,相对比较重要的时候,鱼若是死了,胡大夫的如意算盘可就要落空喽……”顾长生说完,还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也规劝道:“胡大夫还是好好想想吧,长生不过是求个明白,若胡大夫执意不允,那长生也无能为力了。”

  顾长生说完也不再多留,起身就要离去。

  “娘子且慢!”

  果然如她所料,胡一海唤住了她。

  顾长生不负他望的回头,“胡大夫还有何指教?”

  “若真的证明顾老曾说过此话,娘子真的愿将医书药方双手奉上?”胡一海抖着八字胡问的凝重。

  “以吾之名起誓,定当如吾之言。”顾长生直直的看向他,一字一句说的干脆利索,掷地有声。

  “好!如娘子所愿,明日胡某会领了证人前来。”

  “长生非是能听信一人之言之人,想必胡大夫已然明白。”

  若你真的那么好糊弄,我还用如此作为?胡一海忍下胸口翻滚的火气,恨恨的应了一声,“胡某自然明白娘子的意思。”

  然后,顾长生就笑了,笑着转身,然后笑着说了句,“胡大夫能够明白,自是甚好,甚好……”

  随着这音落,人已经消失在医馆的后门。

  “娘子,你真的打算……”小翠跟在顾长生身后,迟疑的开口。

  却被顾长生挥手打断,“我没有任何打算。”

  “那娘子刚才还立誓?这可不将胡大夫给得罪的彻底?”小翠一脸的担忧。

  “小翠啊,有些人注定是做不成朋友的,有些人注定就是敌人,不管你想或不想,都无可更改。”

  而她,对于敌人,向来不会心慈手软!因为就算她心慈手软,敌人也不会对她手下留情!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