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275.第275章 找个小本子记好
  事主都走了,眼瞧着这是没有热闹可瞧了,围观的人皆都交头接耳的离去。

  新一轮的八卦也随着此事迅速的蔓延了整个柳州城。

  顾长生站在药楼的院子里,一边晾晒草药,一边听着董雷带来的新出炉的八卦。

  董雷讲的声情并茂,顾长生听的炯炯有神。

  怎么说呢,在新一轮的八卦里,她顾长生活脱脱的沦为了配角,还是个充满了悲情色彩的配角!

  而主角正是沐郡王周沐和天下第一美人霍水仙!

  高门大户的三角恋情啊,永远是那么的狗血而富有槽点,是以,以周沐为中心的绯闻八卦再次席卷了整个柳州城。

  百姓的八卦事业开张的如火如荼,身为被始乱终弃的配角顾长生却跟没事人似得,该干什么干什么,日子过得无比的逍遥自在。

  “娘子,就这些了!”董雷将城中的八卦版本复述了一遍,口干舌燥的拿起一旁的茶盏喝了口水。

  顾长生闻言点了点头。

  她这样事不关己的态度,惹得一旁打下手递草药的孛儿只斤念不乐意了,她拿着一把草药站了起来,一脸气呼呼怒其不争的开口,“我说顾长生,你倒是沉得住气!师兄这可都要被霍水仙那个狐媚子给迷走了!”

  顾长生接过她手中的草药,好整以暇的展开晾晒在藤席上。

  “你能不能走点心啊!师兄虽然说冷了点,可人还是不错的,你就真这么拱手送给霍水仙那个小婊砸了?”孛儿只斤念见她如此,着急的跺着脚转圈圈。

  一旁的董雷也是点头赞同,念小姐的话说的对!

  “这又是端茶送水,又是琴瑟和鸣,今天还带她去裁制新衣,顾长生,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师兄他这是要变心啊!”孛儿只斤念想起自己的师兄跟霍水仙那样的女人好,就一脸的不忿。

  若是师兄跟顾长生想好吧,她勉强还能接受,毕竟顾长生行事光明磊落,丝毫不做作,很合她的胃口!

  可若是跟霍水仙那个小婊砸,那还是免了!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男人变心女人改嫁,再正常不过,我还能拦着?”眼瞧着身边的两人都快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事主顾长生手下不停,一边忙活一边风淡云轻的开口。

  “那能一样吗?师兄对你肯定还是有情意在的,你稍微动点心思,说不定他就能回心转意,没道理师兄这么对霍水仙好,你却无动于衷的干看着啊!”孛儿只斤念围着顾长生打转。

  她是真恨不得将顾长生拎到师兄面前,让师兄比较比较看看,他怎么就能眼拙的舍了顾长生而选霍水仙呢?

  顾长生闻言抬头,长睫无辜的眨了几眨,突然一拍凉药的藤席,“啊!老娘好像忘了一件事!”

  她的突然出声,吓了孛儿只斤念和董雷一跳,转眼两人就面露欣喜了。

  难道顾长生这是悟了,要去挣一挣,抢一抢了?孛儿只斤念不确定的想着。

  “那个,小雷子,你赶紧去找个小本子,把妖孽如何如何对霍姑娘好的点点滴滴都给我记下来!”顾长生兴奋的抓住董雷,激动异常的吩咐道。

  “啊?”董雷膛目结舌的张大了嘴巴,一脸的不明所以。

  “顾长生,记那些个糟心事干什么?”孛儿只斤念在一旁也是一脸疑惑,摸不着北。

  她怎么觉得总是跟不上自己这个新朋友的思路呢?

  “当然要记啊,我后半生逍遥自在的日子,可就寄托在这些糟心事儿上了!”顾长生说到此处,一脸笑容的握了握拳,“老娘真是太英明神武太聪明了,这样的办法都能想的起来!”

  孛儿只斤念和董雷对视一眼,一脸抽搐。

  瞧这自夸的!还能更过分点儿不?

  过了好一会儿,孛儿只斤念才回神,抽着嘴角指着顾长生问道,“你该不会是失心疯了吧?”

  她该不会是接受不了师兄始乱终弃,然后气疯了吧?

  顾长生闻言,当即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刚来不知道,少有事儿没事竟跟着董雷瞎操心!”

  “呃……”

  “你师兄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他是那种朝三暮四朝秦暮楚的人吗?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顾长生好整以暇的说道。

  “逢场作戏?给谁看?”孛儿只斤念稍微一想,就觉得有道理,转眼震惊的问道。

  这世上,有多少人能让她那宛如神邸的师兄演戏?

  顾长生无辜的摊了摊双手,“你问我,我问谁?我到现在还云里雾里呢!”

  她其实就是那个被蒙在鼓里,两眼一抹黑看大戏的人!

  真要说起来,身份还有点儿尴尬,你说她旁观者清吧,丫的她这个旁观者偏偏是不清不楚的!

  你说她两眼一抹黑吧,偏偏她明知道周沐有事儿瞒着她,不想她平添烦恼!

  所以,这事儿吧,它还蛮纠结的……

  “顾长生,你就这么坚信我师兄那是逢场作戏?”孛儿只斤念怯怯的问道。

  顾长生一脸小白模样的点了点头。

  这有什么好怀疑的?

  “你就不怕师兄他假戏真做,真的看上了霍水仙那个小婊砸?”孛儿只斤念犹豫了下,还是把心底的担心问了出来,“霍水仙可是长的不差!”

  这点才是孛儿只斤念最担心的,她来回踱步,理性的分析,“站在男人的立场上来说,霍水仙长的还真是没得挑,太让人动心了!你能保证师兄就能坐怀不乱?”

  顾长生看着孛儿只斤念,无语望天,头疼的开口,“念啊,可别学小雷子,整日的杞人忧天!周沐若又不是个瞪眼瞎,他要是真看上了霍水仙那才怪了!”

  “念啊!你要对你师兄有自信啊!不带这么拐弯抹角埋汰他的!”

  孛儿只斤念闻言,歪着脖子想了想,“是奥,我都能看出那霍水仙表里不一,凭我师兄的火眼晶晶,肯定也能看得出来!这我就放心了!”

  顾长生连忙点头,“是这么个理!”

  “那你要本子记他们的事儿干什么?”心头的事儿放下,孛儿只斤念又恢复了欢脱的常态,兴致勃勃的问道。

  “记了帐,往后才能讨回来啊!”顾长生一边说,一边把孛儿只斤念拉倒一边咬耳朵,“难得妖孽能有这样明晃晃的出轨记录,我可得牢牢记好,等以后若是我们真在一起,万一我做了什么他不乐意的事儿,我就拿出来这个跟他掰扯一下,我就不信他不理亏!”

  丫的,关键是,她就可以继续调戏美男了!

  兴他周沐跟霍水仙你侬我侬,还不兴她顾长生看看美男下下手啊?

  急智!自己真是太英明神武了!

  孛儿只斤念看着顾长生一脸邪恶的笑容,总觉得哪里不对,托着下巴寻思了一下,惊疑不定的开口,“你说的我师兄不乐意的事儿,指的是什么?”

  顾长生闻言当即瞪眼。

  丫的,还挺聪明啊!

  顾长生这下来了兴趣,避开想要偷听的董雷,又把孛儿只斤念拉走了好远,躲到一个花架下的藤椅上,交头接耳。

  “那这可多了去了,难道你想嫁人以后遵守三从四德啊?”顾长生眨着大眼睛开口。

  “不想!”孛儿只斤念的回答很干脆直接。

  顾长生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奕奕然的掰着手指继续,“你看看,豪门大户规矩多,你师兄就算宠我,不顾及那些个劳什子的规矩,可总有一些事儿,他自己也是不乐意我干的!”

  “比如说,我也喜欢看美男啊,你看我眼前伺候的丫头都长的不差吧?我可是地地道道的外貌协会的!”

  “我师兄就长的很好啊!”孛儿只斤念忍不住为她师兄申辩一下。

  顾长生闻言挥了挥手,“再美也会有审美疲倦的时候啊,什么七年之痒啊,十年之劫啊,你总得让我时不时的有机会看看别的美男换换心境吧,你觉得你师兄他会答应吗?”

  孛儿只斤念直觉的摇了摇头,以她师兄那霸道的性子,会答应才怪!

  “所以,到时候那小本子就派上用场了,他能跟人琴瑟和鸣,我看个美男咋了?”顾长生傲娇的昂了昂脖子。

  孛儿只斤念顿时就悟了,“感情这账本就是用来堵我师兄的嘴的啊!”

  “正解!”顾长生一脸邪笑的打了个响指。

  “我怎么觉得我师兄前景堪忧,有点儿惨呢?”孛儿只斤念分外同情的喃喃自语。

  顾长生一个巴掌拍在了孛儿只斤念的脑门上,好笑的开口,“他现在可正跟那霍姑娘你侬我侬逍遥的很呢!”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哇,啧啧……”孛儿只斤念摇头晃脑的说了一句,然后握拳,“虽然我觉得师兄挺惨,可我觉得你这个方法甚好,我也要这么干!”

  “呃……”

  这下换顾长生无语了。

  “等我找到天下第一等的美男,也学你,把他做的对不起我的事儿点点滴滴的记清楚了,等日后再慢慢的讨账!”孛儿只斤念握着小拳头在顾长生眼前晃了晃。

  顾长生闻言,哀怨了……

  万一,万一孛儿只斤念真和花孔雀在一起了,那她岂不是给花孔雀挖了一个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