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要她不得好死
  readx();

  cpa300_4(); 许嬷嬷的到来,对霍水仙来说,无异于打瞌睡有人送来了枕头。

  她真愁着如何置顾长生于死地,许嬷嬷在她盼了多日之后,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候回来了。

  霍水仙觉得,一切都是天意!

  她永绝后患的机会到了!

  “奶娘……”

  看到站在院中的许嬷嬷,霍水仙委屈的唤了一声,到柳州之后所受的委屈顷刻之间弥漫心头。

  许嬷嬷是个四十多岁的妇人,打眼一看,还颇有几分富态,只是唇薄如纸,眸底还有一丝阴沉,没来由的让人感觉不可亲近。

  当然,这是别人的感觉,对于霍水仙而言,她和自己的母亲霍夫人都不甚亲近,唯独这个许嬷嬷,从小将她带大的奶娘,才是她最亲近之人。

  “奶娘,你可算是回来了……”

  疾步走到许嬷嬷身前,霍水仙急切的拉住许嬷嬷的衣袖,仿佛是见到娘亲一般的亲昵和依赖。

  许嬷嬷睨了身前的霍水仙一眼,眸底的阴沉不在,换上了一丝宠溺,声音暗沉略带一丝疲惫的开口,“怎的不过月余,你就弄得如此落魄?”

  霍水仙眉宇之间的那一抹愁容,又岂能躲得过许嬷嬷那一双久经历练的双眼,她当即就直白的点了出来。

  “老身一路行来,可是听说你引来了凤仪祥瑞,不知此事可真?”不待霍水仙回答,许嬷嬷又问了句,一边问还一边牵着霍水仙往屋内行去,脸上显出一丝凝重之色。

  下面的人见此,连忙退下,为二人腾出地儿说话。

  “奶娘,确实有这一事,可是有什么不妥?”霍水仙一边合上门,一边看向自家的奶娘。

  这是她从小到大最依赖的人!

  许嬷嬷一脸阴沉的上座,全无为人仆妇的自觉。

  霍水仙习以为常的倒了杯茶端上,在许嬷嬷身边坐下,一脸的不解。

  许嬷嬷思量了一下开口,“不知是妥还是不妥,老身只是听江湖上人传说,十余年前龙脉所在处,也就是密宗上氏归隐之地,曾出过一次凤仪之象,而那次的凤仪之象,是以密宗上氏一族灭族而收尾……”

  “真的?”霍水仙闻言,当即吓得站了起来。

  奶娘绝不会拿道听途说的话吓唬她,若是真有这样一事,那她……

  她会不会也死在这凤仪之象上?

  不要!她不要这样!

  许嬷嬷一把扯住霍水仙的衣袖将她按回身边坐下,谴责的看了她一眼,奕奕然开口,“做什么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密宗上氏之所以因此招来灭族之灾,无非是因为他们一族向来为皇室忌惮,只是以此为由发难而已!”

  “而且上氏引来凤仪之象的是个男婴,而你,是个女人!”许嬷嬷一边说,一边看了自己带大的霍水仙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复又一脸责怪的开口,“跟你说过多少遍,处乱不惊,临危不乱,才是大家做派,如此一惊一乍的,能成什么气候!”

  面对许嬷嬷的责怪,霍水仙羞愧的低下了头,呐呐的道,“水仙错了,可是奶娘,你不在的这段时日,水仙过的当真憋屈!”

  “奥?”许嬷嬷闻言,疑惑的看向她。

  霍水仙见此,连忙把到了柳州之后的事情,这样那样解说了一番。

  “奶娘,你可一定要替水仙报仇!她勾引了沐哥哥也就罢了,现在又怂恿了宝亲王殿下大闹了郡王府,你也知道,沐哥哥向来敬重宝亲王殿下,水仙真的担心沐哥哥会听了宝亲王殿下的话,跟顾长生那个贱人旧情复燃!”霍水仙一边说着一边祈求的拽着许嬷嬷的衣袖摇晃着,全然一副小女儿的姿态。

  许嬷嬷见此,眼中原本十分的怒火顿时消散了三分,一脸阴沉的瞅着霍水仙,冷哼一声,不满的叱道,“没出息的东西,竟然连个女人都搞不定!老身教你的一身本事是做什么的?”

  “奶娘……”被许嬷嬷训斥,霍水仙美绝人寰的脸上委屈更甚,期期艾艾的解释道,“奶娘不是说过,不能在外人面前动武的吗,水仙只是……只是……”

  “哼!”许嬷嬷闻言犹不满的冷哼了一声。

  “奶娘你别生气了,是水仙不争气。”霍水仙见此,又是一阵儿摇晃撒娇,“奶娘,顾长生那贱人功夫也不错的,所以水仙才几次三番在她手下着了道,奶娘你一定要给水仙出气啊!”

  许嬷嬷满身的火气,再霍水仙这样撒娇之下,逐渐的烟消云散。

  遥想二十年前,她被仇家追杀,直到躲进太傅府做了霍水仙的奶娘,才能幸免于难,那么一个娇娇小小的小人儿在她怀里,一待就是一二十年,她原本冷血无情的心渐渐融化,是真的将霍水仙当做女儿一般疼爱的。

  “一介低贱弃妇,都敢跟老身的水仙儿抢男人,简直是不自量力!”想到顾长生,许嬷嬷的脸上一片阴霾,她呵护备至的小人儿,既然在外人面前吃瘪,这绝对不行!

  “奶娘……现在宝亲王殿下还在揽胜院大闹,我们该如何是好?”霍水仙一脸担忧的问道。

  许嬷嬷一出现,就成了她的主心骨,她虽然担心,可是心中却空前的安定了下来。

  “莫要舍本逐末,你于其将心思都放在一个外人身上,还不如多在你心上人身上多下工夫!”许嬷嬷一边说着,一边端起茶盏抿了一口。

  霍水仙闻言,当即就急了,如仙的脸上满是不甘的开口,“那怎么可以!水仙自然知道要在沐哥哥身上下工夫,可是每每想到沐哥哥跟顾长生那个贱人的前情,就不甘至极,奶娘,那贱人险些害的我声名扫地,更是伤了水仙,若不是如玉帮我挡了一箭,奶娘你差点儿就见不到水仙了,透骨箭!曾经名动江湖的透骨箭!奶娘,你是真的差点儿就见不到水仙了……”

  霍水仙说到此处,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果然如她所料,一听到她险些受伤,许嬷嬷的脸色瞬的阴沉了下来。

  “透骨箭?难怪你会在那贱人处每每掣肘,原来她竟是得了失传江湖已久的透骨箭!”许嬷嬷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奕奕然的继续,“既然如此,那你想如何?”

  霍水仙闻言,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流光,一脸阴沉的开口,“我要永绝后患,我要她不得好死!还望奶娘能助水仙一臂之力!帮水仙除了这个隐患,让水仙再无后顾之忧!”

  “你就不怕你心上人会怀疑到你身上?”许嬷嬷不置可否的反问道。

  霍水仙闻言,讥讽的一笑,“怀疑又如何?顾长生一死,沐哥哥就算是怀疑,又能拿我怎么样?”

  “奶娘,你就帮帮水仙吧,水仙每每想起那个贱人,都寝食难安,现在宝亲王殿下这么一闹,水仙更是心底惶恐至极,奶娘你若是不帮水仙,水仙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着身边撒娇不已的小人儿,许嬷嬷无奈的摇了摇头,灰白的指尖拂过霍水仙娇嫩的面容,宠溺的开口,“如此,你就好好的跟你的心上人相处,这个隐患,就交给奶娘,奶娘保证让她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许嬷嬷说到此处,眼底划过一抹嗜血的冷光。

  霍水仙闻言,顿时如释重负欣喜异常!

  有奶娘出手,任她顾长生有天大的本事,也难逃一死!

  想到这世上再无顾长生那贱人,霍水仙顿觉四周的空气都清新了许多,偎在许嬷嬷身边又是一阵儿撒娇诉苦。

  一直守在门外的如玉听到屋内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唇角勾起一抹幸灾乐祸的弧度。

  许嬷嬷其人深不可测,即便她们是自小跟随她家小姐的武婢,都难探得她老人家的根底,更是受过她的提点,受益良多,如今有她老人家出手,顾长生那个贱人何愁不死?

  抬手抚上肩上的箭伤,如玉志得意满的笑,她是胆小怕事没本事,可自然有人替她来报这一箭之仇!

  想到大仇就要得报,如玉笑的一脸的如释重负。

  ……

  沐郡王府,揽胜院。

  周宗宝又是一通大闹,见周沐依旧不动如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颤抖着手指指着他就是一通大骂。

  “小木头,你倒是给小爷说话啊,霍家的丫头到底给你下了什么**药,竟然让你连性子都变了?你要她那样一个花瓶干什么?放在府里当摆设吗?就算当摆设,你不觉得膈应吗?”

  “可别怪小爷没提醒你,这十来年上京之人皆以为你在东宫那场大火中毁容,霍水仙更是没闲着,跟你那几个表弟打的火热,你若是不想平白的扣上几顶绿帽子,最好离她远点儿!”

  周沐闻言,长睫微颤,终是没做反应。

  周宗宝见此,气的脸色涨红。

  他这边闹了半天,口水都快说干了,这事主还是一副四稳八坐的样子,你让他如何能不生气?

  可纵使再生气,周宗宝也不相信他带大的小木头会是个始乱终弃朝秦暮楚之人!

  “小木头,你告诉小爷,你是不是因为天降祥瑞的异象,才跟霍家那丫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