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苗人蛊毒上邪驾临
  cpa300_4(); 顾长生突然想起,这世上,除了毒之外,还有一种东西,可以杀人于无形!

  那就是蛊!

  苗疆的蛊!那种流传已久,及至现代几近失传的神秘蛊术!

  顾长生缓缓将孛儿只斤念放到檀女身边,转身向鏖战的四人走去。

  “浮屠妖姬,你是苗人?”顾长生整个人仿佛从冰窖中走出,一身的冷气四溢,杀气凛凛。

  正和昆奴三人混战的浮屠妖姬闻言一愣,转身挥开四喜挥来的铁鞭,朗声大笑,“无知的中原人,想不到竟然还有人能认得蛊!没错,老身正是苗人!”

  “浮屠妖姬,我要你死!”顾长生全身紧绷,如弓在弦。

  蛊都有饲主,解蛊的最好办法就是杀了饲主!

  饲主死,则蛊虫血尽而亡!

  她没有时间查看檀女是否也中了蛊毒,可孛儿只斤念为了救她,确实中了蛊毒不假!

  若想救孛儿只斤念,只有一个办法,杀了浮屠妖姬!

  “哈哈,老身纵横中原三十余年,第一次听到如此大言不惭之语!顾长生,你当真是自不量力的很!”浮屠妖姬闻言,又是一阵儿大笑。

  顾长生看着昆奴三人已有落败之象,袖中药瓶急晃,药粉仿若无形般的散开。

  “顾长生,蛊毒本是一脉,老身浸淫蛊术一生,区区软骨散,岂能奈何得了老身?”浮屠妖姬一边和昆奴三人过招,一边睨了一眼站在外围的顾长生,不屑的嗤笑道。

  “我本就没打算一点儿药粉能放倒你!我要放倒的是他们!”顾长生凝声说道,目光如炬的扫向昆奴三人,“还不退下!”

  “娘子!”四喜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体内的内力在急速的流逝,闻言不敢置信的惊呼了一声。

  “退下!”顾长生冷叱一声,看向浮屠妖姬,“前辈,我敬你是前辈,他们不是你的对手,可你若想杀了他们,除非踏过我的尸体!”

  “让他们退到一边,我和你一战!”

  “娘子!”宁二也是一声疾呼,她的后背上也中了一掌,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

  顾长生一脸沉重的摇了摇头,她不能看着昆奴他们为了她送死!

  与其再打下去,平添伤亡,那还不如殊死一搏!

  内力急剧的流逝,昆奴和四喜宁二不得不抽身退离战场,站到顾长生身后,周身带伤的三人紧张的盯着她。

  顾长生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场中的浮屠妖姬,她腰侧的伤口还在流血,如今又经过一番打斗,伤口裂开,血流的愈发快了起来。

  “你莫不是指望这点儿小伤,就能要了老身的命?”浮屠妖姬冷笑一声,嗤笑道,“老身一生,比这更严重的伤受过不下百处,可每次都是老身活了下来!顾长生,能伤了老身,也算你本事!老身会给你个痛快!”

  “苗疆之人,向来甚少涉足中原,浮屠妖姬,你伤了我的家人,我顾长生就算是死,也要将你的命留下!”顾长生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

  她向来不弑杀,可是如今若是不搏上一搏,怕是府中上下,都要尽数丧命在浮屠妖姬手上!

  顾长生的左手悄悄的放到了腰侧,眼中划过一丝决绝。

  浮屠妖姬死,她府中之人,才能有一线生机!

  “咚……咚……咚……”

  一阵儿慢条斯理的木鱼声由远及近,顾长生一听,眉头瞬间紧皱。

  他们这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想必府中之人已经尽数惊动。

  满府之人也都不是傻子,她也曾一再吩咐,若遇事端,一定要有多远避多远!

  “小和尚!你来做什么?还不快回去!”顾长生看着从花坛后面绕出来的小身影,担忧的疾呼。

  她已经用计将昆奴等人劝退,现在小和尚来了,又要做什么?

  浮屠妖姬看见出现在此处的小和尚,脸色也是一凝。

  江湖中人也有江湖中人的规矩,其中之一,便是不杀僧尼!

  浮屠妖姬虽然十恶不赦,可她一生,确实未曾杀过避世的僧尼。

  “小和尚,老身不对避世之人动手,你哪里来的回哪里去!”浮屠妖姬轻叱一声。

  不戒小和尚闻言,看着倒在一边的数人,又看向顾长生,缓缓摇了摇头,“长生施主,何至于要鱼死网破?”

  顾长生闻言一愣,放在腰间的手一僵。

  没人知道,她是个喜欢凡事留一手的人!

  更没人知道,她在腰间绑了一整圈的弹丸大小的炸药!

  她亲手制作,就是以防有朝一日身陷囹囵,也可殊死一博!

  没错,她知道自己赢不了浮屠妖姬,也不敢想!

  她要的就是要拽着浮屠妖姬一起下地狱!

  浮屠妖姬不死,她顾长生也难逃一死,为救她身中蛊毒的孛儿只斤念也难逃一死!

  浮屠妖姬和她一起死,起码孛儿只斤念蛊毒无恙,还可活命!

  “上邪!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走!”顾长生现在哪里有时间和不戒小和尚解释这么多,一身冷凝焦急的开口驱逐。

  面对顾长生声色俱厉的呵斥,不戒小和尚再一次摇了摇头,转身看向浮屠妖姬,一脸慈眉善目依旧,不紧不慢的开口,“施主,你杀生太多,必然难得善终,念在你尚未在顾府犯下杀孽,贫僧劝你留下解药,尽早离去吧!”

  浮屠妖姬看着眼前慈眉善目,宛如佛祖临世的小和尚,眉头微拧,“你姓上?密宗上氏一脉的传人?”

  虽然口中如是问,可浮屠妖姬心中却是确定的。

  “想不到密宗上氏竟然还有人在,老身还以为十余年前密宗上氏灭门之祸,已然再无传人!”浮屠妖姬一脸幸灾乐祸的开口,疤痕纵横交错的脸上一片狰狞之色。

  “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还望施主回头是岸!”不戒小和尚打手唱了声佛偈,徐徐道。

  顾长生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交谈,手放在腰间,一直未曾稍离。

  “话已说出,覆水难收!老身说过要取顾长生的性命,要让这府邸之中再无活口,就绝不会袖手离去!”浮屠妖姬冷哼一声,再次对上不戒小和尚,“念在你是上氏一门仅余的传人,又是方外之人,老身不与你一般见识,滚!否则老身连你一起杀!”

  “施主何苦如此执着?长生施主今日只有血光之灾,绝无杀身之祸,你是杀不了她的!”不戒小和尚闻言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上邪!”顾长生闻言,冷叱一声。

  丫的,她身边之人尽数受伤,檀女生死未卜,孛儿只斤念身中蛊毒,昆奴四喜宁二也都挂了彩,她都扑着一死了,结果这厮跑出来说她只有血光之灾,没有性命之忧!

  这是什么意思?捣乱呢吗?

  她一早就知道月西楼教坊一派的内功,一旦闭关除非功成出关,和废人无疑,不戒小和尚这到底是在指望谁救命呢?

  周沐吗?

  沐郡王府离顾府可不近,就算他得了消息赶来,想必也早已尘埃落定为时已晚。

  而且她不相信,霍水仙让人来杀她,会不设法缠住周沐!

  不戒小和尚看都没看顾长生一眼,依旧盯着浮屠妖姬,一双大眼,仿佛历经尘世悲欢般的沉着幽深,“施主,留下解药,就此离去,继续隐姓埋名退隐江湖,你还可全身而退,然则,今日怕是你要还了你这一身杀孽,丧命于此了!”

  “上邪,你就是那个十一年前,引来凤仪之象的男婴!密宗上氏么?你还真当老身怕了你!”浮屠妖姬闻言冷叱一声,“要老身丧命于此?上邪,你这是要出手帮她?”

  不戒小和尚闻言,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贫僧答应周施主,要保长生施主十年无恙,施主,贫僧劝你还是尽早离去为好。”

  顾长生闻言一愣,十年?她从未问过周沐给她的信中写了什么,不戒小和尚跟在她身边,一直是个半透明的存在,就像个家僧一般,除却一日三餐,很少能见到他的人。

  原来,他竟是和周沐有十年之约吗?

  “上邪别闹,她武功深不可测,更是用蛊的高手,这里可由不得你乱来,还不给我走!”顾长生跑到不戒小和尚身边,抬手想要临起他的后颈。

  可是让她惊讶的是,这次她的手在碰到不戒小和尚的时候,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住,停在他衣襟三寸之外,再难靠近一分。

  顾长生顿时就呆了。

  丫的,这是什么?金钟罩还是铁布衫?这还能隔空拦人怎么滴?

  “上邪?”

  顾长生惊疑不定的唤了一声。

  不戒小和尚依旧未曾看她,盯着浮屠妖姬再次开口,“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可是要自寻死路?”

  浮屠妖姬被他几次三番询问,早就不耐烦,闻言更是怒火中烧,“老身倒要领教一下,密宗上氏,到底有什么通天彻地的好本事!”

  随着这声音落下,浮屠妖姬的身形如闪电一般的往不戒小和尚冲去。

  顾长生见此,连忙横身阻拦,口中叱道,“上邪,还不退下!”

  “阿弥陀佛!”不戒小和尚不动如松,打手念了声佛偈,看着和浮屠妖姬缠打在一起的顾长生,悲天悯人的缓缓开口,“贫僧能束缚住她,时间只有一息,长生施主,你可准备好了?”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