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288.第288章 檀女危在旦夕
  顾长生向来是个有仇必报的性子!

  而且报仇向来不隔夜,可是现在檀女危在旦夕,她脱不开身!

  “焚尸?”

  听到顾长生的命令,四周之人都是一愣,脸上都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

  “娘子,死者为大,纵使浮屠妖姬罪不可赦,扔到城外的乱葬岗也就算了,何必要焚尸,这……”饶是跟随周沐南征北战,久经沙场的四喜,都有点儿看不下去了,连忙出声劝阻。

  顾长生周身冰冷的瞄了四喜一眼,冷冷的开口,“抛尸乱葬岗?等着她身上的蛊虫祸乱更多人吗?”

  “南疆苗人以身饲蛊,周身是毒,你若是不怕更多无辜之人因她丧命,大可抛尸试试!”

  “南疆之人纵使横死他乡,也会被知晓,你若是不担心会引来南疆的赶尸人,尽可抛尸试试!”

  顾长生的声音掷地有声,敲打在众人的耳边,让他们心头大振。

  南疆的人和事,向来神秘而不为外人知晓,他们不知解蛊之法,也不知道一个尸体都能惹来这么多的麻烦……

  “伤了我的人,即便是将她挫骨扬灰都难解我心头之恨,还愣着干什么,给我烧!”顾长生冷喝一声,再不看浮屠妖姬尸体一眼,转身去忙活自己的事情。

  四喜闻言不敢迟疑,当即将干柴和火油浇了上去。

  火焰冲天而起,带着烤焦的腥味,让人作呕。

  可顾长生根本没有时间顾及这些……

  她要制出来血清分离剂,找到和檀女相配的血型,以防檀女真的是脏器破裂要开腔!

  开腔手术,即使放在现代那也是大手术,更遑论放在如此落后的古代,她即便是再小心谨慎都不能确保万无一失!

  “檀女,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一定会把你从死亡的边缘线上拉回来!”顾长生颤抖着双手看着眼前十几碗的蛋清,努力的平复心神。

  她可以的!她一定可以的!

  上天既然把她弄到了这个落后的古代,就不会这样轻易的让她自我否定!

  她相信自己的医术,她一定可以的!

  不过是开腔探查手术,她前世即便是闭着眼也能做到,现在也可以!

  “顾长生!你一定相信自己!纵使别人不相信你,你也不能怀疑自己!”顾长生一遍一遍的喃喃自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王屠夫当时只是外创探查腹腔缝合手术,可檀女却要开胸腔!

  开胸腔的手术及其复杂,不到万不得已,顾长生不会尝试,可是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次她没有那么幸运,依照檀女胸腔积血的程度,一定是脏器破裂了!

  开腔手术,要将肋骨锯开,现在她还不确定檀女破裂的脏器到底是哪一个……

  想到这些,顾长生就有点儿心慌意乱!

  “长生,相信自己,静下心来!”半山先生不知何时出现在顾长生身后不远处,沧桑的声音仿佛历经了尘世的洗礼,让人闻声莫名的心安。

  “义父……”顾长生回头,眼中有一瞬间的茫然。

  她担心檀女的病情,更觉得自己是个灾星……

  从她到了这个世界,就招惹来了无数的麻烦……

  韩秋因她而中了致命的一箭,孛儿只斤念为她挡了那一掌还中了蛊,檀女更是为了给她争取逃生的时间,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活……

  她总是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

  “女儿,历尘世才能知悲欢,为父的女儿是天下医术最精湛的人,为父相信你,你一定可以把檀女给救回来的!”半山先生的声音像是一汪清泉,流过顾长生躁动不安的心。

  “历尘世而知悲欢……经宠辱而心弥坚……义父,我可以的!”顾长生眼中划过一抹势在必得的坚毅之色。

  她不该被强大到逆天的浮屠妖姬震慑的乱了本心。

  她是顾长生,这个世间独一无二的顾长生!

  她一定可以做到的!

  听到长生娘子夜半有请,满柳州城的医者奔走相告,不敢懈怠。

  除非出了与医术有关的大事,否则长生娘子绝不会如此兴师动众的深更半夜召集所有人!

  胡一海并了胡天冬来的最快,见顾长生在聚精会神的跟鸡蛋打交道,一时之间,都有点儿不知所措。

  “父亲,长生娘子半夜招了我们前来,就是让我们看她打鸡蛋?”胡天冬将自家父亲拉到一边,怯怯的问道。

  胡一海闻言当即瞪了自家儿子一眼,“少胡言乱语!长生娘子是会无的放矢的人吗?她这样做,一定有她的道理,我们静等她的吩咐就是!”

  胡天冬闻言呐呐的收声。

  在柳州医行一众医者心目中,长生娘子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是当之无愧的药神!不容置疑!

  医者越聚越多,顾府的这一片区域渐渐的开始人头攒动了起来。

  柳州医行的几十位医者,并带着家中的壮丁,大气都不敢喘的恭候在一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长生娘子的一举一动。

  长生娘子那是药神啊,不论她做什么,那都是必有玄机的!

  一定要看仔细了!一定要记清楚了!

  不知何时,一身黑衣的严亭出现在了顾长生的身后,也是聚精会神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过了好一会儿,顾长生才抬起头看向四周,“都来齐了?选出几位擅长内伤的的人,换了衣服进帐篷,那里有一位病患,会诊过后来告诉我结果。”

  “是!”胡一海应了一声,当即和徐老对视一眼,挑了几个柳州城以治内伤出名的医者转身往帐篷走去。

  王屠夫受伤之后,他们已经有好久没有见识过长生娘子非人一般的神奇医术了!

  这次,可算是让他们有机会再见识一番了!

  “你不是在百里山,怎么来了这里?”顾长生眼角的余光瞄到站在她身后的严亭,收起心底的讶异问道。

  严亭依旧冷冰冰的,闻言稍一俯身回道,“一早收到爷的传信,说是大人或许会用得着我,我就赶来了!”

  顾长生闻言,眼中的怒火开始蒸腾,周沐知道!

  周沐果然知道!即便他知道,他都未曾现身!

  虽然,顾长生也不认为以周沐的本事,能在浮屠妖姬手中讨到什么便宜,可是那样生死一线的惶恐,让她现在想来,还是有点儿后怕!

  他袖手旁观不闻不问,到底知不知道她其实已经做好鱼死网破,和浮屠妖姬一起化成飞灰的打算了?

  “大人,爷一早就收到了上邪的消息,知道娘子只有血光之灾……”严亭周身还萦绕着嗜血的杀气,你让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弑杀狂人来劝慰人,真的有点强人所难了……

  严亭的话还没说尽,其实他家爷收到上邪的消息是,长生娘子只是会破点儿皮……

  若非如此,怕是他家爷早就不管不顾的赶来,哪里会像现在这般沉得住气?

  其实,现在说起来,他也是长生娘子的手下……

  夹在中间的滋味,当真不好受!

  “闭嘴!祸因他起,就算檀女是他的人,若是因为护我而死,我也不会原谅自己!我不想听解释!檀女无恙倒还罢了,檀女若是有恙,让霍水仙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顾长生手下不停,冷声道。

  “娘子,其实爷他也是情非得已……”严亭一脸漆黑,绞尽脑汁才想到情非得已这么感性的一个词……

  “闭嘴!我不想听无谓的解释!去净身,准备给我打下手!”顾长生冷叱一声,打断了严亭的话。

  严亭闻言,当即低头。

  他如今对长生娘子的佩服那是发自心底,比佩服他家爷更甚!

  能给她打下手,他求之不得三生有幸,可想想长生娘子对他家爷的不满,严亭又不由得担心不已……

  事情的端倪他一进城就听元宝说了,可是他家爷一意要瞒着长生娘子,他能如何?

  他家爷费尽心机,不惜一切只为保全长生娘子,即便是被误会,也不想挑明,让长生娘子忧心,这事儿,要怎么说?

  严亭不是个会探究人心的人,可是他替他家爷担心,他担心以长生娘子对身边人的在乎,会生爷的气!

  “还不退下!”顾长生见他久久不动,又是一声冷喝。

  现在哪里是发呆的时候,时间就是生命,即便是檀女现在的病情相对稳定,可顾长生相信,这只是风雨前的平静!

  严亭见此,哪里还敢多想,连忙离开去净身。

  他们说话的这一会儿空档,进去帐篷的数位医者已然折返了出来。

  “长生娘子,情况不妙啊,里面的病患,怕是回天乏术了……”胡一海穿着一身白色的新衣,一脸惋惜的开口,“脉浮如轻云,时隐时无,虚下难触,乃是伤及五脏六腑的症状……”

  “娘子,按理说伤到这种程度,早已胸胀而死,老夫见娘子划开了病患前胸,可即便如此,怕是也撑不了多久了……”徐老一脸凝重的摇了摇头。

  “是啊,娘子,此症,已是药石罔效!”另一个一同会诊的医者附议。

  “娘子,这种病症,就算是大罗神仙转世,那也是救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