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290.第290章 史无前例的献血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儿惊疑不定的面面相觑。

  在身家性命和长生娘子之间,他们一时也不知道该相信什么!

  “罢!不就是血!谁还没流过血怎么的!”胡一海突然大吼一声,一脸破釜沉舟的道,“长生娘子,是用刀还是用剑放血?要是用盆子接,你就拿盆子来吧!”

  胡一海说的豪气万千,声音很大,不止吓到了在场的一众医者,就连顾长生都吓了一跳。

  若非现在时间紧急,由不得她胡思乱想,她一定要吼上一嗓子:丫的用盆子接?你当你是自来水管呢?血还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咋地?

  可是现在她没有时间想这么多,檀女的伤势迫在眉睫,危在旦夕,随时都有内出血加剧的情况出现!

  她一定要尽快的配型成功,储备手术用血!

  顾长生一生于病患打交道,对于病情的预判,是出于自己以往积累的丰富经验,她相信自己的判断!

  “我这就去取病患的血样,如果有愿意献血的,就到那边去领了盐水喝下,然后排队等我回来!”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候在帐篷外的董雷见自家娘子过来,连忙将手中消过毒的衣服为她换上。

  取血样不麻烦,顾长生借取血样的机会,又为檀女做了个检查。

  身上插了三十六根银针,檀女的心脉勉强算得上平稳,顾长生看着她紧皱的眉头,一阵儿担心。

  檀女的胸前溢血的情况并未遏制住,这足以证明她的猜测是对的!

  果然是有内脏破裂了……

  取了血样,顾长生一刻都不敢耽搁的马上走出了帐篷,她要尽快的采集足够手术使用的鲜血!

  以胡一海为首的众人,经过一番思量,竟无一例外的选择了相信顾长生。

  这一点,是顾长生没想到的。

  顾长生手脚麻利的挽起胡一海的袖子,一根针筒出现在手里。

  看见那细细的针尖,胡一海吓得眼神一缩。

  对于尖锐的可以伤到自己的东西,人的身体直觉的会做出排斥反应。

  “放轻松,只会像蚊子蛰一下一样稍微疼一点!”顾长生一边准确无误的寻找到血管,一边开口劝慰。

  话落地是一瞬间,针尖已经入肉。

  “吓!”胡一海吓了一跳,直觉的就想抗拒,可顾长生眼明手快的钳制住了他的胳膊,迅速的将针管抽了出来。

  “好了!”

  “啊?”

  听到顾长生的声音,胡一海不敢置信的惊呼了一声,“这就好了?我还没感觉到疼呢!”

  “只是取血样,如果你的血型和病患一样,我会再取,到时候就不止是取这一点点血了!”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将针管中的血滴入檀女的血样和血清分离剂中。

  “小雷子,标记好!”顾长生对着身后的董雷吩咐一声,转手将针管投入烈酒中消毒取出擦干,又开始新一轮的采集血样。

  一个一个的医者和壮丁接连的上前,顾长生心无旁骛的忙活着手中的事情。

  董雷身后的碗越摆越多,及至编了号的碗摆了几排。

  “这就是献血吗?不是说血没了会死人吗?我怎么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就是啊,就稍微疼了那么一下,还没蚊子蛰了疼呢!”

  “难道长生娘子这个方法真的可行?我们的血真的能够给病患续命?”

  “没听长生娘子说吗,要配型!要配型成功才能用!”

  “不知道抽的多了会不会死啊……”

  “瞎操心!长生娘子不是在这?她可是神医,她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死吗?”

  “也是哈……”

  “……”

  抽完血样的人一个个激动的站在一旁窃窃私语,这可是抽血啊!他们抽了血还没事!

  如果长生娘子说的方法可行,那往后就在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人了!

  这简直……简直是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娘子,胡一海父子的血都融合了!”

  “娘子,刘大夫的血也融了!”

  “娘子,徐家管家的血也融了!”

  董雷一边仔细的看着眼前一排排碗中血样的变化,一边及时的汇报。

  “董雷,此事可非同儿戏,你一个看错,那檀女的命可就没了!一定要确定两血相融才行!”顾长生一边继续采集血样,一边回头叮嘱。

  “娘子放心,你刚才教我的我记下了!”董雷坚定的点了点头,求助的看向身旁的严亭。

  严亭一直跟在她身边,应该会帮她长长眼的吧?

  严亭见此,点头以对!

  “血样相融者,到那边站成一排,尽量多喝些生理盐水,我们马上取血!”顾长生沉声吩咐道。

  “是!”一众医者纷纷答道。

  取血样没有什么不适,现在他们倒不那么惧怕了!

  一种新事物,若想被众人接受,首先要让他们克服对未知的恐惧。

  现在他们已经不怕长生娘子手中的针管了……

  相反的,他们觉得,他们今日的举动,可能会载入史册,可能会流芳千古!

  换血救人,以血续命啊!这若是真行得通,怕是整个医药界,都要再颤抖一番了!

  这样的壮举,他们竟然是参与其中之人!

  生命威胁不在,他们一想到这个,胸口就猛烈的跳动!

  血样收集完毕,顾长生犹不放心的又将溶血情况检查了一遍,才开始了取血。

  这次不仅仅是针管!

  针管之后,还连着一个羊皮缝制的皮囊!

  不是顾长生杞人忧天,这些东西都是她在百里山脚下的时候研制出来的,为的就是怕有朝一日会用得上。

  没想到,她的防患于未然,倒真是派上了用场!

  “不用盆子接啊!就这么一个小皮囊,不怕不怕!长生娘子,来吧!”胡一海牵着自家儿子第一个上前,豪气万千的道。

  胡天冬也是一脸兴奋,他虽然有些个小心思吧,可是对于行医问药的热衷倒是实打实的。

  能亲身经历这样的事,对于年轻的他来说,简直是太震惊了!

  “放轻松!”顾长生再一次将胡一海的衣袖上挽,温声道。

  “长生娘子,你放心大胆的抽,我不怕!”胡一海双眼一闭,直接装作看不到。

  顾长生见此,不再迟疑,针尖准确无误的插入了肘前静脉。

  一缕鲜红很快就顺着皮管流入了皮囊……

  四周突然陷入了诡异的沉寂,众人眼睛瞪得老大,一眨不眨的看着那皮管中流动的血液,心中忐忑非常……

  这可不是长生娘子刚才抽的那么一点点,而是好多啊,直接用流的啊……

  不会死人吧?

  顾长生见抽出的血量差不多有三百毫升了,便手脚麻利的上前,用浸了酒精的棉花团按住针尖,迅速的将针管拔了出来。

  “胡行首,好了,下一位!”

  “好了?”胡一海不敢置信的睁开了眼,惊疑不定的问道,“这就好了?”

  顾长生见此点了点头,努了努嘴示意,“好了,你按住针尖伤口一会儿,以防它再出血。”

  “天爷,我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啊!”胡一海惊呼一声,激动的就要站了起来。

  顾长生一个阻止不及,胡一海又重新坐了下来,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顾长生见此,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弧度,“还未来得及提醒你,刚抽血完,不要剧烈起卧,会头晕!”

  胡一海闻言脸色一白。

  “吃点儿大枣,喝点儿鸡汤,你若是得闲就给自己开点儿补血的药,左右两三天就跟平常一样了!”顾长生不给他开口问的机会,直接道,“胡天冬,把你父亲拽起来,到你了!”

  “哎!”胡天冬闻言,倍儿激动的一把将他家父亲捞了起来,自己霸占了顾长生面前的座位,还很自觉的将衣袖撸的老高。

  “看到了没,抽了那么一皮囊,老夫就是有点儿头晕,就跟饿了两天没吃饭差不多,你们别怕,真的死不了人!”胡一海一边显摆的抬了抬自己的胳膊,一边游说道。

  “果然无碍!当真无碍!看来长生娘子所言不虚啊!”

  “那还能有假?长生娘子可是神医呢!”

  “咱们自己把袖子撸好吧,免得耽误长生娘子的时间!”

  “是了是了!”

  “……”

  这史无前例的献血壮举,他们参与了!这是三生之幸!

  顾长生看着眼前坐下离开的人,眸底划过一抹感动。

  不论哪个时代,都不乏有人,对自己的事业抱有无比的热忱……

  直到这一刻,顾长生突然觉得,她将制药之法,将药方捐出去,都有了价值!

  直到差不多够应付手术用的鲜血,顾长生才停止了继续采集。

  “你们先在这里候着,待手术后我再来抽血!”

  “长生娘子放心,就算你赶我们走,我们也不会走的!”

  众人纷纷点头附议。

  “如此,准备一下,你们可以在帐篷外远观,严亭董雷,给我进去,准备手术事宜!”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抱着犹温热的皮囊站起身,“我要进行开胸腔手术!”

  一众医者闻言,纷纷躬身站立,一脸肃穆的望向她。

  顾长生一脸坚定的点了点头,转身往帐篷走去。

  临进帐篷之时,顾长生蓦然转头,往那熟悉的气息来处望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