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299.第299章 长生周沐间谍战
  昨夜和浮屠妖姬一战,顾长生身边的人尽数受伤,唯独她被保护的好好的,诚如不戒小和尚预言所说,只是受了一点儿指甲大的皮外伤而已。

  对此,顾长生本就内疚不已,见四喜愁眉不展,更是担心到不行。

  昨日她忙完檀女的手术,就曾为他们诊过脉,难道是她疏忽,四喜竟还有别的病情?

  四喜听到自家娘子的问话,忙收起了脸上的神色,挥着双手赶忙解释道,“娘子,我没事我没事,你别担心,我的那么一点儿内伤,喝了娘子你给我开的药,已经见轻了许多。”

  顾长生闻言,一脸的不相信,“见轻了你怎么还愁眉苦脸的?肯定是还伤到了哪里,你不肯告诉我?”

  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拉起四喜就要检查。

  四喜见此,挣扎着不肯配合,一脸苦哈哈的道,“娘子,我真的没事!你别担心啊!”

  “怎么会没事?是不是浮屠妖姬那个老虔婆还伤到了你哪里?”顾长生一脸紧张的又上前,“医者和病患之间百无忌讳,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哪里伤着了就告诉我!把脉能诊出内里病症,可你若是还有一些皮外伤,你不告诉我,我可诊不出来!”

  “小四喜,讳疾忌医可是要不得,你要配合我!”

  顾长生不厌其烦的谆谆劝导。

  四喜闻言,脸上的愁容更甚,犹豫不定的,不知道如何开口。

  顾长生见他执意不让自己检查,又看了看他的气色,心底渐渐起了疑惑。

  难道,真不是伤到了其他的地方?

  “小四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顾长生凤眸微眯,眉梢微挑的看着四喜,奕奕然的开口。

  四喜闻言,当即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一脸的惶恐状。

  顾长生见此,大抵知道还真让自己猜对了!

  小四喜这个单纯的孩子,竟然真的有事情瞒着她!

  “没有!我没有事情瞒着娘子!真的!”四喜一脸惶恐的解释道。

  顾长生闻言,双眼危险的眯成了一条缝,假装生气的开口,“小四喜,你这典型的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说吧,到底有什么事儿瞒着我,让你做贼心虚成这样!”

  就小四喜这样单纯的孩子,真心不适合说谎!

  你看他那一脸心虚的模样,太明目张胆写着三个大字:我骗人!

  顾长生信他才是有鬼!

  四喜见此,知道避无可避,一脸灰败的游移不定。

  “小四喜啊,坦白从严,抗拒更要从严,你自己看着办吧!”顾长生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一副你爱说不说的样子。

  她若是步步紧逼的追问,四喜倒不觉得有什么,她这么云淡风轻的,四喜顿时就着急了,上前一步连忙开口,“娘子,不是四喜瞒你,实在是四喜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嗯?”顾长生挑眉应了一声,示意他继续。

  “元宝大人传来信,说是爷他有事儿召见我,我觉得爷他召见我肯定是事关娘子你,这不是正拿不定主意,若是爷问起什么事儿,我该如何应对呢吗?”四喜一脸苦大仇深的说道,一边说还一边挠了挠头继续,“娘子你是我的主子,可是爷他也是我的主子啊,两边都是主子,你说我该怎么做?”

  顾长生一听这,顿时就恍然大悟了。

  感情是周沐那个妖孽有事儿召见她的小四喜啊!

  不过,丫的妖孽昨晚才在她家楼顶上当了半夜柱子,怎么今天又把她身边的人招过去问话?

  这是搞毛线?

  她就知道,妖孽派了这么好几个人保护她,美其名曰是保护,实际上虽然也是保护,可终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私心的!

  这可不!她身边好几只大眼睛盯着,只要把人招了过去稍微那么一问,估计连她穿什么颜色什么款式的小内内都能被问出来!

  丫的,这叫个什么事儿?这怎么可以!

  她的人生还有木有秘密可言了?

  不行!绝壁不行!距离产生美,若是她在妖孽面前完全透明,那还有毛线的距离?那还美个屁啊!

  想到这里,顾长生突然警觉,丫的,她竟然忘了里料里料她身边的这几双眼睛了!

  “小四喜啊,你家爷叫你过去问话呢,这本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儿……”顾长生折返石凳上重新坐好,好整以暇的端起茶盏抿了抿上面漂浮的茶叶,嘴里继续道,“可是呢,你现在在我身边伺候,若是你家爷那么一问,你那么一说,我这可就丝毫没有什么隐私可言了啊……”

  对吧?比如说她那些个小九九,要让妖孽知道了,一准儿跟她急眼!

  拔老虎毛的事儿可不能干,别看妖孽平时对她千依百顺挺好说话的,可一牵扯到感情问题上,妖孽那厮就会立即变身霸道将军模样,那叫个寸土不让!

  是以,顾长生觉得,她不能玩火,免得惹火上身,一个不巧再给自焚喽!

  四喜眨着一双大眼睛,一脸无辜的听着。

  顾长生见他这样,抽了下嘴角继续,“所以,我的意思,你懂得?”

  她不问还好,她一问,四喜疑惑了,一脸不明所以的问道,“娘子,我懂什么?”

  顾长生闻言,当即脸色一黑。

  丫的,她错了!她高估了四喜的智商!

  你就不能指望元宝那二缺能带出个聪明的孩子,你瞧瞧他把四喜给带的,简直就是一个小号的小二缺!

  她说的难道还不够明白吗?她明明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好不好!

  她要隐私!

  可耐不住人四喜完全没有当间谍的自觉,脑回路完全不跟她一个磁场啊!

  “四喜,我的意思是你家爷招你过去问话,这什么话该回答,什么话不该回答,你心里可要有个数,别傻了吧唧的该说的不该说的你都给吐露了出去,万一老娘有啥子事情惹了你家爷不开心,你再给我惹祸上身喽!”无奈之下,顾长生只得说的更明白一点。

  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若是四喜还不懂,那她也是没辙了!

  四喜闻言,小眉头皱成了包子褶,一脸纠结的开口,“娘子的意思是,我在爷面前回话不能什么都说?”

  “宾果!正解!”顾长生闻言,当即如释重负的打了个响指。

  丫的,可算是懂了。

  因为小四喜很是单纯,顾长生犹不放心的继续教导道,“小四喜啊,这应付上级领导呢,是个技术活,你话说多了,领到不喜欢,话说少了,领到会觉得你敷衍了事,所以你要把握这个度,拿捏好这个尺寸,这样你家爷欢喜,你家娘子我还无恙,岂不是皆大欢喜两全其美的事儿?”

  四喜觉得她家娘子说的很有道理,连忙点了点头。

  “两边都是你主子,你这夹心饼干当的肯定不好受,所以啊,小四喜,你要学会和稀泥!当然,只在你家爷面前和稀泥就好,以你这智商,在我面前和稀泥有点儿牵强!”顾长生炯炯有神的道。

  不是她瞧不起小四喜,实在是小四喜这个简单的娃儿,什么事儿都摆在脸上,跟她玩儿心机,那简直是诋毁她的智商!

  四喜闻言,一脸无辜的眨着大眼睛。

  他家娘子说的话,他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感觉乱乱哒……

  “总之一句话,四喜,你若是在你家爷面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那你就留在沐郡王府,不用回来了!”顾长生拍了拍手掌,盖棺定论。

  四喜看着自家娘子转身回了帐篷,眼睛逐渐睁的滴流圆,嘴巴也逐渐张的能塞下个鸡蛋……

  最后一句话,他听的真真的!

  可是他家娘子怎么连个说话的机会都没给他,就这么走了?

  四喜一脸欲哭无泪的挠了挠头,感觉整个脑袋像一团乱麻……

  到底什么话是该说的?什么话又是不该说的呢?

  说了不该说的,就不用回来了!这绝对不行!

  他是一定要跟在爷的王妃身边伺候的!长生娘子就是他往后的主子!

  四喜的心里那个挣扎啊,那个徘徊不定啊,甭提了!

  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的四喜在帐篷外站了许久,最后狠狠的跺了跺脚,一脸破釜沉舟般的往府外走去。

  帐篷里的顾长生感受到四喜离去,不由得莞尔一笑。

  真不知道妖孽又搞什么幺蛾子,若是担心檀女的情况,让元宝悄悄的来问一声就是了,干什么这么兴师动众的把她身边的人召唤回去?

  难道是他想施展一下大召唤术?丫的领到病犯了么?

  “娘子,你想什么呢?怎么走神了?”董雷一边给孛儿只斤念擦洗身子,一边疑惑的问道。

  顾长生闻言瞬间回神,挥了挥手道,“没什么,妖孽把四喜召回去了。”

  “啊?沐郡王殿下怎么把四喜召回去了?那四喜还回来吗?”董雷闻言,当即惊呼出声。

  四喜若是走了,那往后她岂不是又要一个人掰成两个用了?

  她倒是没啥,主要是担心会伺候不周全!

  “四喜肯定是会回来的,妖孽只是招他问话而已。”

  “沐郡王殿下有什么事儿还要把四喜召回去问?”董雷闻言,更疑惑了。

  顾长生云淡风轻的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的开口,“你问我,我问谁?等四喜回来不就知道了?”

  间谍和反间谍,这是一场间谍战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