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十章 徐老舌战群医
  顾长生一走出医馆后门,整个人都软了。

  哎呦喂我的亲娘哎,可累死她了!

  装逼这事儿吧,那必须得脸皮要厚,自恃要高,要顶得起天雷,绝壁是个技术活。

  好在她是把场子给圆过去了,要不还真无脸见江东父老了,丢人丢到古代,那也算是丢了老鼻子人了,她才不要那样。

  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小翠和韩秋才跟了出来。

  小翠人一出门看见顾长生,人就咋呼起来,疾走两步一脸激动的抓住顾长生的衣袖,“娘子,你刚才的样子好有威严,现在里面都乱套了。”

  顾长生支着耳朵回首听了听,可不是,医馆里面熙熙嚷嚷的声音传来,显然已经炸锅。

  顾长生回头就看见小翠一脸星星眼的望着自己,“啪”的一巴掌就拍了过去,恨恨的道,“威严个屁,那是装的!听过一句话没?为人莫装逼,装逼遭雷劈,我还真怕被雷劈!”

  小翠摸着脑袋不信,她觉得她应该重新认识一下自己的娘子,娘子好像不完全是不着调,她刚刚给人的感觉,还是蛮靠谱的……

  “你那什么表情?小翠,我警告你奥,你家娘子我抽风是常态,刚才的正经那就是不正常,要不是为了一家老小能混口饭吃,我至于要让外边的那些人当活广告么?这老天爷向来看我不顺眼,谁知道会不会来道天雷劈了我!”

  小翠早就知道抽风是什么意思,嘴角抽了抽,连连合手向天祷告,“什么天雷劈不劈的,呸呸呸……老天爷,刚才是娘子胡言乱语,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放在心上。”

  顾长生正准备往后院走,听到这话,立马站定回头,手指一伸指控,“哎呦,小翠,你可长本事了,你竟然骂娘子我是小人!”

  小翠闻言,一脸惊恐的解释,“娘子,小翠说错话了,小翠不是那个意思,娘子您不是小人,小翠才是小人……”

  顾长生见她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悻悻然的收回手,古人真是太不经逗了,然后双眼闪光的说道,“其实小翠你说的没错,你家娘子我就是小人,所为小人正道当道,祸害遗千年,我不光要当小人,还要当祸害,那才符合我的风格啊……”

  小翠、韩秋:“……”

  娘子的风格,真是太与众不同了……

  “娘子真的要医术授予天下医者吗?”韩秋率先回神,轻问出声。

  “当然,我刚才不是都说了,你家娘子我像是会说假话的人吗?”顾长生一脸受伤的看向韩秋,尼玛,她崇高的人格竟然被个古人怀疑了!这感觉,忒不好了。

  “若娘子如刚才所言,倾囊相授,那娘子还怎么安生立命?”韩秋冷着一张脸问,世间恐怕没有几人愿意将自己的毕生所学传授他人,就算收徒如半子,也多会藏拙,有所保留。

  “哎呀,韩秋啊,你可别再怀疑我的人格了,我祖父都能有惠及万医的志向,何况是我,我肯定是要一代更比一代强,把祖父拍倒在沙滩上的。”顾长生撇嘴,她怎么可能连个古人的思想境界都比不过,那太掉价了!

  小翠、韩秋:“……”

  顾长生像是想到了什么,复又低头,挂着满脸猥琐的笑继续,“再说了,若是全天下的医者都能受益与我,算是我的半个徒弟,啧啧……那场面,想想就拉轰,就过瘾!”

  小翠和韩秋是彻底对自家娘子没言语了,娘子刚才的威严果然是不正常,想正常和娘子沟通的她们也不正常!

  虽然不知道拉轰是什么意思,但两人一致的以为,绝对算不上好词。

  是以,拉轰一词无辜躺枪,顾长生依旧嚣张。

  她们一行三人回了后院,医馆大堂却开始了一番唇枪舌战。

  “长生娘子适才是什么意思?”某个脑袋不甚灵光的大夫开口。

  “女子行医?简直荒唐!”

  “太有失体统了,从古至今,女子尽皆安居内宅,何曾有人出的厅堂?简直是无礼,无礼至极!”

  “可亦有女子操持营生,养家糊口。”徐老不紧不慢的打断,神色坦然。

  “那是下九流人所为,怎能与行医混为一谈?”有人不服。

  “医者大夫,也没位列上九流。”徐老继续打脸。

  宋伯站在一旁崇拜的看了他一眼,不愧曾是老爷挚友,果然不拘一格,果然向着他们。

  “你!”众人哑口,被堵的憋屈,医之一道,虽然地位特殊,但仍在下九流匠人之列,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行医之人最不愿承认的!

  “就算她是女子,可从未听说过她会医术,又如何能行医?”某人退步。

  “没听说过,不证明人家不会,何况家学渊源,她尽得顾老真传也未可知。”

  “听她那意思,竟是想一人挑起顾氏医馆,这也未免太过自信了吧?”

  “顾氏医馆本就是她的,她要一肩挑,碍着我们什么了?”徐老反驳。

  “可她年不过二十……”

  “英雄不问出身,何况年龄。”

  “她竟扬言要完善顾老的医书,是完善,你们听听,这得有多猖狂,简直是欺师灭祖!”

  “腹有诗书气自华,她既然敢说,想必定有过人之处,古往今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者不乏其人。”

  “那她何德何能,竟敢站在吾等众人面前,口出狂言要效法顾老之德,惠及天下万医?”

  “你们觉得她适才之态,可像作假?所谓苍生大医之道,各位可能说得出口?”徐老好整以暇的反问。

  众人沉思,一时无语。

  适才,他们确实都被顾长生的一席苍生大医言论给惊到了,能说出此番言语之人,就算医术不昌,那心性却不会差到哪里去。

  “某自问去苍生大医之道远矣,可你怎知长生娘子就能做到?”

  “老夫不知,可能说出这番言论,她就算做不到,也胜过老夫多矣。”徐老径自回道。

  不得不说,众人对顾长生的认知,偏离了真相太远,大抵顾长生是拍马也赶不上了。

  …………

  众人争论之声不绝,久久才见平息,都心有不满的放言,他们等着!等着看那张狂嚣张不可一世的长生娘子的笑话。

  胡一海却出奇的没有参加这场混战,他站在一边出神的想着顾长生临走说的那句话。

  这算什么?示好?还是警告?

  可若真如她所言,十倍与之,那他又改如何?

  他如何想,宋伯不知,他只是分外留意的多看了他几眼。

  送走了医馆群情激奋的众人,宋伯激动的回道后院。

  找了一遍没见着娘子,才听小翠说娘子歇午了,说是刚才耽误了,得补上。

  宋伯无奈了,忍不住的就咳了两声,娘子在医馆大堂惹出了那么一摊子事儿,如今整个柳州的行医之人都已惊动,她竟然还有心思睡觉?

  是该说她胸有丘壑呢?还是该说她漫不经心呢?

  想了一会儿不得其解的宋伯也就释然了,反正不管娘子如何,都是她的娘子就是了。

  有了如此觉悟的宋伯还是在顾长生醒来之后,绘声绘色的讲诉了她错过的后续发展。

  顾长生听的津津有味,乐不思蜀,这感觉,太尼玛自我膨胀了,能把一屋子人雷的外焦里嫩,那也是一种境界!是境界,懂不懂?

  顾长生意犹未尽的听完宋伯的讲诉,然后兴致高昂的下了总结,“徐老这人,果然是一人才,这是红果果现实版的舌战群医啊,当个大夫真是太尼玛屈才了!”

  不带宋伯反应,顾长生又竖了竖大拇指,继续道,”宋伯你也是好样的,这么多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你都能一字不落的复述出来,简直就一复读机,堪当大用!”

  虽然不解复读机是何物,但听懂了最后一句的宋伯还是连连摇手自谦,“娘子过奖,娘子过奖,是老奴无能,事事还要娘子操劳,只是三日之后重开医馆之事,不知娘子有何打算?”

  顾长生闻此托起了下巴,一脸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态,“不知道啊,反正声势已经造出去了,具体的情况如何,只能且观后效喽。”

  而且这声势造的有点儿大,到时候能不能完美收官,她自己心里也没谱,反正他们已经一无所有了,只能借着医书之势打出去名头,要不身无分文想让已经衰败许久的顾氏医馆重新崛起,那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她是大罗金仙!

  可明显的,她不是大罗金仙,也不能点石成金,只能借势而为,成与不成,那只能听天由命了。

  接下来的三天顾长生可谓是做足了准备,命宋伯准备了劣等笔墨纸砚,开药方那是要用的,周朝尚文,笔墨纸砚更是水涨船高,她如今穷的连一般的纸张都买不起,更别提二般的了。

  备好笔墨纸砚,顾长生又命宋伯常去药材商那里行走,一来是告知医馆即将开业,二来吗,就是看看能不能佘到药材。

  然后她又命令丫头三人没事儿多去别的医馆转转,一来打听打听消息,而来认认药材,如今他们可是连药童学徒都招不起了,只能将就点,让三个丫头半路出家,好歹得应付过去接下来一段时间才是。

  家里堪用的几人都被顾长生打发了出去,然后顾长生无事可干了,没事儿就和小肉包子还有韩墨三人۰大眼瞪小眼,偶尔来了兴致就默一段书让他们背背,再不济就看着俩人继续当木匠,她在旁边调侃的欢快。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顾长生就等着三日之后医馆重开,财源滚滚而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