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零二章 他思慕长生娘子
  readx();

  cpa300_4(); 见自家娘子如此沾沾自喜,宁二忍不住的开口提醒。

  顾长生闻言,浑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安啦,不怕不怕!”

  周沐已经在她身边的人身上吃了两回鳖,一回生两回熟,应该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儿跟她急眼的!

  对于这点儿,顾长生放心的很。

  她跟周沐之间,再怎么闹腾,顶多只能算是谈情说爱的情调而已,完全不会牵扯到安全问题。

  顾长生心情好好的又去帐篷里面检查了一遍檀女的伤势,见她手术后的高烧并发症已经有所缓解,心情愈发的美丽了。

  心情很好的顾长生难得的耐着性子教导家中的医者们有关血液配型的方法和要注意的问题。

  胡一海领着一群医者,听得啧啧称奇,赞叹不已。

  他们仿佛触摸到了一个他们从未涉及到了医学领域,而这个领域带给他们的助益,不可估计!

  是以他们听的很认真,每个人都拿个小本子,将长生娘子说的每句话都细细的记下来,生怕疏漏了什么。

  顾长生见他们一副小学生模样,满脸的求知欲,莞尔一笑,毫不藏私的倾囊相授。

  他们这里一个教一群医者学,而另一边,再次出门打探消息的如歌,听到去过顾府的医者竟然回来坐堂了,自然不肯放过。

  胡一海胡天冬父子两人都曾献血,可是两人医术却都不差,乃是胡氏医馆的顶梁柱。

  是以本应留在顾府休息的胡天冬,却被顾长生以“年轻力壮无须休养生息”为由给踹了出来。

  如歌打听到胡氏医馆的掌柜父子俩最是吝啬爱财,会心一笑。

  吝啬爱财的人,最容易套话,是以如歌便奔着胡氏医馆而去。

  如歌到了胡氏医馆的时候,胡天冬正百无聊赖的敲着脉枕。

  他也想留在顾府啊!他这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啊!

  好想回去盯着,亲眼看着那五内俱伤的病患一点一点的康复。

  “掌柜的,我要抓药!”如歌见他走神,扬声开口。

  胡天冬闻言,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有方子就去药台那边,自然有人给你按方抓药。”

  如歌一进门,胡天冬就瞄了一眼,看她那红润的气色,完全不像是有病的样子。

  既然没病,自然不用他来诊脉啊!

  他现在心思重,懒得去应付上门抓药的!

  “这位客官,你要什么药,请随小的来!”立时就有医馆里的伙计上前招呼。

  如歌见此,眉头微皱,无视一旁的伙计,走到胡天冬面前,伸出一手,“我要百年的老参!”

  “百年老参?”胡天冬闻言,当即惊恐的站了起来。

  转瞬之间,脸上就扬起了奉承的笑容。

  “不知客官驾到,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客官!”商人本色,胡天冬一边满脸歉意的说着一边作揖连连。

  百年老参啊!那可不是什么便宜物件!

  能买得起百年老参的人,哪个不是大户人家出来的?

  财神上门,自然得供着!

  如歌见他变脸如此之快,不屑的冷哼一声。

  胡天冬丝毫不以为意的继续寒暄,“客官,咱们胡氏医馆乃是柳州城数百年的老字号,您来这里买百年老参那是来对地方了,放眼整个柳州城,我们胡氏医馆那是屈指可数能拿得出百年老参的几家医馆之一!”

  “在下保证我家的老参绝对包你满意,客官这边请!”

  如歌嘴角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意,跟着胡天冬进了医馆后堂。

  一般贵重的药材,都不会摆在明面上。

  如歌选了一个品相还算不错的百年老参,胡天冬要价两千五百两,如歌也没有讨价还价。

  胡天冬见此,眼角眉梢都挂上了笑意,这果然是个有钱人啊!

  人参贵重,他们胡氏医馆数百年基业,不过也只有十来株百年老参压箱底而已,这一株老参,少数要看利五百两银子!

  那可是五百两银子啊!

  胡天冬一想到白花花的银子,顿时双眼冒光。

  如歌见他如此,讥讽的一笑,一边从怀里掏出银票放在手上,一边状似不在意的问道,“我今日一早来的时候,你们医馆竟然没开门,及至开门了,却连个能主事的人都没有,这到底是为什么?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让你们放着好生生的生意都不做了?”

  “顾府出事了,满柳州城的医者哪里还有心情坐堂问诊?”胡天冬一个没反应过来,直觉的答道。

  如歌闻言,眼中顿时一喜。

  胡天冬惊觉说错了话,心底打了个突。

  他可不是个傻的!说实在的,他是个颇有几分心思的人!

  想当初,他可不就是花了心思,撺掇了顾氏本家的人去长生娘子那里讨要医书吗?虽然最后的结果,因为长生娘子太彪悍而不了了之,可是,他本身确实是个颇有那么一些小心机的。

  长生娘子身边伺候的手下五内俱伤,这事儿虽然长生娘子没说原因,可他胡天冬不是个傻的!

  可定是有人想对长生娘子不利,才会引来这样的灾厄!

  胡天冬悄悄地瞄了一眼眼前的女客,心底转眼思量了几圈。

  “顾府出事了?可是那个药神长生的顾府?她的府上出了什么事儿?”如歌假作紧张的问道,一边问还一边道,“药神长生娘子可是个了不起的人,她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可如何是好?”

  胡天冬一听这话,眼神眯了眯,连忙叹了口气接到,“谁说不是,这可不,柳州城的医行都快乱套了,长生娘子她……她……”

  胡天冬说到这里,一脸扼腕不已的叹了口气,脸上的凄苦之色不言而喻。

  如歌见此,眼底的笑意愈发的灿烂,本还想再问几句,奈何胡天冬一副唉声叹气不愿多谈的模样。

  他这样,让如歌的心底更是确定了几分,倒也没有再追问,欢快的付了银票往外走去。

  胡天冬拿着银票,一脸阴晴不定的看着如歌的身影消失在医馆门口,当即对着医馆里的伙计们招呼了一声就急慌慌的往外跑去。

  竟然有人刻意打听顾府的事情!

  瞧这大手笔,胡天冬觉得,她可能就是对长生娘子不利的人派来打探情报的!

  是以,胡天冬宛如一阵风般的穿梭在柳州城的医馆中,将自己遇到的事情告诉其他人,要他们务必要三缄其口,最好能歪曲了坏人的视线才好。

  各个医馆的掌柜闻言,不敢怠慢,奔走相告。

  是以,如歌又去了几家医馆打听,得到的结果基本上一致,那就是顾长生那个贱人怕是凶多吉少了!

  如歌看着自己瘪下去的钱袋,想到自家小姐的吩咐,虽然心疼,可还是一脸欣喜的回去郡王府报信了。

  胡天冬这边通知完知晓顾府情况的医者们犹不放心,马不停蹄的又往顾府跑去。

  这事儿,怎么着都要禀报给长生娘子知道!

  长生娘子就是他们柳州医行的主心骨,可不能有任何闪失!

  尽早的告诉她,也好让她有所防备!

  顾长生看着眼前虚汗淋漓,跑得快要虚脱的胡天冬,连忙把手边的一碗补气的药茶送了过去。

  胡天冬如牛饮水般的一饮而尽,连忙把自己的遭遇这样那样复述了一遍。

  顾长生一边听着,一边眉头微蹙。

  “长生娘子,我瞧着她们肯定是和伤了檀女的人是一波的,看来她们是还不死心,长生娘子你可要早做防备才是!”胡天冬难掩担忧的焦急开口。

  顾长生见此,忙挥了挥手安抚道,“别担心别担心,是谁背地里对我下黑手,我已经心知肚明,想必她此时心里正忐忑呢!”

  她的顾府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霍水仙那个小婊砸不想跟她遇刺扯上干系,只能背地里悄悄地打听!

  顾长生想到霍水仙,眸底划过一丝凌厉,转眼看向一旁的胡天冬,“不过啊胡天冬,你心思缜密,也有够机警,这番应对的很好!”

  被自己的偶像如此称赞,胡天冬顿时红着脸低下了头。

  其实,他现在都不大敢看长生娘子了!因为长生娘子长的实在太好看了,那眉眼之间明艳的自信,让人过目难忘!

  胡天冬也是个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尊崇之外,难免有一丝爱慕的情意在。

  可是想到沐郡王殿下……胡天冬的脸色就不由得沉了下来。

  长生娘子如此美好,医术如此超群,沐郡王殿下竟然瞎了眼的舍长生娘子而选那个什么上京来的霍小姐!

  什么天命贵女!简直是无稽之谈,分明是沐郡王殿下薄情寡义!

  他思慕长生娘子,却明知不配!能配得上长生娘子的,却不知道珍惜!

  胡天冬不由得握了握拳!

  顾长生对****一事,本还是个新手上路的初学者,自然不知道胡天冬心中所想,她歪着脖子寻思了一会儿,顿时就笑颜如花了,颇戏谑的开口,“胡天冬啊,让你这么一擦科打诨,或许有些人会真的认为我已然出事儿了,说不定还当我已经死了呢!”

  若非不戒小和尚出手,她确实难逃一死。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