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零六章 没美男吾宁死
  cpa300_4(); 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惊恐的瞪大了眸子,不敢置信的开口问道,“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一定是我病还没好,才会出现幻听!”

  顾长生见此,抱着被子坐了起来,无比正经的看着孛儿只斤念,一字一句的重复道,“我说你师兄是个偷窥狂!”

  “哦……”

  伴随着这一声应答,孛儿只斤念躺在床上,嘴巴顿时瞪的滴流圆。

  顾长生见此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伸手把她长大的嘴巴合上,“你这是什么表情?有这么让人难以置信吗?我说的可是大实话!”

  丫的,她亲眼见证的好不好!

  “正常表情!”孛儿只斤念回过神来,掷地有声的扔下四个字,像看傻子一般的看向顾长生,愤愤的开口,“顾长生你魔怔了吗?你说谁是偷窥狂呢?”

  “我师兄那是什么样的人,我师兄可是四国皆知的不败战神周沐,是大周琼枝玉树,灼灼其华,人中龙凤的沐郡王殿下,你竟然敢污蔑他是偷窥狂!你就不怕激起众怒吗?”

  孛儿只斤念说的义愤填膺,大有若不是她抱恙在身就跟顾长生大干一场的架势。

  这下换顾长生膛目结舌了,她抱着被子往孛儿只斤念身边挪了挪,不敢置信的伸出一根手指指向自己,“我污蔑他?我污蔑他什么了我?”

  “你以为我为什么放着自己屋里的八柱雕镂拔步床不睡,偏偏跑到你屋里来跟你挤一张床?就是你那个琼枝玉树,灼灼其华,人中龙凤的师兄,大半夜不睡觉,杵在我窗外当柱子偷窥,害的我睡都睡不着!”

  “丫的我污蔑他,我犯得着污蔑他吗我?事实胜于雄辩,你师兄就是个偷窥狂!”

  顾长生的嗓门一点儿都没掩饰,说的那叫个掷地有声。

  “噗通!”

  “噗通!”

  接连两声动响传来。

  顾长生生气的转头往外看去。

  宁二从柱子后的暗处爬了起来,一脸菜色的对上床上两双炯炯有神的大眼,抽着嘴角不知如何开口。

  “娘子……”

  四喜端着洗漱的东西从门口爬了起来,一脸的欲哭无泪……

  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他家爷是偷窥狂?

  天爷!这绝对是污蔑!他家爷怎么可能会是偷窥狂?

  长生娘子这又是抽的哪门子的风?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宁二小四喜,你两个背后灵这样偷听真的好吗?”顾长生一脸忿忿的瞪着两人。

  丫的,这俩人那是什么表情?刚才那又是什么反应?

  怎么一副活像见鬼被吓到的模样?

  她有说错什么吗?她分明说的都是事实好不好!

  “大人,无时无刻保护你的安危是手下的职责所在,还望大人体谅!”宁二好不容易找回了语言功能,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嘴上说的正经,宁二的心底却是如四喜一般掀起了惊涛骇浪。

  天爷!她家爷昨日不过是来看了趟长生娘子,怎么就成了偷窥狂了?

  亏得长生娘子还未起床,是她这个女儿家隐在一旁伺候,若是换了昆奴那个大块头,被这么一吓,谁知道会不会把这楼板给砸个大坑出来……

  长生娘子,真是太会污蔑人了!

  “职责所在?你的职责不是当个透明人吗?透明人还会摔跟头,宁二,我很怀疑你身为暗卫的能力,这简直是太拙了!”顾长生毫不犹豫的嗤笑出声。

  别以为她没看到她们的表情!

  说到底,她们都是跟周沐那个妖孽一国的!

  想到昨夜被周沐气的半夜没睡着,顾长生就没有了好脸色。

  “娘子……”四喜端着洗漱的水盆上前,期期艾艾的唤了一句。

  “好了好了,一边儿呆着去,别在我面前摆一张苦瓜脸给我添堵!”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他们的表情,真心是太打击她这个用事实说话的人的心了。

  原本还想为自家爷说几句好话的四喜闻言,诺诺的应了一声,只能退到一边。

  身为一个奴才,即便是你心里有千句万句话,主子不让你说,那你就不能说。

  可是四喜心底却在呐喊:我家爷他不是偷窥狂!不是!不是!不是!

  可是顾长生显然没有时间理会他们心中所想,她迫切的需要将昨夜遭受的不公平待遇找个人倾诉。

  而她新出炉的朋友,和她算是同生死共患难过的孛儿只斤念,无疑就是那个最好的对象。

  她一定要把孛儿只斤念拉到她的阵营里才可以!

  “念啊,你是不知道你师兄有多过分,他昨天半夜不睡觉,跑我窗外偷窥,被我抓包了还装忧郁,跟他说话他不搭理,我碰了一下他的手臂,他还躲开了!”顾长生一脸苦大仇深的复述自己遭遇的憋屈事儿,“你说过不过分,他竟然躲开了!一闪身躲开了!”

  孛儿只斤念像个木乃伊一般僵硬的躺在床上,听到她的话,长睫眨了眨,又眨了眨,然后理所当然的开口,“这不是很正常嘛?我师兄向来清冷,从来不喜别人近身的!”

  “你没听说过吗,曾经大周的一个妃子,只是想捏捏我师兄的脸颊,就被他一怒之下,当场斩在了剑下。”

  四喜闻言,连忙点头,是的是的!是有这么个事儿!他当时就在场!

  那个妃子手里藏针,意图不轨,被他家爷当场杀了,可是他家爷那么清冷孤傲的性子,最后连解释都懒得解释,任由百官弹劾,最后不了了之……

  顾长生闻言,当即火大的瞪眼,“吓!孛儿只斤念!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丫的老娘我碰了他还能活着就已经是脸大面子大了吗?”

  “靠之,那他整天碰老娘的帐怎么算?”

  妈蛋!感情周沐碰她是官的,她碰周沐还尼玛不行了!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霸气侧漏的不平等条约吗?

  顾长生表示,打死不服!

  “呃……”孛儿只斤念闻言,抬起没受伤的那只手,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子,一脸灰败的问道,“顾长生,你的意思是,我师兄主动碰过你?跟你很亲近么?”

  顾长生闻言,吹眉毛瞪眼睛的反问,“你说呢?”

  她这样一说,孛儿只斤念当即明白了,是以深邃的眼睛顿时瞪的滴流圆,愤愤然的指控,“秀恩爱死得快!我还打算找不到比师兄更好的就回来吃回头草呢!”

  她备用的高冷美男师兄,竟然跟她的闺蜜好友如此亲近!

  孛儿只斤念表示,接受无能!有点儿小受伤!

  “我怎么秀恩爱了我?”顾长生指了指自己,又指向孛儿只斤念,“我告诉你,我跟你师兄那是一清二白的,很纯很暧昧,真格的实质性的东西,那是一点儿都没有,懂不懂?”

  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转悲为喜,“那你的意思是我还有机会咯?”

  “没有!”顾长生毫不犹豫的打断孛儿只斤念的痴心妄想,接话接的那叫个快速绝对。

  “你还说你没有秀恩爱!顾长生,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污蔑我师兄是偷窥狂,就是为了彰显我师兄有多么多么在乎你,用来打击我这颗真正很纯的小心肝!”孛儿只斤念气的嘟着嘴巴控诉。

  她好像交友不慎,遇到了一个很有心机的朋友!

  顾长生比好像比她聪明的样子!

  呜!

  顾长生一听这,顿时毛爪了,懊恼的一头扑在了孛儿只斤念身上,痛苦的双手挠头,不甘心的嘶吼道,“孛儿只斤念!老娘都说了,我没污蔑他!没有!”

  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从孛儿只斤念身上爬起来,伸手指着她沉声开口,“你再插科打岔试试?你到底是哪一国的?”

  “谁长的美我是谁国的!”孛儿只斤念毫不犹豫的回答,丝毫不以为耻,反而一脸的引以为荣模样。

  “老娘我不美吗?”顾长生闻言嘴角直抽。

  “你是女的!我喜欢的是美男,性别男!”

  这下,顾长生不只嘴角抽,连眼角都跟着抖了起来,手指颤颤的指着孛儿只斤念,结结巴巴的开口,“你……你!还……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孛儿只斤念,你是北蒙的公主!公主你懂不懂?矜持你有没有?节操你有没有?咱能不能不这样有异性没同性?”

  孛儿只斤念闻言,小幅度的把脑袋摇成拨浪鼓,理直气壮的回道,“不懂!矜持节操是做什么的?能当肉吃吗?只有你们汉人才会矫揉造作的在乎那些劳什子的东西!没美男,吾宁死,就是这样!”

  顾长生膛目结舌的看着孛儿只斤念,顿时化身木乃伊。

  她算是真正有点儿了解这个北蒙奇葩的公主了!原来她以为的奇葩,还不够奇葩,真正的奇葩比她预期中的更让人无言以对!

  “孛儿只斤念,咱俩友尽吧!”

  过了好一会儿,顾长生才算是彻底明白,丫的,她和孛儿只斤念完全不能愉快的交流,更别提跟她诉苦了,她不给她添堵就已经是天下大吉了!

  “友尽?为什么?”孛儿只斤念问道。

  “因为你有异性没朋友!”

  “呃……让我考虑考虑……”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