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零八章 顾氏医馆在哪里
  cpa300_4(); 数十个丫鬟婆子家丁护着一辆豪华的马车奕奕然的驶向了城门。

  守门的侍卫一见这排场,自然不敢懈怠,连忙招呼了他们的头儿上前。

  “不知是那位贵人莅临柳州,这位大人,劳驾!”守门头目一脸笑容的上前,全无往日的倨傲。

  身在行伍,又是守城门的,哪个不是练就了一双火眼晶晶,这一行人的排场,即便是明眼人,一眼都能瞧出马车里面的定非寻常百姓,更何况是守门的头目!

  即便是面对着人家的管家,也不敢托大。

  因为他看出这一行人中的护卫,各个都是同他一样,皆是行伍出身!

  行伍出身的人,走路的架势那都是跟寻常人不一样的!

  这一点认知,守城头目还是有的!

  管家模样的人低头睨了一眼守城侍卫,冷哼一声,分外倨傲的从怀中拿出一张明晃晃的路引。

  “官引啊!大人一行,一瞧就是官家人,可让小的猜对了……”守城头目对管家的倨傲冷淡视而不见,一边舔着笑脸奉承道,一边伸手接过官引打开。

  这打眼一扫,不由得一愣。

  “兵部尚书严府?这里面……”守城头目一脸震惊的惊呼出声。

  兵部尚书啊!内阁三辅之一的兵书尚书啊!那这里面……

  “有什么不对吗?”管家皱眉睨了他一眼,冷冷的开口。

  守城头目连忙收回打量的目光,腰弯的更低,连忙开口,“没什么不对!没什么不对!大人请!”

  “来人啊,中门大开,放行!”守城头目不敢怠慢,一边将官引奉还,一边招呼着自己的手下打开中门。

  “是!”

  守城的侍卫们也不是个傻的,见此连忙拉开了中门的门栓,恭迎这一行人进城。

  待得这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了城门老远,守城的头目才皱着眉头直起腰,托着下巴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一脸的若有所思。

  “头儿,有什么不对吗?那官引该不会是假冒的吧?”一个侍卫见自家头儿如此,小声的问道。

  侍卫头目摇了摇头,“不是,官引我见的多了,一眼便能辫知真假,那确实是兵部尚书府的官引,上面还盖着兵部尚书的大印!”

  “既然不是假冒的,那头儿你在这担心个什么劲儿啊!”侍卫见此,放心的挥了挥手。

  侍卫头目依旧托着下巴一脸凝重,“就是因为是真的,我才担心啊!你想想,兵部尚书府那可是上京数一数二的门第,那可是真正掌握兵权的所在,较之侯爵府邸可都要高上那么一等的!”

  “这可是真正手握重权的达官显贵,他们不好好的在上京呆着安享荣华,跑来柳州做什么?”

  侍卫闻言,也是一愣,“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上京到柳州千里之遥,兵部尚书府的人哪个不是身娇肉贵的,不辞劳苦的跑咱们柳州来干什么?”

  “我这不也正纳闷呢吗!”侍卫头目闻言,望着那一溜儿排场甚大的马车背影出神。

  侍卫见此,悄悄的靠近了侍卫头目一点儿,猥琐的开口,“头儿,我适才可闻的真真的,里面可是上品的芙蓉香!”

  侍卫头目闻言,当即瞪眼呵斥,“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想那些有的没的!”

  被呵斥的侍卫见此也不害怕,复又靠近了点儿瞧瞧的开口,“头儿,我哪有想有的没的,我只是想说,市面上的芙蓉香都贵如金,这上品的芙蓉香更是有市无价,那马车里面肯定坐的是兵部尚书府的女眷!”

  “既然是女眷,那我们还担心什么?又不是兵部尚书驾临!”

  侍卫头目闻言一愣,然后摇了摇头,“兵部乃是掌管大周兵权调动的实权所在,就算是出身兵部尚书的女眷,那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你在城门好好当差,我去趟沐郡王府,将此事禀报给沐郡王殿下知晓。”

  侍卫头目说完这句,就往沐郡王府的方向走去。

  徒留那个侍卫只来得及伸手,却没拦住,一脸悻悻然的埋怨,“用得着这么郑重其事吗?不过是个女眷而已,难不成她也能引来凤仪祥瑞!真当所有人都是霍小姐那般的天命贵女呢!”

  侍卫絮叨了一下,便也认命的跑去当差了。

  再说那一行排场甚大的马车,才进了柳州城大街,管家模样的人就拦住了路旁一个侧目观看的路人。

  “这位小哥儿,请问顾氏医馆怎么走?”管家难得的舒缓了下口气。

  被他拦住的那个小哥儿本还一阵儿心慌,担心自己看人家排场,惹了人家不高兴了,可一听到他这话,顿时就放下心来,连忙说道,“你们找顾氏医馆?”

  “是!”管家点了点头。

  “柳州城现在可没有顾氏医馆了!”小哥儿挠了挠头,据实以告。

  管家闻言皱眉,面露不愉的道,“怎么可能!你这小哥不识路就直说,平白的耽误我的时间!”

  这么大一行人突然停下,管家和小哥顿时就吸引了更多的百姓侧目。

  见许多人往这边看来,小哥儿顿时就心安了,脸色也不善了起来,“你说谁不识路呢?俺祖宗八辈儿都是这柳州城的!柳州城哪里有棵树哪里多根草,俺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别以为你们排场大俺就怕了你们,比你们这排场大的,俺可也见过!”

  小哥儿一边说一边挺直了胸膛。

  他可是连长生娘子开府的壮观场面都见过的人,可不是个没见识的!

  管家闻言,冷哼一声,甩袖就想离去。

  这么多人看着,他也不想和一个平头说大话的百姓多做纠缠。

  管家回到了马车边,低声躬身道,“小姐再稍后片刻,想是顾氏医馆默默无闻,外人知之者不多,奴才再去问问。”

  “恩!”

  马车内传来一声若有似无的声音。

  管家闻声转身,本想再拉个路人来问,那小哥儿又跳了出来,叉着腰道吼道,“你问谁都是这一句!柳州城没有顾氏医馆!俺小二油子走街串巷卖酱油,还能诳你不成?”

  管家见此,脸上一沉。

  跟在他身后的侍卫更是阴沉着脸上前了一步,管家一脸不善的阻止了侍卫按在剑柄上的手,示意他退后,复又看向小二油子,“官眷驾前,由不得你胡言乱语,你若是识路,就快快说来,说是不识路,就快些退下,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小二油子一听官眷,直觉的被吓退了一步。

  官眷!顾名思义,那就官儿的家眷,官啊!惹不起!

  围观的众人听了管家的话,也是一阵儿窃窃私语。

  “那个,俺说还不成!”小二油子瑟缩着脖子,一脸怕怕的看着面色不善的管家,小心翼翼的开口,“柳州城确实没有顾氏医馆,这个俺可没胡说!”

  “据说顾氏医馆的名字不好,然后就换了名字,柳州城真的没有顾氏医馆了,那都是往事了!现在柳州城只有一个医馆,名曰:长生!”

  “就长生两个字,连医馆的名头都没有!”小二油子一边说,一边伸出了两根手指比划了比划。

  管家闻言,眉头一皱。

  “你可别小瞧了这两个字,那可是药神长生娘子的名字,寓意好着呢!长生安泰,再没有比这名字更适合药神长生娘子的医馆了!大家说对不对?”小二油子一边一脸钦羡仰慕的说道,一边问向围观的众人。

  “对!”

  围观之人立即异口同声的回道。

  管家见此,脸色一僵,几不可见的往身后的马车瞄了一眼,复又转头问道,“仅以长生二字为名?”

  小二油子一脸与有荣焉的点了点头,“真的只有长生二字!”

  他们柳州城可都以出了药神长生娘子这样的大善人为荣的!

  “哼!还真是自负嚣张,她就不怕没人上门吗?”管家一脸阴沉的冷哼一声道。

  小二油子闻言一愣,然后率先笑了起来。

  围观的百姓反应过来,也都讥笑出声。

  管家被他们笑的不知所措,老脸上一阵儿涨红,可是法不责众,他也莫可奈何。

  小二油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见有这么多人看着,倒也不怕他官眷不官眷的了,指着管家开口,“一看你就是外地来的,不知道药神长生娘子的名头!”

  “树的影人的名,有长生娘子坐阵,长生二字,就是最响亮的招牌!柳州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不!别说柳州城,就是柳州境,大周,四国行医之人怕是都知道药神之名吧!”

  管家闻言,脸色愈发的不善了,隐隐还带着一丝杀气,语气冷厉的开口,“那长生医馆在哪儿,还不快说!”

  小二油子见他真急眼了,才撇了撇嘴,伸手指路,“往前走,第二路口往左就是通济街,长生医馆就在通济街上,你去了就能看到!”

  “哼!”管家脸道谢都没有,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一行人在管家示意之下,迅速的往通济街的方向动了起来。

  “哎!要找长生娘子看病,记得备好万两白银啊!”小二油子挥着手对着马车背影吼道,见他们走远,不屑的呸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