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一十一章 长生娘子的妹妹
  readx();

  cpa300_4(); “这位夫人,既然你都如此说了,我们自然不好再计较!”宋木笑眯眯的说道。

  严沁蕊闻言,脸色一缓,掩下眸底的势在必得。

  “只是府中确实有事,不方便接见外客,夫人若是真有事求见,还请过些时间再来吧!”松林一脸正色的回道。

  又听拒绝,严沁蕊的脸色顿时一暗,略一低头做出满面的凄苦之色,弱不禁风的站在台阶之下,期期艾艾的开口,“可是我不辞千里跋山涉水而来,就是为了见长生姐姐一面,有些话想与她当面说,难道竟是连面都见不上了吗?”

  “呃……”

  宋木和松林对视一眼,眼中满是疑惑。

  他们刚才听到了什么?

  长生姐姐?

  这位华服的夫人,难道是他家娘子的妹妹?

  这……

  “就算念在我一片诚心求见的份上,还望二位小哥儿通融通融,进去通报一下可好?”严沁蕊一脸希冀的望着宋木松林,眼中隐隐有泪光在闪动。

  宋木宋林一见这,顿时就急了。

  “哎!夫人你别这样,你先等等,我们兄弟俩进去商量一下!”宋木惊慌失措的摇了摇手,然后拽着宋林反身进了医馆,还合上了门扉。

  “宋林,怎么办?那位夫人喊咱家娘子姐姐,那她岂不是咱家娘子的妹妹?”抵在门后面,宋木小声问道。

  “她说是咱家娘子的妹妹,她就是吗?整日里想求见咱家娘子的人多了去了,哪个不是用这样那样的理由?”松林依旧是一副不假辞色的样子。

  宋木对此倒是习以为常,可还是疑惑的开口,“你看那夫人一身的穿戴行头,你再看看跟随着她的成群仆妇家丁,我觉着她不像是说谎啊……”

  宋林垂眸想了想,点了点头,“我觉得也是,难道她真的咱家娘子的妹妹?”

  宋木闻言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门外,春花和秋月两个丫头上前一步,秋月一脸愤愤然的开口,“世子妃何必跟他们如此客气,对付这样的泼皮小儿,就该揍他们一顿,让他们长长记性,哪里用您这般委曲求全!”

  “就是,世子妃这不是在涨他人志气,灭咱家威风吗?若是让顾长生知道您如此作为,还指不定趾高气扬成什么样儿,这还没见面,咱们就先输了三分气场,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春花也皱着眉头开口。

  严沁蕊闻言,略摇了摇头然后抬头望向高挂的王令,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常言说的好,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你们难道没看到高挂的王令吗?”

  两个丫鬟闻言,顿时没了声音。

  诚如她家娘子所说,王令确实就悬挂在她们脑袋上面……

  “这里可不是上京,这里是沐郡王殿下一手遮天的地方,有王令在此,我们想硬闯给顾长生一个下马威,那是万万使不得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沐郡王殿下的面子,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拂逆了!”

  “父亲大人常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只要能见到顾长生将她带回上京,我们又何必在乎这一时的得意与失意?”

  春花和秋月闻言,顿时躬身应是,脸上还挂着心知肚明的笑容。

  有沐郡王殿下罩着,她们不能在柳州把顾长生怎么样,可离了柳州那就不一样了!

  待回到上京,那还不是她家世子妃说了算?

  任她顾长生在柳州城再大的门庭,再大的后台,到了上京那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还不得任她家世子妃捏圆揉扁?

  就在此时,面前的门板再此打开,宋木从里面露出了一个脑袋看着严沁蕊道,“劳夫人再此稍候,我这就去内院找人来!”

  严沁蕊闻言,含笑点了点头,“那就有劳小哥儿了!”

  “不敢当不敢当!”宋木一边说着一边又关上了门。

  看着重新紧闭的门扉,严管家等人的脸色又是一黑。

  “无礼!简直无礼至极!”严管家冷哼一声,别开脸不再看。

  春花和秋月也是一脸愤愤,双眼瞪着那门板,恨不得能将它们瞪出个洞来。

  若不是她家世子妃拦着,它们早就上前将这门板踹个稀巴烂了!

  “快点快点,快点去后院找宝爷去!这样的排场,只有他那种身经百战见过大世面的人才能应付!”宋木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院跑去。

  去内院打扰他们娘子,那是万万不能的!

  他们俩人都是吃软不吃硬的,眼瞧着外面的夫人如此作态,就知道自己应付不过来。

  他们应付不过来,可有人应付的来啊,那就是降尊纡贵放着好好的主子不当,偏要去看后门还跟他们打的火热的宝爷!

  是以,他们决定搬救兵!

  让宝爷来应付门外这棘手的情况!

  宋木松林两人一路上跑的飞快,眼瞧着后门就在前方,一个人影正百无聊赖的蹲在门槛上,便扬声唤道,“宝爷宝爷!快别玩儿了,大事儿不好了!”

  “恩?”周宗宝闻言,疑惑的抬起头,“怎么了?有人闹事还是又有人刺杀?这青天白日的,哪个这么不开眼?”

  “呸呸呸!宝爷你怎么整日里就不盼着点儿好事儿!”宋木闻言,连呸了几声,上前就架起了周宗宝的胳膊。

  宋林自然而然的架起了另一边。

  “喂,你俩做什么呢?还有没有点儿规矩?小爷是你们能架的吗?”周宗宝双脚离地,扑腾着挣扎。

  “哎呀,宝爷你就是个顶没规矩的,你别拿规矩来吓唬小的们了!”宋木一边说着一边和松林一起架着周宗宝往前院走去。

  “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我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你们拽我有什么用?”

  “宝爷,正门外面来了一大群人,排场特别大,领头的那个夫人还说是我家娘子的妹妹,我们哥俩应付不过来!”宋木如实解释道。

  “娘子在给檀女大人做第二次手术,不能被打扰,此事就麻烦宝爷出面了!”宋林好整以暇的接了句。

  周宗宝闻言,顿时瞪眼,“顾长生的妹妹?顾长生什么时候有个妹妹?小爷怎么不知道?”

  “别说宝爷你不知道,小的们也不知道!咱们赶紧去前院不就知道了!”宋木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脚程。

  周宗宝这下倒是非常的配合。

  实际上,这两天他过的都不好受,翻来覆去都觉得是他们周家辜负了人顾长生!

  天命贵女!那是必须要掌握在大周皇室手中的!而小木头的选择,也是最正确的选择!

  可是,他就是觉得亏心!

  尤其是在霍水仙派了那样的高手来刺杀顾长生之后,这愧疚就更甚了,他甚至都不敢去膳楼用膳,觉得没脸见顾长生。

  长生医馆的大门再次打开,周宗宝看清站在台阶下的人,眼睛一眯。

  严沁蕊见来的是个穿着下人衣服的人,先是面露失望,可再一抬眼看,当即大惊失色。

  “宝……宝亲王殿下!”严沁蕊惊呼一声,率先敛衽跪地,正色的道,“臣女见过宝亲王殿下,宝亲王殿下千岁千千岁!”

  跟随严沁蕊前来的人见此,也是纷纷跪地,连忙叩拜。

  他们这样的反应,倒是弄得围观之人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什么情况?这人谁啊?”

  “跪下跪下,没听见那夫人唤吗,宝亲王殿下,那是当今陛下唯一的弟弟,大名鼎鼎的赫天小霸王宝亲王!”

  顿时,连着围观的人都呼呼啦啦的跪了一地,跟着三呼千岁。

  周宗宝一见这排场,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起来起来!都起来,该干嘛干嘛去!没事儿竟跟着凑热闹有意思吗?”周宗宝对着围观之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诚如宋木宋林两兄弟说的,他本就是个顶不守规矩的人,背生逆骨,最不喜这种阵仗。

  围观之人闻言,不敢怠慢,虽然好奇堂堂的宝亲王怎么一副下人打扮,可也没人敢问,尽皆站起身,瑟缩的往后退去。

  宝亲王殿下不让他们看热闹,那他们自然不敢看热闹!

  那可是宝亲王殿下啊!可是违逆不得!

  严沁蕊在认出周宗宝的时候,就摘下了纱帽,与皇亲贵胄面前遮面,那是大不敬,她可不敢在宝亲王殿下面前有逾越之举。

  宝亲王只挥退了围观之人,却没对她有所示下,是以此时她不敢妄动,只能正襟跪地。

  “你没事从上京跑来柳州冒充顾长生的妹妹?闲的啊!”周宗宝皱着眉头冷声开口,气势十足。

  “臣女……”

  “罢了罢了!懒得听你胡说八道,顾府现在不见外客,你给我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不待严沁蕊解释,周宗宝就分外不屑的打断,像是赶苍蝇一样的挥了挥手转身往门里走去,还不忘拍了宋木松林两兄弟一人一巴掌,“关门关门,芝麻绿豆的小事儿,害我白跑一趟!”

  宋木松林摸着被怕的脑门,呐呐的应是,听话的关上了门。

  关门的声音传来,严沁蕊的低着的眉头已经拧成一团。

  春花秋月两人连忙上前搀扶。

  “世子妃,现在怎么办?”

  “先去城主府,之后在做打算!”严沁蕊重新戴上纱帽,一脸冷凝的开口。

  “是!”

  一行人往城主府的方向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