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十二章 婆子卖方
  readx();

  药方开好,顾长生舒服的抿了口茶。

  这可算是开张了,好歹这一天没白等,好歹她得捞回来……

  片刻之后,顾长生去取了针,老婆婆先是惊疑不定的下床,后又在地上狠狠的跺了两下脚,像是不确定般又跺了两下……

  “这,这,俺的腿竟然没那么疼了,这膝盖骨还泛着热气,这是怎么了?”

  顾长生撇了她一眼,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说怎么了,当然是针灸之后的反应喽!

  “娘子,娘子,你果然会医术?果真会医术?”老婆婆反应过来,一把拽住顾长生的衣袖,紧张的问道。

  “如君所见。”顾长生耸了耸肩肩,明摆着的事儿非得一问再问。

  “那俺还能不能治好?”老婆婆又紧张的问,这腿脚的毛病太影响她做活了,她还有个重孙子呢……

  顾长生将她上下又打量了个遍,然后才抬起头问,“婆婆可是经常浣洗衣物?”

  “是的,是的,婆子正是靠替人家浆洗东西讨生活,娘子如何知道?”

  顾长生抬手指了指她的麻布裙摆,上面还沾着浣衣用的草木灰,“婆婆,你往后还是少碰水为好,这老寒腿若想根治,必须注意这点。”

  “可婆子我不替人浆洗东西,哪里能挣得银钱,家里的小孙子就要跟着婆子我饿肚子了。”说到这里,老婆婆抬起袖子捂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顾长生无奈,一把拿起诊桌上的两张药方,趴在老婆婆的耳边这样那样的叮嘱了一通。

  老婆婆先是疑惑,后又两眼泛光,不敢置信的望向顾长生,“娘子说的当真?”

  顾长生事不关己的一手指向门外,“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老婆婆迟疑的又看了顾长生两眼,才像抓住希望般的握紧了药方往门外走去,那腿脚也比来时利索了好多。

  顾长生见老婆婆连句道谢都忘了说,撇了撇嘴,高喝一声,“宋伯,关门!”

  宋伯麻利的上前将两扇门板合上。

  只见顾长生待门板上好,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霸占了一个视野最是开阔的门洞,瞪大着双眼囧囧有神的往外瞧,一边瞧还一边激动的低声招呼身后呆掉的三人,“快点啊,这门板上还有洞,你们一人一个分分,外面有好戏瞧了。”

  三人虽然觉得娘子做贼一样趴在门上的动作,不甚雅观,可挡不住好奇心驱使,韩秋也只是稍顿了一下,就走过去,趴在门洞上。

  周朝除了京城之外的城池,都不设宵禁,也就城门按时关启。

  如今正是盛夏时节,时辰虽晚,可外面日头才刚西落,亦不复晌午的烈阳高照,街上依旧是人来人往。

  只见走出医馆的老婆婆此刻正被一群人围住,那围着的人群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里面看病的娘子,给你开方子了?”一人率先出声。

  老婆婆点了点头,有点害怕的看着围着她的一群人,有两个她是见过的,好像是胡氏医馆的胡大夫和周氏医馆的周大夫。

  “方子呢?拿来给我瞧瞧。”胡一海对一个老婆婆可不怎么客气,伸手就扯住老婆婆手里紧握的纸。

  这不过是东街给人浆洗衣裳的刘婆子,他听人说过。

  而她手里的,定是药方无疑!

  刘婆婆惊恐的往后退了两步,紧紧的拽住手里的药方,还回头往紧闭的医馆门看了一眼,娘子说的是真的吗?

  这一群人,好恐怖的样子,就像看肥肉一样看着她,让她这颗老心忍不住的突突直跳。

  这么多大夫,到底是要干嘛啊?

  “刘婆子,顾氏医馆是不是只给你开了方子,未曾抓药?”胡一海见她如此,不敢乱来,和众人对视一眼,开口。

  不能硬抢,方子弄烂了,那可就麻烦了!

  顾氏医馆没钱购置药材,就算是看病开了方子,也不可能给人抓药。

  “刘婆子,你把药方给我,我替你回我医馆抓药可好?”胡一海依旧伸着手,撇着一对八字胡诱惑道,“我不收你药钱。”

  刘婆婆听他这么说,想起胡大夫向来吝啬小气,不信的问,“真的?”

  “当然,我胡某人啥时候骗过人。”胡一海一拍胸口保证。

  刘婆婆考虑了一下迟疑的伸出手,手里握着一张药方,就要递到胡一海手上。

  旁边的众人一看,不乐意了,不就是免费抓药,他们也能!

  是以,有那离得近的人,眼明手快的就拦住了刘婆婆伸出的手,一脸急切的道,“刘婆婆,你考虑考虑,咱们别家的医馆也能给你免费抓药,你拿着药方跟我们走,你以后要抓什么药,咱们包了。”

  说罢还寻求支持的看向众人,他一个人是不敢跟胡行首对着干,可耐不住人多啊,且不论这长生娘子会不会行医治病,可这药方,他们是一定要看的。

  果然,众人一致的点了点头。

  他们这番一大群人在街边拉拉扯扯,可不就引来了三三两两的路人停下观看。

  顾长生抱着肚子趴在门板上笑的见牙不见眼,哎呦喂,这群二货,还真是急不可耐,想必让人在门外溜达了一天,那也是等急了,好不容易有一个进门的,可不就把他们都招了来。

  这大夫齐聚会的场面,可是活宣传啊!

  周围的人看的热闹,顾长生几人趴在门板上看的起劲。

  只见刘婆婆拿着手里的药方,颤颤巍巍的晃了晃,看向四周众人,磕磕巴巴的说,“长……长生娘子……说,这个药方,是按照她祖父留下的医书开的,你们,都能看……”

  说罢,把手里的药方展开,有字迹的一面对上众人,认他们观看。

  众人顿时动了,挤得挤,攘得攘,争先恐后的跟着那药方移动。

  这场面,就像有人拿了块骨头,而这人后面跟着一群哈巴狗,那叫一个垂涎欲滴。顾长生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然后指了指门外,对着身边的三人兴致勃勃说,“你们瞧瞧,他们像不像见了骨头的狗,闻了鱼腥的猫?”

  众人看了一眼笑的很没形象的娘子,不忍直视,复又趴回去往门洞看。

  你别说,还真像!娘子形容的还真贴切!

  “这药方开的不错,老夫曾给刘婆子看过诊,她确是多年未愈的老寒腿无疑。”站在人群之外的徐老,摸了摸下巴上的长须,只消一眼,他就已经将药方记在心里,这对于整天玩弄药材的大夫们来说不是难事。

  “不错,这正是治疗老寒腿的方子!”一个颇善治疗此病的大夫激动的开口,“这味当归用的甚妙,当归有补血和血之效,用在此方之中,恰能中和了其他几位药材的烈性,又不失药效,好方!好方!这果然是顾老的一贯的温补调养之道!”

  “我虽然不擅长治这个,可也觉得用药及其温和,应是治病良方无疑。”另一个大夫也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真是顾老的方子,他们没看错!

  门外一群大夫开始着药方指指点点,研讨药理。

  另外的一群路人正在对着这群大夫指指点点,不明所以。

  顾长生趴在门板上,正对着门外的众人指指点点,笑的一脸奸邪。

  过了有一会儿,刘婆婆又回头望了一眼紧闭的医馆门,才颤颤巍巍的举起了一只手,“俺这里还有一张方子……”

  众大夫一愣,探讨之声顿停,疑惑的看向刘婆婆。

  只见她更加磕磕巴巴的低着头继续,“这是长生娘子给俺开的,俺家里穷,没银子看病抓药,没银子吃饭……你们……你们要是想看,就……就给俺……给俺银子……”

  众大夫不以为然,他们只对顾老的药方感兴趣,至于长生娘子么,黄毛丫头一个,能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竟然还敢拿出来要银子,竟是比顾老的方子还要贵重了?

  刘婆婆一看众人兴趣缺缺,忙把顾长生教她的说了出来,“长生娘子说,你们看过的那张方子是按照她祖父教的开的,乃是专给像我这样没银子的穷人用的,虽然也是好方子,却避开了几位值钱的药材,长生娘子修改了药方,这张纸上有两个方子,贵人一方,穷人一方。”

  顾长生趴在门板上点了点头,这刘婆子好歹是把话说出来了,她真担心,这老人家不按剧本走呢。

  顾老一生,多为穷苦人家治病,他虽提出了穷富分方,可却对贵人所用之药,并无过多记载,如今她按照顾老的意思,完善了药方,娘的,她伟大吧?

  一众大夫瞬间喧哗了。

  “贵人一方,穷人一方?”某大夫摇头不信,“从来药材就那么些,如何就能另有他方。”

  “是呢,刘婆子,你该不会是穷疯了,为了银子来糊弄我们的吧?”一个大夫不满。

  “我倒还不知道这看病抓药竟还要分贫穷富贵,那娘子说苍生大医行医治病,不是不论贫贱吗?”一个年轻的大夫挠着脑袋,长生娘子说的苍生大医之道,还是让他颇为佩服的,可现在怎么又看人下菜了?

  众人争论不下,众口铄词,一片嘈杂。

  刘婆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急了,高高的举起手中的药方,鼓足了老气就吼了一嗓子,“你们到底要不要看,要看就快点拿钱,俺家小孙子还等着俺回家烧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