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323.第323章 蒙人麻袋敲闷棍
  看到自家娘子脸上的笑容,四喜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小雷子的叮嘱还犹在耳,那就是他家娘子每次这样笑的时候,就证明有人要遭殃了!

  不要是他!千万不要是他!

  四喜心里在呐喊!

  “把地上的死虫子归拢归拢烧了,别让我在看见,太尼玛让人恶心想吐了!”顾长生一边托着下巴盯着霍水仙猛瞧,一边对着四喜挥了挥手,“真担心明天吃不下饭……”

  四喜闻言,顿时就一脸灰败了……

  那可是蛊虫啊!

  那就算是死了!可那也是蛊虫不是?

  四国之人哪个不闻之变色?

  四喜心底还是有些怕怕的!

  “娘子……”四喜讨饶的看向自家娘子,期期艾艾的唤了一句。

  顾长生闻言回头,脸上闪过一抹茫然,“恩?”

  四喜一脸挣扎的瞅了满地的死蛊虫一眼,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顾长生的心思那是相当的通透,只这一个眼神,她就悟了,然后当即不乐意了,分外不屑的一个小眼神扫过去,好整以暇的开口,“小四喜啊,你好歹也是跟着妖孽南征北战过的,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你敢说怕这些死翘翘的东西,试一试?”

  丫的,就地上这些死的不能再死的小线头,比毛毛虫都安全无公害好不好?

  全都挺尸了,怕个毛线球啊怕?

  顾长生心中小四喜年纪轻轻就万般全能的形象顿时就崩塌了!

  她家的小四喜吧,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能征善战武功强,偏偏……偏偏尼玛是个怕虫子的!

  幻灭!这真是太幻灭了!

  顾长生不由得失望的摇了摇头!

  人啊!果然就没有十全十美的,即便是十全老人乾隆帝,那也并非真的十全十美,人姑息养奸也就罢了,还是个十足的败家子不是?

  所以啊,四喜的这点儿小缺点,顾长生觉得,虽然失望,但还是勉强可以接受的!

  四喜见自家娘子一脸失望的摇头,心底顿时升起了无限的勇气!

  他即便是怕虫子!怕蛊虫!

  现在他也不敢说了!

  他绝对不能让他家娘子失望!

  是以,四喜狠狠的点了点头,认命的去外面拿来了扫把!

  顾长生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孺子可教也!”

  四喜闻言,顿时就郁卒了!

  他其实……其实很想当不可雕的朽木!扶不上墙的烂泥的!

  可是在他家娘子的淫威之下,他有那心,没那胆儿……

  顾长生托着下巴把霍水仙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然后转身掐在了她的手腕上……

  “以身为鼎饲蛊才能逆天改命,获得这样强大的内力……如今蛊虫尽失,霍水仙往后再无内力,也无蛊虫傍身了……”说到这里,顾长生不由得摇了摇头。

  “娘子,这有什么好惋惜的?霍水仙本就是个蛇蝎心肠的歹毒之人,可算不得什么良善之辈,有这样的下场,是她咎由自取!”收拾完蛊虫,四喜才刚回身就听到自家娘子的话,当即开口道。

  顾长生闻言顿时瞪眼,“丫的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惋惜了?我就算是惋惜,也绝对不是替霍水仙惋惜!我惋惜的是她失去的这一身浑厚的内力!”

  “老娘我要是有这样的内力,当世之间岂还会有敌手?可惜啊!可惜世上之事向来难两全其美,莫说是让我以身为鼎饲蛊,即便是让我以精血养蛊,我也是不会去做的!”

  四喜闻言,顿时就笑了,“娘子你就算没有内力,当世之间也是难逢敌手的!何必再去羡慕他人?浮屠妖姬和霍水仙内力再高,终究是败在了娘子手下不是?”

  顾长生闻言,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

  她和浮屠妖姬还有霍水仙两人交手,胜就胜在,她不惧蛊虫!

  想到此处,顾长生的柳眉微蹙……

  “娘子?”四喜见自家娘子蹙眉,担忧的唤了一声。

  顾长生闻声顿时回神,对着四喜挥了挥手示意他无事,然后转身看着霍水仙挑眉开口,“这小婊砸几次三番的来寻我不痛快,还妄想要了我的命,本是死有余辜!”

  “恩恩!”四喜闻言,连忙点头。

  “可是妖孽留她有用,我既然答应现在不杀她,就绝不会食言而肥!”顾长生说到此处,冷笑一声,“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怎么着都要先出出心底的这口恶气!”

  “小四喜啊,蒙人麻袋敲闷棍的事儿你会干不?会的话,就去寻个麻袋木棍过来!”

  “这个四喜会!四喜这就去!”四喜高兴的应了一声,转眼往外面疾闪而去。

  顾长生好整以暇的找了个椅子坐下,抬起左手看着自己受伤的指尖,疑惑的喃喃自语,“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不怕蛊虫?为什么蛊虫对我的血趋之若矛,却沾之必死?”

  四喜不怀疑什么,兴许是以为她浸淫医药,体质特殊也很正常。

  可顾长生不一样,她是个医者,她很明白自己身体虽有药草抗性,却绝对不包括抗蛊虫这一项!

  霍水仙身体里的蛊虫,感受到她的血液气息,那种一涌而至的急剧蠕动的触感仿佛扔在,顾长生清晰的记得那些蛊虫仿佛飞蛾扑火一般前赴后继的送死,就像……就像献祭一般……

  顾长生眉头打结,深深的疑惑了,尼玛百思不得其解哇有木有?

  与国人而言,有两个地方的东西最是玄乎,巴蜀的巫,苗疆的蛊……

  而巫蛊向来不分家,这样玄幻的事情,偏偏让坚守无神论的顾长生给遇到了,一时之间,顾长生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完全的迷糊了……

  “娘子,麻袋找来了!”四喜重新折返,一脸的跃跃欲试,“娘子不知道,四喜以前年纪小,爷总是拦着我不让我跟他上阵杀敌,总是派给我一些抓匪啊缉凶啊的小差事,这蒙人麻袋的事儿,四喜可拿手了!”

  顾长生闻言,收起脸上的疑惑,对着四喜翻了个白眼,“什么叫你以前年纪小?说的跟你现在年纪不小似得!”

  “我……”四喜闻言,当即就想反驳。

  他其实已经很大了好不好,都快十五了啊!

  “好啦好啦!既然蒙人麻袋的事儿你拿手,那你就好好的给我揍这个婊砸一顿!什么地儿疼,不用我教吧?”顾长生挥了挥手指向霍水仙,挑眉开口。

  “知道知道!”四喜当即欢欣的开口。

  “那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顾长生见四喜一副得意忘形的姿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哎!您就瞧好吧!”四喜应了一声,当即往昏厥的霍水仙扑了过去,下手那叫个麻利!

  顾长生好整以暇的坐着,看着四喜的动作,唇角微勾。

  这个世上,得罪她顾长生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若说霍水仙的不死不休是吓唬人,那她顾长生的不死不休,才是真真正正的不死不休!

  她没有害人之心,可却也容不得别人来害她!

  她珍视每一个生命,可却不容别人视她的生命如草芥!

  你说她残忍也好,弑杀也罢!

  霍水仙她迟早会杀,不论她韶华正好,也不论其他!

  于她顾长生而言,霍水仙已然是个死人,她现在活着的唯一理由,就是妖孽留她有用!

  “嘭!”

  “嘭!”

  不轻不重的木棍声落下,顾长生清楚的知道四喜下手的部位都是人体最软弱的地方。

  对于一个习武之人而言,他们非常了解人体何处的痛觉敏锐……

  “娘子,你想出出气,要不自己来两下?”四喜一边说着一边一棍子拐到霍水仙的大腿部位,即便是隔着麻袋,也还是相当的快准狠!

  顾长生闻言撇了撇嘴,“我才不要!打人是不对的!更何况打的还是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我可不做那辣手摧花的不良人!”

  她只会做辣手折花的侩子手!

  顾长生在心底加了句!

  四喜的动作一顿,脸上顿时一黑。

  感情,不对的人是他四喜?辣手摧花的不良人也是他四喜?

  “娘子,不带这样的哇……”四喜苦哈哈的控诉,他让自家娘子说的都快下不去手了!

  顾长生见此心情好好的一笑,“继续打!揍人可不能打盹!霍水仙心思歹毒,下手阴狠毒辣,你这也算是为民除害,加油!你家娘子我看好你呦!”

  四喜闻言,顿时就满血复活了!当即就挥舞着棍子又往麻袋招呼了过去,嘴里还念念有词。

  “我让你总找我家娘子的麻烦!”

  “我让你派浮屠妖姬那个老妖婆来!我要替檀女和念公主报仇!也替我们几个报仇!”

  “蛇蝎心肠!歹毒的女人!看我不打你!”

  “……”

  顾长生见四喜越打越起劲,眼瞧着麻袋里霍水仙的气息已然弱了下来,连忙出声喝止,“差不多了!现在她没了内力,你再继续打下去,她的命可就没了!”

  四喜闻言,一脸悻悻然的收住了手,不满的嘟囔,“娘子你就是太善良了!”

  顾长生闻言当即瞪眼,“少尼玛胡说八道,善良那种优秀的品质,老娘我八辈子都不搭边!霍水仙的命是你家爷保的,要善良也是他!我可不平白无故的当这种水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