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328.第328章 胆敢伤我门童
  顾长生端坐在长生医馆二楼待客的大厅之内,对着一旁的董雷问道,“我这迎客之道,还算正式隆重吧?”

  突然被从后厨召唤来的董雷闻言撇嘴,“娘子,即便是沐郡王殿下和宝亲王殿下来,也没见你如此郑重其事过,这要是还不叫正式隆重,那叫什么?”

  顾长生耸肩得意的笑,“宋伯把这十来个小子调教的很好,谦卑知礼而又不失本性,我很喜欢。”

  董雷想了想,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转瞬复又疑惑的问道,“可是娘子,你这么郑重其事的中门大开迎客,为什么?来的难道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不成?”

  顾长生闻言摇了摇头,呐呐的解释,“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来人让周沐那妖孽都侧目忌惮,想必是不凡的!”

  董雷一听这,顿时正了脸色,能让沐郡王殿下都上心的人,那肯定不是寻常人了!

  她一定小心应对,免得丢了她家娘子的脸面!

  ……

  长生医馆门外,严沁蕊看着眼前八个迎客的小童,脸上满是惊疑不定。

  “还真当自己是大户人家了,瞧这排场摆的,这是要故意给咱家世子妃下马威瞧呢吗?”秋月一脸不善的看着门口一众小童,冷哼一声。

  “世子妃,一定不能让顾长生的奸计得逞,我们若是应了她这排场,灰溜溜的进去,那岂不是给她涨了脸面?”春花附在严沁蕊耳边低声的道。

  严沁蕊一脸暗沉的看着中门大开的长生医馆,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春花秋月会意,当即齐齐上前了一步。

  “呔!我家世子妃亲临,岂是你们几个看门守户的小童就能迎进的?”春花一脸不屑的开口。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叫你家娘子出来亲迎!”秋月怒斥一声,扬声道。

  世子妃?

  惊闻严沁蕊身份,包括宋木宋林两兄弟在内,所有人都是一阵儿面面相觑。

  “世子妃?哪个世子妃?”

  “一听就是上京来的,只有上京那满是皇亲贵胄的地儿,才会有这妃那妃的不是?”

  “瞧这架势,怕是来者不善啊!”

  “我看未必,那个世子妃,瞧着很是知书达理的样子!”

  “……”

  围观之人一阵儿窃窃私语。

  听到四周传来的声音,宋木宋林的脸上顿时不愉了起来。

  世子妃?

  世子妃又如何?

  沐郡王殿下经常出入他们顾府,也没见如此嚣张叫嚣过!

  宝亲王殿下可也在他们府中,也是平易近人的很!

  世子妃算是哪根葱?

  真当他们是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任由他们呼喝吗?

  “呔!你这夫人好不识趣!是你一而再的求见我家娘子,难得我家娘子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见与你,你竟然还敢如此托大!”宋木瞪眼叉腰,顿时忘却了要迎客的礼数。

  “夫人若是要见我家娘子,那便随我们入府,如若不然,还请离去!”宋林也是脸色暗沉的开口。

  围观之人的窃窃私语他们可是听得清楚。

  而这好像是世子妃的来人,确实是来者不善的样子!

  “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秋月不甘示弱的回吼了回去。

  宋木闻言,当即怒目以对,“我家娘子常言,不请自来,主人家不招待也是有的!你们可不就是不请自来!”

  “告诉你们,我们顾府中门大开迎客,自开府之日起,还是第一次,你们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竟还想着要我家娘子出门亲迎!你当你们是谁!”

  “放肆!”

  “大胆!”

  几声怒斥相继响起,以严管家为首,跟随严沁蕊而来的侍卫纷纷长剑出鞘,怒目相对!

  场面一时间拔剑弩张了起来……

  宋木宋林两兄弟一脸不为所动的站在八个小童前面,气的直喘大气。

  “怎么滴?你们这是想硬闯还是怎么滴?抬头看看清楚!顾府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世子妃就能乱闯的地界!”宋木双手叉腰,一副不畏强权的模样。

  “狂妄小儿!”严管家怒斥一声,无视严沁蕊来不及出声的阻拦,当即就飞身而去。

  “妈呀!来真的!”宋木见此,哀嚎一声,就往宋林身后躲了过去。

  严管家怒急攻心,哪里顾得上其他,宛如跗骨之蛆一般紧随其后。

  顿时,顾府门前乱成了一片,严管家手中的长剑眼瞧着就要砍到宋木宋林两兄弟身上,说时迟那时快,一抹嫣红如血的身影从大门之内****而出,纤细的两指好巧不巧的掐在了严管家执剑的手腕上……

  “好大的脾气!好壮观的排场!哼!”顾长生一手拽起往旁边倒去的宋木,一边沉声开口。

  “放手!冒犯官眷,理应受刑!谁敢阻我?”严管家一张老脸涨红,挣扎了几下不能脱身,顿时怒斥道!

  从顾长生出现的那一瞬间,严沁蕊就膛目结舌的瞪着她失神了……

  “谁敢阻你?呵呵……”顾长生站在台阶之上,俯身望着严管家,眸底闪过一抹不屑,奕奕然的开口,“我!我敢阻你!”

  “到我府上求见与我,中门大开请客不入,竟然口出狂言,胆敢伤我门童!”

  “世子妃,这就是你们上京侯爵门庭的礼数教养?你们真当我顾长生是个死的摆设吗?”

  顾长生一句话说完,眼中戾气大增,手中满含力道的用力一甩!

  顿时,严管家的身子就像脱了线的风筝,向着离他最近的春花秋月飞射而去!

  场面一时失控,春花秋月惊慌失措的看着突然飞来的严管家,踉跄出手接住。

  “吓!”

  “呼!”

  围观之人也是大吸了一口凉气,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心中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个想法:长生娘子不愧是长生娘子,永远是这么嚣张彪悍!这说出手,那可就是真的出手啊!

  “你……你就是顾长生?”

  严沁蕊不顾跌撞在一起的严管家三人,失神的上前了一步,不敢置信的问出声,声音中还带着一丝颤抖。

  眼前这个一袭红衣似血,容貌精致绝伦,眉眼恣意嚣张的女人,她是顾长生?传闻中那个卑微懦弱,出身低贱,相貌寻常的顾长生?

  不!不!这不可能!

  眼瞧这个容貌倾城,与霍水仙风格迥异的飒爽倾城女子,怎么可能是那个为上京名门所不齿的顾长生!

  严沁蕊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

  她不相信!她不相信这是真的!

  她也曾在上京见过顾长生几次,明明她总是低眉敛目的躲在众人身后,一副小家子气模样,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明艳如斯胜过她数倍的女人?

  顾长生一脸不愉站在台阶之上,垂眸看着台阶至下的女人,云淡风轻的开口,“你就是他们口中,尊贵不可一世的世子妃?”

  严沁蕊闻言,突然有了一丝瑟缩,“我……我……”

  她世子妃的身份,在顾长生面前,倒是不值得炫耀的……

  可是……她不能输!

  即便是顾长生容貌倾城又如何?她已然被休!

  她严沁蕊才是世子妃!

  顷刻之间,严沁蕊就已经收拾好心态,抬手撩起面纱,全然一副名门贵女姿态的上前了一步,敛衽微施一礼,“沁蕊见过姐姐!数年不见,姐姐变化良多,倒是沁蕊一时未曾认得出来!是沁蕊的不是!还望姐姐见谅!”

  起身的春花秋月等人,见自家世子妃如此卑躬屈膝,愤愤上前了一步。

  严沁蕊一个凌厉的余光扫过,拦住了她们的动作,面上依旧是一副温婉端庄模样。

  顾长生见此,心底疾转,英挺的眉头略蹙,凝声开口,“既然你默许你家仆人在我府门之前妄动,又何须如此惺惺作态?”

  讨厌!

  真心尼玛讨厌这样表里不一的模样!

  让她恨不得上前撕下她那一副伪善的嘴脸!

  顾长生心底闪过一抹愤怒,可转眼却瞪大了双眼,抬手阻止了严沁蕊开口,“你刚才唤我什么?姐姐?”

  尼玛!是她气急攻心后知后觉了!

  这世子妃,适才唤她姐姐没错吧?还尼玛多年不见?

  这是什么套路?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的节奏么?

  可来人已然是世子妃之尊,即便是她顾长生不当回事,可以世子妃的身份,断无无缘无故认亲的理由吧?

  “姐姐,是沁蕊管教不严,还请姐姐恕罪!沁蕊在此给姐姐赔礼了,沁蕊回去之后定然严加管教!”严沁蕊见此,又是敛衽低头一礼,掩下眸底闪过的一丝寒芒!

  顾长生!她绝对是故意的!

  她不相信顾长生对上京之事一无所知!她肯定是借由此问,来让她丢人现眼的!

  严沁蕊的心底闪过一抹无名火,气的她肝胆骤疼,却发作不得!

  “不对不对!打住打住!你先别说话,让我捋一捋!”顾长生头疼的挥手示意严沁蕊住口,揉了揉额头望向紧随她而来的董雷,茫然的开口问道,“小雷子,我有没有妹妹?我母亲还给顾家生了其他的孩子不成?”

  艾玛!她肿么不知道?

  这清贵非常的世子妃,张口闭口的姐姐,喊得她一个头俩大,完全摸不着北了!

  她不得不怀疑,她们顾家,是不是还有什么流落在外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