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二十九章 老娘跟李府无关
  readx();

  cpa300_4(); 董雷闻言,也是一脸茫然的挠了挠头,“不知道啊!没听宋伯提起过啊!娘子你理应没有什么兄弟姐妹才是啊……”

  “天耶!宋伯怎么还没回来!”顾长生无限悲催的仰头叹了一声。

  艾玛,一个不巧,她竟然多出来一个当世子妃的妹妹!

  她这边完全木有思想准备好不好!

  她前世今生两辈子,都当惯了独生女了好不好!

  现在,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

  这冒出来的妹妹是真是假?

  宋伯随着严亭一起往百里山运送东西去了,眼下可没在家呢!

  难道她要莫名其妙的多个妹妹不成?

  “长生娘子,你莫听人乱说,顾府到了你这一辈儿,嫡系一脉可就你这么一个女儿!”

  有好心的围观之人,当即远远的开口提醒。

  “是了是了!长生娘子,俺们和你家做了几十年的街坊邻里,可是知道的真真的!”

  “顾家先夫人就得了你这么一个娇闺女,没两年就出了意外仙去了,你哪里来的妹妹?”

  “……”

  四周传来的声音,还带着一丝窃笑,让严沁蕊的脸色顿时精彩纷呈了起来,十指紧握成拳,整个身子都忍耐不住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顾长生一定是故意的!故意扭曲她的话!故意要这样侮辱她!

  她严沁蕊的母亲,出身江左望族,乃是名门世家之女,哪是顾长生卑微低贱无名无姓的娘能比的!

  欺人太甚!

  简直是欺人太甚!

  顾长生听到围观之人的话语,一脸惊疑不定的看向严沁蕊,见她如此一副样子,以为这是她谎言被拆穿无地自容了,便意兴阑珊的开口,“我还当自己自己真有个妹妹,没成想竟然是个乱认亲假冒的,白激动了一场,浪费感情啊……”

  众人闻言,顿时窃笑了起来。

  “放肆!竟敢对世子妃不敬!”秋月一脸气急的怒叱了一声。

  顾长生闻言,当即眉尾一挑,分外不屑的开口,“放肆?我还放五呢!你管得着吗?”

  “你们若是真的有事求见与我倒也罢了,没成想竟是来上门乱攀亲戚的,那就恕我顾长生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奉陪了!”

  顾长生说到此处,不屑的挥了挥红袖,转身就想往回走,一边走还一边忍不住的对着董雷嘟囔抱怨道,“瞧瞧,树大招风吧,尼玛连世子妃都开始跟你家娘子我乱攀亲戚了,我这是得多出名啊?”

  董雷闻言,掩嘴闷笑不已。

  “慢着!姐姐留步!”收拾好心情回神的严沁蕊上前一步,压抑着心底翻江倒海的怒意,温声开口。

  顾长生闻言,于门槛前回神,一脸不耐烦的开口,“到了此时,你竟还敢称我姐姐?你可是堂堂的世子妃,如此不顾身份的乱认亲,不大好吧?”

  天知道,她要这么一个世子妃的冒牌妹妹,能干鸟用?

  亏得周沐还对此人侧目,原来竟是瞧好戏的么?

  真是尼玛闲的!哼哼!

  “姐姐何须如此!沁蕊不是无的放矢之人,长生姐姐无须如此刁难与我!”严沁蕊一脸楚楚可怜的开口。

  顾长生见她如此作态,诺大的凤眸微微眯了眯。

  明显的,这自称沁蕊的世子妃,可比霍水仙那个一点就着的炸药包要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多,起码这忍耐力和演戏的功力,就高低立显!

  “我故意刁难与你?我连你是哪根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刁难你?”顾长生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神情淡漠的开口。

  严沁蕊闻言,一脸受伤的踉跄后退了一步,满脸的不敢置信。

  “你!你真是欺人太甚!”严管家眼中恨意难掩的呵斥。

  “我欺人太甚?我至今都尚未踏出我的府邸半步,若非你们主动上门寻衅滋事,我又怎么有机会欺人太甚?”顾长生眉尾一挑,一脸痞气的开口,“再说了,说我顾长生欺人太甚,那只能说是你们孤陋寡闻,你们去打听打听,我这可是已经手下留情了,凡来我府上闹事的,哪个能有好下场?如你们这般,已然是不幸中的万幸!做人要知足常乐啊!”

  他们适才有多嚣张不可一世,她在二楼等待之时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她顾长生曾经立下重誓,伤她家人者,她必要人命偿!

  适才若非她及时出手相救,那管家满含力道的一剑下去,她家的宋木小童儿,哪里还有命在?

  “是了!长生娘子已然是手下留情了!你们外地来的,是没见过长生娘子发脾气!”

  “被扔麻袋一样扔出去那都是便宜的!”

  “当场射杀也是可以的!”

  “放着好好的世子妃不当,偏偏来寻长生娘子的晦气,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真是的!想在长生娘子面前立威风,简直不知所谓啊!”

  “……”

  围观之人当即就幸灾乐祸的开口了。

  严沁蕊闻言,脸色顿时由红转白,分外难看了起来。

  顾长生百无聊赖的看着她,相貌清秀,属于耐看型的,皮肤白皙如瓷,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身,娇生惯养出来的细皮嫩肉!

  这温婉端庄的形象也端的很是地道,就是不知道她何时会破功!

  “得了!你们有时间,我可没时间!世子妃,你也莫要温言软语的跟我打机锋,我懒得陪你演双簧,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明显的,顾长生的耐心已然快要用尽,不耐烦的看着下面义愤填膺的众人开口。

  严沁蕊闻言抬头,满脸哀戚的开口问道,“长生姐姐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不认识!不记得!”顾长生回的毫不犹豫。

  丫的真当自己是根儿葱啊!还要人尽皆知怎么滴?

  “我是严沁蕊!”严沁蕊不死心的又加了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压抑心底的怒气。

  “严沁蕊?”顾长生疑惑的唤了一声,转脸摇了摇头,“还是不认识!”

  天耶!原谅她脑容量有限,真心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个人物!

  或者说是这个身体的原主认识,但是她百分之百的确认,自己未曾听小翠提起过!

  她尼玛要是真的认识这么个人物,也不至于在上京被扫地出门的时候,身无分文穷困潦倒到那种程度了不是?

  无视就是最大的蔑视,顾长生不知不觉中,将严沁蕊蔑视了个彻彻底底。

  严沁蕊闻言,一脸受伤的不敢置信。

  一旁的秋月看不过去了,上前一步,扬声开口,“顾长生你莫要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家世子妃是兵部尚书的嫡女,威远侯李府世子李沐风的世子妃!”

  顾长生闻言,英挺的眉头霎时紧皱,眼中闪过一抹怒气,沉声开口,“兵部尚书的嫡女?李沐风的世子妃?”

  李、沐、风!

  这个曾被她一度遗忘的名字,她现在可是记起来了!

  那个将她休弃,将她扫地出门之人!那个让她为众人所不齿,成为笑柄的男人!

  “怎么?现在知道了?我家世子妃喊你一声姐姐,那是看得起你!你还蹬鼻子上脸,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哼!”春花一脸不屑的扶着自家世子妃开口,眉眼之间满是不屑。

  “所以,你唤我姐姐,是因为我曾是李沐风的前妻?”顾长生闻言,一脸冰冷的开口问道。

  听到顾长生的话,严沁蕊的眸底闪过一丝阴鸷。

  不用她开口,自然有她的丫头秋月替她出声,“前妻?被休弃出府的弃妇,怎么还配带个妻的称呼?顾长生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秋月的话已说完,严沁蕊才一脸生气的厉声开口,“秋月退下,不得对姐姐无礼!”

  顾长生见此,嘴角逐渐勾起,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及至大笑出声,“呵呵……”

  她的笑容肆意而狂狷,让众人都是一愣。

  “娘子……”董雷一脸惊疑不定的唤了一声。

  李府!竟然是那个李府!竟然是那个将她家娘子休弃之人的新妻找上了门!

  董雷和几个小子的心顿时都提了起来,尽皆满脸担忧的望着自家娘子。

  严沁蕊见顾长生如此纵声而笑,心底闪过一抹惊喜。

  这顾长生该不会是经受不住夫君别娶的消息,失心疯了吧?

  可还未等严沁蕊窃喜完,顾长生就突的止住了笑声,一脸睥睨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们。

  “姐姐?哪个是你的姐姐?”顾长生凤眸微眯,沉声开口,“我顾长生被休离顾府之时,就已和李府再无半毛钱的关系!听清楚,老娘跟李府无关!自然也当不起你姐姐的称呼!”

  “姐姐!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何须把话说的如此决绝?”严沁蕊闻言上前了一步,一脸焦急的开口。

  顾长生闻言冷嗤一声,“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可知道我是如何被休?我儿又是如何被弃若敝履?”

  “我不记前仇,不去找你们李府的麻烦,已经是仁至义尽,你这番前来又是所为何事?”

  “一日夫妻百日恩!李府的老虔婆不惜以命相逼之时,怎么不念及我与他儿的夫妻恩情?你身为李沐风的新妇,说出这样的话,是打的什么如意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