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三十章 誓不与人共侍一夫
  readx();

  cpa300_4(); 顾长生的眼光如刀,犀利的扫向下站的严沁蕊。

  她不相信世上有女人会不介意自己的男人的前妻的!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严沁蕊到底按的什么心思,她用脚趾头想想都能猜出那么一两分!

  “长生姐姐何必这么咄咄逼人,婆婆将你赶出李府之时,夫君人在边疆,并不知情!”严沁蕊低着头解释道。

  顾长生闻言,又是一笑,“不知情?他是当时不知情,可事后不还是娶了你进门吗?”

  “从我被休,到你进门,总共才半年多的时间,以你们两家的出身,这么点儿时间可见仓促和迫不及待啊!”

  严沁蕊被顾长生的话噎了一下,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要用什么话来应对。

  这场面转换的有点儿快,快到围观之人茫然了许久,才理清了两人的关系。

  “这个世子妃,竟然是长生娘子前夫续娶的媳妇儿吗?”

  “早就听闻长生娘子曾一跃嫁入上京官家,没成想竟然不只是官家,还是侯爵门庭啊!”

  “那这新妇找被休的发妻,这又是闹哪样?”

  “这些豪门大户的事情,谁说得准呢?没准儿是那叫什么李沐风的世子回心转意了也说不定呢!”

  “可不是说,以长生娘子现在的能耐,哪个眼瞎的看了不眼馋,恨不得请回家好好的拱着!”

  “就是这个理儿!长生娘子可就是一个移动的大金库啊!谁不巴着?”

  “俺瞧着可未必……”

  “……”

  围观之人一阵儿窃窃私语,传到顾长生和严沁蕊耳里,无疑于都是讽刺。

  “长生姐姐,你莫听他们胡言乱语,夫君他有心接你回京,绝不是看上你的财势!”严沁蕊一脸仓惶的开口,脸上满是焦急。

  若是顾长生听信了这些无知百姓的话,不随她上京怎么办?

  顾长生长成这幅模样,即便是向来眼高于顶的严沁蕊都不得不承认,顾长生不论是容貌还是气势气质,都胜过她良多,很有让男人动心动情的本钱!

  她一定不能让夫君再见到顾长生!免得他旧情复燃,再忆起前情来!

  她一定要让顾长生跟她离开柳州!然后在回京途中除掉她!永绝后患,免得她威胁到自己在夫君心中的地位!

  顾长生盯着严沁蕊的脸色,诺大的凤眸一眨不眨,将她眼中那转瞬即逝的一抹算计尽收眼底,转眼不屑的一笑,“接我回京?这就是你们的打算?”

  严沁蕊闻言,连忙点头。

  在她心里,她自小思慕的夫君一表人才,顾长生肯定不会对她忘情的!

  能被接回京,她肯定求之不得才是!

  “你以为我会满心欢喜的巴巴的跟着你回京?”顾长生的心思何其通透,当即就明白了严沁蕊的心思,是以勾着唇角开口。

  严沁蕊闻言一愣,一脸不敢置信的抬头,“长生姐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想回京?不想回道夫君身边吗?”

  她一定要跟她回京!一定要离开柳州!离开沐郡王殿下!

  此时此刻,严沁蕊已然明白,为何连陛下都对顾长生如此上心了!

  如此容貌气质的顾长生,还真有魅惑沐郡王殿下的资格!

  而她的夫君,也正是因为这个女人,失去了接掌闽南百万兵马的机会!

  “我的意思还不明显吗?”顾长生居高临下,云淡风轻的吹了吹指尖开口,“你还真当我是傻子吗?或者说你们都当我是傻子,这么好糊弄?”

  “我还当陛下他老人家派了个马子过来,已经是兵不血刃的妙招,没成想他竟然如此看得起我,还留了后招!”

  “这霍水仙还在柳州城,就又劳动了李府之人出马,他这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双管齐下?即便是周沐敌不过倾国倾城的霍水仙诱惑,你们又怎能确定,我会心甘情愿的回京再入李府?”

  严沁蕊闻言,顿时一脸不敢置信的膛目结舌。

  顾长生竟然知道!她竟然都知道!

  她不光知道,还如此明目张胆的说了出来!

  “大胆!竟然妄测上意,你这是大不敬之罪,你就不怕株连九族吗?”严管家闻言,当即厉声的呵斥。

  顾长生闻言,当即就笑了,“哎呦,你可吓死我了!我好怕怕!”

  “少给老娘扣这样的大帽子!老娘若是怕他,也不会如此说了出来!传旨来的太监我都敢打杀,你若是再敢如此出言不逊,仔细我连你也一并打杀了!”

  顾长生的话声色俱厉,眉眼更是嚣张不可一世!

  她这个样子,吓得严沁蕊几不可见的后退了一步。

  严沁蕊出身上京名门,自小相处的人,也都是京中贵女,她从不知道,一个女人,竟然可以嚣张跋扈到如此地步!

  目无圣上,无法无天!

  “严沁蕊,你放着好好的世子妃不当,不惜千里跋涉来到柳州城,美其名曰接我回京,心底打的小算盘,你知我知就不用我言明了吧?”顾长生缓缓步下台阶,侧身靠近严沁蕊,低声道,“不就是想要除掉我吗?做出这么一副设身处地为我着想的样子给谁看呢?”

  “我若真是个傻的,也不会连陛下都拿我无可奈何了不是?”

  严沁蕊闻言,温婉端庄的表情有了一丝龟裂。

  顾长生!竟然猜出了她的心思!

  严沁蕊强忍下心底的震撼,满是哀怨的开口,“姐姐多虑了,沁蕊并非没有容人之量之人!如我们这般的门庭,三妻四妾本是寻常,沁蕊又怎会有那样龌蹉的心思?”

  顾长生闻言,低声一笑,“就算我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你出身名门有这么大的度量,可是……”

  “可是你怎么就会认为,我顾长生会心甘情愿与你共侍一夫?”

  顾长生一句话说完,转头往台阶上走去,一边走一边扬声道,“我顾长生,并非什么贞洁烈女,做不出那种一女不侍二夫的清高事儿!我不当烈女不立牌坊,如今把话说到明处!”

  “李府忘恩负义以命相逼休弃我之时,我顾长生就已经与李府恩断义绝!”

  “任他是世子也好,天皇老子也罢,我顾长生有洁癖,誓不与人共侍一夫!”

  顾长生的话音一落,四周顿时一片哗然。

  “不与人共侍一夫?这……”

  “长生娘子真心太彪悍了!后街买烧饼的王老二还娶了一房小妾呢!”

  “对啊!只要有点儿家底,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成群?更遑论高门大户人家了!长生娘子这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

  “就是这么个理儿!三妻四妾本是再寻常不过的事儿,怎么到了长生娘子这儿,倒像是罪大恶极,罪不容恕似得?”

  “长生娘子大概是不想回京跟那什么世子再续前缘,才说出这些话当由头的吧?”

  “俺瞧着不像!长生娘子可是个一言九鼎的人!那是说句话都能在地上砸出一个坑的!”

  “那这事儿大条了,难不成长生娘子是想让那个李府的世子休了现在的世子妃不成?”

  “……”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充斥在众人耳中。

  严沁蕊脸色变了几变,一脸的震惊。

  顾长生一副泰然处之,云淡风轻的模样。

  什么惊人的话她没说过?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儿她没干过?这样的阵仗,她早已习以为常!

  顾长撇嘴,心底将周临帝给鄙视了个遍。

  丫的老匹夫,心思不用再国家大事儿上,竟给她添堵了!

  李府!李府!那是顾长生最不想提起的伤情事儿啊!

  天知道尼玛她穿来就莫名其妙的嫁过人还带着儿子被休,心底是多么多么的气不过!

  好端端的一个云英未嫁的黄花大闺女,愣是给她穿成了孩儿他妈!

  她是真心找不到地儿说理去!

  严沁蕊心底疾转,听到顾长生不与人共侍一夫,她是无比欣喜的!

  因为休弃她严沁蕊,即便是李府,那也是不敢的!

  可是,严沁蕊还是不相信!她不相信顾长生真的如她所说一般,对李府对夫君不屑一顾。

  “难道姐姐就一点儿都不想念夫君?一点儿都不顾念往日情分?”严沁蕊说到这里,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嫉恨。

  她无法抹去夫君曾经娶了顾长生的事实!这一点就算她心中愤愤难平,也无法抹杀!

  顾长生睨了严沁蕊一眼,分外不屑的开口,“你之蜜糖,我之砒霜!我顾长生可不是个会吃回头草的人!天下男儿何其多,比他李沐风更好的,也不胜枚举,我又何须再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严沁蕊,你真心太把你那心尖尖上的夫君当回事儿了!”

  严沁蕊闻言,眸中闪过一丝欣喜,可转眼就恢复如常,满脸愁容的开口,“可姐姐即便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儿子着想不是?他纵使身有残缺,可毕竟是夫君的血脉,身上流着夫君的血!”

  “为人母亲者,你又怎能忍心他名不正言不顺的流落在外,受世人的指指点点?姐姐你设身处地的为你儿子着想一下,你随我回京,他再不济也是威远侯府名正言顺的公子,世人谁敢嫌弃他身有残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