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三十二章 顾长生暴走
  readx();

  cpa300_4(); 严沁蕊的话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先前被神灵吓到的围观之人一脸惊疑不定的面面相觑。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不对味呢?长生娘子有几个儿子?”

  “顾府好像就那么一位身娇肉贵的金贵小公子……”

  “就是顾府开府之时沐郡王殿下抱在怀里的那个小公子么?那个俺可是听人说过,听说小小的一人就很是懂礼貌识大体,长了一副好相貌!”

  “我也听闻过顾府的小公子长的冰雪可爱,讨喜的紧,怎么就成了这世子妃嘴里的妖孽了呢?”

  “该不会是这世子妃道听途说忽悠咱们呢吧?”

  “……”

  质疑的声音接踵而至,打了严沁蕊等人一个措手不及。

  “谁道听途说忽悠人?分明是你们以讹传讹道听途说才是!”如月气急败坏的对着围观之人张牙舞爪的大吼,“顾长生生了个不详的妖孽儿子,满上京的人谁人不知睡人不晓?偏你们这些穷乡僻壤的贱民没见过世面,还把个妖孽当成宝一样的拱着!真是愚不可及!”

  如月的话顿时就惹起了众怒,围观之人闻言难免愤愤不平了起来。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当真是狗仗人势!”

  “就是!人家顾府的小公子本就不是什么妖孽,你们信口雌黄还有理了?”

  “还侯爵家出身的丫头呢,让俺说连城南地主家的丫头都不如!真是狗眼看人低!”

  “呸!你们了不起你们回上京去蹦跶!柳州城是沐郡王殿下的属地,我们是沐郡王殿下的属民,才不是你们嘴里的贱民!”

  “长生娘子,你莫理会这些人,简直是欺人太甚!”

  “……”

  眼瞧着场面一发而不可收拾,严沁蕊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眸底也有了一丝松动。

  这些人全是一副言之凿凿的样子,难道那个孽子真的出现过?

  可即便是他出现过,那他也不可能和平常人一样!

  严沁蕊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她曾经确认过,那个孩子确实生来怪胎,是个妖孽无疑!

  “顾长生,若真是我信口雌黄,你可敢把你儿子唤来和我当面对质?”严沁蕊抬头看向顾长生,无比自信的开口。

  如那般胎里带的怪胎,断无改变的可能!

  一定是顾长生不知道使了什么下作手法,掩过了众人的眼睛,才瞒哄过去的!

  一定是这样!严沁蕊心底百分之百的确认!

  顾长生的脸色此时已经暗沉的快要滴下墨汁来了,一双风眸中愤怒的火苗也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别人或许不知道,可顾长生最知道不过!

  她的小肉包儿子,确实是生来异于常人!更是因为如此,才受尽了苦楚!

  可是,那又如何?

  即便那是事实,她也不允许任何人拿她的小肉包来做文章!更不许任何人将她保护的甚好的小肉包推到风口浪尖上!

  小肉包顾泽,就是她顾长生的龙之逆鳞!

  触之者不死亦伤!

  “世子妃严沁蕊,我给你一个机会,滚!立刻马上滚出我的视线!否则,后果自负!”顾长生声冷如冰,隐含无边怒火的开口。

  她可爱软萌的小肉包,她呵护备至的小肉包,岂容他人评头论足!

  任她是谁,也不行!

  严沁蕊闻言温婉的一笑,“怎么,你是不敢把你儿子唤出来和我对质吗?或者,你直接承认你儿子就是个怪胎!就是个妖孽!就是个祸害!”

  严沁蕊的声音不高不低,却清晰的传入了所有人的耳里。

  她的音落之时,四周突的陷入一阵儿诡异的沉寂……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喘,场面上更是落针可闻,诡异的很……

  忍字头上一把刀,这刀晃在水头上谁知道!

  忍无可忍那就无须再忍!

  顾长生一身杀气顿时暴涨,整个人都陷入了暴走状态,声音嘶哑掷地有声的开口,“找、死!”

  竟然敢如此说她的小肉包!她竟然敢!

  这一瞬间,顾长生仿佛陷入了一种魔怔的怪圈之中,她仿佛看到了她儿子受尽欺凌,被人指指点点……

  下一个瞬间,手术刀落入了顾长生的手中……

  冰冷的刀尖映着晨光,森冷异常,让人不寒而栗……

  饶是董雷,也被这样的顾长生给吓到了,怯怯的上前了一步紧张的唤道,“娘子……”

  她怎么觉得她家娘子好像被严沁蕊那个天杀的给气入魔了呢?

  顾长生出声的那一瞬间,围观之人早就四下往后退去,警觉性相当的高。

  “大事不好!长生娘子要发飙!”

  “还愣着!快躲躲!”

  “天耶!俺害怕!”

  四周此起彼伏的声音,伴随着四散开来的窸窸窣窣声,让严沁蕊也变了脸色。

  严管家并了春花秋月当即执剑护在了严沁蕊身前。

  身前有了屏障,严沁蕊砰砰跳的心顿时安了许多,鼓起勇气开口,“顾长生你要干什么?难不成你要射杀官眷不成?”

  “我可是大周威远侯府的世子妃!有朝廷诰封的二品夫人!你敢对我动手!”

  顾长生闻言,眼中戾气顿时暴涨!

  “娘子娘子!可不能莽撞行事!快把你的刀收起来!有什么事儿我们私下解决,这么大清光众之下闹出人命来,怕是沐郡王殿下也要跟着为难!”董雷见春花秋月等人尽皆亮出了兵器,顿时从后腰上拔出自己的菜刀护在了自家娘子身前!还不忘焦急的回头劝说,“娘子,可不能意气用事啊!”

  张口闭口拿她家小公子说事儿,这世子妃一行真是作死!

  瞧把她家娘子给气的!她董雷跟随自家娘子这么久,就从没见自家娘子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听到周沐,顾长生的血红的眸底闪过一丝迟疑,可是看到躲在众人身后,一脸嚣张姿态的严沁蕊,顾长生心底的恨意顿时就蔓延开来。

  抬手缓缓的推开拦在身前的董雷,顾长生凤眸充血,一眨不眨的望着严沁蕊……

  “你以为,躲在人后就可逃过一劫?”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举步迈下台阶。

  顾长生的动作很慢,仿佛放慢了的镜头般……

  却莫名的让人发自心底的胆战心惊……

  “拿我儿要挟我么?想除掉我们母子么?”顾长生一边问,一边又下了一个台阶。

  随着她的欺进,严管家和春花秋月等人脸上露出一丝惊慌,几不可见的后退了一步……

  “胆敢将主意打到我儿身上,任他是谁,我都要让他付出血的代价!”顾长生这一音落,手中闪着寒芒的手术刀缓缓抬起,锋芒直指被众人护在身后的严沁蕊,“纳命来!”

  这个看似端庄贤淑的女人,竟然敢诋毁她的小肉包!就肯定敢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不行!任何望向伤害她的小肉包儿子的人,都该死!

  顾长生身经百战从战场上磨砺出来的杀气,顿时暴涨了起来……

  “长生娘子!长生娘子你三思啊!”围观之人退的老远,可见此,还是一脸担忧的开口。

  长生娘子是他们柳州城的长生娘子!更是天下的药神!

  她大兴医道,广施药材……

  她不惜千金义诊,只为穷苦百姓……

  他们决不能袖手旁观,眼看着长生娘子一怒之下犯下大错啊!

  “长生娘子,她再不济也是一个世子妃,你可不能杀她!”

  “长生娘子,就算她对小公子心怀不轨,可终究没伤到小公子不是?您好歹先消消气!”

  “长生娘子三思啊!我们就算再傻,也不会听信一个外人的话,错把小公子当妖孽祸害的啊!”

  “不能杀!”

  “不可杀!”

  “……”

  “娘子……”围观之人纷纷的劝阻,连着董雷都急切的上前了一步。

  小公子就是她家娘子的心头肉,她早就说了,拿小公子说事,严沁蕊这个不要命的就是纯作死!

  不作不死!现在她家娘子动了真气,这可如何是好?

  一时之间,董雷急的都快哭了!

  她虽然不知道兵部尚书是多大的官,也不知道世子是多大的官,可是但凡带个妃的,那都是皇亲国戚啊!

  就算她家娘子要杀要刮,好歹趁个没人儿的地儿不是?

  这样大清光众之下的,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可不好交代啊!

  好言相劝顾长生不听,严沁蕊的耐心也早已用完!

  如今两人撕破脸,严沁蕊倒是没多在意!

  诚如众人所言,她不相信顾长生敢杀她!

  是顾长生自己不识抬举,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怪她软的不行来硬的,跟她对着干了!

  顾长生看着严沁蕊脸上扬起的志得意满的笑意,沉声开口,“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周临帝派来的传旨太监是何等身份,我都敢杀,何况是你?”

  “你充其量不过是周临帝暗地里派来的一个走狗而已,凭什么以为妄想动我儿,我还会饶你一命?”

  “周沐曾许我,在柳州境内,生杀掠夺尽随我意!”

  “世子妃严沁蕊!今日,我便要你知道触犯我顾长生逆鳞的下场!”

  顾长生一语落,身形就往严沁蕊的方向疾闪而去……

  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呜呜……呜呜……”

  说时迟那时快,远处响起一阵儿小儿啼哭的呜咽之声,伴随着一个踩在围观之人肩头的小身影向顾长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