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四十三章 满城不见大夫踪
  readx();

  cpa300_4(); 柳州城潜着沐郡王殿下这条大龙,他的面子情又岂是这么好混的?

  杜辰之这个愁啊!简直头发都要白了!

  他们杜府和沐郡王殿下的那些个前尘旧怨好不容易才被长生娘子给抹平了去,这边又来了个跟长生娘子不对付的严沁蕊!

  这叫什么?

  这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十足真金的无妄之灾!

  再没比他杜辰之更悲催的了!

  “瞧着沐郡王殿下好像并没有传言中那般在乎霍水仙啊……”杜辰之拧着眉头沉思,忍不住的猜测,“难道说沐郡王殿下还对长生娘子余情未了?或者是碍于那个凤仪之象,才对霍水仙另眼相待?”

  “引来凤仪之象之人,传言中是天命皇后的人选……如此说来,沐郡王殿下对那个位置,其实也是有心的啊……”

  杜辰之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到了最后还一脸坚定的点了点头总结,“我就说吗,哪有人不对那个位置动心的啊!那可是万万人之上的九五之尊啊!坐了那个位置,那江山美人儿还不是任沐郡王殿下挑选?只是可怜了长生娘子……”

  ……

  话说这边沐郡王府和城主府派出了人来寻找柳州城的大夫,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

  为什么?

  因为满柳州城的医馆,愣是没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夫坐堂!

  “哎,怎么回事?你们家坐堂的大夫呢?”沐郡王府派出的侍卫抓住一家医馆的药童厉声问道。

  他虽是王府的一个小小侍卫,可也是随着沐郡王殿下南征北战过的,那一身杀伐果断的气息和寻常事回味到底是不同的!

  在王府当差,他接了命令,那是无论如何都要办成的!

  如今满城不见医者踪,不怪他着急了。

  被他抓住的侍卫顿时就被吓到了,颤颤巍巍的开口,“官爷息怒!官爷息怒!不光是咱家掌柜的不在医馆,怕是满城中的医者都不在医馆啊!”

  法不责众,可别拿他开刀啊!药童心中忍不住的祷告连连!

  “还用你说!我已经寻遍了大半咯柳州城,都没见到一个大夫,好好的大夫不坐堂问诊,这是跑到哪里去了?你若不如实道来,仔细我把你押回郡王府问罪!”侍卫一脸焦急,怒目以对。

  一听押回郡王府问罪,药童的脸色刷的就白了,连忙回道,“都去顾府了!都去顾府了!别抓我别抓我!”

  顾府?

  侍卫闻言顿时就愣住了,能惊动满城医者的顾府,可就那么一个顾府!

  药神长生娘子的顾府!他家爷心尖尖上的长生娘子的顾府!

  满城医者都去了顾府,你借他三胆儿,他也不敢跑去那里要人啊!

  那不是没事找抽么!

  有了长生娘子这个百试百灵的挡箭牌,侍卫顿时就释然了!

  天爷!不用担心没法交差了!

  侍卫将药童放开,一脸亲切的拍了拍他被抓皱的衣衫,安抚的开口,“对不住对不住,是我性子太急,险些伤到了小哥,小哥不要介意不要介意。”

  逃过一劫的药童看到侍卫变脸跟翻书似得,顿时就膛目结舌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

  怎么一听事情跟长生娘子有关,都这个反应啊?

  果然,药神长生娘子就不是一般人!城主府的侍卫忌惮也就罢了,连沐郡王府向来高高在上的侍卫听到长生娘子也都没了脾气!

  “那个,你们先忙!先忙!我去顾府等着大夫们出来!”侍卫一边说着,一边丢下一锭银子,“给你压惊的!”

  药童看着扔到怀中的银子,一脸的不明所以,“这感觉不对啊!沐郡王府放着太医不用,长生娘子不请,非要找城中的大夫……”

  “这不对头,俺得赶紧去药神府上,让咱家掌柜的拿个主意去!”药童一边说着,一边就往医馆外跑去。

  ……

  顾府之中,顾长生正在给满城的医者讲诉手术的注意事项,以及手术器材的用法,事无巨细,面面俱到!

  “消毒很重要!”顾长生指着面前一摞白色的棉布,还有烈酒开口,“不论是手术前还是手术后,我们都要做好消毒,因为在我们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其实有很多细菌,别问我细菌是什么,细菌就是能引发伤口感染恶变的东西,我们看不到并不证明它们不存在!”

  “你们往后处理外伤的时候也要注意,首先要保证自己的手是感觉的,其次要保证所用的东西也是干净的,更要叮嘱病患注意卫生,这样就能将感染的几率降到最低!”

  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套精工打造的手术器材,陈列在大家面前开口,“我托了元宝找了能工巧匠,照着我的手术刀等器材打制了这些东西,虽然相比我的,有很多不足,但是总比你们手上的那些粗制的刀具要好上许多!”

  现代的手术器材,可是经过经过数百年的演变凝练才成的,胜过这时代的小刀什么的太多太多!

  顾长生对这时代落后的医术,已经无力吐槽!

  众人看到那些器材,顿时眼露精光!

  “长……长生娘子,你是说,这些东西,都是给我们准备的?”胡一海看着眼前打造精细的工具,不敢置信的开口。

  他身后的胡天冬则是很没出息的吞了口口水,一双星星眼闪亮亮,“这可是不是一般的东西啊!这是什么材质的,我怎么从没见过?”

  顾长生闻言睨了他一眼,“什么材质就不用你操心了!瞧你没出息的样儿!”

  “嘿嘿……”胡天冬闻言摸着鼻子尴尬的笑。

  “长生娘子,这些东西,都是你独门的东西,你能教我们医术,我们已经感激不尽,怎么还能觊觎你的独门用具,这万万不可!”徐老看着那些手术器材,心中虽不舍,可还是忍痛割爱的开口。

  “是啊是啊!长生娘子,我们厚颜无耻的学了你的医术,本就无以为报了,若是再连你看家的东西都要,那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胡一海闻言也跟着开口。

  “徐老和胡行首说的在理,谁家还没有一二看门的本事,长生娘子就算医者仁心,心怀天下,也要为自家着想一下!”

  “对!你孤儿寡母的过日子可不容易,还是得给自己留点儿后手,免得那什么世子妃再来寻衅滋事纠缠不休!”

  “是了!这行医也是做买卖,哪能什么都教给我们,断了长生娘子你自己的活路呢?”

  “……”

  一众医者虽然也对那些手术器材颇为动心,可还是纷纷不无担忧的开口。

  柳州城说大不大,虽说今日天命贵女霍小姐的风头很盛,可长生娘子毕竟是药神!顾府毕竟是新起的当之无愧的豪门大户,稍有什么动作,都会引得很多人关注。

  是以这才不过半天的时间,药神长生娘子的前婆家人来闹的事儿,已经在柳州城传的沸沸扬扬。

  顾长生听着他们的话,脸上逐渐扬起了一抹发自心底笑颜。

  人性本善!

  他们这些设身处地为她着想的话,在顾长生听来,倍感窝心!

  “有你们这些话,我顾长生即便是倾囊相授,也不觉得亏!”顾长生眉眼含笑,掷地有声的开口,“我顾长生向来不拘小节,以女子之身行医,是你们给了我在柳州城立足的机会!”

  “能和你们相交一场,得你们真心相待,我就觉得值得了!”顾长生一脸与有荣焉的看着眼前几十人,奕奕然的道,“你们不用为我担心,我顾长生向来不是个怕事儿的人,医学博大精深,我能教给你们的也只是皮毛,亏得你们还担心我没了看家本事!呵呵……”

  “你们真心多虑了!我师传的独门技艺乃是针灸之术,你们可曾见过教过你们一分?放心放心!我怎么会傻的不留后手?我还是有安身立命的本钱的!”顾长生笑着安抚道。

  听到针灸之术,一众医者的脸色才缓了缓。

  针灸神技,确实是一门绝学!长生娘子如此说,他们心中的愧疚才淡了几分。

  “你们若是不收,那我教你们的那些外伤手术技巧不白费了么?”顾长生一边说,一边拿起了手术刀开口,“此刀精细无比,刀锋犀利,刀身薄,能避开血管!你们那些剜肉的刀子可比不上!”

  “此针乃是专为缝合而用,和一般的缝衣针可不同,缝合伤口更是离不了它!”

  “你们安心的手下这些手术器材,我会细细的教给你们使用的方法,你们回去之后拿了动物皮,勤加练习,假以时日,再面对大面度的创伤,也不至于手足无措!”

  一众大夫见长生娘子如此说,一阵儿面面相觑。

  私心的,他们想答应!

  可是,他们确实从长生娘子这里受益良多了,若是再收这些东西,已然有点儿说不过去了啊!

  “哎!要我说,咱们好歹跟长生娘子学了这么多本事,就算没正式拜师,可这半师的情意还是有的吧!”胡天冬的眼珠儿飞转,飞快的出手抓住一套手术器材抱在怀里,舔着脸开口,“这些东西一看就价值不菲,你们不要我可要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