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流言躁动柳州城
  readx();

  cpa300_4(); 南陈太子司马长昊的到来,无疑给柳州城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倾时之间,整个柳州城的显得躁动了起来……

  街上谈的,嘴里说的,三句话不离南陈太子!

  “哎,你们听说了吗?听闻南陈太子对天命贵女霍小姐可上心了!”

  “听说了听说了!这事儿怕是满柳州城的人都听说了,据说柳州城中商铺中的名贵物件都快被南陈太子搜刮一空了,全都捧到霍小姐跟前了!”

  “真搞不懂这是搞哪样,沐郡王殿下移情别恋也就罢了,难道南陈太子也看上了霍小姐?”

  “霍小姐长的美啊!天下第一美女,哪个男人看了不动心?”

  “说来也是,只是可惜了长生娘子,长生娘子那也是个顶顶的美人儿,结果呢?还不是被始乱终弃?”

  “这天下的乌鸦一般黑,沐郡王殿下他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当初信誓旦旦的对天发誓说宁负天下不负卿,现在倒好,转头就移情别恋了!这男人的承诺啊,跟男人心一样善变啊……”

  “……”

  顾长生一边晾晒药草,一边津津有味的听着四喜复述的外面传闻,心中满意极了。

  跟四喜复述八卦比起来,小翠董雷简直是弱爆了!

  人四喜这讲的才叫个声情并茂啊!连人八卦的表情语气都学的一丝不差!

  听得顾长生简直就像身临其境一般啊!

  “这群众的八卦事业还真是开展的如火如荼啊!啧啧……”顾长生忍不住的赞叹出声。

  瞧瞧,这才多久,流言就满柳州了有没有?

  你还别说,这柳州城的百姓觉悟还挺高!连批判人都批判的那么有理有据!

  妖孽曾经许诺她的话都被巴拉出来当他移情别恋的证据了!

  顾长生想想就闷笑不已!

  顾长生这边听得兴致盎然,一旁趴在桌子上的孛儿只斤念却是一脸的兴致缺缺,嘴巴嘟的老高,一脸的百无聊赖,“有什么好听的啊!不过就是这些百姓穷极无聊寻乐子,亏得你还听得那么兴致勃勃!”

  顾长生闻言,大眼无辜的眨了眨,“咱们不也穷极无聊么?寻什么乐子不是乐呢?听听这流言蜚语不也蛮开心的么?”

  孛儿只斤念顿时就撇嘴了,一脸不满的开口,“我怎么就听出来开心?只听出来无聊了?”

  一些八卦碎嘴的消息,有什么好听的啊?

  顾长生见此,眼中闪过一抹鄙视,毫不犹豫的开口,“那是你觉悟不够高,哪里像我,我总是善于用自己黑色的眼睛,去发现让人欢乐的事情!”

  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就瞪眼了,双手一拍桌子怒目以对,“顾长生!你说谁没觉悟呢?说谁呢?”

  见孛儿只斤念暴走,顾长生一脸不为所动的挑了挑眉。

  丫的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坏话非让人说第二遍,怪不好意思的呢……

  孛儿只斤念见此愈发生气了,抓起眼前的一把药草就往顾长生扔去,一脸愤愤然的开口,“我怎么就没觉悟了?你倒是给我说说!说不清楚看我不跟你没完!”

  顾长生手里继续忙活,闻言挑了挑眉,全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没完?尼玛都赖着不走了,还不算没完?你倒是给我有完一下看看啊!

  “说你没觉悟,你还非得问请没觉悟三字怎么写!你这不是闲的么?正好我心情好,就跟你说道说道……”顾长生嘴角微勾,炯炯有神的看着孛儿只斤念开口,“你看吧,古有周幽王烽火戏诸候,只为博褒姒一笑,现有南陈太子一掷千金讨霍水仙欢欣,多么相似的一对儿啊!”

  丫的,南陈太子长的虽然不差,勉强算的上差强人意,可这眼光也忒差了点儿!

  肿么就会看上霍水仙那个小婊砸呢?

  “据说褒姒长的倾国倾城,天上上有地上无,霍水仙那个小婊砸虽然人作死了点儿,可也长的不差!由此证明,英雄难过美人儿关,前提是要先有美人儿,卖相好是何其的重要啊!”顾长生不无感叹的开口。

  “噗!”孛儿只斤念闻言,一个没忍住就喷笑了出来。

  顾长生瞄了她一眼,奕奕然的继续,“再换个角度说,南陈太子一掷千金,这散财童子当得好当的秒当的呱呱叫啊!城中不知多少商铺要感激他呢,反正我是毫不留情的卖了他好些名贵药材,挣了个盆满钵盈啊!”

  “消费带动民生,刺激生产力发展,南陈太子一个没注意,竟然为妖孽柳州城的欣欣向荣添砖加瓦了,这当真是可喜可贺!”

  孛儿只斤念闻言,嘴角顿时抽搐了起来。

  如此说来,那南陈太子司马长昊还真有点儿傻!

  “还有那句英雄难过美人关就说的甚好!”顾长生又转变了话茬,一脸惋惜的开口,“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可惜啊可惜,这美人儿泪,向来是英雄茔,只看英雄选的坟头好不好……”

  “显然,南陈太子选坟头的目光不怎么滴,竟然选了霍水仙……”

  “噗哈哈!”孛儿只斤念这次是真的乐不可支了,捧着肚子指着顾长生,一脸笑抽了的模样,“顾……顾长生!你太有才了!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不光是孛儿只斤念,连一旁的四喜也都捂着嘴巴背过身去了!

  那身子还忍不住的一颤一颤的!

  顾长生无辜的眨了眨长睫,分外厚道的开口,“你这夸奖我就当之无愧的受着了,可你要笑死了,别指望我会给你选个好坟头!”

  丫的,要不要这么夸张,有这么好笑么?

  自娱一下还可,笑这么抽风就有点儿过分了啊!还尼玛能笑死!

  天可怜见的,一个不巧,她也能用言语杀人于无形了!

  想想就拉轰!

  不过,也只是想想罢了!那就是纯属扯淡!

  孛儿只斤念笑的前仰后合,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还犹一脸笑意的问道,”顾长生,你的脑子到底是什么构造的?”

  顾长生闻言挑了挑眉,云淡风轻的开口,“这是一个深奥的问题,你最好别问,因为我回答了你也不懂!”

  丫的,脑构造这可是一个博大精深的问题!

  真要说起来,顾长生能跟孛儿只斤念掰扯上个三天三夜!

  不过孛儿只斤念肯定不懂就是了!

  什么神经元和胶质细胞,什么脑回沟脑髓,孛儿只斤念要是能懂,顾长生才真给她跪了呢!

  孛儿只斤念闻言,顿觉自己被深深的鄙视了,哪里肯善罢甘休?顿时朝顾长生扑了过去……

  不一会儿,两人就又缠打在了一起!

  四喜见此,不由得摇头连连!

  整个沐郡王府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难得他家娘子还能如此开怀!

  不过,他家爷要的就是他家娘子如此!

  四喜眼中闪过一抹欣慰!想必他家爷也是乐见如此的!

  “念啊!霍水仙都重新出门当交际花了,怎么严沁蕊倒是老实了起来?”一边跟孛儿只斤念过招,顾长生一边问道。

  按理说,霍水仙内伤加外伤的,可比严沁蕊重的多,怎么霍水仙都出来招摇过市了,严沁蕊却消停了?

  顾长生可不会想当然的以为,严沁蕊回善罢甘休!

  女人的心啊,那都是相当的小的!

  以严沁蕊的家世背景,还有她的险恶用心,肯定不会挨一次打就歇菜!

  “难道真的被哪个赤脚大夫给治残了?”孛儿只斤念一边躲过顾长生回来的一拳,一边开口。

  顾长生闻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我觉得有可能!可即便是如此,也差不多该出来兴风作浪了啊!”

  她尼玛可没收到严沁蕊离开柳州城的消息!

  孛儿只斤念嘴角猛抽,瞄了顾长生一眼,“你这是得多寂寥如雪,还盼望着人家上门找麻烦,你这是要自虐不成?”

  “我这哪里是自虐?我这是要知己知彼,防患于未然!”顾长生当即回嘴。

  丫的,她即便是再寂寥如雪,也不会自虐的盼望着人找麻烦啊!

  严沁蕊能就此收手那是再好不过的,顾长生是一点儿都不想在见到和李府有关的人,也不想听到和李府有关的事情!

  那尼玛红果果的就是她顾长生此生的黑历史啊黑历史!

  而且是尼玛不经过她同意就扣在她脑门上的黑历史!还是抹都抹不去的那种!

  想到这里,顾长生不由得就想到了周沐那妖孽……

  人家守身如玉的一郡王,却跟她一个嫁过人生过娃儿的弃妇纠缠在一起……

  这怎么算,人家都挺亏的啊!

  往后还是对妖孽稍微好那么一点点算了……

  “喂!你想什么呢想这么入神?”孛儿只斤念一鞭子挥在地上,啪啪响。

  “啊?”顾长生回神,“没什么,我在想,我要不要把杜胖子叫来问问,严沁蕊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那天在城楼上看到身为柳州城主的杜辰之跟随妖孽迎接南陈太子,人又瘦了一圈,而且这个人看起来没精打采的!

  也不知道严沁蕊在城主府是怎么折腾的,能把一流氓折腾的像被流氓了样!

  “回头我一定要去私会一下杜胖子!”顾长生哼了哼鼻子道,好歹她也得了解一下敌情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