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359.第359章 长生昏迷不醒
  听到这一声宣判月西楼死刑的声响,四喜的脸色顿时一松……

  而顾长生的心却瞬间高高提起,诺大的凤眸顿时张开!

  “住手!”

  怒不可揭的暴走声音响起,还夹带着肆虐的内力!

  孛儿只斤念闻言一愣,脸上好保持着适才的决绝之色,手还放在短弩的机卡上……

  她听到了什么?

  她怎么听到了顾长生的声音?

  四喜三人也都不敢置信的瞪大的双眼。

  他们听到了长生娘子的声音?

  这怎么可能?

  这一定是幻觉!

  传功九死一生,受功之人肯定是昏迷不醒的!

  因为如果受功之人不昏迷,则完全承受不了那种洗筋伐髓的疼痛!怕是中途就会咬舌自尽!

  顾长生怒不可揭的吼过一嗓子,在众人膛目结舌中站起身转过头……

  高台下几人仿佛看到鬼的表情,可以先忽略不计!

  关键是孛儿只斤念手中那个箭在弦上,直指台上的森冷泛着幽光的箭头!

  透骨箭!箭射透骨才出!

  尼玛,玩真的!这是真要人命啊!

  月西楼此时还保持着传功的姿势,双手前伸,可是,他手前却转瞬空无一物了……

  这转变来的太突然,月西楼一时间有点儿接受无能!

  一定是他已经死了,才会有这样的幻觉……

  传功期间,二人内力相缠,她怎么可能从他的手上脱开身?

  不光是她脱不开身,连他自己都不能!

  顾长生一脸气呼呼的站在高台上,单手叉腰,长手一指下面手拿凶器的孛儿只斤念,愤怒的开口,“孛儿只斤念!你竟敢在我家杀我家人!你这是傻了还是疯了还是脑袋让驴踢了?”

  “我……”被指控的孛儿只斤念一脸茫然不知今夕何夕的表情,只知道瞪着深邃的大眼睛看着眼前人,“我……我没有……”

  又听到自家娘子说话,四喜三人才从震惊中回神,脸上顿时一片狂喜!

  传功不可能打断,除非一人身死,或者……成功!

  九死一生九死一生!这百年难得一遇的一线生机,竟然让他们活脱脱的给遇到了!

  这……这惊喜来的太突然,他们眨巴着眼睛吞着口水,还有点儿没反应大过来……

  听到孛儿只斤念反驳,顾长生脸上愈发的气愤了!

  丫的,凶器就在她手上,证据十足被她抓包当场,她竟然还敢狡辩!

  顾长生气的肝儿疼,尼玛,月西楼差点儿就被当场射个透心凉了!

  她现在好生生的!四喜跟孛儿只斤念疯了要杀月西楼?

  顿时,怒气蒸腾的顾长生就气呼呼的想杀下去找他们理论理论,掰扯掰扯!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顾长生才踏出一步,整个身子突然不受控制的往高台下跌去!

  “顾长生!”

  “娘子!”

  “大人!”

  这意外来的更突然,几人还没从惊喜中回神,就纷纷惊呼一声往台阶下扑去。

  可惜,她们的动作虽快,还是快不过地球引力!

  他们七手八脚的扑过来,也只是赶在顾长生落地的那一个瞬间,接住了要和大地母亲亲密接触的她!

  可那两人多高的台阶,顾长生是下降之势凶猛的一个不落的全滚了个遍……

  月西楼面无表情,像个牵线木偶般回头之时,正好看到顾长生像个不倒翁一样,只晃了半下就一头栽下去场景,刚想开口取笑一下,突的胸口一闷,整个人也往旁边栽去!

  “月西楼!”台阶之下被四喜三人挤到一边的孛儿只斤念眼尖,顿时呼哧呼哧的往台阶上爬去。

  四喜三人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复又低头紧张的看着他们怀中的娘子。

  “娘子!娘子!你醒醒!”看着一身浴血,双眼紧闭的自家娘子,四喜才松下的心,顿时又高高的提了起来,一脸焦急的唤着。

  “娘子,你可别吓四喜,四喜胆儿吓,经不起吓啊!”四喜又摇晃了几下,见自家娘子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顿时就眼红了,求救的看向身旁的两人。

  昆奴和宁二两人紧张的面面相觑,也不知如何是好。

  “难道传功没有成功?”四喜惊疑不定的低声开口。

  宁二闻言一惊,顿时瞪大了眸子!

  昆奴的反应则很直接,直接伸出一指放在了顾长生的鼻下,底气十足声音恢弘一如他雄壮身板的开口,“有气儿!”

  有气儿,就是没死!

  没死,那就是还活着!

  传功这样逆天而行的行径,不死不休不成仁,活着,那就是成功!

  “还愣着干什么?把他们扶回去,去请大夫啊!”孛儿只斤念扶着昏倒的月西楼,小心翼翼的往下走,瞅见这三瞪的像乌眼鸡一样的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的大吼一声,“再愣着,仔细奶奶跟你们急眼!”

  这震天响的吼声,顿时将四喜三人给震回了神。

  “快点快点,把娘子和楼爷扶回去扶回去!”四喜连忙扶着自家娘子急切的开口,“昆奴大人,快去找宋伯,带宋伯去把大夫找回来!”

  昆奴见此,应了一声,一个闪身,庞大的像座小山的身子就往外面疾闪而去。

  留下的三人扶着两个人,手忙脚乱的往药楼而去。

  她家娘子就是大夫,药楼之中备有齐全的药物和设施!

  这个时候,将两人安置在药楼才是最合适不过的!

  听到自家娘子昏迷不醒要请大夫,宋伯顿时慌了神。

  昆奴见此,二话不说,扛起来他就走!

  柳州医行胡行首的家在哪里,他还是知道的,就先找他了!

  自家娘子昏迷了,半山先生急的不行,抱着小公子守在房间外不动不移,整个顾府的下人群龙无首,顿时陷入了一阵儿兵荒马乱!

  “都安静点儿,该干嘛干嘛去,娘子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宋林宋木你俩去前院守着,大夫们来了给开门迎进来,宋河宋泊,你俩去后厨烧水,剩下的跟我进药楼准备要用的东西!”倒是被昆奴一手刀劈晕悠然转醒的董雷,一听到自家娘子昏迷,一家小子乱哄哄,连忙大姐大的吩咐了起来!

  府中的小子们闻言,连忙四下散开,各行其是了!

  昆奴体型像座小山包一样,力大无比,扛着宋伯那也是走的像一阵风一般。

  转眼,胡一海的家门就在眼前。

  敲门什么的也顾不上了,昆奴提了口气,一把带着宋伯飞过了高高的屋檐,直奔胡家后院寝房的位置而去。

  檀女的病情好转稳定,胡一海并着柳州医行众人死乞白赖的在顾府赖了这么久,终于,长生娘子忍不下去了,声称他们这么一大群人在她家又吃又喝,眼瞧着就把她顾府给吃穷了,是以说什么都不依,终于今天成功的将他们一干人扫地出门了!

  在顾府窝着这么久,除了去医馆坐堂问诊,他们连家门都没回过!

  这可不极坏了各人家中的发妻?

  三四十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这身体需要这回事儿吧,不是你有多知书达理就能躲得过的!

  当了许久的和尚不撞钟,胡一海也是非常乐意自家妻子化身猛虎的,那是相当的配合兼享受!

  小别胜新欢,干柴遇烈火的,这不可一点就着?

  是以,老夫老妻的二人正名正言顺的在主卧的大床上点火点的正旺盛,噼里啪啦的烧的正欢的时候,突的传来一阵儿急促的敲门声……

  胡一海脸上的肉一抖,八字胡一撇,顿时就萎了!

  “谁啊!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不让人睡觉也就罢了,还尼玛不让人办事,胡一海心头的怒火顿时更霹雳啪啦的燃烧了起来,那叫个怒气蒸腾啊!

  他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跟老妻亲热一下容易吗他!

  竟然还被打断了!

  这事儿,搁谁身上,谁都得火大!

  “胡行首,是我老宋头!”宋伯一脸焦急的继续拍着门,扯着嗓子喊道,“我家娘子晕倒了!”

  一听老宋头,一听他家娘子,胡一海顿时打了机灵,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

  “衣服衣服!”胡氏一脸郁卒,可还是开口提醒。

  胡一海这才发现自己光不溜丢的身子,一个猛子又扎到床上,开始翻腾衣服。

  “宋老哥你等一下!等一下!”胡一海一边往身上巴拉衣服,一边急急的对着门外喊道。

  “胡行首你快些起身去我们府上悄悄,我这就找其他人!”宋伯听到回声,说了一句,转眼又和昆奴往下一家医馆跑去。

  “药神长生娘子晕倒了?她不是大夫么?”看着自家老爷忙的手忙脚乱,胡氏连忙披着衣衫起来帮忙,一脸讪讪忍不住的抱怨道,“你这可都快长到顾府里了,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被……”

  说到这里,胡氏羞怯的低下了头,只是这话中意思不言而喻……

  胡一海套上外衫羊绒坎肩,听见家妻这话,连忙出声安抚,“别生气别生气,长生娘子晕倒这是何等大事,而且你要相信为夫,被打断的肯定不止咱们一家,没听送老哥说么,他又往下一家去了!”

  想到还有他人跟他们夫妻二人一样,胡氏脸色顿时就软了几分,有人共苦,总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