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扑倒又扑倒
  cpa300_4(); “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月西楼轻叱一声,左支右绌的抵挡着。

  孛儿只斤念闻言愈发的暴走,柳眉倒竖,“你这个长得比女人还女人百倍,穿的花里胡哨胜也胜过女人百倍的人,好意思说自己是男人吗?你也是个难养的女人!”

  江湖传闻,月西楼有一大忌,就是最讨厌人说他像女人!

  虽然他明明美近乎妖,胜过女人百倍!

  是以,孛儿只斤念音落之时,月西楼的脸就沉了下去。

  偏偏孛儿只斤念此时正处在生气暴走状态,完全没瞧见月西楼的异样,扔不要命的拽着他的胳膊在厮打。

  “女人小人难养,奶奶我让你养了么?用得着你这么嫌弃么!”孛儿只斤念一边厮打,一边怒吼。

  “放肆!”月西楼脸色阴沉如墨,抬手就是一掌拍去!

  孛儿只斤念正厮打的动作一愣,受伤才愈的肩膀一疼,下一个瞬间,人就往躺在床上的顾长生飞去。

  “啊!”

  孛儿只斤念惊呼一声,人在半空中仓惶的回头,顾长生躺着的身子已然近在咫尺!

  月西楼一掌击出,却并未用多大力气,只是想把眼前这个讨厌的苍蝇拍开而已!

  没曾想手掌落下的那一瞬间,孛儿只斤念的脸色瞬的刷白!

  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反应过来的时候,孛儿只斤念已经快要砸到床上的顾长生身上,月西楼见此不敢耽搁,连忙飞身跟去,伸出手希望能抓住她!

  顾长生昏睡不醒,已经让满府之人都惶恐不安,噤若寒蝉,若是被他们砸出个好歹,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月西楼可以想象的到自家爱徒那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也可以想象到满府上下之人谴责的嘴脸!

  一想到这里,月西楼的脸色顿时就不好了!

  “嘭!”

  “嘭!”

  说时迟那时快,不过顷刻之间,砸到床上的孛儿只斤念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股内力给震了开去!

  而飞身过来,企图阻止孛儿只斤念砸到顾长生的月西楼一愣,想要避开已是来不及!

  四目相对,近在咫尺,两人都有一瞬间失神……

  “孔……孔雀狮虎……”

  端着一小盆水走来的小肉包站在门口,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圆嘟噜的大眼睛……

  地上的女上男下交叠的两人脸上闪过一丝局促,月西楼的脸色更甚,花红柳绿转换了一圈,咬牙切齿的开口,“还不起来!”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竟然趴在他身上不动了,她竟然还敢发呆!

  如此近距离观看美男,孛儿只斤念正盯着月西楼白皙如瓷,毫无瑕疵的脸发呆,闻言茫然的回神,呐呐的开口,“奥奥!起来!起来!我这就起来!”

  孛儿只斤念一边说着,一边就要起身,两只手臂按向月西楼的胸膛借力……

  “嘭!”

  “哇哦!”小肉包手中的小水盆顿时落地,惊呼一声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巴,一脸的惊悚和不敢置信!

  他……他看到了什么?

  念姨真的好凶猛哇!她扑倒了孔雀狮虎一次还不算,竟然又扑倒了第二次!

  好生猛!真滴真滴好生猛哇!

  这要是让他娘亲看到,她肯定会很开心的!

  “对……对不起!对不起!”孛儿只斤念连忙道歉。

  天爷!不要活了!她竟然忘了自己的肩膀伤势!妄图两只手支撑自己起身!

  失去平衡了不是?又扑倒了不是?丢大人了不是!

  孛儿只斤念一脸惨白的挣扎着想要起身……

  看的小肉包捂着嘴巴目瞪口呆!

  月西楼眉头拧的死紧,看着眼前脸色明显不正常的丫头,一个抬手想要把她撑起来,却又不知从何处下手!

  肩膀吧,自己适才只是拍了她肩膀一下,她就脸色雪白成这个样子!月西楼有点儿不敢下手了!

  其他地方,他触手可及的地方,还有什么地方可以下手?

  你总不能让他去摸人家的胸吧?

  孛儿只斤念能够感觉到肩膀的伤势复发,连带的整个上身都脱力了,所以脸色愈发的尴尬难看了!

  月西楼见此知道不能顾忌太多!伸出一手揽过孛儿只斤念的腰身,一手撑地,不过一瞬间两人就一跃而起!

  小肉包眨巴着两个大眼睛看的目不转睛,一脸的兴致盎然。

  起身的一刹那,月西楼就往一旁飞开了几步,像是怕孛儿只斤念再扑来一般。

  孛儿只斤念一手捂着肩膀,见此脸色一黑。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找大夫过来!”月西楼回身就看到自家爱徒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当即冷叱。

  小肉包闻言,茫然的回神,“奥奥!找大夫找大夫!我什么都没看到没看到!”

  月西楼见小肉包离开,脸色一缓。

  “孔雀狮虎,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真的!”小肉包突的折返,从门口露出了一个头,一脸正儿八经的保证道。

  他是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他只是全部看到了而已!

  等娘亲睡醒,一定要一丝不落的全部告诉娘亲,让娘亲也开心开心!

  “滚!”月西楼脸沉如墨,怒斥!

  小肉包见此不敢耽搁,当即撒欢往楼下跑去!

  娘亲说过,捋老虎须是不对的!要适可而止!

  他是个聪明的好宝宝,才不会真的惹怒狮虎,那下场,想想就比较惨!

  小肉包一走,月西楼的脸色愈发的不好看了,盯着眼前的小女人,咬牙切齿的开口,“身上有伤势未愈,你竟敢和本楼主打闹!竟敢激怒本楼主!”

  孛儿只斤念闻言,低着头一脸讪讪的开口,“谁知道你这么小气啊,拍哪里不好,偏偏拍肩膀……”

  她就肩膀有伤好不好!浮屠妖姬造成的一掌加一蛊的伤势!

  好巧不巧的就让月西楼给拍了个正着!

  “不拍肩膀,你要本楼主拍哪里?”月西楼一边说着,一边一脸不屑的将孛儿只斤念上下扫视了一遍,撇了撇嘴,分外傲娇的开口,“浑身上下没有二两肉,难怪不像个女人像个泼妇!”

  “你说谁呢?月西楼你说谁呢?”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就瞪大了眼怒吼了起来,苍白的脸上因为生气,顿时嫣红了起来。

  “我……”

  “还有没有点规矩?长生爱女昏睡不醒,你们竟然在她房间里打闹!”

  月西楼正想开口,就听到一声怒斥传来!

  才离开不过一会儿,就听说这间两人大闹了起来,半山先生便急慌慌的赶了来,疲惫不堪的脸色满是严肃。

  月西楼和孛儿只斤念一见半山先生,两人的气焰顿时就消失不见了。

  饶是向来高傲的月西楼,都将目光移向别处,不敢与半山先生对视!

  他虽然身在江湖,可是半山先生的名头也是听说过的!

  世人对于文人的尊敬,那是发自心底的!

  “念丫头,你也太肆无忌惮了,浮屠妖姬弄的伤势还未痊愈,竟然敢胡闹!”半山先生看着脸色不好的孛儿只斤念,当即怒斥。

  “浮屠妖姬?”月西楼听闻浮屠妖姬之名,脸色一怔。

  半山先生却是理都没理他,上前几步把孛儿只斤念按在一边的椅子上,一脸生气的开口,“你若是再如此胡作非为,老夫即刻给你师傅和你父王去信,让他们把你召回去!老夫就不相信,他们二人还没有一人能治得了你!”

  “先生……”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就蔫了,期期艾艾的唤道,满脸的祈求。

  半山先生睨了她一眼,转身对门外的胡一海父子招了招手,“快来给她看看伤势如何!”

  孛儿只斤念一见走进来的是胡一海父子俩,脸色顿时就不好了,捂着肩膀往椅子里缩了缩,昂着脖子道,“不要!这俩人长得忒丑!我才不要让他们瞧伤!”

  她的伤可是在肩膀上啊!她可不要让丑的大夫给她瞧!

  胡一海胡胡天冬闻言,顿时就低下了头。

  其实,他们父子俩长得真心不算丑啊!只是得看跟谁比罢了!

  若是跟沐郡王殿下和眼前的楼爷比起来,好吧!他们承认,说他们丑也不为过!

  明白这个真相,父子俩对视一眼,顿时就忧伤了……

  人比人,得死啊!

  “不可任性,否则就给老夫离开顾府!”半山先生见此,一脸冷凝的开口。

  孛儿只斤念和他的爱女相交莫逆,更是舍身救过他女儿的命,半山先生爱屋及乌,对孛儿只斤念也是相当的疼爱!

  可是这丫头显然比她爱女不省事的多,处处让人操心!

  “先生……顾长生有给我配好药的,就在我的房间里,我这就回去,我自己上药!”孛儿只斤念一脸期期艾艾的乞求道。

  她们北蒙的女子虽然生性豪放,可也很洁身自好的好不好!

  这俩大夫不仅长得丑,关键还是男的!

  她的伤又在肩膀这样的地方,就算检查,都要褪去衣衫,这怎么可以?

  半山先生闻言,低头沉思了下,转脸看向一直静立一旁的月西楼,“你自己闯的祸事,难道还要老夫我帮你收拾烂摊子?听长生爱女言说,你虽然亦正亦邪,可却是一个磊落坦荡不拘小节之人!”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