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369.第369章 一切皆是她自愿
  众望之下,这次檀女却让众人失望了,她迤逦的长发微晃,缓缓的摇了摇头,“现在,我唤不醒她!”

  众人闻言,脸上都露出了失望之色。

  “不!不可能!”四喜却突的上千了一步,紧紧的抓住了檀女的黑袍衣袖,一脸不敢置信的开口,“檀女大人,你一定是在说谎!这肯定不是真的!”

  “别人兴许不知,可你乃是我家爷征战巴蜀之地时所救,巫出巴蜀蛊出苗疆,你本就是当世之间唯一天生的混沌巫祝,怎么会有你破不了的厌胜巫咒!檀女大人,你一定是在骗四喜对不对?”

  “吓!”

  “嗬!”

  四喜这一句话音落,一众大夫尽皆惊恐的后退了一步。

  混沌巫祝他们没听过,可巫祝他们却听过!

  能行厌胜巫咒之人,就是巫!

  那种神秘至极,也诡异邪恶至极的人就是巫!

  眼前的檀女,竟然是巫!

  “你们怕什么?檀女大人是巫祝,不是巫师!”四喜听到四周此起彼伏的惊吓声,当即回头怒斥一声,转身拽着檀女的衣袖跪在了地上,满眼泪意的祈求道,“檀女大人,四喜知道你想来不喜行巫祝之事,可是请檀女大人念在我家爷与你有恩的情面上,无论如何,都要唤醒长生娘子!四喜给你磕头了!”

  四喜一句话说完,顿时“砰砰砰”的磕起头来!

  而众人则是一阵儿面面相觑。

  “好像,巫祝和巫师是不同的啊!”胡天冬脸上还有一丝惶恐,呐呐的开口,“我记得曾在一本古旧的医书典籍上看到过,医源于巫,而巫,祝也,女能事通无形,以舞降神也!”

  “所以,这巫也分好坏吧……”

  众人听到这话,脸上一阵儿变换,惊慌逐渐消失……

  “檀女大人,董雷也给大人磕头了!求求大人,无论如何也要唤醒我家娘子啊!”董雷见此,二话不说也跟着跪了下来,脑袋磕的砰砰响。

  屋中伺候的两个小子见此,也跪了下来。

  一众医者想到长生娘子与他们半师之恩,狠了狠心,也纷纷撂袍跪地!

  巫祝,力能通神,跪跪也无妨!

  “求檀女大人唤醒娘子!”

  “求檀女大人唤醒娘子!”

  一时之间,屋内只余磕头祈求之声,而檀女却一袭黑袍裹身,犹如置身事外一般浑然不动。

  “难道,真的要让老夫也给你跪下?”半山先生看着檀女,坚定的开口,“罢罢罢!为了老夫的长生爱女,莫说是跪,就算是死老夫亦心甘情愿!”

  半山先生这么说着,也撂起了衣袍就要跪下,一旁的周宗宝见此,急的直跺脚!

  半山先生是他的启蒙恩师,半山先生若是跪了,那他岂有站着的道理?

  可他身为亲王,贵为先帝,生平跪过的人屈指可数,现在竟要他跪一个性情诡异莫测的巫祝,这……

  就在周宗宝扶着半山先生,思考着要不要跟随先生一起下跪之时,檀女蓦然转身,混沌的双眸直直的看向已然准备屈膝的半山先生,声音嘶哑的开口阻止,“先生莫跪,先生著书立说教化世人德行高尚,你的跪,我不受!”

  半山先生闻言一顿,周宗宝见此哪里还肯让他下跪,顿时将他给扶了起来。

  “可是,老夫的女儿……”半山先生焦急的开口。

  檀女复又转身望向床榻之上的顾长生,眉头微蹙,缓缓开口,“非是我不唤醒她,而是我不能!”

  “这是为什么?檀女大人你明明可以唤醒长生娘子,为什么不?”四喜闻言,膝行了两步,焦急的开口。

  檀女闻言,动作缓慢的渐渐俯身,苍白的食指点在了顾长生的眉心一下,转瞬抽离,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我未生之时便是巫,生而为祝,世间本无我不可破之巫咒,除却……”

  “除却是此人自愿中了这巫咒不愿醒来!”

  众人闻言,一脸莫名的看向她。

  “这怎么可能?长生娘子怎么可能会自愿中巫咒?”

  “对啊!如此阴邪恶毒的东西,谁愿意沾染?”

  “……”

  屋内的一众大夫顿时窃窃私语了起来。

  檀女看着床上之人,喃喃的开口解释,异族的腔调配上她沙哑绵长的声音,诡异仿佛唱诵一般,“人有七情六欲,三魂六魄,魂魄相通,她初初昏睡之时我便察觉不妥,几次试图将她唤醒,却都无功而返!”

  “是她自己抗拒醒来!”

  “为什么?长生娘子怎么可能抗拒醒来?”四喜当即追问,“这里有她的家人,有她最宠爱的儿子,她怎么可能不愿醒来?”

  “这就要问她那少了的两魂三魄的去处了!”檀女缓缓开口,“心有所念,魂牵而梦萦,她两魂三魄的去处,定然是她的魂牵梦萦之地!”

  “巫咒虽然邪恶不容于世,可却是世间唯一能剥离人魂魄的方法,她那两魂三魄的去处我不知,我只知道她剩余的这一魂三魄抗拒我,不愿召唤失魂落魄归体,不愿醒来!”

  众人闻言,顿时就都委顿在地不起了。

  饶是半山先生的身形也是晃了晃,周宗宝见此,连忙搀扶住,脸色也不好看起来。

  过了一会儿,半山先生才缓过神来,一脸迷茫的问道,“她自己不愿醒来,那可该如何是好?”

  “对啊,这可如何是好?总不能让长生娘子一直这样昏睡下去啊!”

  “檀女大人,你法力无边,你快些想想办法啊!”

  “我们怎么能少了长生娘子,檀女大人,你可要快些想想办法啊!”

  “……”

  众人顿时就又开始祈求了起来。

  “等!”

  在众人的祈求之下,檀女缓缓的吐出了一个字。

  众人闻言,纷纷不解的看向她。

  “等!等她心愿得偿,等她愿意醒来!”檀女飘渺的声音响起,“魂魄离体不能超过七日,否则魂飞魄散再无归路,她若是能在七日之日得偿所愿,我自会召唤她醒来!”

  “那长生娘子若是不愿呢?”四喜紧张的问道。

  檀女闻言,脸上显出一丝凝重,一字一顿的开口,“若是她不愿醒来,我即便是逆天而行,也要强行把她召唤回来!”

  听到逆天而行,众人皆是一愣。

  饶是四喜也是一惊,喃喃的开口,“但凡逆天行事,比受反噬,檀女大人你……”

  像传功那样的逆天之事,不都是九死一生吗?

  这世上,天理循环自有其定数,逆天行事则是与天抗衡,又岂会轻易成功?

  “死不足惜!”檀女闻言,斩钉截铁的吐出三字,混沌的双眸中满是坚定!

  一句话说完,檀女看都未看地上跪着的众人一眼,转身缓缓往外走去。

  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随着她的身形移动!

  檀女每一步都走的非常慢,虽然慢,却分外的坚定决绝。

  看的众人眼中不由的微微湿润。

  “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半山先生看着檀女消失在门外的身影,缓缓开口。

  救了她的长生爱女,则要搭上檀女一命,这样即便是她的长生爱女醒来,想必也会后悔终生……

  跪在地上的四喜茫然的摇了摇头,“没有了……檀女大人是这世间最厉害的混沌巫祝,既然连她都这么说,那肯定是没有其他办法了……”

  长生娘子醒,檀女死……

  这样两难的抉择,檀女已经自己做了选择!

  “呜呜……还有不到四日的时间,娘子到底有什么心心念念魂牵梦萦的事情放不下,到底为什么不愿意醒来!呜呜……”董雷跪在床边低声的哭泣,小心的将自家娘子的手握在手心摩挲,期期艾艾的祈求,“娘子!娘子你一定要快些得偿所愿醒来,你若是宁愿长睡不复醒,那檀女大人就……”

  “小爷我非要将行厌胜巫咒事的孽畜给抓住来挫骨扬灰!”周宗宝在一旁气的浑身发抖,一脸涨红。

  “找到那人不难,行厌胜巫咒之事,必须要有长生爱女的生辰八字,除却府中的老人儿,这世间只有一家人有长生爱女的生辰八字!”半山先生一脸担忧的坐在床边,缓缓开口。

  “李府!顾长生嫁李府的时候肯定有交换过庚帖!这一定是李府之人在作祟!”周宗宝咬牙切齿的开口,“严沁蕊刚嫁进李府,前些日子刚被顾长生母子收拾了一顿,一定是他们在作祟,小爷我这就去城主府把他们拖出去斩了!”

  眼瞧着周宗宝气愤难掩的往外冲,四喜严明手快的抓住了他的腿,紧张的开口,“宝亲王殿下使不得!现在长生娘子她昏睡不醒,她的生辰八字又在他们手上,若是帮严沁蕊行厌胜巫咒事的那个人还未走,见你发难再做点儿手脚,到那时才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周宗宝闻言一愣,一张脸气的都快扭曲了,“如此心肠歹毒至极之人,就该挫骨扬灰,就不该让他们存在在世,难道我们就这么干看着他们继续逍遥自在的活着为非作歹?”

  “顾长生曾嫁进李府,她的生辰八字在他们手上,你们可莫忘了小顾泽是在李府出生,他的生辰八字,他们肯定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