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373.第373章 重获新生
  顾长生无比疑惑的问道,她是真的疑惑,从那夜在静室门口见到月西楼,顾长生的记忆就出现了断片,到现在还没连起来呢!

  她迫切的需要人来为她解惑!

  孛儿只斤念听到她这一问,当仁不让的做起了解说员,从二人见到未走火入魔的月西楼开始,到她昏睡六日六夜醒来所经历的种种,像倒豆子似得,一丝不落的讲诉了一遍!

  顾长生坐在床边听得兴致盎然外加嘴角抽搐连连……

  “好了,就是这样,若非不戒小和尚和檀女救你,恐怕你还在你的魂牵梦萦的地方没回魂呢!”孛儿只斤念说的口干舌燥,做了结束语,就迫不及待的拿起桌子上的茶壶倒了杯茶喝。

  顾长生瞄了一眼孛儿只斤念,嘴角抽了抽,又抽了抽,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语言,惊疑不定的开口,“念啊,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天爷!什么传功啊,什么厌胜巫咒,什么魂啊魄啊的!

  当这是天书呢!随便你怎么说,反正别人就是听不懂怎么滴?

  “十二万分的千真万确!要不你自己说,你这一身内力哪里来的?还有你自己把你自己的魂魄给藏到哪个犄角旮旯里不愿意回来,这事儿你不是比我们还清楚么?”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瞪眼回道。

  她这么一说,顾长生当即摸着鼻子没言语了!

  好吧,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她都能魂穿时空来了个回乡探亲,还不许人家有厌胜巫咒什么的么?

  总之,这个世界,其实尼玛是个玄幻世界对吧?

  它就算不是玄幻世界,可尼玛竟然带了点儿玄幻色彩,这太伪科学太不刺激人了!

  “你们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顾长生有点儿无语的挥了挥手,转身往床上躺去。

  她真的需要和静静来一场亲密的约会,这样才能理清自己乱成一团麻的脑袋!

  看着她往床上躺去,所有人顿时又担心了起来。

  半山先生连忙从床边的座椅上起身,紧张的牵起顾长生的手,焦急的问道,“长生爱女,可是才刚醒来还有什么不适?要不要把大夫叫来诊一下脉?”

  “义父,我没事,就是有点儿乱,义父你日夜不休的照顾我这么多天,快回去休息下!”顾长生这才想起自家的义父,见他一脸疲惫的样子,心中愈发自责,连忙起身扶着半山先生往外走去。

  “好好好!没事就好!你没事为父我也就放心了,你快些回去歇着,小童扶我回去就好!”见顾长生和常人无异,半山先生的心才放回肚子里,睿智的双眼染满了笑意,招呼了砚台书童过来,挥了挥手示意顾长生下去休息。

  “女儿恭送义父!”顾长生福神施了一礼。

  “恩恩,你快回去!”半山先生闻言回头,又对顾长生挥了挥手。

  顾长生闻言一愣,僵硬着身子看着自家义父的背影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

  “你快回去……你快回去……”

  顾长生突的就双眼蕴满了泪意,她爷爷也是这样说的……

  那现在她回来了,知道她过的好,爷爷是不是就不会再伤心难过了?

  这番一见,怕是有生之年,她再也回不去了吧……

  那个世界,终究是和她相去甚远,形同陌路了……

  “顾长生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孛儿只斤念跟过来就看见顾长生泪眼婆娑的样子,顿时就慌了神。

  顾长生摇了摇头,豆大的泪珠忍不住的往下落!

  爷爷!即便是再不相见,也惟愿我们两世安好!

  见顾长生不回答,只一劲儿的哭,孛儿只斤念顿时手足无措了起来,急慌慌的对着屋里喊道,“花孔雀!花孔雀你快出来,顾长生……顾长生她哭了!”

  这一句话,顿时惊了一屋子的人!

  四喜抱着小肉包就第一个冲了出来,月西楼紧随其后也冲了出来!

  他们见惯了语笑嫣然的顾长生,见惯了笑的肆无忌惮没心没肺的顾长生,见惯了不论何时都乐观抽风的顾长生,却没见过哭了的顾长生!

  一时之间,别说孛儿只斤念,连董雷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娘子,娘子你别吓我!”董雷急的两眼泪汪汪,颤颤巍巍的抓住自家娘子的衣袖,求助的看向其他人,“娘子该不会是魂魄还没回来全吧!我可是从来没见过娘子掉眼泪的啊!呜呜……”

  众人看着被悲伤环绕,伤心不已的顾长生,心顿时也慌了。

  若是他家娘子真的魂魄没回来全,那可如何是好?檀女和不戒小和尚可是都累昏睡过去了啊!

  “娘亲……呜呜……”小肉包见自家娘亲如此悲伤,泪珠儿顿时从圆嘟噜的打眼睛肿流了出来。

  顾长生泪眼朦胧的看着伸到身前的两只肉嘟嘟的小手,直觉的伸手接过。

  被自家娘亲抱在怀里,小肉包顿时两手换上娘亲的脖颈,小脑袋在自家娘亲脸颊上蹭了蹭,“娘亲不哭,娘亲抱抱,娘亲不哭……”

  “娘亲不哭!”顾长生茫然的重复着,眼中的泪水不停,双手渐渐的将怀中的小肉包抱紧,将脸埋在他小小径窝中,“娘亲不哭,娘亲还有你!娘亲只有你了……”

  那个世界,她再也回不去了!

  这里才是她将要生活的地方!

  她答应了爷爷,不管在哪里,都会好好的活着的……

  “顾长生,要不你先回去歇歇吧……”孛儿只斤念担忧的开口。

  顾长生现在的情绪太不稳定了,还真得让她自己静一静!

  四喜闻言,连忙伸手接过小肉包,顾长生看了他们一眼,点了点头,转身往屋里走去。

  她需要一个人静一静!来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

  躺在床上,顾长生渐渐的闭上双眼,入眼的都是爷爷叮嘱她好好活着的时候的样子,那样的慈祥那样的充满希冀!

  只要她能活着,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她的爷爷都在为她开心!

  想到这一点,顾长生突的就释然了!

  是的,像她爷爷那样的人,知道她过的好,肯定会开心的,肯定会长命百岁的!

  一梦两浮生,她重获新生,还了却了一桩心事!

  不仅如此,她还获得了一身内力!一身让人眼红的内力!

  想到月西楼毫不犹豫的选择将内力度给她自己去死,还有檀女,若非不戒小和尚出手,怕是真的会逆天行事,将固执的自己给拽回来,那样的话,怕是檀女也会死……

  可是现在,月西楼无恙,檀女无恙……她不但无恙,还得了一身内力!

  这个世界上,她有儿子,有可以舍命保全她的家人朋友,有事事为她筹谋打算的周沐,她实在不该再贪求太多!

  一生如此,尽够她顾长生知足常乐了!

  这么想着,释然的顾长生缓缓睡去。

  再醒来之时,已是灯火阑珊十分,顾长生推开屋门出来,看到就是守在门口的周宗宝。

  看到周宗宝,顾长生一愣。

  “母老虎你可算是好了,快,顾长生你跟小爷走,小爷这就给你报仇雪恨去!”周宗宝一见顾长生出来,顿时松了口气,拽住她的衣袖就往外走。

  “周宗宝你到底发的哪门子的疯?什么报仇雪恨?”顾长生毫不费力的挣脱开周宗宝的手,疑惑的问道。

  “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昏睡这么久吗?”周宗宝怒气冲冲的回头。

  “知道啊,中了那什么厌胜巫咒啊!”顾长生云淡风轻的开口。

  其实她还真要谢谢这厌胜巫咒,如若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乡探亲给爷爷保平安呢!

  “小爷告诉你,给你下这厌胜巫咒的就是严沁蕊,小爷这就带你去城主府,将那个严沁蕊给千刀万剐了去!”周宗宝咬牙切齿的开口。

  他本来就觉得有愧于顾长生,此时好不容易有了能帮她的机会,哪里肯放过,当然是当仁不让的出头了。

  顾长生见此,不由得莞尔一笑,“好了,你先不生气,她既然能用出这样不容于世的法子,肯定做好了完全的打算,不会让我们抓住证据的!”

  周宗宝闻言当即瞪眼,一拍胸膛豪气干云的道,“小爷办事,向来不讲究证据,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便足够!小爷要杀她谁敢拦?”

  顾长生一听这,顿时翻了个白眼。

  好吧,她是败给这个宝亲王殿下了,丫的这就是一个十足的纨绔!

  当真是自负嚣张的紧!

  周宗宝见她不动,顿时急了,“顾长生,你连前城主府都敢屠,怎么这时候却束手束脚了起来?你的胆子哪里去了?放心,出了事儿,小爷我一肩挑!”

  顾长生闻言顿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周宗宝,指着他开口,“我说你好歹也是个当过几个时辰皇帝的人,现在也好歹是个亲王,能不能不做事这么不过脑子?”

  “我休息的时间听门外的小子说,我昏睡这段时间南陈太子没走,北蒙和辽东连带着上京的圣旨又接踵而至,你要这个时候去挑了城主府,你脑袋让狗啃了么?”

  “不能去城主府挑事!我要等严沁蕊来自寻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