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375.第375章 天上掉的馅饼嗝牙
  周宗宝听到顾长生的话,一脸惭愧的低下了头。

  四国皇储为何齐聚柳州城,周宗宝心知肚明,可那又如何?

  你要他如何把事情告诉顾长生?直白的告诉他,周沐为了大周的千年基业,选择了天命贵女霍水仙,而放弃了她吗?

  家国天下,他们周氏皇族毁了她的姻缘,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家不成,何谈国天下?

  “做什么吞吞吐吐的?不愧跟周沐那妖孽是祖孙俩,丫的这吞吞吐吐的模样都一样一样的!”顾长生见此,分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开口,“你爱说不说,你不说我也能猜出个大概!”

  顾长生说到这里,抬头看向家中众人,一脸凝重的沉声开口,“四国皇储齐聚柳州,这幕后肯定有事,既然事不关己,那我们高高挂起便可!可即便是如此,我们也要小心谨慎些,千万不要跟其他三国之人有牵扯!”

  凡是涉及到皇家权势之事,那就没好事儿啊!

  柳州城有周沐罩着,她只管蒙头睡大觉就好,其他的就让妖孽那个高个顶着好了!

  顾府众人闻言,连忙点头。

  “好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我昏睡这段时间,着实让你们担惊受怕了!”顾长生一脸如释重负的开口,抬手就往软榻旁边的扶手按去,打算借力起身。

  “嘭!”

  突的一声响动,顾长生的身子一个失衡,就重新往软榻上一头栽去!

  “吓!”

  “哈哈!”

  四周顿时响起一阵儿窃笑声,尤其以孛儿只斤念幸灾乐祸的笑的最厉害。

  顾长生灰头土脸的从软榻上爬了起来,看着那碎掉的扶手,脸色顿时就黑了。

  “擦!坑姐呢这是!”

  妈蛋的!她明明没用力!分明没用力!怎么这扶手也成了丁当琉璃瓶,一碰就碎了!

  这尼玛太不科学了啊!

  这个软榻!她躺着很舒服的!可是要不少银子的!

  现在好了,被她这么一扶,就这么给毁了!丫的没地儿说理去了!

  “顾长生,你敢不敢更笨一点?”孛儿只斤念笑的前仰后合,指着顾长生开口。

  “敢!”顾长生看着四周强忍笑意的一家人,当即咬牙切齿的回道,“丫的信不信老娘我也扶一扶你?”

  “不要!”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双手抱胸后退了一步,一脸戒备的看着顾长生,“你下手不知轻重,离我远一点儿!咱俩保持安全距离!”

  顾长生闻言撇了撇嘴,看着自己的双手一阵儿无语。

  好吧,其实不是人家丁当琉璃瓶一碰就碎,是丫的她手下的力道诡异!

  “这尼玛到底是什么鬼?我还成了危险分子了怎么滴?”顾长生看着躲老远的孛儿只斤念,一脸讪讪的开口。

  要不要这样?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好不好!

  “一甲子多的内力,你以为是摆设吗?”一旁的月西楼冷哼一声开口,美绝人寰的脸上满是不甘心,“在你没学会控制内力之前,最好不要突然发力碰别的东西!”

  月西楼说完这句,当即甩袖离去。

  徒留顾长生跟一屋子人面面相觑。

  控制内力?什么鬼?怎么控制?

  除了感知敏锐了些,她尼玛连一点儿感觉都没有,怎么控制内力?

  “念啊!你会帮我的对吧?”顾长生双手合十看向孛儿只斤念,满脸的祈求。

  丫的,她不要当危险分子啊!她不要谨小慎微的什么都不敢碰啊!

  这……这简直太痛苦了!

  高手的世界,果然不是她一个正常人能懂得!

  “你别看我!我是自小修炼内力,学的是聚少成多循序渐进的功法,像你这样半路出家还是个满腹经书的和尚,我就算是会敲木鱼会念经,我也教不了啊!”孛儿只斤念见顾长生如此,当即将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

  这个忙,她真的帮不了!

  “小四喜哇……”顾长生也不是个实心眼的人,当即转头看向小四喜!

  四喜也是个习武之人,而且还是个顾长生说动就不往西也不往南北的人!

  可是让顾长生失望的是,四喜接受到她的求助信息,当即摆起了手,“娘子,不是四喜不帮你,是在是四喜无能为力啊!四喜跟念公主修的乃是同一门的内功……”

  顾长生闻言,心中的希望之火,当即熄灭了不少,可还是不死心的看向暗处。

  那里藏着昆奴和宁二!

  在顾长生如此赤果果的凝视下,纱幔之后的两人终于承受不了,相继开口。

  “大人,手下练的亦是点滴凝海之法!”宁二的声音。

  “手下练的是外家功夫!”昆奴的声音。

  顾长生闻言,脑袋顿时就耷拉了下来,整个人都不好不好的了!

  丫的,她府里会武功的就这么些,这是什么节奏?

  这是非要赶鸭子上架,逼她自学成才的节奏么?

  “坑人!真是太坑人了!”顾长生气呼呼的从床上站了起来,抬脚就想跺……

  “娘子!不要啊!”四喜当即惊呼一声,一头扑过去抱住了她的腿,期期艾艾的开口,“娘子,这膳楼的铺地石,乃是从凉州重金购买,这要是被你一脚跺坏了,可要等许多时日才能修好!”

  顾长生闻言,脸色顿时就黑的滴下墨汁来了!

  尼玛!她连抬个脚跺个脚都不行了!这也太夸张太欺负人了吧?

  “娘子,你慢慢放!对,慢慢放!”四喜小心翼翼的抱着自家娘子的脚放到地上,这才长长的吁了口气。

  顾长生见此,嘴角一阵儿猛抽!差点自己被自己给气撅了过去!

  “这日子,真心是没法过了!”顾长生一脸郁卒的仰天长叹!

  尼玛本来以为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谁成想竟然成了束缚她的枷锁!

  “娘亲!屋里的铺地石都很贵奥,你可慢点走轻点走,不能生气的走奥!”一直缩在一边吃零嘴的小肉包见此,分外好心的提醒道。

  顾长生闻言当即回头,等着自家儿子气呼呼的道,“小孩子家家饭不好好吃,整天就知道吃零嘴!把零嘴放下,给我回你的明月楼睡觉!”

  小肉包闻言,顿时就蔫了,恋恋不舍的将零嘴放下,一脸讪讪的往外走去,“迁怒!娘亲这分明是迁怒!太欺负人了……”

  “你!”顾长生闻言,当即抬腿要追。

  这小肉包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娘子!轻拿轻放别生气啊!”四喜当机立断,又拦住了自家娘子的脚。

  四喜已经是一头冷汗了,他家娘子这一脚下去,这铺地石一准儿又要成个坑!

  这可如何是好啊!

  “嘻嘻……”小肉包见此,回头对着自家娘亲一笑,转头撒丫子就跑!

  捋了虎须就要快撤退!这才是好宝宝啊好宝宝!

  顾长生见此,气的吹眉毛瞪眼睛!

  孛儿只斤念见顾长生这幅模样,笑的颇为幸灾乐祸。

  顾长生当即一个冷眼扫去。

  下一个瞬间,孛儿只斤念也撒丫子跑了!

  她才不要跟顾长生这个一身内力完全不受控制的怪咖在一起!那太危险了!

  不过一会儿,一屋子的人走了个七七八八,就剩下顾长生一人在那里长吁短叹!

  “天呢!人生怎么就这么艰辛呢?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果然不是那么好吃啊!”顾长生一脸郁卒的喃喃自语,转身轻手轻脚的往外走去。

  丫的,天上掉个她的这个馅饼就有点儿嗝牙!

  她若是能自学成才,学会控制这一身内力还好,如若不然,还不知道多少东西要毁在她的手脚下呢!

  空有一身内力,却不会用!鸡肋了不是?残缺不美了不是?

  这白吃的午餐,果然都尼玛是馊的!

  “小四喜啊,这花园的铺地石值钱么?”走到花园的小路上,顾长生一脸讪讪的开口问道。

  “值钱!”四喜当机立断的点头回道。

  顾长生脸色一黑,继续往前走,“那这湖边的鹅卵石总不值钱吧?”

  “值钱啊娘子!这可都是从南海边境运过来的,人工打磨了无数遍,才能有这等的光彩!”四喜摇头回道。

  好吧!顾长生心疼银子,认命的继续往前走!

  “这里也值钱么?”顾长生问。

  四喜点头!

  “那这里呢?”顾长生不死心的又问。

  “值钱!府邸建时,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是精挑细选,无一不是顶好的!”四喜非常坚定的回答!

  元宝大人当包工头承建顾府的时候,他可是跟在后面打下手的好不好!

  再没人比他更明白这顾府的建造不菲了!

  “靠之!连跺个脚都找不到地!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顾长生这下是真的有点儿咬牙切齿了!

  自作孽不可活啊!她尼玛有钱烧的非得修一座这么富丽堂皇的府邸干鸟呢?

  这不是作死么!

  擦擦那个又擦擦!累觉不爱!

  心情灰常不美好的顾长生一路蹑手蹑脚的,总算是没伤财的回到了自己的清风楼,洗漱过后,顾长生忍不住的长长的呼出了胸口堵着的浊气,对着一旁的四喜吩咐,“小四喜,让宁二在长生医楼上给我架上弩机!”

  四喜闻言收拾衣衫的手一顿,一脸莫名的开口,“娘子,好好的架弩机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