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七十六章 等人自投罗网
  readx();

  cpa300_4(); 四喜问的疑惑,顾长生闻言却是嘴角微勾,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诺大的凤眸也危险的眯成一条缝,沉声开口,“架上弩机,透骨箭上弦,我要等!我要等人自投罗网!”

  这世上,就没有人,伤害了她,还能全身而退!

  任他是谁也不行!

  严沁蕊!害她之心不死,杀她之心不灭!甚至不惜用世所不容的厌胜巫咒!

  即便她因此得以见到了爷爷一面,可那也不可饶恕!

  顾长生的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

  她其实,一直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即便她行医济世,也改变不了她是个杀敌无数的特种兵的事实!

  身体中的暴虐因子在沸腾翻滚,她要严沁蕊,血债血偿!

  一夜安眠,醒来之后,不能控制内力的顾长生再一次的开始了小心翼翼的生活!

  小心翼翼的洗漱,小心翼翼的更衣!

  连动作都尽可能的放到最缓,就怕一个不小心,再弄出什么大动静!

  那可都是银子啊银子!

  想想都肉疼!毁在自己手上,那就更心疼了!

  檀女已经醒来,看到苏醒的顾长生,檀女躺在床榻上如释重负的笑,混沌的双眸中,满是安心。

  顾长生见此,心莫名就是一痛!

  没有谁应该为了谁去死!

  她顾长生自问,也没有那个资格,让檀女几次三番的不惜一切代价的相救!

  死不足惜!

  檀女誓要唤醒她时,如此说!

  可是,她怎么有资格,让檀女以自己的命来换她的命?

  这一刻,顾长生突然没有勇气面对檀女,只得匆忙的叮嘱了几句,就落荒而逃!

  “小四喜,我的命,真的就那么紧要吗?”顾长生走在去桃花庵的青石路上,失神的喃喃自语。

  四喜紧缀其后,闻言当即郑重其事的点头,“当然!娘子的命就是四喜的命!”

  顾长生闻言,一时无语,过了一会儿,才深深的叹了口气!

  她见惯了前世人汲汲营营自私自利的模样,以为那才是人性最本性的诠释!

  其实,竟是她错了么?

  在这个时空,她遇到了好多人,淳朴无华,可以为了自己的信仰和追随付出一切!

  哪怕是性命……

  这是奴性,亦是忠心……

  让她有种肩负不起的沉重感!

  桃花庵是顾长生非要给不戒小和尚所住的楼所取的名字,尽管不戒小和尚不乐意,可顾长生依旧顾我的写了一副桃花小篆,命人做成了牌匾,高高的挂在了桃花庵上。

  人还未近桃花庵,顾长生就听到了若有似无的木鱼声传来!

  梵香阵阵,木鱼声声……

  突的,顾长生就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迷茫之感……

  “娘子,不戒小和尚也醒了呢!”听到木鱼声,四喜当即惊喜的唤了一声。

  整个顾府之中,只有一个人会敲木鱼,那就是府中类似小家僧的存在,不戒小和尚上邪!

  “走吧,随我去看看他!”顾长生回神,轻轻的开口,抬步往桃花庵中走去。

  四楼,不戒小和尚的禅房门紧闭,顾长生听着从里面传来的木鱼声,沉思了一下开口,“上邪,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得偿所愿,再无挂牵!”

  过了一会儿,室内才传来不戒小和尚的声音,“长生施主客气了,贫僧只是做了贫僧该做的!”

  顾长生闻言,勾唇一笑,“即使是如此,我也要谢谢你,若不是你出手,怕是我还囚困在自己的执念中,不得脱身!谢谢你助我,也谢谢你免了檀女逆天行事之虞!”

  室内的木鱼声一顿,不戒小和尚蓦然抬起头,往观景台上望了一眼,一脸的慈悲相突的眉头微皱。

  “长生施主若要谢贫僧,那就劳请施主请了木匠来,将观景台重新雕琢一番吧!”

  “呃……”顾长生闻言一愣,嘴角几不可见的一抽。

  什么鬼?跟观景台有毛线关系?

  “贫僧闭门学习了许久,果然雕不出观景台原本的栏杆,还请长生施主收回前言,请了木匠来吧!”不戒小和尚看着观景台上歪歪扭扭的栏杆,摇头叹了口气。

  门外的顾长生这下是嘴角猛抽了,当即伸手推开了,看都没看一身小僧衣坐在蒲团上的不戒小和尚,目光直直的往观景台望去……

  然后,顾长生顿时就膛目结舌了!

  好吧!她记得她桃花庵的观景台莫名其妙的不翼而飞,又因为不戒小和尚非要当敲不开的蚌壳,不告诉她霍水仙引来凤仪到底是什么原因,所以,她好像是让不戒小和尚把观景台的栏杆给修的完好如初的吧……

  “不戒小和尚,这就是你修了这么久,修出来的成果?”顾长生一脸抽抽的开口问道。

  天爷!那歪歪扭扭,斗折蛇行,连个直线都没有的栏杆,到底是个什么鬼?

  尼玛,那能算是栏杆么?把木头直接垒上,也比那更像栏杆啊!

  不戒小和尚闻言双手合十低下了头。

  “所以,你闭门不出许久,根本不是在闭关参禅,也不是因为浮屠妖姬一事有损,尼玛你根本是在闭门造栏杆对不对?”顾长生一脸惊疑不定的开口。

  靠之!人家闭门造车出门不合辙,她家不戒小和尚闭门造栏杆门都不用出,根本见不得人!

  “贫僧惭愧……”不戒小和尚脑袋已经快要低到了木鱼上。

  “你!你!你!”

  顾长生指着不戒小和尚,一时无言。

  亏得她还老自责老自责的以为不戒小和尚是因为救她,被浮屠妖姬伤了修为!

  结果呢?

  真相就是这么的残酷!

  丫的,她做什么非要自作孽的非要让不戒小和尚去修栏杆?

  栏杆修成这样,让请来的木匠见了,还不得笑掉大牙?

  是以,顾长生当机立断的甩袖往观景台走去!

  “哄!”

  一声大响,惨不忍睹的栏杆,顿时魂飞烟灭了!

  顾长生放心的拍了拍手,对于自己造成的后果非常满意!

  除了木屑,啥都没剩!

  可算是不会让人笑话了!

  “不戒小和尚,我算是发现了,你其他的本事都蛮厉害,但是在当木匠这一点上,你的天分果然不如我家小肉包!”顾长生回身,看着不戒小和尚一脸讪讪的开口。

  尼玛她家小肉包闭门造秋千架,也是耗时颇久,可好歹最后的结果还算是差强人意啊!

  她儿子造的秋千架可是雕琢的不错,好生生的挂在后花园的木棉树下呢!

  哪里像不戒小和尚造的那栏杆,惨!简直是惨不忍睹!让人不忍直视!

  幸亏她给毁尸灭迹了!

  “回头我就吩咐宋伯请了木匠来,丫的好好的和尚你不念经敲木鱼,非得抢人木匠的饭碗!你要是有那能耐也就罢了,老娘我给你点个赞,结果嘞?哼哼!”顾长生说到此处,一脸不屑的哼哼了两声,“结果你还是给我好好的当你的小和尚吧!”

  顾长生一句话说完,带着四喜就往外走去。

  “阿弥陀佛!”不戒小和尚见顾长生离开,才如释重负的双手合十唱了声佛偈,慈眉善目的脸上满是无奈。

  他确实高估了自己,真的没有当木匠的天赋……

  用罢早膳,顾长生携了儿子与柳州城一众大夫道谢。

  “真是有劳大家了,家父操劳过度正在修养,不便当面道谢,长生在此谢过大家,因为长生,耽搁了大家这么多时间,长生实在是心中有愧!”顾长生敛衽施礼,情真意切的开口道谢。

  “夭夭谢谢你们帮娘亲看诊!”一旁的小肉包也双手抱拳,躬身施礼。

  见他们母子如此郑重其事,以胡一海和徐老为首的柳州城一众医者一时有点儿局促。

  “长生娘子使不得,我们其实也没帮上什么忙!哪里受得起你这一礼!”胡一海一脸汗颜的上去,双手做托起姿势。

  “是啊!夭夭小公子,你小小人儿,可别学人家那些繁文缛节,我们可受不了!”胡天冬一脸笑意的伸手,将小肉包给拉了起来。

  众人闻言,皆是一笑。

  顾府的小公子,小子夭夭,敏而好学,聪慧知礼,又生的粉雕玉琢,端是讨喜的紧!

  “如此,那长生也不多留了,想必众位家中已是望眼欲穿!”顾长生说到此处,暧昧一笑,打手做了个送客的手势,“长生才醒,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待过些时候,再吩咐家中小子将诊金送至诸位府上,诸位慢走!”

  “长生娘子客气,你这么客气,倒让我们不知如何是好了!”

  “对啊!你可是与我等有半师的恩情在,我们怎好要你的诊金!哈哈!”

  “长生娘子留步!”

  “……”

  众人一脸轻松的说说笑笑,从长生医楼大开的中门鱼贯而出!

  顾长生站在门外,含笑相送,转眼众人四下散去,顾长生折返医楼,命人将大门再次紧闭,而自己则好整以暇的坐在正堂饮茶。

  正门送客,乃是礼数!好在现在时辰尚早,街上行人亦不多。

  “娘子,弩机已架好,箭已上弦!”站在暗处的宁二声音响起。

  “好!”顾长生闻言,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希望是她低估了严沁蕊!

  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