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欺我者诛
  readx();

  cpa300_4(); 严沁蕊闻言,一脸惊慌的后退了一步,幸亏她的丫头及时扶住,才免了失态之虞。

  顾长生的话,太云淡风轻,带着无尽的蔑视和轻视!

  严沁蕊原本自信顾长生必死无疑,是以来势汹汹有恃无恐,可这一刻,面对如此云淡风轻的顾长生,她的心,突然就忐忑了起来!

  当你的对手完全不把你当对手看的时候,那只有两种情况,第一种,他明知不敌,已经放弃反抗;第二种,他明知你不敌,完全不把你放在心上!

  严沁蕊不是傻子,胳膊上旧伤口仿佛再次的灼热了起来,那日的惊魂仿佛倒映一般在她的心头掠过,让她没来由的感到害怕!

  “顾……顾长生?”严沁蕊惊疑不定的开口,眼中还有一丝不确定。

  没有人能够在厌胜巫咒下活着!可如今顾长生却活生生的在她眼前!

  “怎么?世子妃大人看到我好像很吃惊的样子?”顾长生帮自家小肉包涂好了药膏,牵着他的小手缓缓的走到门口站定,嘴角勾着一抹漫不经心的笑意,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真的是你!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严沁蕊看着眼前一身红衣灼灼,娇艳更胜往日的顾长生,茫然的摇了摇头。

  顾长生睨了她一眼,勾唇而笑,“呵呵……以为我必死无疑了么?是以才这么迫不及待的来验收劳动成果?”

  说到这里,顾长生突的眼睛微眯,眸底闪过一丝凌厉,降低声音盯着严沁蕊沉声开口,“厌胜巫咒,阴毒无比,四国不容,你竟然为了除掉我,不惜手染如此邪恶之事,严沁蕊,你是向天借了胆子么?”

  严沁蕊闻言,当即又后退了一步,一脸仓惶的否定,“不!我没有!你少妖言惑众信口雌黄构陷与我,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

  顾长生闻言,突的就笑了,笑意中含着无尽的讽刺,“构陷?证据?”

  顾长生说到这里一顿,周身的气势顿时弥散开来,“我顾长生做事,向来不凭证据,只问我心!又何须画蛇添足构陷与你?严沁蕊,你真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让她构陷污蔑严沁蕊?

  呵呵……她没那闲工夫,也没那心情!

  “好自负狂妄的女人,你纵子行凶,罪犯七出,逆子犯上,大逆不道,在场众人为证,哪里还由得你嚣张跋扈!”

  严沁蕊正六神无主之时,突的身后响起一声冷叱。

  严沁蕊闻言,精神一震。

  上站的顾长生眼睛也顿时危险的眯成了一条缝,蛇终于出洞了!

  果然,一个孱弱的老妇人,在一个小丫头的搀扶下缓缓走到了严沁蕊的身边,一脸褶子昭示着她的年迈,可偏偏却一头黑发毫无雪丝……

  这诡异的样子,让顾长生的手顿时握紧。

  就是她!

  行厌胜巫咒之事的就是她!

  厌胜巫咒阴毒无比,本是逆天而行祸害他人,而施厌胜巫咒之人,则比受反噬!

  这是檀女告诉她的!让她一定要小心身有诡异之人!

  “奶娘,你怎么出来了,你身子不好,还是回车里歇着吧!”严沁蕊见老妪上前,当即伸手搀扶住,情真意切的关怀道。

  顾长生闻言一愣,心里只想骂娘!

  靠之!逗比呢这是!

  霍水仙的奶娘是浮屠妖姬,丫的一个出身苗疆的用蛊高手!

  这尼玛严沁蕊的奶娘竟然是出身巴蜀的巫师!

  这尼玛是什么节奏?难道这时代不拼爹不拼老公,尼玛流行拼奶娘?

  巫蛊!当世之间最神秘的两种东西,偏偏都让她遇到了,好巧不巧的,会这两样的人还尼玛都跟她不对付,这是要闹哪样?

  咋就不能来些正常人类好玩耍呢?

  她顾长生可是个十足正常的人啊,没道理上帝安排给她的boss都是这样不正常的哇!

  顾长生把小肉包往自己身后藏了藏,一脸戒备的看着眼前的老妪,“原来是你!呵呵……罪犯七出?我顾长生乃是归室弃妇,本无夫家,何来七出?”

  “我儿夭夭,早已在李氏宗谱除名,户帖亦是在我名下,本就与你们无关,伤了你们那是你们咎由自取,何谈大逆不道?”

  顾长生盯着那满脸褶子的老妪,双眼危险的眯起,“再说,我嚣张不嚣张,跋扈不跋扈,还由不得你一个巴蜀的巫婆说话!”

  “身为巫师,本就为世俗所不容,你不好好的找个犄角旮旯躲起来安生过日子,竟然擅用巫术妄想取我性命,老虔婆,欺我者诛,伤我者灭!今天我就先用你的命杀鸡儆猴!”

  顾长生一句话说完,当即往那巫婆掠去!

  “吓!”

  “嗬!”

  这变数来的太快,围观之人只听到一声指控,而长生娘子话没说两句,他们也听得不甚真切,再回神,长生娘子竟然直接动起手来!

  一定要除掉这个老巫婆!否则后患无穷!

  顾长生心中只有这个信念,是以出手更是毫不留情!

  “找死!”严管家见顾长生扑来,当即长剑出鞘,直奔顾长生的面门而去。

  顾府之中肯定有绝世高手在,要不适才八扇大门也不会被一瞬间震开!

  可那又如何?出手的不是那个高手,而是顾长生!

  顾长生就算气势再强,终究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女人,能有几分本事?

  是以,严管家全然不把顾长生放在眼里,新仇旧恨,长剑直接往顾长生拦去。

  “跳梁小丑!”顾长生冷叱一声,身形不停,她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那个老巫婆!

  身体中流转的内力往严管家刺来的肩头凝聚,顾长生人在半空,唇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弧度。

  蚍蜉之力,妄想憾树!

  真是不自量力!

  严管家眼瞧着自己的一剑就要刺到顾长生的肩上,眸底的欣喜之情顿时难掩!

  可是,就在下一刻,就在长剑碰到顾长生肩膀的那一刻,严管家欣喜的表情顿时僵住,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嘭!”

  众人只听到一声大响,严管家就像个离弦的箭一般往后飞去,而他手中的长剑也碎成了一片片,直直的往他身上刺来!

  “严叔!”严沁蕊只来得及惊呼一声!

  下一个瞬间就是接连几声碎片入肉的声音!

  “噗!”摔倒在地的严管家只来的急吐出一口鲜血,转眼就被自己长剑的碎片给刮成了个血人!他不敢置信的惊恐的瞪大了眸子,失神的开口,“那个高手……那个高手就是……”

  可是他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又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就往一旁倒去!

  “吓!”

  “嗬!”

  围观之人原本看着严管家的长剑刺到了长生娘子身上,一口气都提到了嗓子眼,可是这变数真心来的太突然太出人意料,让他们尽皆惊恐的瞪大了眸子,不敢置信的捂住了嘴巴!

  就在众人失神的瞬间,顾长生已经栖身至那老巫婆身边!五指成爪,直接袭向她的脖颈!

  老巫婆眼神一眯,一脸褶子轻颤!掩在衣袖下的手一动!

  顾长生感知何其敏锐,察觉不对当即就是一脚!

  刹那之间,一个人性的木偶在众人没注意的时候直直的往长生医楼内飞去!

  最后的依仗脱手而出,老巫婆的眼中顿时显出了惊慌,“你……你!”

  “事已至此,你害我之心竟还不死,当真该诛!”顾长生的手已经抓住老巫婆的脖颈,一脸愤怒的开口!

  她不知道那个被她踢出去的木偶是个什么鬼怪东西,可是直觉的,她知道那是能祸害到她的东西!

  “顾长生!你放开我奶娘!”严沁蕊见自家奶娘被制,当即不管不顾的扑了过来。

  顾长生见此,另一只手分外不屑的一挥,顷刻之间,严沁蕊和同严沁蕊一起扑倒的丫头侍卫就被扫向了一边!

  内力!果然逆天!

  竟然可以这样用!

  顾长生在这一瞬间,突然顿悟,她身体里的这一汪清泉就是她自己!

  水无形,动而无声亦无形,可力却如有实质!

  老巫婆的脖子被抓呼吸不畅,不过一会儿满是褶子的脸已经涨红,只能踮着脚尖大口的喘着粗气!

  “顾长生,你敢当街行凶!你把大周律法置于何地?”躺在地上,严沁蕊嘶声力竭的喊!

  她的奶娘,命悬一线了!

  若是顾长生真不管不顾,那……

  “我有何不敢?你们伤我可以,我伤你们就不行?这就是大周的律法?还是说,因为你们是陛下授意,我就要束手就擒任你鱼肉?”顾长生一脸冷凝的睨着地上之人,沉声开口,“严沁蕊,我顾长生不是你可以左右之人,更不会坐以待毙!今日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敢不敢!”

  顾长生说着,手中的力道逐渐加重!

  “你……我以命……”老巫婆一脸涨红,极力的挣扎着开口。

  顾长生闻言,眼中寒芒一闪,手中力道猛地加重,“我既然能醒来,就是有人唤醒我!我又岂会让你将死咒念出!你给我去阎王面前忏悔!”

  “不!不要!”严沁蕊一脸泪水,狼狈的往顾长生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