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38.第38章 酒后晕头上床啦
  周沐眼疾手快的抓住飞来的脚,身上冷气更甚。

  这女人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一脚的力道还没收住,就突然被抓住,顾长生摇晃着晕乎的身子就向旁边的地面扑去……

  亲娘哎,谁来救救她,她不要摔个狗吃屎,那样就忒惨了,还是当着美男滴面。

  说时迟那时快,顾长生摇晃着就喊了一嗓子,“妖孽!快英雄救美!”

  下落的身子顿住,一个有力的手臂托在了她的腰下,顾长生长呼了一口老气,亲娘哎,好歹是没丢人!

  “英雄救美,抵账!”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休想!”顾长生想也不想的就回答,娘的,想抵账,没门!

  “噗通……”

  周沐好整以暇的收回手臂。

  元宝公公不忍直视的捂住脸。

  顾长生很不雅观的扑倒在地上。

  门外偷听动静的几人打了个冷战。

  趴在地上的顾长生愤怒了,妈蛋的!丢人丢到了不知道几千年前!

  双手支着身子,对着门外就吼了一嗓子,“韩秋!给老娘我滚进来!”

  小肉包子顾泽牵着韩墨的手,同情的看了一眼被点名的秋姨,娘亲好像很生气……

  韩秋顿了一下,还是听命的迅速推开门走了进去。

  看见一身金紫蟒袍站在自家娘子身边的木哥儿,脚步一顿。

  紫金蟒袍是郡王服饰,木哥儿,周沐!

  顾长生可不管这些,三下两下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站在一旁变成呆子的元宝公公就开口了,“韩秋,把这个胖子给老娘丢出去!拿不回十万两来赎人,老娘就把这妖孽卖到小倌馆去!”

  她丢人!就要元凶丢银子!

  “十万两?”元宝公公才刚喃了一句,就被人抓住了胳膊给抡了起来。

  亲娘哎,果然是大力士!

  元宝公公挣扎着向看向主子爷,“爷,你等着,奴才一会儿就来赎你……”

  “噗通”一声被扔到院子里的元宝公公,爬起来就跑,动作飞快的越过了高墙,这家的人太恐怖了,他要回府拿银子来赎主子爷……

  呜呜……是他没用,让主子爷身陷虎口……

  隐在屋檐下的将三看着夺路而逃的元宝公公,嘴里的真气一松,噗通一声摔了下来……

  狼狈的爬了起来,将三叹了口气,元宝公公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缺根弦……

  眼前少了个碍眼的胖子,顾长生往门外瞄了一眼,双手叉腰吼了一嗓子,“都尼玛不用睡觉啊!给老娘滚,不滚就去练武场扎一夜马步去!”

  门外的几人顿时鸟兽散……

  一个转眼,就剩下了顾长生和周沐两人!

  四目相对,顾长生怒气更甚,整个人都处于暴走状态!

  考来!她这么不知道怜香惜玉的人都知道英雄救美,丫的这妖孽竟然把她扔到了地上!

  士可忍,叔都不可忍,叔不可忍,老娘更不能忍了!不能忍那就上!

  “妖孽!老娘要剥了你!”顾长生大吼一声,冲着周沐就冲了过去。

  没反应过来的周沐,茫然的看着像牛犊子一般冲过来的女人,胳膊一伸,捞住她,直觉的往后退了两步要缓冲一下这莫大的力气。

  周沐身后是什么?

  床啊!

  他这一退很不巧,踉跄的就带着顾长生跌到了床上……

  他在下,顾长生在上!

  周沐整个人都僵掉了,熟悉的皂角香味,夹杂着淡淡的药香,一处柔软的凸起正压在他的胸口上……

  脑子里浑浑噩噩的周沐一时间忘了反应……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身上柔软的身子动了动,肩膀上的脑袋也动了动。

  然后传来了一声酒嗝……

  然后传来了一声满足的呢喃……

  周沐才刚抬起的手,立时顿住。

  这女人,竟然这么睡着了?

  她竟然敢睡!

  一阵酒气传来,周沐突然觉得,他也有点儿晕……

  元宝公公的动作很快,快的将三只看见眼前一坨肉飘过,他只来得及抓住一片衣角!

  将三顿时脸就黑了,眼瞧着元宝公公开始扒拉贼头贼开脑趴在门上的人,也顾不得隐藏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屋檐上跃了下来,一把拉住元宝公公肥硕的胳膊,一根手指竖在嘴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小肉包子几人听见身后的动静,木然的回头,各个脸上都是五颜六色的,分外好看……

  将三一不做二不休,把元宝公公拉了老远扔下,回头又开始拉趴在门上几人。

  几个人反应过来已经离那扇门好远,仍不死心的又回头看了几眼,一副恨不得把门板看穿的模样。

  “将三,你干嘛,我是来解救爷的!”元宝公公不满的冲着将三低声的开口。

  怎么搞的都跟做贼似得?这情况有点不对啊!

  “爷不用你救!”将三压低了声音回了一句,脖子都快憋红了。

  “胡说,那娘子刚刚说,不拿来十万两,就把爷卖到小倌馆接客。”元宝公公更不满了,将三太不靠谱了,竟然弃主子于不顾。

  “主子正在接客。”将三一句话说完,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我的亲娘哎!他说了什么?他要死一死!

  周围的几人顿时愣了,仿佛牵了线的木偶般集体僵硬的转头,看向眼前精壮的黑衣汉子。

  叫将三是吧?你丫的说话简直太形象了……

  “洒家听你废话!爷呢?”回过神的元宝公公冲着将三的脑袋就是一巴掌,我让你丫的嘴贱!

  “床上。”将三摸着脑袋,回的简单明了。

  “谁的床上?”元宝公公不解。

  “我娘床上。”小肉包子看了一眼将三快滴出血来的脸,代为回答,顺便还很好心的往娘亲的卧室指了指。

  “呜……”元宝公公顿时抱头蹲地,小声的开始哭了起来,“我可怜的爷奥,奴才来晚了……”

  将三抹了把冷汗,看着蹲在地上哭的肝肠寸断的元宝公公,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很怀疑,元宝公公是怎么跟着主子,还能安稳的长大的,这都十六七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得?

  不!孩子也比他聪明哇!

  不行!不能让他在这里给主子爷丢人!

  将三想起什么,一把捞起地上的元宝公公,顿时就往墙外掠去,他要回暗营向自己的哥哥们求助,这里的情况太混乱了,他向来聪明的脑袋也有点拎不清了!

  “现在,怎么办?”小肉包子顾泽看着一转眼消失的两人,茫然的问身边的众人。

  宋伯捂着嘴头遥的飞快,眼中尽是惶恐,他刚才要是没看错,那人穿的是金紫蟒袍吧?

  小翠几人也是红着脸低着头,她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肉包子顾泽像模像样的叹了口气,然后又摇了摇头,“你们倒是说哇,木头叔叔的人走了,那娘亲怎么办?”

  董雷红着一张脸又往娘子的房间看了一眼,回头,很是坚定的回了句,“娘子没事!娘子在上面,不会被压坏。”

  宋伯的身子颤了颤,摇晃的后退了一步,是了,这才是关键!

  娘子,她,她把人郡王爷给强了!

  小肉包子顾泽摸着小下巴想了想,然后狠狠的点了点头,“对哇!娘亲在上面压不坏!走啦,回去睡觉觉,娘亲说早睡早起才能长高高……”

  小翠和韩秋对视了一眼,看着牵着韩墨打着哈欠往卧室走的小公子,一脸痛苦的低下了头。

  转眼,董雷跟着两个小的走了,就剩下宋伯、小翠还有韩秋三人,六目相对,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过了好久,宋伯才颤着舌头出声,“那……那是……是沐郡王,对吧?”

  放眼整个柳州,敢穿金紫蟒袍的,就只有封地在此的沐郡王周沐了。

  小翠和韩秋对视了一眼,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其实,她们一早也有过怀疑,可是世上见过沐郡王真容的人,坟头上的草都长的老高了,真不知道她们是幸运还是不幸,竟然活了下来。

  “那……那娘子把他……那个……真的没事么?”宋伯的舌头颤的更厉害了,那是沐郡王啊,大名鼎鼎威名赫赫杀人不眨眼的沐郡王!

  “应该没事,娘子都把他扒光过,不也活的好好的。”韩秋一字一句字字清晰的出声,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一抽。

  “是了,娘子还救过他,和他一天吵八百架,木哥儿也没见生气的。”小翠点了点头,释然了,木哥儿,不是,沐郡王的脾气还是挺好的,传言什么的,太不靠谱了!

  宋伯看了俩丫头一眼,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过了一会儿才一脸怒其不争的开口,“你们到底知不知道里面的谁?是沐郡王,是能征善战杀人无数都不带眨眼的沐郡王!”

  “知道啊,娘子杀人也不带眨眼的。”小翠茫然的回了一句,有什么好奇怪的,她都见过啊!虽然当时挺害怕,现在想想倒也没啥了,这样看来,娘子和木哥儿,不是,是沐郡王,倒还蛮般配的,沐郡王人长的俊,还蛮有钱,完全符合娘子选郎君的标准。

  宋伯是真的无语了,看着俩丫头摇了摇头,惊悚的张着大嘴,幽灵般的回房了。

  今晚过的太梦幻了,他要回去睡一会儿,缓缓!

  不多久,十几个黑影先后翻过顾长生家的院墙,然后趴到了顾长生卧室的门上,不约而同的扒着门缝看了一眼,然后集体呆愣了几秒,几秒钟后,十几个黑影不约而同的选择落荒而逃!

  那身影之快,堪比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