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八十章 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readx();

  cpa300_4(); 顾长生睨了严沁蕊一眼,十指一动!

  不过是一个瞬间,那老巫婆的脑袋就往旁边歪去,再无声息!

  “奶娘!”严沁蕊惊呼一声,肝胆俱颤的委顿在地!

  顾长生一脸嫌弃的一挥手,顿时,老巫婆的身子就被扔到了一边,动也不动,毫无生机!

  顾长生看都为看一眼,转身往台阶上走去!

  她不喜欢杀人!更不喜欢死人触手微凉的触感!

  她喜欢救人,喜欢人在她的救治下活蹦乱跳的感觉!

  现在,她的心情,槽糕透了!

  “吓!”

  “杀……杀人了!”

  “长……长生娘子!真的杀人了!”

  “天……天爷!死人啦!”

  “……”

  围观之人看着倒下的老妪,过了好一会儿才满是惊恐的反应过来!

  杀人了!他们的药神长生娘子真的杀人了!

  以往,长生娘子虽然彪悍,可却一直是行医济世,从未伤过人性命!

  而这一次,她竟然真的出手杀人了!

  这一刻,围观的百姓们慌神了!看着地上的尸体,他们突然有了一丝害怕!

  “那就是名满四国的药神长生娘子?”远处,一个锦衣华服的公子,歪头悄声问。

  “回殿下,正是!”一旁跟着的侍卫躬身回道。

  华服公子点头一笑,眼中满是赞赏的开口,“不愧是周沐看上的女人,娇艳无双,气质天才,杀伐果决,可惜了……她终究是被放弃的那个!走吧!”

  “是,殿下!”

  两人看到此处,转身而去!

  而这一边,小肉包看着自家一身气势凌冽的娘亲,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抓住他娘亲冰凉的手摩挲了下,软软糯糯的开口,“娘亲……娘亲不生气……”

  顾长生蓦然回头,看到自家担忧的儿子,嘴角微勾,“我儿乖,娘亲不生气!”

  下面,严沁蕊一行人已经围着老巫婆的身子哭成了一团!

  围观之人更是一脸惶惶不安略带惊惧的看着两方人!

  顾长生看到他们眼中的恐惧,心头略颤!

  当众杀人!她行医济世的美名,顷刻之间,毁于一旦!

  可是,那老巫婆不得不除!

  她手上肯定还有小肉包的生辰八字,顾长生岂能容她这个时刻威胁到他们母子的祸害存在于世!

  “我是人,终究不是神!我可以行医济世,可以兼济天下一掷千金义诊,可我却容不得别人伤我和我的家人半分!”顾长生看着四周之人,掷地有声的开口,“世人可以惧我怕我,却唯独不能欺我!”

  围观之人闻言,顿时低头掩下眼中的恐惧!

  是了!药神长生娘子也是人!

  任是谁,被伤害还不能反击不成?

  不能因为她是药神长生娘子,就只能任人鱼肉啊!

  趴在自家奶娘尸身上痛苦的严沁蕊闻言,蓦然的抬头,一脸狰狞的看向顾长生,声色俱厉的开口,“你凭什么?凭什么当街杀人!”

  顾长生闻言嗤笑一声,低头睨着狼狈不堪的严沁蕊,眼中满是不屑,“我凭什么?凭我是顾长生!凭我能以一己之力活人无数!”

  “我既然可以救人,当然可以杀人!严沁蕊,这老婆子是什么身份,你比我清楚,巫出巴蜀,堂堂的兵部尚书之女,奶娘竟是出身巴蜀的巫师!”

  顾长生说到这里,声音一沉,“你窝藏巫师在身侧也就罢了,竟还敢对我行厌胜巫咒,你害我昏睡六日,害的柳州城满城大夫束手无策!严沁蕊,厌胜巫咒乃是她所下,伤我之人,我岂能容她苟活于世,她必须死!而且死有余辜!”

  围观之人闻言,顿时就惊悚了!

  “吓!巫师!”

  “厌胜之法四国都明令禁止,她怎么可以!”

  “难怪!难怪长生娘子会杀人了!原来她竟然是个巫师!”

  “祸害!竟敢用这么阴邪毒辣的方法!该杀!”

  “该杀!”

  “为民除害!”

  “……”

  四周的声讨之声和指指点点顿时直指严沁蕊,让跪在地上的严沁蕊脸色顿时刷白!

  “顾长生!你信口雌黄!我奶娘怎么可能是巫师!她怎么可能对你行厌胜巫咒之事!”面对四周的声讨,严沁蕊双手握拳,极力的稳住心神狡辩。

  顾长生闻言当即嗤笑了一声,这叫什么?

  这叫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撞南墙不死心!

  “这个够不够当证据?”

  顾长生回头正想去把被她踢飞的木偶找回来,就见周宗宝一脸阴沉的从大堂走了出来,手中还拿着那个被她一脚踹飞的木偶!

  “宝……宝亲王殿下……”

  严沁蕊一见周宗宝顿时一愣,再一看到他手中的木偶,更是惊恐的瞪大了眸子!

  “拜见宝亲王殿下,宝亲王殿下千岁千千岁!”

  “拜见宝亲王殿下,宝亲王殿下千岁千千岁!”

  围观之人一听严沁蕊的话,顿时稀稀拉拉的跪了一地,山呼千岁之声不绝!

  严沁蕊见此,脱力的往后面倒去!

  宝亲王殿下还在!宝亲王殿下竟然还在顾府!

  四国皇储尽聚柳州城,她以为,宝亲王殿下一定回了沐郡王府邸,没成想,他竟然还在!

  这一瞬间,严沁蕊心中顿时就乱了!

  周宗宝走到顾长生身边,抬手揉了揉小肉包的脑袋,一脸冷凝的看向地上的尸体,眼中闪过一抹厌恶,沉声开口,“厌胜巫术乃是大周明令禁止,凡巴蜀行巫者,人人见而驱之,行厌胜巫咒害人之巫,人人得而诛之!此人确乃巴蜀巫师,这刻有顾长生生辰八字的木偶就是铁证!”

  周宗宝说到此处,将手中的小木偶往前抬了抬,却掩住了上面刻着的生辰八字!

  待众人看清,周宗宝复又收回手,沉声开口,“所以,此人该杀!死不足惜!”

  周宗宝说到这里,转头看向严沁蕊,“指使人行厌胜巫咒之事,以同罪论处,就把你交由顾长生处置!”

  严沁蕊闻言,当即一脸死灰的倒在了丫鬟身上。

  顾长生闻言挑了挑眉!

  好吧,周宗宝这样声色俱厉的样子,你还别说,还真有那么几分气势!

  跟他平时纨绔不羁的样子,简直的判若两人!

  “哇!你是宝爷爷么?怎么这么不一样?好酷哇!”一旁的小肉包看着眼前的周宗宝,双手托腮,一脸的星星眼!

  “咳咳!”周总闻言,当即掩唇假咳了两声。

  他难得这么正经一次,他容易吗他!

  这一对母子俩这都是什么眼神,要不要这么拆他的台!

  他可是为了她们的名声,都不惜亲自出面了啊!

  “杀人竟然当着小孩子的面,你也不怕吓着他!”周宗宝故作眼里的瞪了顾长生一眼,俯身将小肉包抱了起来,“打打杀杀的不好玩儿,小顾泽听话,跟小爷回去!”

  “不要!我要跟娘亲在一起!”小肉包闻言,顿时踢打着小腿挣扎!

  “乖!”周宗宝安抚的拍了拍他的小脑袋,转头看向顾长生,“这木偶小爷拿去交给檀女处置,严沁蕊怎么处置,就看你自己高兴了!”

  顾长生闻言,嘴角一勾,看着周总抱着自家挣扎的小肉包反身往医楼里走去,眼神明灭不定!

  丫的,周宗宝怎么会这么好心?

  他不出面还好,他这一出面,可就在她府中躲不下去了啊!

  现在四国皇储可都还在柳州城,没道理他堂堂的大周一字并肩王宝亲王殿下明明在柳州,却不出面接待啊!

  顾长生歪了歪头,她总觉得丫的周宗宝看她的眼神好内疚好自责的样子!

  这厮该不会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了吧?

  周宗宝一走,围观之人才敢站起身来,顾长生看着周宗宝的背影消失,才转头看向台阶下之人!

  严沁蕊见她看过来,一脸惊惧的躲到了自家丫鬟怀里,失神的喃喃自语,“顾……顾长生……你想做什么?”

  她现在已经认清了事实!

  顾长生不只是气势强,她更气势强悍的资本!

  她就是那个轰开八扇大门,震开门前她们所有人的高手!

  这样的转变,让严沁蕊接受不了!那个李府中人人弃如敝履的怯懦卑微的女人,竟然变得如此强大!强大到他们这么多人都束手无策!

  她不甘心!

  “顾长生!你敢伤我!我可是当朝兵部尚书之女,威远侯世子李沐风之妻!即便是有宝亲王殿下给你撑腰,你也不能伤我!”严沁蕊强作镇定的开口,她怕了!她真的怕了!她浑身都在颤抖!

  “哎呦!兵部尚书,威远侯世子,我好怕怕!”顾长生假作害怕捧心状,继而恢复一脸冷凝,沉声开口,“伤你?我岂会伤你!世子妃大人你真心想太多!”

  严沁蕊闻言一喜!

  “我不会伤你!因为我要杀你!”顾长生冰冷的声音复又响起,“擅闯医馆者,有死无生!我已经警告过你,再来我医馆闹事,必当场射杀!”

  严沁蕊闻言,当即惊恐的茫然摇头。

  “指使人行厌胜巫咒害我,你本就该死!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你以为我顾长生是无的放矢空旷说白话之人么?”顾长生说到这里,睨了她一眼,对着楼上一挥手,朱唇轻启,缓缓吐出冰冷的俩字!

  “放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