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39.第39章 一不小心睡了
  午夜时分,月凉如水,夜深人静。

  顾长生伸了伸胳膊,转了转僵硬的脖子。

  “嘭”声音不大不小,顾长生揉着头顶晃了晃脑袋,好疼,本来就晕乎乎的头被撞的更晕了。

  她记得她喝了酒,然后就回来休息了啊,怎么头会这么疼?

  茫然的望向撞了她脑袋的东西眼睛还没睁大开,手跟着伸了过去,恩,触手光滑柔软,形状尖尖的,摸着温温的……

  这销魂的触感……啧啧……

  还没啧完,顾长生整个人突然如遭雷劈般的僵住了,她好像忘记了什么?

  她喝醉了酒回屋,然后遇到刺客,然后……然后呢?

  眼珠僵硬的转了转,顾长生蓦的顿住,散乱的三千青丝纠缠在一起,月光穿过窗棂照在那人脸上,棱角分明的脸上不复平日的冷硬,妖娆的唇角抿着好看的弧度,长长的睫毛遮掩了那双冰冷犀利的眸子……

  原本以为,遇到他的那个雨夜,他伤痕累累一身寥落已经足够的魅惑和妖娆。

  原来她竟错了……

  眼前的人,才是十足勾人的小妖精!

  顾长生舔了舔舌头,吸了吸口水,她想起来了,她全都想起来了!

  她遇到了刺客,然后刺客就是这妖孽!然后她把这妖孽给扑倒了!

  然后她竟然把他给睡了!

  身下温热的体温传来,一丝一丝的传进顾长生已经短路的脑子,她突然有点儿转不过弯儿来!

  满天神佛玉皇大帝释迦牟尼观音菩萨……

  谁能来救救她!她竟然见色起意,色胆包天,美色误己的把一古人给睡了!

  现在人还在她身下,自己的双腿还缠在人腰上,顾长生的心跳如雷鼓,心中万马奔腾的咆哮而过万匹草泥马!

  她突然就想起了红裤衩,金线勾勒一朵灿烂菊花的红裤衩,如今就在她的大腿之下!

  身上顿时像被火点着了,顾长生自己都能感觉到她快要煮熟了!

  怎么办,是跑呢是跑呢还是跑呢?

  腿从劲瘦的腰上往外挪了挪,她决定了!要跑!再没被抓奸在床之前!

  “你干什么?”

  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还带着一丝刚睡醒的茫然。

  顾长生惊愕的抬头,就对上了一双初初醒来的眸子……

  四目相对,一时无声。

  顾长生不安的扭动了下身子,身下的人一僵。

  顾长生一愣,顿时不敢动了,气氛顿时暧昧而诡异了起来。

  顾长生想破了脑仁,被抓。奸了该怎么办?她是该说:对不起,还是该说:没关系?

  目前的状况明显对自己不利啊,美男还压在身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她把人给强了!给睡了!

  “那个……那个……我好像……好像上错了床……”顾长生一句话说完,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打颤个啥啊!做贼心虚个啥啊!结巴个啥啊!不就是把人给睡了!现代"yi ye qing"满宾馆满酒店都是,计生用品都生意好到爆!她好歹是新时代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青年,没吃过猪肉好歹也见过猪跑,她怕个啥子?

  这个时候,就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说一声撒扬娜拉,然后桥归桥路归路,再不相干才是!

  再者说,这事儿说起来,怎么着都是她吃亏才对吧?

  “这是你的床。”

  “是奥,这是我的床,你怎么在我床上?”茫然的开口接了句,顾长生“嘭”的一下脑袋就往下碰了下去,这尼玛哪壶不开提哪壶,他怎么在自己床上?模糊的记忆里,好像是自己扑上来,把人扑床上的!

  周沐拧着眉头看向自己被撞的胸口,这女人!

  “顾长生!”恨恨的唤了一声。

  “在!”顾长生揉着额头抬头,娘的,这人的胸口装了铁片么?好疼!想起撞的什么位置的顾长生一个鲤鱼打挺就往一边翻滚了下去!

  妈蛋!她还趴在人身上!她还敢趴在人身上跟人说话!

  翻滚完顾长生顿时就内伤了,娘哎,她翻的时候忘了看方向,该往床外面翻的,那样落跑多方便啊!可天不如人愿,她怎么翻到床里面来了?

  现在怎么办?从这妖孽身上爬过去?好像,不是很合适的样子?

  顾长生真的想哭了,看着稳稳地还躺在自己床上的男人,她要说点儿什么,或者她该说点什么?

  “那个,周沐,我昨天喝多了。”顾长生鸵鸟的把脸埋在枕头里,手往怀里伸了伸,忍着心痛拽出来一沓银票,递过去,“呐,这是你的度夜资,老娘不欠人这种帐,拿了钱你快走!”

  快走,再不走,老娘要后悔了,八万两啊!昨夜刚抢来的,还没暖热!

  手中一空,顾长生知道是身边的人把钱接了过去,一口老气还没呼出来,就听到唰唰的纸张落地声传来。

  顾长生僵硬的呛了口气抬头,就看到一张黑着的俊脸近在咫尺,温热的呼吸还扑打在自己的脸上。

  这是啥子情况?他该不会要一口咬死她吧?

  “那个,咱们可都是成年了了啊,可不兴暴力解决问题。”顾长生舔了舔舌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近在眼前的红唇,抿了抿自己的嘴唇,颤颤巍巍的出声,“不就是把你睡了,你要是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大可睡回来!”

  顾长生一句话说话,就死一般的趴倒在了枕头上。

  她说了什么,让人睡回来!睡回来!

  娘哎!让她死一死,让她静静的死一死!别问她静静是谁!

  腰上突然一重,顾长生整个身子一颤,一条长腿搭在了她的腰间……

  背上又是一重,顾长生整个人又一颤,一条胳膊搭在了她的背上……

  虾米情况?顾长生咬着枕头,双眼瞪的滴溜圆,报应来的太快,他这是真的要睡回来?

  呜……她是胡说八道的!可没想真让他给睡回来啊!

  “周沐?”轻轻的唤了声。

  没人理她,身边的男人动了动,肩上的手撩起一边的薄被,顷刻盖在了两人身上。

  顾长生整个人凌乱了……这是要干虾米?大被低下好办事?

  “周沐,你是不是也喝醉了?”顾长生咬着枕头小声的问,她突然觉得现在的情况很诡异,她要是真让这男人给睡了,那该怎么办?

  依旧没有人搭理她,近在咫尺的男人身上传来阵阵热气,让顾长生的脑袋更蒙了。

  男人呼吸的暧昧气息就在自己的脖子边上,不断地撩骚,让她本就昏沉的脑袋更转不过弯了。

  不想了,人被睡的皇帝都不着急,她睡人的太监跟着瞎着个屁急啊!

  爱咋滴咋滴!反正都让他给睡回来了!

  扯平!谁尼玛都不吃亏!

  再说了,人都睡着了,明显的不想搭理她,好歹她还有半夜的缓刑期!

  动了动僵硬的脖子,顾长生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睡觉!

  依稀的月色下,周沐蓦然的睁开双眼,看着近在眼前的睡颜,嘴角还挂着一丝哈喇子,随着呼吸吐着泡泡,静谧的脸上不复白日的嚣张跋扈张狂模样……

  搭在她肩上的胳膊紧了紧,这个女人……

  …………

  第二日一早,天才擦亮,一声刺耳的惊呼从顾长生屋里传了出来……

  再次从屋檐上摔了下来将三,只见一个黑影,飞也似的从自己眼前穿过,然后落荒而逃……

  这是?那个娘子!

  将三歪头往屋里看了一眼,只见自家主子爷正衣衫不整茫然的坐在床上……

  “嗖……”将三用比顾长生还快的速度也落荒而逃,慌不择路的撞到了墙,然后爬起来,接着逃!

  呜……他什么都没看见!他打不过几个哥哥,也没打过另外的几个兄弟,他不该操练的时候不尽心,他不该被留下来,看到主子被一娘子强了!而这娘子还不负责的逃了!

  呜……他要逃命去,他要上京去处理肖家三姑娘的终身大事,他不要留在柳州了,柳州太危险了!

  周沐听到窗外传来一声“噗通”的落地声,才从茫然中回神。

  看了眼自己敞开的前襟,还有裸露出来的胸膛,上面还有一坨残留的哈喇子。

  俊美的脸上一片漆黑,这个睡觉不老实的女人!又乱摸什么!

  顾长生此时正挤开了水缸边正打水准备做饭的董雷,一头把脑袋扎进了水缸里!

  我的个亲娘哎!

  她做了什么?

  她竟然又扒了人的衣服,双手还很不老实的从人敞开的胸襟里伸到了人家腰上,还楼的倍儿紧!

  手上温热的感觉扔在,身上还有那人身上淡淡的龙涎香味道……

  最关键的是,她竟然还把口水流到了人胸口上!

  妈蛋的!淹死她得了!可再没比这更丢人的了!

  顾长生埋在水里的嘴巴像鱼一样,吐出了一溜泡泡……

  董雷惊恐的看着急急赶来的木哥儿,不,是沐郡王!红着脸动作非常迅速的捂上了脸!

  沐郡王的衣服……是敞着的哇……呜……她娘说,非礼勿视,会长针眼的!

  窒息感没有传来,顾长生茫然睁开沾满水的双眼,看向一脸怒气站在身前拎着她脖子的男人!

  呜……缓刑期过了,是要来取她的小命来了吧?

  她睡谁不好,怎么就把这妖孽给睡了呢?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掉!肿么办?

  她还有个儿子要养!她死了儿子怎么办?

  “顾长生!你竟然敢给爷寻死!”寒冷如冰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