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九十章 基情的即视感
  cpa300_4(); 顾长生一听周沐的问话,顿时来了精神!

  “此事说来话长,话说那是个月黑风高夜……”顾长生一边往前走,一边绘声绘色的巴拉巴拉个不停。

  一旁的四喜,听得那叫个冷汗连连啊!

  什么叫他家娘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瞧他家娘子把自己说的天上少有地下仅有的!

  真是连他个小太监假丫鬟都汗颜无比,有点听不下去了!

  顾长生说的有声有色,把自己标榜成了救世主一般的存在,当然,她分明也是承担了救世主一样的角色!

  谁敢说不是,看她不咬人!哼哼……

  可是一旁的周沐脸色却越来越阴沉,及至最后都快能滴下墨汁来了……

  而顾长生却毫无所觉的正继续,“等我一觉醒来,好么,我就这么站着不动,花孔雀就被弹飞了,我那个惊悚啊,别提了!孛儿只斤念好巧不巧的凑了上来,我就那么轻轻一拍……”

  “娘子娘子,你别拍我哇!”一旁的四喜见状,连忙跳了老远。

  天爷,他家娘子的一拍,可不是闹着玩的!

  万一他跟念公主一样悲催,被自家娘子一巴掌拍到了地上,那也是没地儿说理的!

  所以……远离为上!

  “切!瞧你那点出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一刻钟都能给你变出三个花儿来,我现在已然可以将体内的内力控制自如了啦!”顾长生一脸志得意满的昂了昂下巴,那模样,要多沾沾自喜就多沾沾自喜!

  四喜闻言,顿时没言语了!

  倒是一旁的元宝,忍不住的扯了扯她的衣袖。

  “元宝你干什么呢?一副偷鸡摸狗见得不得人的模样!”顾长生顿时回头,瞪了元宝一眼。

  元宝扯着她衣袖的手顿时就僵了,一双大眼看着自己的手,顿时就无所适从了!

  偷鸡摸狗?

  他摸得分明是长生娘子……

  “啊!不对!”顾长生也惊觉不妥,抬手就给了自己一个小嘴巴子。

  丫的,我让你最快!

  把自己给骂进去了吧!

  “是做贼心虚!不是偷鸡摸狗!不是偷鸡摸狗!”顾长生一脸讪讪的连忙加上一个但书!

  艾玛,不论是鸡还是狗,她都不要做!

  现代的鸡,已然被黑出了n个花样版本!顾长生表示,不论哪个版本,她都没兴趣!

  她只对上桌上盘的鸡肉感兴趣,其他的还是省省好了!

  “咳咳!娘子……”元宝假咳了两声,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娘子,我只是想告诉你,那个,我家爷跑了……”

  “啊?”顾长生闻言顿时回神,茫然四顾!

  丫的,好么!果然不见了周沐那妖孽的身影!

  尼玛问题是他问得,她这么事无巨细生动形象的给他讲诉,他人竟然落跑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顾长生的脸色顿时就不好了!

  双手一叉腰,顾长生对着妖孽家养的元宝就吼道,“人往哪里跑了?”

  可不得了,妖孽都敢丢下她自己跑了!

  这是几个意思?这是男人在外面放养了几天,性子就野了么?

  丫的霍水仙那个小婊砸真是百无一用,活着也是浪费空气!连个男人都不能帮忙看好了,她活着还能干什么?

  元宝闻言机灵的打了个寒颤,怯怯的抬手指了指,“往后院去了,看样子是去找楼爷了……”

  顾长生闻言,嘴角止不住的一抽,转身就往明月楼飞去。

  西楼差点被夷为平地,无奈之下,月西楼只好住在了小肉包的明月楼里!

  丫的,想想妖孽和花孔雀的不对付,顾长生就忍不住的肝儿疼!

  这俩人,基本上见面就掐,一言不合就打!

  她每每看到两人打架的时候,都有一种混乱的错觉!

  两个绝世大美男打架,太尼玛有相爱相杀的即视感了!

  靠之!

  她一定要阻止两人相爱相杀的惨况再次发生!

  丫的,她昏倒本就跟人花孔雀没多大关系,相反的她因祸得福,平白的吞了花孔雀一甲子多的内力,这么算下来,花孔雀才是最憋屈的那一个!

  明月楼中,顾长生到的时候,小肉包正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突发状况!

  “师兄!师兄你做什么?你放我下来!”

  孛儿只斤念脖子被拎了起来,奋力挣扎却徒劳无功!

  “你竟然差点一箭射死他!你!”周沐一手指着好整以暇坐在地上的月西楼,一手拎着孛儿只斤念的后颈衣衫,一脸阴沉的开口。

  孛儿只斤念闻言一愣,转眼挣扎的愈发强烈,“怪我吗?他传功给顾长生,我不射他就得射顾长生!若是二选一我还有的选,他自己直接后背对着我们,完全挡住了顾长生,所以根本没得选!”

  “你还强词夺理!”周沐闻言当即冷叱!

  “我不强词夺理!我们小时候你也曾触动内力,其中凶险你又不是不知道!当时那种情况,月西楼他自己已经做出了选择,而我别无选择!”孛儿只斤念见自家师兄如此生气,顿时就郁卒了!

  关她什么事儿?关她什么事儿?

  她明明是抱着跟朋友同生死共患难的决心,跟着顾长生进去西楼的好不好,谁知道后来竟会发生传功那样的危险事儿?

  没人夸她一句倒还罢了,怎么竟然还能怪到她头上?

  她那个冤枉啊,真心堪比窦娥!

  “关她什么事儿?哪个需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顾长生上前了一步,刚想出声劝阻,却被一直做壁上观的月西楼出言打断!

  月西楼盘腿坐着蒲团上,美绝人寰的脸上满是不屑讥讽的看着周沐,奕奕然的开口,“是我要传功给顾长生那丫头,是我让孛儿只斤念拿箭对着我,此事跟她们无关,或者说,在我和顾长生那丫头中间,你会选择牺牲她来保全我?”

  “哼!”周沐闻言,当即将手中的孛儿只斤念甩到了一边。

  顾长生瞪大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俩美男,分神了一下扶住了孛儿只斤念,一脸的炯炯有神!

  “出去!”周沐瞄了她们一眼,冷声开口。

  顾长生和孛儿只斤念闻言,对视一眼,同时指向了自己。

  “我?”

  “我?”

  周沐看了一眼顾长生,眼底闪过一丝无奈,双眼微闭,冷声道,“都出去!”

  “奥……”顾长生闻言,当即应了一声,只是这嗓音,当真托的无限长,大有九曲十八弯的架势!

  一旁的孛儿只斤念还没回神的看着两人发愣。

  “好了!别看美男发呆了,在待下去,更没好脸!”顾长生忍不住拐了孛儿只斤念一肘子,一脸讪讪的开口提醒。

  丫的,被清场了有木有!

  搞毛线?弄得很神秘的样子!

  顾长生拖着孛儿只斤念往门外走去。

  “那我呢?”地上矮矮的被人忽视的小肉包顾泽,突的抬手指向自己,软软糯糯的问出声。

  周沐闻言,脸上顿时愈发的无奈了!

  “你给我一起出去!”顾长生的动作更快,一个闪身回去,提溜着自家儿子就给提溜了出来。

  丫的,没道理她都被清场出去了,她家儿子却能好整以暇的看大戏啊!

  那就太不公平了!

  她可是个崇尚公平的人!

  “娘亲,木头叔叔分明没有赶我出来!”被提溜到明月楼外,双脚一沾地,小肉包顿时一脸不高兴的开口!

  顾长生闻言当即翻了个白眼,“你没听你木头叔叔说都出去么?你娘亲都被清场了,没道理你能幸免于难啊!”

  小肉包闻言,顿时白了自家娘亲一眼,他觉得吧,他稍微软磨硬泡一下,还是可以留下的!

  结果,却被自家娘亲给提溜出来了!

  “顾长生,师兄和月西楼到底什么情况?我怎么感觉有点儿不对头呢?”孛儿只斤念眨着一双深邃的大眼睛,疑惑的看向顾长生。

  顾长生闻言挑了挑眉,分外邪恶的开口,“你才觉得不正常?我告诉你,从他俩打照面,我就觉得不正常!”

  丫的,满满的都是基情的感觉有没有?

  还是那种相爱相杀的虐恋情深的那种!啧啧……

  孛儿只斤念看着眼前笑的一脸猥琐样的女人,嘴角忍不住的一抽,利索的拍了她一下,一脸正色的开口,“想什么呢?”

  顾长生闻言回头。

  可孛儿只斤念当即画风一转,变成跟顾长生适才表情一样的猥琐,“你想什么呢?告诉我,咱俩一块儿来想想!”

  “咳!”顾长生顿时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

  小肉包见状,连忙踮起脚尖,想给自家娘亲拍拍胸口顺顺气。

  奈何身高是硬伤,他即便是踮起脚尖,也只能够到自家娘亲的肚子!

  “咳咳!好了好了!”顾长生平复了呼吸,单手支着下巴,看着眼前的明月楼,炯炯有神的瞄了孛儿只斤念一眼,眨了眨大眼睛开口,“俩美男啊!俩绝世大美男哇!他们每次见面就掐,一言不合就打,总是给我一种满满奸情的感觉……相爱相杀的即视感,每次都那么唯美,那么的让人眼馋!”

  顾长生说到这里,脸色一怔,分外忧伤的开口,“念啊,你说,我是不是只是掩藏妖孽和花孔雀基情的那个摆设?”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