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391.第391章 萝卜和菊花的故事
  “噗通!”

  “噗通!”

  顾长生音落之时,只听到身后传来两声干脆利索的扑地声。

  回头一看,元宝和四喜,一个珠圆玉润,一个身材窈窕,两个小太监,无一例外的扑倒在了地上!

  标准的狗啃屎动作!丝毫不含水分!

  也丝毫不雅观就是了!

  顾长生见此,当即翻了个白眼!

  啥心理承受能力啊这是,忒差!

  “顾……顾长生,你在开玩笑的对吧?”孛儿只斤念艰难的吞着口水,惊疑不定的开口问道。

  这不是真的!

  她师兄怎么可能跟月西楼有基情呢!

  顾长生一定在说笑,要不她的三观可就要尽毁了!

  她师兄可是四国闻名丧胆的不败战神!而月西楼是天下第一美男,是她孛儿只斤念的!

  从地上狼狈爬起来的元宝和四喜闻言,当即点头附议!

  长生娘子啊,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哇!

  会死人的!

  顾长生睨了一眼四周几人的目光,顿时摇头连连,意兴阑珊的开口,“我当然是开玩笑的!不然你们以为呢?”

  丫的,她百分之一万的确定,妖孽性别男,爱好顾长生!

  每次他动心忍性,就是铁证啊铁证!

  孛儿只斤念他们太没有自娱自乐的精神了,瞧给吓得,怂样!

  鄙视之!

  “娘亲,什么是基情哇?”小肉包拽着自家娘亲的衣服,踮着脚尖,一脸疑惑的开口。

  顾长生闻言顿时就笑了,瞧他家儿子这软软糯糯的小声音,问的问题是多么的有技术含量!

  “基情啊,就是一个有关萝卜和菊花的故事!”顾长生无比坚定的回道。

  “萝卜和菊花怎么了?熬粥还是炖汤哇?”小肉包吞了吞口水,继续问道。

  萝卜哇,可以熬萝卜粥,可以做萝卜馅的包子,好好吃的样子!

  他饿了!

  “吃货!还泡茶呢!”顾长生当即一个小爆栗子敲了过去。

  内力能够随心所欲的控制,顾长生可不用再小心翼翼了,这感觉真是好啊!

  “娘亲不回答问题,你还敲我!”小肉包当即揉着头顶,撅着小嘴抗议,末了又继续纠结前面的问题,“娘亲,萝卜和菊花到底怎么了?”

  “咳咳!”顾长生见自家儿子不上当,明显的转移话题不成功,连忙轻咳两声正了正脸色,一本正经的回道,“说起萝卜和菊花,那真是一个相爱相杀,充满迤逦色彩的********的故事啊,大抵就是,萝卜过处菊花残的样子……”

  “噗!”

  “噗!”

  顾长生音落之时,以孛儿只斤念为首的几人顿时就喷了!

  什么叫萝卜过处菊花残?

  天爷!

  “有什么不对吗?”小肉包依旧是一脸疑惑,手指挠着小下巴,眨巴这圆嘟噜的大眼睛开口问道。

  他娘亲肯定不会骗他的了,娘亲说的什么都是对的!

  顾长生若是知道他心中所想,必定举起双手双脚赞同,她是不会骗自家小肉包!

  顶多就是忽悠自家小肉包而已!

  天可怜见的,她说的可都是大实话,基情怎能离了萝卜和菊花,当然,你非要换成瘦小的黄光,那也不是不可以!

  汗……

  “咳咳!”孛儿只斤念咳了好久,才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

  生在北蒙帝王家,她自然知道,豪门大户,不乏有人偏好特殊,豢养娈童之风屡禁不止!

  当然,这萝卜和菊花的故事,纵使她云英未嫁,那也是略懂略懂的!

  “顾长生,有你这么教儿子的么?你就不怕你儿子让你教歪了,你顾家这辈子可就绝后了!”孛儿只斤念翻着白眼,一脸谴责的开口。

  顾长生闻言,元旦风情的睨了她一眼,理直气壮的开口,“没见识!这你就不动了吧,这男男恋,大抵都是双性恋,换句话说,就是男女通吃的那种!”

  怎么可能会绝后呢?

  小蝌蚪千千万,随便省下来一只,都不会绝后啊!

  安啦,就算他家儿子被她教歪了,她也不至于没人养老的!

  孛儿只斤念真是太杞人忧天了!

  孛儿只斤念闻言,动作十分干脆利索的一把将小肉包给捞了过去,防备的跳离顾长生一步,撇了撇嘴开口,“小顾泽你听我说,往后离你家娘亲远点,她就是个祸害,没的祸害了你!”

  “呃……”小顾泽闻言顿时低头,逮着自己肉嘟嘟的小手指开始咬啊咬。

  他娘亲那么好,怎么会祸害他呢?因为萝卜和菊花么?

  他大不了往后不吃萝卜和菊花就好了哇!

  念姨在危言耸听!小肉包心底无比坚定的下了结论!

  “小肉包乖,别听你念姨胡说,我可是亲妈,怎么可能祸害你?”顾长生闻言,当即出言反驳,一边说眉毛还一边挑了挑,“等你再长大些,娘亲再跟你讲萝卜和菊花的故事哈!”

  小肉包闻言当即点头连连。

  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怒目相对!

  元宝和四喜的身子已经开始打摆子,完全的言语不能了!

  顾长生见他们如此,意兴阑珊的叹了口气。

  代沟啊代沟,现代人家同性恋都敢办婚礼登记上头条,丫的在古代YY一下都不行!

  真是太无趣了!

  “顾长生,你少在这里说些有的没的,以你的内力,想要探听明月楼中师兄和月西楼的谈话,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运起内力探听一下不就是了,做什么在这里编排人?”孛儿只斤念长长的呼了口气,认命的转移了话题。

  可不能再让顾长生在萝卜和菊花上纠结了,不然的话,不止元宝和四喜,就连她都要在风中凌乱了!

  顾长生闻言,顿时翻了个白眼,“我为什么要探听?”

  “你不是好奇吗?”孛儿只斤念疑惑的开口。

  顾长生闻言,云淡风轻的耸了耸肩,事不关己般的开口,“是啊,我是好奇!虽然有句话说的好,好奇心害死猫,可是不巧的很,我偏偏不是那个会被好奇心害死的猫!”

  妖孽和花孔雀的事儿吧,怎么说呢,她一早就有怀疑!

  从妖孽出征却允许花孔雀留在她身边开始,顾长生就有了怀疑!

  妖孽明知她是个颜控,却无比放心的让颜值报表的花孔雀留在了她的身边!

  这正常么?这明显的不正常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你再看看他们两个见面就眼红,可真动起手来,却又无关痛痒的样子!

  那分明就是在玩闹好不好?

  能让清冷孤傲的妖孽,愿意放下身份架子与其玩闹,这花孔雀么,肯定和妖孽关系匪浅咯!

  “顾长生,你就探听一下好不好?你不是被好奇心害死的猫,我是啊!”孛儿只斤念从新靠近顾长生,抬起胳膊肘拐了拐她,眨巴着好奇的大眼睛开口怂恿。

  “不要!”顾长生翻了个白眼,回绝的无比干脆,转头看向眼前的明月楼,神情淡漠的开口,“他们既然将我们清场,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

  “即便是亲密如恋人,也有保留隐私的权利,我尊重他们的选择,该告诉我们的时候,他们自然会说,我们又何必做那听壁脚的下作事儿,平白落了个小人罪名!”

  顾长生说的义正辞严,听得孛儿只斤念咋舌连连。

  “老娘可是个有节操的人,干不来这样的小人行径,你要是想听你自己去听!”顾长生一拍胸膛,愈发正人君子般的开口,末了又加了句,“听完记得跟我分享一下!”

  孛儿只斤念当即就无言以对了!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标榜了自己,你竟然好意思怂恿我!”过了一会儿,孛儿只斤念才分外不屑的开口。

  顾长生闻言翻了个白眼,“脸皮多少钱一斤,你卖么?”

  “我……”

  孛儿只斤念瞪眼,刚想反驳,却被顾长生的话语打断,“啊!不对!你根本就没有,怎么卖!哈哈!”

  “顾长生!有种你别跑!你别以为你有了一甲子多的内力我就怕了你!”

  眼瞧着顾长生撒丫子往一边窜去,孛儿只斤念一把将小肉包放在地上,爆吼一声就追了上去。

  “来呀来呀,念啊,我们打一架吧!”

  跑在前面的顾长生回头,对着身后的孛儿只斤念招了招手,一脸泼皮不怕死状的开口。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了!啊啊啊啊!”

  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张牙舞爪的扑了过去。

  人生,总要学会一项最基本的生存法则,那就是苦中作乐!

  顾长生就对此道颇有研究!

  以她一人之力,明显的无法阻止三国之人的虎视眈眈!

  这种国家大事儿吧,她已然不是现代的将军,她现在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医娘,她不穿军装不理事,她不吃俸禄不担惊啊!

  出了事儿有高个顶着,左右她有周沐罩着!

  有人刻意全心全意依赖的感觉,真的是棒棒嗒!

  小肉包巴拉着两条小短腿,跟在自家娘亲身后,见她们两人打在一处,忍不住激动的鼓掌叫好!

  元宝和四喜见此,不由得对视一眼,满脸苦笑掩下心底的担忧!

  顾长生一边避开孛儿只斤念的重要部位,一边时不时地戳她一下,两个人打的火热,玩的不亦乐乎。

  趁着打架嬉闹的空隙,顾长生低头寻思了下,还是决定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