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来历非凡的歪男
  readx();

  cpa300_4(); “唰!”

  “唰!”

  不过顷刻之间,四喜。宁二等人的兵器已经亮出!

  所有人屏气凝神,严阵以待!

  紧张的气氛顷刻之间弥漫四周!

  顾长生站在车辕之上,柳眉紧蹙,一脸凝重的沉声开口,“什么人畏首畏尾,再不出来,休怪我无情!”

  说话的瞬间,顾长生的手已然握紧,时刻准备着给这突然冒出来的高手致命一击!

  这种危机关头,别怪她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人!

  毕竟他们一行人才刚出了三国驻兵之地不远,一旦闹出大动静,势必惊动驻军!

  那麻烦才是真正的麻烦!

  四周依旧是一片寂静,让四喜等人的脸色都沉到了极点!

  月西楼美绝人寰的脸上漫不经心的神色不在,惯用兵器一把折扇已然在手!

  孛儿只斤念腰间的长鞭业已在手,内力催动,鞭身笔直如剑,刚柔相济,蓄势待发!

  就在众人如临大敌时刻,路边的枯草中突然传来一阵儿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个,我也很想出去,可是我的衣服被枯枝勾住了,那个,劳驾,哪个能帮把手,把我摘出来?”

  下一刻,一个惊疑不定的声音传来,声音中,还带着一丝祈求!

  再下一刻,听到这声音的顾长生一行人纷纷一愣!

  车辕之上,顾长生的气势顿时一乱,嘴角忍不住的抽了一下!

  丫的,这世上,竟然有被枯枝勾住而行动不得的高手么?

  这是高手的档次太低?还是枯枝的本事太高?

  顾长生在这一瞬间,顿时风中凌乱鸟!

  “娘子?”

  “大人?”

  凌乱的不止她一人,连护在车前的四喜和宁二也有一瞬间的无所适从!

  这转变有点太快,他们严阵以待,待来的却是个被枯枝勾住衣衫求救的人!

  顾长生瞄了一眼那窸窸窣窣动静不止的方向,顿觉太阳穴一疼。

  好吧,她忽视了一点,能躲过暗卫散布的迷迭昏睡香,除了高手,还有一种人!

  那就是,身无内力的废物!

  可即便是废物,她也要确定这深更半夜,躲在路边之人到底是有害还是无害!

  “四喜,去把那人给我摘出来!”顾长生无奈的挥了挥手开口。

  你让她不问青红皂白的杀人灭口,她做不出来!

  还是那句话,她是大夫,不是侩子手!

  她可以对危害到她的下手毫不留情,却不能做到对无辜之人兵刃相见!

  “是!”四喜应了一声,手持精铁长鞭,便一脸戒备的往路旁的枯草树枝中走去。

  不一会儿,路边就传来人的叫唤声。

  “唉唉唉,你温柔点,我的衣服!我的衣服很贵的!”

  “要撕烂了!要撕烂了!你该不会让我衣衫不整的回家吧?”

  这声音颇有几分顽劣属性在,听的顾长生嘴角直抽!

  “喂!我说你这小厮,长得眉清目秀讨人怜爱,怎的就这么不温柔呢?”

  “你若是想让我衣衫不整,大可直说啊,没必要这么委婉的!”

  “我是不会拒绝的,真的!我是不会拒绝的!”

  “……”

  听到这里,顾长生不止嘴角直抽,就连眼角也跟着抽了起来。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

  怎么会有人被树枝缠成那样,让四喜摘了这许久还摘不下来?

  这不科学啊有没有?

  而且他那话是几个意思?是几个意思?

  什么叫他不会拒绝?不会拒绝在四喜面前衣衫不整么?

  丫的,这是个弯的么?

  顾长生可以想象,四喜的脸色,现在有多么的缤纷多彩!

  她家四喜可是个正直的小太监!

  就算长的眉清目秀偏清秀了点,可人是个男的,只是少了个小丁丁而已!

  若非时间地点不允许,顾长生真想大笑三声!

  尼玛,还真让她遇到了个弯的男人了!

  只是他弯的对象有点儿不对!四喜怕是不会领情而已!

  果然,不出顾长生意料的,下一个瞬间,一个穿着清贵的男人被四喜好不温柔的扔到了马车之前!

  说是好不温柔都有点儿亏心,准确的说,那是非常暴力的!

  从四喜漆黑如墨的脸色上,就可以知道,他这一扔的力道,可是不轻!

  想必适才也是忍耐至极!

  “哎呦!摔死我了!可摔死我了!我说你这小厮,亏你还长的挺耐看,怎么这么不知道怜香惜玉?”

  地上的男人奋力的从地上爬了几爬,终于还是脱力的一屁股坐在了马车前,哎呦哎呦叫唤着不起来了!

  顾长生人站在车辕之上,就这车前的夜明珠光晕看去,这人穿着一身清贵,可一看那料子就质地温良,价值不菲,绝不是寻常百姓人家能穿的起的!

  再抬头看清他的长相,顾长生的凤眸突的微眯!

  这人生的不错,相当不错!琼口玉鼻,清俊非常,不比周沐那妖孽清冷孤傲的美,也不比月西楼的美绝人寰,可是却让人莫名的觉得赏心悦目!

  顾长生看着这人,眸底满是审视,奈何地上之人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她身上!

  谴责的看着小四喜哎呦了几声,他就转头往四下看去,然后目光停在月西楼身上,就不动了!

  就那么直勾勾,赤果果,目不转睛的盯着不动了!

  “哇!美人儿!”地上之人咽了咽口水,一脸哈喇子模样的失神开口。

  月西楼的脸色突的一黑,手中折扇眼瞧着就要出手!

  顾长生眼明手快的按住了月西楼的手腕,拦住了将要暴走的他,低声开口,“息怒息怒,这种时候,切忌节外生枝打草惊蛇!我们还是先问清楚这人是谁比较好!”

  胆儿肥啊!连她家花孔雀都敢垂涎!

  顾长生真的忍不住想给他点个赞!

  勇气可嘉啊勇气可嘉!

  “哼!”月西楼眸底怒火攒动,睨了顾长生一眼,转身别过头去。

  “唉唉唉,美人儿你别转身,我还未来得及问你,你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可有婚配?”

  眼见月西楼转过身去,地上的人也不顾的期期艾艾的叫唤了,利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打了下身上的灰尘,不怕死的继续追问。

  顾长生闻言,顿时一头冷汗狂飙!

  原来她以为的胆儿肥,竟是低估了这小子!他这尼玛岂止是胆儿肥,这分明是作死啊!

  “美人儿,你不必害羞,即便是你已有家室,我也不会嫌弃你的……”那人一脸垂涎的又上前了一步。

  “退下!”宁二、昆奴见此,兵器一横,顿时冷叱一声,拦住了他的去路。

  月西楼忍不住想要发飙,顾长生再次眼明手快的拦住了他的身子。

  月西楼是拦住了,可孛儿只斤念不干了!

  孛儿只斤念一个利索的飞身跳下了车辕,双手一叉小蛮腰,指着来人就没鼻子没眼睛的开始骂了,“你是哪根大头菜,奶奶看上的男人你也敢抢!奶奶我告诉你,这个男人是我的!你这个歪男看都不能看!再看,仔细奶奶不怜香惜玉,把你那双招子挖出来当球踢!”

  见来的是个姑娘家,那人顿时就收起了垂涎的嘴脸,一副风流倜谠模样的开口,“姑娘此言差矣,所谓窈窕君子,君子好逑,我如此光明磊落,你岂可这般胡搅蛮缠?”

  “你!你这歪男你还有理了!信不信奶奶我揍的你连你爹娘都不认识你!”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就暴走了,磨拳搽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那人闻言,高傲的抬了抬下巴,义正辞严的开口,“男子汉大丈夫,情真意坚,威武不能屈!”

  “噗!”顾长生听到这一句,很不厚道的喷了!

  丫的,奇葩啊!

  这是哪里来的一朵歪男奇葩?

  本就是弯的,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说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没来由的让人想笑!

  “你!你!奶奶不让你见识见识奶奶的厉害,你就不知道奶奶是吃肉长大的!”孛儿只斤念被气的脸红脖子粗,眼瞧着就要张牙舞爪的扑过去,“敢跟奶奶抢男人,看奶奶我不把你揍成猪头!”

  一旁一直黑着脸沉默不言的四喜见此,脸上闪过一抹挣扎,犹豫迟疑了下,还是上前一步开口劝阻,“念公主息怒!”

  “息怒?息怒你个大头鬼啊!小四喜你也被调戏了,你竟然还为他求情,莫非你也是个弯的?”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将炮火转向了四喜,眉眼不善的盯着四喜一顿猛瞧。

  顾长生抬头瞄了一眼天色,又凝神感知了下四周,终是收回了心神,正了脸色沉声开口,“念,别闹了,此时不是嬉闹玩耍的时候!”

  现在她们可还离三军驻地不远呢!

  可不能这么耽搁下去!

  “小四喜?”顾长生凝眉看向四喜,一脸的询问之意。

  四喜此人,跟随周沐南征北战,见多识广,绝不是个无的放矢之人!

  这人穿着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在她们这么一群人虎视眈眈之下,还能临危不乱的依旧顾我,可见其心性也绝非常人可比!

  不是她多心,而是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能让四喜开口劝阻孛儿只斤念之人,必定来历非凡!

  一个来历非凡的歪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