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九十五章 男癖九皇子
  readx();

  cpa300_4(); 没错!就是个来历非凡的歪男!

  顾长生无比的确定,这男人看向她的眼神,只有纯粹的不能再纯粹的欣赏,绝无男女之情!

  顾长生自认,自己长得不差,绝壁是能让男人动心的那种!

  而此人这样的反应,只能证明一点,要么他确实喜欢男人,对女人不敢兴趣!再要么……再要么就是,他习惯了喜欢男人!

  四喜闻言上前一步,立在自家娘子的马车边,沉声开口,“启禀娘子,此人,乃是南陈九皇子!”

  顾长生闻言凤眸顿时一眯!

  随行众人的脸色也都突的一变!

  四喜见此,奕奕然的开口解释,“南陈司马皇族子嗣繁多,能得长成的不过那么两人,一人是正是南陈男子司马长昊,而另一人,就是眼前这人,司马连城!”

  四喜说道此处转头看向一脸无辜的司马连城,再次继续,“南陈皇室秘而不宣的丑闻,九皇子司马连城出身卑微,相貌却和南陈皇帝颇为相似,因此深得皇宠,原本有机会问鼎皇储之位,只可惜,九皇子殿下性喜男色,****后宫无承嗣之德!”

  “殿下,我说的可对?”

  四喜说到此处,目不转睛的看向眼前之人。

  若非他曾跟随自家爷和南陈几次交锋,也不会对南陈皇室秘辛如此知之甚详!

  司马连城闻言,一脸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清俊的脸上闪过一抹不乐意,“什么叫我出身卑微?我母妃好歹也是个六品的侍应,比起那些无名无姓的宫娥好多了好不好……”

  顾长生闻言,眉尾一挑。

  到了这种时候,这司马连城关心的竟是这个!

  “身为南陈九皇子,神风半夜不在行馆安置,竟然挂在荒郊野外的枯枝之上,司马连城,你到底意欲何为?”顾长生一脸凝重的沉声开口。

  不管他母妃是几品,也不管他是不是性喜男色,顾长生只关注一点!

  那就是他是南陈九皇子!

  如今三国对大周虎视眈眈,南陈更是一马当先,南陈九皇子出现在柳州城不足为奇,可出现在她路经的途中,若说这是巧合,顾长生是打死都不相信的!

  这世间,所有的巧合都有其因由!

  除非天定,就是刻意为之!

  “我?”司马连城闻言,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脸无辜的开口,“你问我为什么在这里?那当然是有原因的啊!”

  “原因为何?司马连城,你若是说的好,我放你离去,如若不然,休怪我无情!”顾长生凤眸微眯,沉声警告。

  司马连城一听这,顿时不乐意了,“哎,我说长生娘子,你这就忒不讲理了,怎么,这大路你深更半夜走得,我就走不得了?我好歹也是个皇子啊,就算逊色了点儿……”

  在司马连城念出顾长生的名讳时,顾长生的手就紧紧攥起,眸中危险的光芒一闪而没,“你认识我?”

  果然,这世上,就没有那么多的巧合!

  这司马连城,竟然认识她!

  司马连城闻言,当即点了点头,“当然认识!四国药神长生娘子,医术那叫个精湛绝伦,举世无双!当然,那脾性也是举世无双,那叫个彪悍嚣张!嘿嘿……”

  司马连城说到这里,看着顾长生窃笑,“甭怀疑,你在你府邸前大杀四方的时候,我就在人群中旁观呢!厉害!当真厉害,比我有用多了!”

  顾长生一听这,眉心突的一皱!

  果然,是因为李沐风和严沁蕊那一闹,让她不得不走出府门,进入了三国之人的视线!

  可是,这个司马连城,既然认识她,初时不点破,现在才说出来,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长生娘子你可别多想,就我这点本事想要跟踪你实在是难度太大!我真的是恰巧在挂在了枯枝上,谁成想你竟然路过此地,害的我想喊个哨探把我摘下来都不成……”司马连城一脸抱怨的开口。

  他真的已经挂在枯枝上老半天了……

  顾长生闻言,凤眸微眯,“司马连城,闲话休提,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说!”

  不要怪她疑心重,而是这南陈九皇子的行踪,当真可疑!

  司马连城闻言,脸上显出一丝难为情,迟疑的开口,“我……我……那个,我在横塘花柳巷寻到了一个清倌人,结果才带回行馆,就被皇兄发现了,皇兄一怒让人将他发卖出去,我心有不舍,才跟了出来……”

  司马连城说到这里,突的睁开眼,一脸谴责的看向顾长生,“谁知道你要路过这里,我被你的开路之人吓的躲到了路边的草丛里,结果被枯枝勾住了,我已经在这挂了老半天了,嗓子都喊破了,也没人把我摘下来……”

  众人闻言,纷纷转头看向顾长生。

  现在,要怎么处理?

  此人是南陈的九皇子,杀是肯定不能杀的!

  南陈仅余了两个皇子,一个贵为太子,一个就是眼前的九皇子,虽然不肖了点,可若是暴毙在了大周,那这事儿必然不能善了!

  不但不能杀,就连动都不能动!

  司马连城在大周出事,势必成为南陈兵临大周的出师之由!

  所以,现在作难了不是?

  “喂!你们一个两个的这都是什么脸色,我都说了我是恰巧在此,你们可别打什么歪主意啊!”司马连城也感觉到了四周的怪异,一脸戒备的双手抱胸后退了一步。

  顾长生一双大眼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司马连城,心中思绪万千。

  她相信司马连城没有说谎,他的清倌人被发卖,他追到此地,大概确有其事!

  可是,恰恰她出城之时,他出现在了自己的必经之路上,这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亦或者说,他将那清倌人领会行馆,就在算计?

  算计他皇兄司马长昊的反应,算计她的出城时间,算计好这一切?

  这得是多么精密的布局,多么七窍玲珑的心思!

  “司马连城,你要告诉我什么?”

  顾长生的脸色突的变得无比的正经,审视着司马连城,郑重其事的开口问道。

  司马连城如此煞费苦心的出现在她面前,到底要告诉她什么?

  没有三分利,不起早五更,顾长生不相信有人会精心布局,做无用之功!

  司马连城闻言,顿时就眉开眼笑了,“长生娘子这话说的,我见过长生娘子威风凛凛的一面,本就心向往之,比我有用啊!如今又有缘相识,自然是要告诉长生娘子,我的敬仰之情啦!长生娘子,你是不知道,你对闹上门的人出手的那叫个杀伐果决,我……”

  听着司马连城巴拉巴拉的述说着他的敬仰之情,那可真是堪比江水,滔滔不尽的样子。

  顾长生的眉头随着他的话,渐渐的舒展开来,及至他说完,顾长生对着宁二昆奴一挥手,“收起武器!”

  她想,她大概是明白了……

  “大人?”

  “大人?”

  宁二和昆奴闻言,脸上皆显出一丝疑惑。

  “大人,你是要放他离开的意思吗?如今这种情况,放他离开怕是后患无穷!”宁二一脸不赞同的开口。

  “不放他走,连后患都不用等,直接就是南陈大周兵戎相见!”顾长生沉声开口,再次下命,“收起武器!”

  这是南陈的九皇子,身份在那里,她原本有一百种方法让他开不了口,甚至忘了今夜遇到她的总总!

  可是现在看来,已然是多余的了!

  聪明人说聪明话,司马连城该知道的不该知道,想必全部知道了,他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过就是为了告诉她这些而已!

  面对同样的聪明人,武力和威胁,绝对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顾长生的嘴角勾起一抹心知肚明的笑意,转脸看向司马连城,云淡风轻的开口,“能和九皇子殿下有缘相识,也是长生三生之幸,既然九皇子殿下追心上人追的正忙,那长生便不耽搁殿下了!”

  “殿下请吧!”

  顾长生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转身就往马车中走去。

  一旁的司马连城见此,顿时急了,“唉唉哎,长生娘子你别这样啊,这人眼瞧着是追不到了,长生娘子你好歹派个人把我送回城啊!”

  顾长生闻言回头,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意,奕奕然的开口,“把九皇子殿下送回城,那我岂不是百口莫辩了么?这样自报行踪的事儿,我岂会干?”

  真以为他聪明,她顾长生就是个傻子呢?

  司马连城一听这,顿时就急了,跺着脚开口,“那怎么办?这深更半夜的,我孤身一人,若是遇到个强抢民男的,我到底是从呢还是不从呢?长生娘子你行行好,就派个人送我回城吧!”

  顾长生闻言,眉尾一挑,“这一点九皇子殿下大可放心,三军驻地就在不远处,想必那些强抢民男的宵小是不敢出没的!”

  说到这里,顾长生一顿,脸上邪恶的笑意愈发的浓郁。

  跟她玩聪明么?她其实蛮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的!

  只是她被吓了这么一跳,又耽搁了这么久,总要从这个聪明的人身上讨回来点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