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九十七章 重回百里山
  readx();

  cpa300_4(); 顾长生闻言翻了个白眼,她对孛儿只斤念的单蠢也是没什么别的想法了!

  生在北蒙皇室,单蠢成她这种样子,这是多亏被放养了啊,如若不然,还真不知道她能不能长大!

  “念啊,以司马连城的心机,他能不知道你是北蒙公主么?”顾长生撇着嘴,意兴阑珊的开口问道。

  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偏偏还要问,可见孛儿只斤念对政治的敏感度,当真是蠢的无可救药!

  “呃……”孛儿只斤念闻言一愣,一脸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他都聪明可怕到那种程度了,你觉得他不知道我的身份么?”

  “且!那你还问我!”顾长生远远的看见四喜黑着脸走来,勾唇一笑,转手放下车帘,“启程吧!司马连城既然敢孤身一人出现在我的面前,肯定将我周围之人探听了个一清二楚!”

  “念,你虽不关心北蒙国事,可你北蒙公主的身份摆在那里,该如何作为,且等百里山上将义父和小肉包安置好回城,我再与你细说!”

  车帘之外,孛儿只斤念依旧一脸迷茫。

  月西楼看她如此,嫌弃的别开了头。

  “还愣着干什么?难道遇到个南陈九皇子还不够,你们还想遇到北蒙的孛儿只斤念律赤么?”顾长生抱着自家宝贝儿子,一脸不满的开口。

  “不要不要!”

  孛儿只斤念闻言,反应相当的直接,连忙抓住月西楼的衣袖,“快快启程!我不要遇到律赤堂兄!我们快走!”

  月西楼瞄着抓在自己衣袖上的纤纤十指,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利索的收回衣袖,手中马鞭连挥!

  他真是郁闷至极,这世上竟有女人,比他明月楼中的花娘更不顾及男女大防!

  动手动脚的,让有洁癖的他无比的郁卒!

  被司马连城耽搁许久,所幸并没出什么大事,马车再次在大路上疾驰,直往百里山下而去!

  顾长生坐在马车中,看着怀中对她依赖无比的小肉包,眼底闪过一抹不舍!

  “小肉包啊,一定要听爷爷的话,不要调皮,知不知道?”顾长生抬手点了点小肉包顾泽的眉心,亲昵的将他搂在怀中,蹭了蹭他的小脑袋。

  “娘亲,我要是想你了怎么办?”小肉包一脸泫然欲泣,期期艾艾的开口。

  “虽然说舐犊情深没错,可你是小小男子汉,怎么能总想娘亲呢?你要学会独立,学会坚强,然后娘亲有时间就来看你!”顾长生一脸疼惜的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半山先生,一脸不舍隐含担忧的开口,“义父,小肉包就交给你照看了,他若是调皮捣蛋,义父你千万不能姑息他,一定要好好的惩罚他!”

  顾长生说到这里,自己都有点汗颜!

  好吧,这话说了等于白说!

  她家义父,那就是个十足的孙奴啊孙奴!

  别说惩罚了,连句重话都不带跟他家亲亲小孙孙说的!

  一旁的半山先生闻言,非常利索的点头应道,“长生爱女放心,老夫一生虽未广收门徒,可好歹也有学生数人,如今他们哪个不是主政一方,成就斐然,小孙孙交给我,你尽管安心!”

  顾长生一听这,顿时低下了头。

  好吧,无言以对了!

  担忧更甚了!

  他义父就那么几个学生,其中之一就是周宗宝!

  可是,义父他老人家即便是对大周的宝亲王殿下周宗宝那也是丝毫不假辞色的!

  可是,义父他老人家对待小肉包孙孙那也是完全百依百顺的!

  这学生和孙子,差别如此显而易见!

  你让她如何相信自家义父的保证啊?

  顾长生顿时有种将小肉包送进户口的感觉!

  宠杀啊宠杀,她家义父绝对有宠杀小肉包的实力!

  小肉包跟着自家义父,绝壁会长成一棵五股六叉的歪树,这一点顾长生连想都不用想,就无比的确定了!

  得到了自家爷爷的安抚,小肉包的脸色才好了点,只不过依旧赖在自家娘亲身上不起来。

  顾长生看着一脸宠溺逗孙子的半山先生,总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几经思索,顾长生迟疑了下,还是开口了,“义父啊,你这小孙孙可是咱俩养老的老底啊,你可不能把他惯坏了啊,要不咱俩回来可没地儿哭去了哇……”

  顾长生说的那叫个情真意切啊!

  着自家义父宠小顾泽的势头,恨不得要天许半边那种,这不惯坏,那才怪!

  “什么话?为父是那种不知轻重之人么?”半山先生闻言,当即瞪了自家女儿一眼。

  顾长生一听这话,顿时就歇菜了!

  好吧,有人惯孙子惯成那样还不自觉,她这做人女儿的还能说什么?

  她现在只祈祷三国皇储快点滚球,然后她好能把小肉包给接回来!

  柳州城到百里山的路说短不短,说长不长,顾长生拉车的四匹宝马,那质量是杠杠的!

  出了三国驻军之地,更是在月西楼的驾驭之下,撂开四蹄跑得飞快,转眼山下村就近在眼前。

  顾长生一行丝毫不敢停顿,她要亲自将义父和小肉包送到百里山深处的山寨才能放心,顺便正好可以检查一下百里山中八百手下的训练情况!

  将马车停在她以前住的小院中,顾长生就领着一众家人和暗卫往百里山深处进发了!

  半山先生年迈,让他爬山那是行不通的!

  所幸顾长生早有准备,没错,攀山两人抬的小单轿!

  半山先生坐在单轿之上,原本想把他的亲亲小孙孙给抱过来,没成想小肉包却不领情,分外欢快的选择跟在单轿旁!

  别看他人小,可他的速度,明显的比抬单轿的两个暗卫要快得多!

  月西楼看着前串后跳的小徒弟,分外满意。

  名师出高徒啊!

  “爷爷,到山上我教你武功啊,你就不用坐单轿了哇!”小肉包一脸天真无邪的建议。

  单轿之上的半山先生闻言,含笑点头。

  小孙孙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这一把老骨头学武功,既然是小孙孙开口,那就算是学散了,那也是值得的!

  顾长生回头就听到了这一句,当即一头冷汗的加快了速度!

  不忍直视啊不忍直视!

  她对自家孙子的未来,真的甚为忧虑啊!

  百里山上一切如旧,早知顾长生要来,八百男女早就在山寨之前列队相迎!

  顾长生领头,一众人如入无人之境般的穿过了密布的**阵法,来到了山寨。

  校验了自家手下一番,顾长生就将半山先生引置众人之前,领头躬身施了一礼。

  校场之上的八百人见此,哪里敢耽搁,自家大人都行礼了,他们岂有站着的道理,顷刻之间,众人齐齐跪地。

  虽然,他们跪的有点儿莫名其妙!

  “义父,这些人就交给义父教导了!”顾长生郑重其事的托付道。

  下跪众人一听这称呼,顿时心头一跳,跪的愈发恭敬了!

  义父!他们大人唤这老者义父!

  这可不得了!不论此人是谁,能得他家大人如此郑重其事的相托,单是这义父一层身份,这跪礼,他们行的就理所当然!

  半山先生上前一步,扶起自家躬身施礼的女儿,睿智的双眼满是赞赏的看着下面的士兵,不由得满意点头,沉声开口,“既然是女儿你的手下,老夫自当竭尽所能教导,长生爱女不必跟为父如此客气!”

  “女儿谢过义父!”顾长生闻言,含笑起身,转身看向下面的一众手下,奕奕然开口,“这是我的义父,姓周,字半山,世人尊称其半山先生!”

  “吓!”

  “嗬!”

  顾长生音落之时,台下立时想起一片惊吓唏嘘之声!

  他们就算多为莽夫蛮将,可时人重文,半山先生之名,纵使他们这群莽夫也如雷贯耳啊!

  “大……大人……您怎么把半山先生忽悠来的?”貂蝉一脸惊悚的看着台上那个一身学士青衫,儒雅气质天成的睿智老人,颤颤巍巍的问出声。

  她这闻声,无疑是问出了在场众人的心里话。

  半山先生啊!那可是半山先生啊!

  那可是文坛耆老半山先生!世间学子文人的表率,遍寻不着的半山先生!

  怎么就被他家大人给忽悠来了呢?

  他们是知道自家大人会安排人教导他们识文断字,可这人,来头也忒大了点吧?

  顾长生闻言翻了个白眼,不予理会!

  什么叫忽悠来的?说的跟她是个大忽悠样!

  丫的忒没见识,她这么正儿八经的一人,能干出忽悠人那样的事儿么?

  再说了,都说了是义父,丫的听不懂咋滴?

  “大……大人,你该不会是让半山先生来教我们识文断字吧?”将六一脸踟蹰的开口,“半山先生!这可是半山先生,这未免有点儿太大材小用了吧?”

  天爷!连四国皇室都请不动的半山先生,若是来教他们识文断字的话,那……

  那出了百里山,他们这八百人,岂不是也能抛去莽夫的帽子,以文人自称了?

  能得半山先生一句点拨,都能获益匪浅,若是能跟半山先生学上那么一阵儿……

  这荣耀……

  幸福来得太突然,他们有点儿接受不能!如置云端的梦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