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三百九十九章 百里山下谁接应
  readx();

  cpa300_4(); 出城路上,有惊无险,顾长生一行人趁着夜色再次下山。

  她必须要在天亮之前人不知鬼不觉的赶回城!

  否则就会弄巧成拙了!

  一行人飞一般的在山中穿梭,飞快的往百里山下掠去!

  顾长生站在百里山半山腰往回望,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周沐打的什么算盘她不知道,可她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之感,到底为何,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她总感觉,会有大事要发生!

  而这事儿还和她有关!

  她将唯一的牵挂藏身在这百里山中,今日过后,百里山深处便成了龙潭虎穴,阵法密布之地!

  只希望如此,能够保全她的义父和宝贝儿子!

  “全速下山,务必在天亮之前返回府中!”顾长生一声令下,率先往山下的小院疾奔而去!

  以顾长生现在的功力,运足了速度,饶是轻功卓绝的月西楼也难以追上,更何况他人?

  不过一会儿,一方人马就拉开了距离,可顾长生还是急速前进,因为她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了!

  突然,疾行之中的顾长生一愣,身形停在一根树枝上,一脸凝重的看向追来的月西楼,沉声开口,“不好,我出城之事肯定惊动三国来人了!”

  月西楼闻言脸色一沉,美绝人寰的脸上闪过一抹沉重之色,“丫头你怎么知道?你的迷迭散本该万无一失才是?”

  顾长生闻言看向山下,沉声开口,“是!迷迭散万无一失,可是我们耽搁太久了!我担心留守的暗卫应付不过来!”

  监视她府上的探子肯定会有自己的消息传递方式,她为了以防他们昏迷引人察觉,让留守的暗卫见人徘徊顾府周围就将人迷倒!

  可即便是如此,这时间终究是耽搁的有点儿久了!

  一次两次不见探子消息回禀还情有可原,若是三次四次,这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三国皇储身边,最不乏的就是聪明人,肯定会发现其中不妥之处的!

  南陈九皇子司马连城!

  都是那家伙耽误事!

  顾长生心底恨恨的诅咒了声,催动内力就往山下掠去!

  她这才进入三国皇储的视线,就来了个偷偷出城,这要是换成是她,也肯定会犯嘀咕!

  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

  丫的知道的太多太聪明也不是好事!起码三国之人绝对不想她知道太多!

  率领一众手下来到了百里山下,还未靠近小院,顾长生飞驰的身形突的一顿,脸上突然扬起一抹欣喜!

  众人见她这表情尽皆一愣。

  包括月西楼,都是脸色一顿。

  顾长生哪里顾得上跟他们解释太多,飞身而去,一把就推开了虚掩的院门!

  果然,院中的木棉树下,一个紫色的瘦长身影昂然而立!

  月色依稀之下,那人蓦然回首,宛如神邸的眉宇间闪过一丝宠溺的笑意。

  “妖孽!真的是你!”

  顾长生惊喜的唤了一声,冲着那个身影就扑了过去。

  她适才远远的就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气息,她本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或者是太想他了,没成想,竟然真的是他来了!

  “不是本王,还会有谁为你操碎了心?”周沐莞尔一笑,抬手稳住了她飞来的娇躯,长臂一伸,那朝思暮想的人儿就落入了他的怀中!

  鼻端满是妖孽身上若有似无的熟悉龙涎香味,顾长生从接到三国皇储请帖就一直忐忑不安躁动非常的心,莫名的就安定了下来!

  这个男人,虽然不能朝夕相伴,可她总能在他身上找到归属感和安全感!

  跟来的众人一看院中相拥的两人,利索的在门口停住了脚步。

  月西楼看着两人重叠在一起的身影,那脸色黑的已然能滴下墨汁来。

  一旁跟来的孛儿只斤念见此,一脸幸灾乐祸的拐了他一肘子,笑眯眯的开口,“喂!月西楼你看什么看?你再看,那顾长生的心也是在我师兄身上!”

  “哼!”月西楼闻言,重重的冷哼一声。

  “怎么?眼馋了?”孛儿只斤念将脸歪到月西楼面前,眨巴着深邃的大眼睛,奕奕然的开口,“你如果眼馋的话,那本公主就勉为其难的让你抱抱好了!”

  月西楼闻言,睨了眼前毫无女子矜持的女人,一脸嫌弃的别开了脸。

  孛儿只斤念见此,顿时就不乐意了,双手叉腰,一下子跳到了月西楼的面前,一脸不善的开口,“月西楼!你那是什么表情?我降尊纡贵的让你抱抱,那是看得起你给你面子,你不领情倒还罢了,竟还敢嫌弃本公主!”

  “你到底还是不是女人?”月西楼闻言,当即冷叱道。

  “甭管我是不是女人,反正我这身子你看也看了,摸也摸了,你自己说的,你会娶我的!”孛儿只斤念昂着下巴,一脸你奈我何般的开口,末了又邪恶的加了句,“不过,若是你非要当女人,那我来当男人也是可以的,你若是真有这点儿癖好,我还是可以体谅的!”

  “你!”月西楼闻言,当即气的抬手指向眼前的女人!

  “我?我说错什么了么我?”孛儿只斤念见此,不畏不惧的抬了抬下巴。

  顾长生说的不错啊,月西楼果然跟她师兄有基情啊,你看,一提这事儿就炸毛了吧!

  这明显就是被人踩到痛脚的样子啊!

  “你!”月西楼咬牙切齿的又指了指她,终究是一脸愤愤的收回了手,五彩斑斓的锦衣一闪,整个人顿时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喂!月西楼你往哪里跑!你还没说你到底要不要抱抱我呢?”孛儿只斤念见此,哪里肯善罢甘休,当即挥舞着双手就追了上去。

  听到院外两人的动静,顾长生好笑的摇了摇头,想到回城之事,便连忙从周沐的怀中蹦了出来,一脸焦急的问道,“妖孽,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他们发现我出城的事儿了?”

  周沐闻言略点了点头。

  顾长生的心顿时一沉,一脸愤愤然的低吼道,“那怎么办?丫的这三国的皇储到底搞什么鬼,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医娘,最多也就是你的码字而已,用得着他们兴师动众这么上心么?”

  周沐见此,抬手拍了拍她的背脊,眼中的担忧一闪而没。

  三国皇储,又岂是泛泛之辈,虽然前面有霍水仙混淆视听,可他们一个一个的也都不是好糊弄的!

  周沐看着眼前气呼呼的小女人,眼底闪过一抹无奈。

  他的这个小女人啊,永远是那么耀眼,三国来人又岂会视而不见?

  就算是本着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原则,他们也不会放松对她的警惕之心的!

  “吾爱,你就那么不相信本王?本王不是说过么,最迟冬日,定会将他们逐出大周!”周沐看着眼前的小女人,缓缓的开口。

  顾长生闻言,当即摇了摇头,“我当然相信你,可是我接到了他们的请帖,要去赴横塘赏梅宴!”

  “如今他们虎视眈眈,我可不敢放任义父和小肉包留在城中陪我冒险!”

  周沐闻言,略一思索便点了点头,“如此也好,留在百里山,除非他们抱定大动干戈之心,否则绝不敢行兵进山,本王和你也才好安心!”

  顾长生闻言连忙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

  实际上,她想的更长远,丫的她连万一真要兵戈相见,百里山上应对之策她都想好了!

  想到这里,顾长生一脸无奈的耸了耸肩,“那现在好了,赏梅宴还未至,我就先惊动他们了,现在怎么办?”

  周沐闻言一笑,抬手点了点她的鼻尖,朱唇微启,缓缓开口,“所以,本王这不是来了么?”

  顾长生听他这话,当即撇了撇嘴,一脸讥讽的开口,“帮我出头教训李沐风夫妇也就罢了,若是你我深更半夜出城还被三国来人抓包,那你和霍水仙的大戏还要不要唱下去了?”

  “哈哈!”周沐闻言,纵声一笑,宠溺的敲了敲顾长生的额头,一脸笑意的开口,“本王听着这话中,不满之意甚多!”

  “错觉!这是你的错觉!”顾长生当即斩钉截铁的回道。

  丫的,她不满了么?不满了么?

  不带这么污蔑人的!

  她这分明是旁观者清的心态好不好!

  周沐见此丝毫不以为意,缓缓的将她拥入怀中,呐呐的开口,“不过本王听了,甚是欢喜!”

  顾长生闻言,当即在周沐怀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自恋吧你就!

  周沐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一般,抬手敲了敲她的小脑袋,奕奕然的开口,“本王和你的情事,满柳州城人尽皆知,如果不闻不问才会更令人生疑,这样也好,本王可以堂而皇之的保护你!本王倒要看看,有本王护你,他们能耐你何!”

  “别忘了柳州城外的十数万驻军,还有三疆大军压境!”顾长生适时的泼了盆冷水。

  “你啊!怎么无论何时,都如此清醒?”周沐闻言,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个女人,他就不能指望她会感动!

  “放心,只需再等待半月,柳州城就会恢复如初,本王如此堂而皇之的来接你回城,吾爱你可想好了出城的理由?”周沐眸底闪过一抹坚定的神采,缓缓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