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十章 陈年往事
  顾长生一愣,不对啊!

  台词不是酱紫的!

  抬手抹了一把满是水痕的脸,顾长生好不容易睁开眼,抬手指向自己,怀疑的问出声,“你说我在寻死?”

  妈蛋!老娘只是想快点从黄۰色的绮念里回神,才能有个清醒的大脑来直面惨淡的人生,哪个是要寻死?你才寻死!

  “我有说不负责?你疯了,跑什么跑!”周沐恨恨的甩开她的后领口,一身寒气谨慎的盯着眼前的女人,以防她再往水缸里扎!

  “停停停!”顾长生慌忙的用胳膊在胸口比了个十字,然后疑惑的看向眼前衣衫不整分外销۰魂的男人,眼神不自觉的眯了眯,想到这是谁弄的,脸上不自觉的又开始发热,顾长生连忙的转开了脸,只敢往上看,“妖孽,你这台词不大对头啊!理论上是老娘睡了你,而老娘我也没打算负责,再说了,老娘昨天已经把银子给你了,银货两讫,咱俩谁都不亏,都成年人了,谈什么负责就太假了,在我老家,谁没睡过十个八个的,都不敢说自己年轻过。”

  “谁睡过十个八个?”周沐冷着脸望向一旁的董雷,还有急慌慌跟进来的几人。

  董雷整个身子一颤,忙不迭的摇着手后退了一步,“奴婢没有,奴婢没有,奴婢的娘说过,要洁身自好,要从一而终。”

  被周沐冰冷如刀的目光扫过,其他的三个女性虽然不知道原因,但还是直觉的摇了摇头。

  听小雷子的回答,貌似涉及到了女人的贞。操问题上,这个问题很严肃,而且很致命。

  顾长生无语的看着屈服在周沐淫。威下的几个丫头,痛苦的捂了捂脸!

  呜……她竟然忘了,古人宁顽不化的贞。操观,呜……跟古人谈尼玛,不是找死么!

  额……不对!节。操那种神奇的东西,她早八百年就木有了啊!

  顾长生救星一般的跑到一边的小包子身后,特自豪的将他揽在身前推了推,“老娘嫁过人,老娘有儿子的!老娘要从一而终!”

  古人的贞。操观简直就是上了床不买单的利器啊!她才不要这妖孽的负责!

  “李沐风么?”周沐黑着脸出声。

  顾长生的身子一顿,茫然的看向他,“李沐风是哪根葱?告诉你,少往老娘头上扣屎盆子!老娘是不会承认的!”

  周沐一愣,不敢置信的望向她,这女人!

  前一刻还说要为人从一而终!后一刻就不知道人是哪根葱!

  “娘子……”小翠带着哭腔唤了一声,她记得她跟娘子说过的啊,小公子的亲生爹爹就是李沐风啊!

  娘子你说谎,好歹别自己掀老底好不好!看人郡王爷脸都黑的能刮下来几层锅底灰了!这他要是一怒,整个柳州城都得跟着晃三晃,哪里还有咱们的安生日子好过啊!

  顾长生茫然的看着几个丫头集体色变,脸上也是一愣,怎么了?她有说错什么吗?

  “娘亲,我好想记得,那个被你休了的便宜爹爹,就叫李沐风。”小肉包子顾泽在她的怀里,艰难的扬起脖子扭回头疑惑的看向她,不对啊,娘亲前段时间还说过要挑个像木头叔叔一样的相公来着。

  顾长生差点让大风闪了舌头,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刚刚说了啥?

  她好像啥都没说……

  “那个……时候不早了,我去前面医馆看看。”顾长生一边往外走,一边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她要逃跑,都别追她!

  “娘子,天还没亮利索。”小翠拢了拢身上的衣服,一把拽住她的袖子。

  娘子往后门跑什么?

  “奥,那我再回去睡个回笼觉。”顾长生认命的转身,低头,往回走。

  呜呜……身后为什么有一丝龙涎香味若有似无的传来?

  飞一样撒开丫子往自己屋里奔去,顾长生甩掉鞋子就一头扎进了被窝。

  恶魔!走开!

  噩梦!醒来!

  开门声隔着薄被传进耳朵,薄被的一角被不甚温柔的掀开。

  一个修长的身子,很是理所当然的钻进被窝,然后躺在了她的身边……

  顾长生怒了!

  一脚就踢了过去!“丫的你还阴魂不散了啊!偶不是都付钱了吗!这尼玛还能当回头客的啊!”

  周沐冷着脸一把抓住踹过来的脚,一个使劲,压在自己的大腿下。

  这女人!她要是会寻死,那才是奇迹!自己刚才真是白担心了!

  顾长生不安的在他怀里左踢右踹,但都徒劳无功,泄气的看了一眼圈在身上宛如铜墙铁壁的胳膊和大长腿,悲愤了,“到底是要杀要刮,你给个痛快!我告诉你,你是别指望老娘我自觉的自杀谢罪了!我这人那是典型的要钱没有,要命不给!你还是用强的吧!老娘我意思意思反抗一下,好歹不算白死了!”

  周沐拧着眉头听着胸口前传来的嗡嗡的声音,郑重的开口,“什么死啊活啊的,爷说了,爷会负责!”

  “你负责?是老娘把你给睡了,老娘都没打算负责,你负哪门子的责?我告诉你,你识相的,赶紧的忘了昨晚的事儿,咱就当没发生过,或许,你就当个屁把我放了吧!”顾长生都快哭了,这男人是谁?声震九州的沐郡王啊!

  “你再说一遍?”周沐空开一手,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窝在自己胸口的脸,冷冷的与她四目相接。

  “再说一百遍也是如此!你是大周朝的沐郡王,我是个带着娃儿的弃妇,别说咱俩只是有一腿,还并没实质性的什么,就算咱俩有了点实质性的什么,有了他十条八条腿,那也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我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我告诉你,你这样的就该好好的回你的郡王府,娶上他十个八个的******,大被同۰眠左拥右抱的过着神仙般逍遥的日子。而老娘我,就应该默默无闻的赞银子,养上他十个八个的俊美面首,咱俩各过各的,谁也别碍着谁!”顾长生盯着眼前俊美到天۰怒人怨的脸,狠了狠心,娘的!美男何其多,不能吊死到这一棵歪脖子柳树上!

  “默默无闻?俊美面首?”周沐冷冷的甩开她的下巴,声音仿佛能掉下来冰渣般砸在顾长生脸上。

  “你默默无闻的让我整个柳州传的沸沸扬扬,你默默无闻的昭告天下要将顾氏药方公之于众?你默默无闻的告诉世人你会失传千年的针灸神技?我原本以为你当初撵了我走,就是要过简单安定的日子,可现在呢?这就是你的默默无闻?”

  顾长生愣愣的看着周沐妖娆的红唇在眼前一张一合,她从没听周沐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我……其实……我……”

  顾长生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终于还是认命的闭上了嘴,无言以对,她原本是想过安生日子的,可貌似现在的状况确实不怎么安生……

  周沐缓缓的呼了口气,他是真的从未一气说过这么多话,看见她低下了头,复又继续,“顾长生,你到底有没有脑子?知不知道女子无才便是德?还是说顾承医的下场也没能让你看清,这个世上,太过招摇,总会招来横祸!”

  顾长生蓦然抬头,眼神犀利的望向眼前的男人,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和不确定,“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祖父的死另有隐情?”

  不会的,那个一心只为天下苍生,只为行医救人的老人,怎么可能是枉死的?

  “你以为呢?你只是不想承认罢了,以你的聪明,稍微想想就能明白的事情,又何必自欺欺人!”周沐看着她,声音不见喜怒。

  “六年前,十四岁的你远征北漠得胜回朝,陛下犒赏,封地柳州,食邑一万三千户,可对?”顾长生抓住他的前襟,紧张的问。

  周沐盯着她,点了点头。

  “六年前,我祖父接到了朝廷的征召,要他入职太医院可对?”

  周沐复又点了点头。

  “祖父以著书为由拒了朝廷征召,胡秉志上京,可还另有隐情?”顾长生直直的看向眼前的人,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这个俊美的无可挑剔的男人,好陌生!

  “你祖父,当年曾为我看过病。”周沐想了想,还是据实以告。

  “什么病?”顾长生丝毫不退,直直逼问。

  “牵机之毒。”周沐回的干脆。

  “牵机之毒需要长时间的调理才可除尽,而柳州,唯有我祖父精于此道……”顾长生缓缓低下了头,他真的和祖父的死有关!

  “当年,是何人给你下毒,又是何人提起征召我祖父入京为官?”过了好久,顾长生才缓缓的抬起头,声音清明的问。

  周沐直直的迎向了她的目光,时间仿佛一瞬间的停滞,两人紧紧相拥,却仿佛隔了万水千山,遥不可及。

  “东宫,我的嫡亲母妃,郑氏!”

  过了好久,周沐才缓缓的低下了头,声音清冷,不带有一丝感情的回答了她。

  顾长生惊愕的抓紧他的胳膊,不敢置信的吼,“你说什么?”

  ...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