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章 三国皇储堵城门
  readx();

  cpa300_4(); “呃……”

  顾长生闻言一愣,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出城的理由,尼玛她出城的理由是来安置义父和小肉包,好让自己没有后顾之忧的啊!

  可是明显,周沐的想法不是酱紫的!

  因为,周沐他就不是一个会明知故问的银!

  这一个瞬间,顾长生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周沐含笑凝视着眼前的小女人,缓缓摇了摇头,牵起她的手就往院外走去,低沉魅惑的声音响起,“走吧,我们还是快些回城,看看他们到底能如何吧!”

  “呃……奥……”顾长生闻言,诺大的凤眸眨了眨,直觉的应了声。

  再回神之时,两人已经上了顾长生的马车!

  “来人,前面开路,与本王回城!”马车帘放下的那个瞬间,周沐对着四周的是后下,沉声下令。

  “遵命!”

  众人回的很干脆,不过一瞬间的功夫,马车就飞快的动了起来。

  “喂,妖孽,花孔雀和念还没回来呢!”顾长生掀开车帘,瞄了一眼驾车的四喜,不满的开口。

  丫的,她的花孔雀车夫,还有孛儿只斤念还不知道追到什么地方去了,他们就这么走了,把另外二人扔在百里山下,不大好吧!

  “他们二人总归是知道回去的路,丢不了的!”周沐不置可否的开口。

  顾长生一听这,顿时就歇菜了!

  好吧,丫的花孔雀和孛儿只斤念要是会迷路走丢,那才怪了!

  她真是太尼玛有当奶妈的天赋了,照顾人仿佛照顾习惯了的样子!

  这真不是个好习惯!

  马鞭省省,四匹宝马撂开了蹄子沿着来路折返。

  顾长生见周沐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机灵的选择不说话,就安安静静的坐在他身旁。

  “休息一下吧,万事有本王!”

  周沐抬手将她揽过,在自己怀中给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抬手轻拍她的背。

  顾长生见此,二话不说,当即闭眼假寐!

  她是真的累了!

  被三国皇储所关注,那感觉,比三头猛虎虎视眈眈的盯着还要可怕!

  这简直就是与虎谋皮啊!

  一路无言,快要靠近城门的时候,顾长生瞬的抬起了头!

  高手的气息!

  她感觉到了无数高手的气息!

  那种内力起伏探测的波动,仿佛有型一般萦绕在她四周。

  “妖孽,我果然有够拉轰,没想到三国皇储连觉都不睡,竟然堵在城门这堵我来了!”

  顾长生从周沐怀中起身,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轻声开口。

  丫的,太尼玛兴师动众了有没有!

  她顾长生这么平常的一人,值当的人家这么“厚爱”么?

  三国皇储是谁?那可都是金贵的不能再金贵的人啊!

  就这么堵她,不太好吧?

  转眼城门近在眼前,顾长生能清楚的看到躬身立在一旁的郭大千一脸紧张如临大敌是模样!

  三辆富丽堂皇的马车,三个仆众成群的华服之人!

  站在中间的那个,顾长生认识!

  正是她和孛儿只斤念不惜爬城楼偷看的南陈第一美男——南陈太子,司马长昊!

  马车停住的那一刹那,顾长生和周沐四目相对,无声的交流!

  阻止了周沐,示意他在车内稍后,顾长生抬手掀起车帘,奕奕然的走去!

  司马长昊三人,原本正假作谈笑风生,可注意力却一直在这被无数高手保护的马车上!

  见马车上人终于有了动静,当即转头忘了过来!

  这一转头,正好对上了掀帘而出的顾长生!

  一袭红衣灼灼印着依稀的月色,银丝勾勒的裙摆摇曳生姿,领口袖口以黑貂绒点缀,雍容淡雅,透着股清冷之色。

  再看出来之人的面容,三国来人眼睛不由得一眯!

  好一个容貌娇艳,气质孤傲天成的美人儿!

  “哈哈!不错不错,长的真是不错!这通身的气势,倒是颇有几分我北蒙女儿的飒爽之态,美人儿,你可愿随我回北蒙?我许你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穿戴不完的金银珠玉,吃不完的牛羊肉!不知美人儿意下如何?”

  一阵儿豪爽的笑声想起!

  顾长生闻声望去,一个膀大腰圆的雄壮汉子进入了她的视线,一身虎皮为衣,头上还带了个皮帽,全然一副蒙古汉子打扮!

  再听他这话,顾长生不用想就知道,这个长相粗狂的汉子,正是孛儿只斤念的堂兄,北蒙的内定继承人,孛儿只斤律赤!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愤怒气息,顾长生悄悄的对着背后摇了摇手。

  丫的,这孛儿只斤律赤竟然当着妖孽的面,挖他的墙角!

  看看,惹妖孽生气了吧!

  顾长生抬眸,复又打量了孛儿只斤律赤几眼!

  好吧,确实很威武雄壮,他给的条件也很诱人!

  可是,可是这套马的汉子,真是不是她的菜啊不是她的菜!

  “律赤怕是要失望了,传闻药神长生和沐郡王的交情可是匪浅啊!”司马长昊羽扇轻摇,歪头看着孛儿只斤律赤,俊颜含笑,奕奕然的开口,“荣华富贵,金银珠玉,吃不完的牛羊肉,这些东西,药神一样不缺,你怕是难以打动她的芳心啊!”

  顾长生闻言,连忙点头!

  丫的此言甚是啊甚是!

  面包牛奶她本就有,没道理为了个面包牛奶,跟一个套马的汉子跑了啊!

  孛儿只斤律赤虽然长得不差,可比起周沐那妖孽,还是差了不止一个档次的好不!

  “那又如何?喜欢就要占有,我北蒙一向是强者说了算!不就是沐郡王吗?我和他打一架,若是我赢了,这美人儿自然归我!”孛儿只斤律赤闻言,当即斩钉截铁的开口。

  “要赢沐郡王,律赤你真心不是在开玩笑?”一个声音戏虐的响起。

  顾长生再次转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衣着华贵,长的不错,起码站在南陈第一美男司马长昊旁边,丝毫不逊色!

  只是,太过阴柔,平白的给人一种心底发寒的错觉!

  这人,就是辽东的二皇子,金临渊了!

  顾长生不由得点了点头,尼玛,好!很好!三国皇储,一个不少!

  全尼玛让她看全了!

  这还真是走了****运的莫大荣宠啊!

  孛儿只斤律赤听到金临渊的话,顿时气得红了眼!

  他最恨人说他不如周沐!

  “律赤别生气,你想跟沐郡王公平竞争,打一架定输赢,原本就不现实!沐郡王之能,四国之人有目共睹,你逞匹夫之勇毫无益处!”司马长昊再次含笑出声,嘴角微勾,扬起一抹邪恶的笑意继续,“非但沐郡王你打不过,怕是这药神长生,你也只能看看,未必是她的敌手啊!”

  司马长昊一句话说完,将视线投向马车之上的顾长生,挑衅的抬了抬下巴。

  顾长生见此,凤眸不由得危险一眯!

  妈蛋,这司马长昊比他弟弟司马连城更坑爹!瞧这火烧焦油焦的!

  他们三人这么红果果的当着她的面议论她,问过她的同意么?

  擦!还真当这里是他们的国土,可以由着他们撒欢呢!

  这下不止孛儿只斤律赤气的脸红脖子粗,就连顾长生也有点生气了!

  顾长生打眼扫了三人一眼,脸上突然扬起了一抹淡讽的笑意,云淡风轻的开口,“三位真是好闲情雅致,这更深露重的,不在行馆休息,偏偏跑到城门来,该不会是特意来迎接我的吧?”

  “放肆!见到我南陈太子殿下,竟然不知下跪行礼!”顾长生音落之时,站在司马长昊身后的小太监当即上前一步,冷叱道,“殿下面前,岂有你这女子直身应答之处!还说什么特意来迎接你,少往自个脸上贴金!”

  “哈哈!”顾长生闻言,顿时就笑了,转眼目光如炬的扫向那耀武扬威的小太监,“区区一个小太监,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这里是大周,可不是你南陈一个小太监说风就是雨的地儿!”

  那小太监顿觉一噎,转眼就感觉到一阵儿威压如有实质的扑面而来,让他脸张口说话都不能!

  这一瞬间,小太监心慌了,一脸惊恐的看向那马车上的女子!

  能近身伺候南陈太子,他本就是小有功夫之人,此时此刻,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股强大的威压,正是从那女子身上发出!

  五脏六腑受压的疼痛,让他几乎窒息,不过一个瞬间,豆大的冷汗就纷纷落下!

  司马长昊见此,眼神一眯,对着身后示意了一下!

  顿时,一个瘦小的汉子上前,抬手将那小太监拎到了一边!

  顾长生见此,才一脸悻悻然的收回了释放的内力!

  丫的,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他们还真当她是省油的灯呢?

  尼玛三国皇储又如何?她原本是不想和他们打照面的,结果他们不是照样派了许多人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如此,本就是心照不宣的事儿,若是他们想保持面子上的和平共处,她乐意奉陪,可若是想让她屈膝下跪,那真是痴人做梦,万万不能!

  这小太监,好巧不巧的就撞了上来,那她真的不介意给他们个下马威瞧瞧!

  这个世界,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丫的就不能太卑躬屈膝,否则只有任人欺凌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