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405.第405章 玩儿车震的节奏
  顾长生这边走神走的浑然不觉,周沐头微垂,眸色却越来越深!

  在顾长生拽啊拽的持续泄愤中,周沐胸。前的衣衫已然凌乱的散开……

  古铜色的肌肉,横竖相间着深深浅浅的刀疤,神秘而诱。惑,让人忍不住的浮想联翩!

  天南海北的神游了一圈,顾长生终于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

  丫的,怎么妖孽这厮的喘息声越来越重了?

  什么鬼?这大秋天的,眼瞧着就要入冬了,理应不会热着才是啊!

  顾长生疑惑的抬起了头……

  然后,蓦的就呆住了!

  狠狠的吞了几口口水,顾长生呐呐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天爷!

  她看到了什么?

  果男哇果男!

  虽然只果了一半!可那也是真材实料啊!

  小手微动,摸上那结实的八块豆腐!

  不错不错!劲瘦润滑,手感好极了!

  “妖孽,你没事脱衣服干什么?冻感冒了可别怪我!”顾长生一边摸,一边呐呐的开口。

  她可是个大夫,出于大夫的职业习惯,她还是好心的提醒一下好了!

  周沐幽深的眸底,一团火苗开始噼里啪啦的燃烧!

  那个小手!那个小手还在作怪!

  感受到来自周沐的灼热视线,顾长生的手突然一顿,整个身子也突然一僵!

  她好像……好像在玩火……

  下一个瞬间,顾长生直觉的要把自己的手给收回来!

  可是明显为时过晚!

  周沐岂是那么好打发的,他怎么会放这个撩火的女人,就这么离开?

  顾长生的手缩的很快,周沐的大手抓的更快!

  不过一个瞬间,顾长生的手就被一只大手扣住!

  “吾爱,兴风作浪之后,你总要负责海晏河清吧?”周沐低沉魅惑的声音响起,一双炙热的眸子一瞬不瞬的锁定着眼前的小女人!

  顾长生闻言,利索的又吞了吞口水!

  天呢!

  她做了什么?她的手……她的手竟然放在人家果露的胸上!

  她甚至能感觉到手心传来的温热,和属于妖孽的急速跳动的脉搏!

  想收回来,却又被按回去!

  丫的,抓奸在胸了吧!

  无语凝噎……

  “呵呵……妖……妖孽,这是个误会,一定是我一宿没睡在做梦,你别介意哈别介意!”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自由的那只手伸过去,苍茫的开始为周沐掩衣服!

  果男很美!也很危险!

  经不住诱。惑,丫的只会玩火自。焚!

  好在她惊觉,拽的尼玛是人胸口!

  这要是拽的是人裤子,那还得了?

  这一个瞬间,顾长生十二万分的庆幸,自己真是太太幸运了!

  周沐看她手忙脚乱的小模样,又感觉到胸。前乱来的两只小爪子,一阵儿心慌意乱,连忙将她的两手都抓住,免得她再兴风作浪!

  “吾爱,临阵脱逃,不大好吧?”周沐宛如神邸的俊脸缓缓压下,朱唇轻启,满含诱。惑的开口。

  顾长生被突然靠近的俊脸弄得有一瞬间的失神,回神的瞬间,连忙把脸扭到一边,脸上一片嫣红,气呼呼的开口,“怎么?你还不依不挠了怎么滴?我又不是故意的!”

  当她是故意扒了他怎么滴?

  丫的虽然她很不拘小节不假,可那也没不拘小节到在马车上那啥那啥啥啊!

  她可是个有节操的人!

  哈利路亚!

  “吾爱这是打算不认账喽?”周沐嘴角微勾,一脸戏虐的开口。

  “咳!”

  顾长生闻言,一口吐沫呛在了嗓子眼,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什么叫她不认账,弄得好像她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一样!

  她做什么了?她只不过泄愤的拽了他几把而已!

  谁知道他的衣服这么不经拽,丫的亏得还是蟒袍呢!假冒伪劣的吧?

  “我是那种不认账的人吗?就是我拽的,怎么了吧?”

  腹诽完毕,顾长生撇着嘴开口。

  丫的,死猪不怕开水烫,这帐她认了!

  她就不信,她敢把她怎么滴!

  这可是在马车上啊在马车上!

  她真不相信妖孽这个纯度百分百的古人,会好车…震那一口!

  哼哼!

  事实证明,周沐真的不敢把她怎么滴!

  周沐无奈的摇了摇头,顿时妥协,“你啊!让本王说你什么好?”

  顾长生见此,不免有些小人得志起来!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原还想着大不了让你扒回来,现在看来,你自动放弃了讨回帐的权利,这可不怪我咯!”得意的笑得意的笑,顾长生又是挤眉又是弄眼,很有几分无赖的架势。

  周沐闻言,顿时就僵掉了!

  突然,马车剧烈的一颠!

  下一个瞬间,本就靠的及其近的两人转眼跌成了一团!

  不得不说,这一次,体位完全符合大众审美观!

  男上女下,灰常合拍!

  虽然马车内扑着波斯长毛地毯,可顾长生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摔给摔的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若只是一摔也就罢了,她顾长生的抗击打能力还是满强的!

  可是一个份量十足的男人完完全全的熊扑了过来,压。在她身上了啊!

  天爷!她滴个胸啊!

  “嗷……”

  顾长生忍不住的哀嚎了一声!

  尼玛,妖孽的胸膛好硬,她滴胸要被压扁了!

  喘不过气鸟!

  赶马车的四喜好不容易稳住身子,听到车里传来的动静,连忙降低速度一脸担心的回头,“爷、娘子,你们没事吧?是四喜没看清路,才会压到了石头上……”

  顾长生闻言,手指动了动。

  她尼玛有事啊!

  她快要被压得窒息而亡了!

  下一个瞬间,身上的昂扬躯体动了动!但……也只是稍微动了动而已!

  顾长生麻利的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

  尼玛,太欺负人了!非要把她的天津大肉包给压成旺仔小馒头,忒憋的慌啊!

  小四喜这熊孩子,绝壁是故意的!

  以为小四喜家的爷,还好生生的趴在她身上,赖着不动赖着!

  “好生驾车,这么急慌慌的做什么?”周沐目光灼灼的盯着身下的小女人,沉声开口,“把车速给本王放慢!”

  说完这一句话,周沐就毫不犹豫的往近在咫尺的红。唇欺进了过去……

  “呜……”

  突然被袭击,顾长生一瞬间没反应过来,大脑顿时陷入了一阵儿空白!

  而驾车的四喜闻言,顿时就苦大仇深了!

  眉头拧成了一条线,脸也皱成了包子褶!

  他家爷那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把车速放慢?

  四喜忍不住的抬头,好吧,顾府的高大门楼已然在望了,这就算车速再放慢,那还能慢到哪里去?还不是两马鞭就到?

  这可是马车啊!这拉车的可是西域进贡来的汗血宝马啊!

  你总不能让宝马跑得还没人走的快吧?

  就算宝马跑得没人快,可这姐们也近在眼前了!

  他家爷这不是为难人么?

  马车里时不时的有一点儿动响传来,可是却再没有自家爷和娘子的吩咐声。

  驾车的四喜是真的纠结了!

  双手拉着缰绳,四喜就开始咬着马鞭思考了,他家爷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就在四喜纠结之时,一个圆润的身影奋力的跳上了车辕,坐在了四喜身边,一个巴掌拍在了四喜的肩头,“做什么呢?龟兔赛跑呢?爷呢?”

  四喜闻言,呐呐的转头,指了指车厢。

  元宝见此,顿时就愣了!

  瞄了瞄车帘紧闭的车厢,又瞄了瞄堪比龟速的马车,嘴角抽了抽,又抽了抽,好不容易找回声音,呐呐的开口,“那长生娘子呢?”

  四喜闻言,顿时将适才的动作又重复了遍。

  显而易见,长生娘子也在车里!

  好不容易来了同伴,四喜顿时往元宝身边靠了靠,一脸怯怯的低声问道,“元宝大人,爷让我把车速放慢,可这眼瞧着都要到家门口了,我还能怎么慢?”

  元宝闻言,顿时瞪大了眼,双手托腮,一双黑嘟噜的大眼睛盯着紧闭的车厢门忘了一瞬,转眼一脸欣喜的狠狠的拍了一把脑门,“我懂了我懂了!嘿嘿……”

  “元宝大人?”四喜一脸疑惑的看向他。

  元宝利索的抬手就是个小巴掌,一脸邪笑兴致勃勃的开口,“好好驾车,这到家的路还是可以很长的……”

  车厢内被周沐压。在身下顾长生听到车窗外的谈话,顿时瞪大了眼!

  尼玛,元宝这个坑货!是猴子派来坑她的么?

  周沐哪里给她走神的机会,再次虏获那嫣红的双唇……

  车辕之上,元宝凝神听着车内的动静,那脸上的笑意越发的邪恶了!

  “元宝大人?到底怎么回事哇?”四喜懵懂无知的问道。

  元宝当即给了他一个爆栗子,傲娇的抬着小肉嘟嘟的下巴道,“男人和女人的事儿,你个小太监懂什么!好好驾车!”

  四喜揉着自己被敲的脑门,一脸讪讪的嘟囔,“说的你好像不是小太监一样……”

  听不到还好,偏偏有一身内力,元宝和四喜的交谈之声,那是一丝不落的传到了顾长生的耳里!

  腰身被修长有力的胳膊圈住,嘴。巴扔在被啃……顾长生真的羞恼交加了!

  丫的,这是要玩儿车震的节奏么?

  她尼玛真心低估了妖孽这古人了!真心太尼玛开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