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零九章 花孔雀你被强了?
  cpa300_4(); 四喜闻言当即应声,拿起一旁的蓑衣就往雨幕中飞奔而去!

  顾长生见此才放下心来,一桩心事了却,她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便好整以暇的的喝起茶来。

  周沐担心冬雷之事会有所不妥,便也没多做逗留,找了个托词跟顾长生说了下遍径自离开了!

  周沐走了,顾长生倒也没多在意。

  司马连城淋了这一会儿雨,有四喜把他弄回来,左右是冻不死的,顶多就是染一场风寒而已!

  此时此刻,她比较担心她的小肉包儿子!

  两人相依为命这么许久,就算偶有分离,也不过数日而已,她真的不放心啊!

  为人父母者,这种牵肠挂肚的感觉当真不是很好!

  顾长生不由得咬牙切齿,丫的,三国皇储要是敢赖在柳州城过年,信不信她发飙?

  擦,真搞不懂这些个皇亲贵胄心里是怎么想的,皇族人真心太会玩儿了!

  愤愤然了一阵儿,顾长生便收拾了一下,回去清风楼休息了!

  一夜好眠,第二日顾长生醒来,照例去演武场练身,只是这次没有小肉包作伴,让她心头若有所失,很不习惯!

  早膳依旧摆在膳堂,顾长生过去的时候,檀女和小和尚已然在座。

  看到檀女,顾长生一阵儿欣喜,开胸手术已经过了有段日子,又因为厌胜巫咒之事,檀女的身子一直没好利索,到了现在才能下床来膳堂吃饭!

  “檀女,你感觉怎么样?可还有哪里不舒服?”顾长生坐到檀女身边,习惯性的抬手按上檀女的脉腕。

  脉象平稳,沉浮有度,乃是将要大好的征兆。

  顾长生见此,不由得欣喜,拍了拍檀女的肩笑眯眯的开口,“不错不错,可算是没毁了我药神的名头,再小心调养一段日子,你就应该和寻常人无疑,只是气温骤降,你这两天可要注意点。”

  毕竟少了半页肺啊,相比于普通人,檀女身体的免疫力肯定会有所下降!

  只希望她经年练武,会有所助益才是!

  “大人放下,手下已经无碍!”檀女独有的异族强调响起。

  “小心一点儿总是没错的!”顾长生开心的道,转眼看向正忙着布置碗筷的董雷,豪气干云的开口,“小雷子小雷子,中午咱家加菜,庆祝檀女康复!”

  “本楼主身子抱恙,你却要加菜庆祝,不太妥当吧丫头?”

  董雷抬头正想应声,就被门口传来的声音打断。

  顾长生闻言一脸疑惑的抬头,就见她家花孔雀衣袖半遮面的走了进来!

  顾长生见此,心头警铃顿时大振!

  丫的,该不会她又好的不灵坏的灵,一语成箴了吧?

  昨晚上她可还担忧孛儿只斤念和花孔雀在一起会发生点儿什么,难道丫的还真发生了?

  顾长生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不好的了!

  看着花孔雀掩面走到了主桌坐定,顾长生连忙弃了檀女跟了上去,一双大眼仿佛x光机一般,将花孔雀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一脸的炯炯有神!

  天爷,花孔雀的脸色确实不大好哎!

  顾长生的心中不由得这样那样的开始演绎起了小剧场……

  大眼无辜的眨了眨,又眨了眨,顾长生吞了吞口水迟疑了下,还是鼓起勇气开口问道,“那个……那个花孔雀,你该不会是被强了吧?”

  月西楼闻言脸色当即一沉,愤愤的瞪了顾长生一眼,霎时将头转到了一边。

  他真的不想看到这个女人!

  什么话都敢说,她根本就不像个女人!

  顾长生看他这反应,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低估……

  难道真的被强了?

  应该可能或许……会吧?

  瞧这架势,有点像啊!

  顾长生不由得开始一脸愤愤摩拳擦掌了起来,丫的孛儿只斤念,老娘跟你苦大仇深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下一个瞬间,孛儿只斤念就出现了膳堂门口,依旧是一身华服,一脸轻松无比没心没肺的样子!

  看到孛儿只斤念一蹦一跳的走了进来,顾长生顿时就怒了,冲着就扑了过去,一脸兴师问罪模样,“丫的孛儿只斤念,瞧你干的好事儿!”

  怎么能用强呢?对待美男要温柔懂不懂?

  好好的一颗黄花菜,尼玛愣是被辣手摧花的猪给拱了不是!

  孛儿只斤念闻言,一脸的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我怎么了?顾长生你一大清早的发什么疯?”

  顾长生看到她那一副无辜的模样,顿时更气了,指着她的鼻子低吼,“你还装无辜!你这是想赖账不成?”

  “说,你是不是把我家花孔雀给强了?”

  孛儿只斤念闻言,脸上顿时大变,抬眼瞅了坐在一旁的月西楼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灰败,连忙抬手假咳了几声。

  “咳咳……那个什么,我也想来着,可这不是没成功么?”

  “嘎?”顾长生闻言顿时就愣了。

  一时之间,她有点儿转不过弯来,顾长生打眼转了几圈,一脸惊疑不定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并没有对我家花孔雀做什么?”

  “当然不是!”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否定。

  顾长生当即怒目相对,“看!你自己也承认了!说,你到底对我家花孔雀做了什么?怎么都把他弄得身体微恙了?”

  孛儿只斤念闻言,顿时尴尬的抬手摸了摸鼻子,睨了月西楼一眼,一脸讪讪的开口,“我能做什么啊?昨夜不是下雨了吗?”

  “对啊!”顾长生点头。

  “所以天冷啊!你那小院里好久没人住了,我又找不到被子放在哪里,所以就邀请月西楼窝在一个被窝睡取暖啊!”孛儿只斤念耷拉着脸缓缓开口。

  “嘎?”顾长生闻言当即瞪大了嘴巴,“你!你竟然敢!”

  天爷!谁来拯救她的三观!

  这孛儿只斤念竟然如此理直气壮的邀请人花孔雀睡一个被窝!

  还尼玛美其名曰取暖!

  她的脑回沟到底是什么构造?简直比马里亚纳海沟还要深有没有?

  丫的还不如直接说,那什么花孔雀你来睡我吧?不行的话我来睡你也好哇……

  孛儿只斤念抬手将顾长生长大的嘴巴合上,一脸讪讪的开口,“什么表情啊你!我有什么不敢的?你们扔下我俩回来了倒是好,有大床有暖被的,我们可是就只有几床凉被!”

  孛儿只斤念一边说一边抬手指了指外面,气呼呼的指控,“你也不看看外面,这一场雨下的直接冷成了什么样!我的命可金贵着呢,难不成你想要我冻死啊?”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丫的如此说来倒是怪她咯?

  “丫的明明是你出身未捷身先死,还非要怪到我身上,这锅我不背!”顾长生当即接口!

  尼玛,这锅她打死都不背!

  又不是她故意把他们两个扔在百里山下的,分明是他们自己跑开的!

  ****什么事儿啊!

  “什么出身未捷身先死,我是那样的人么?我很单纯的好不好?”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叉腰,指了指顾长生,然后又指向月西楼,分外鄙视的开口,“也就你俩心思不纯邪恶的人,才会往歪了想!他染了风寒是他活该!”

  “嘎?”顾长生闻言又是一愣,麻利的回到月西楼身边,不容他反驳的拉起了他的手腕,搭在了他的脉上。

  一会儿之后,顾长生的脸色就分外精彩了起来,一辆惊疑不定的开口,“花孔雀,你……你真的只是染了风寒哇……”

  丫的,真的只是染了风寒!一点儿没有纵欲过度的感觉哇……

  难道,真的是她想多了?

  “不应该啊,以你的功力,不过一场冬雨,你怎么就会染了风寒?”顾长生疑惑的开口。

  这不科学啊!

  有内力傍身,就算做不到百毒不侵,可比起平常人,那御寒的能力还是杠杠的啊!

  孛儿只斤念闻言,当即一屁股坐在了顾长生身边,白了月西楼一眼,愤愤然的开口,“所以说他活该啊!我不过是理性的建议了一下,他竟然落荒而逃,谁知道他淋了多久的冷雨!反正不****事儿!”

  月西楼闻言,当即怒目以对。

  孛儿只斤念丝毫不惧的昂着下巴回瞪!

  两个人顿时瞪成了乌眼鸡,顾长生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灰常机警的选择了退出。

  丫的,这丝毫不管她的事儿才是!

  现在好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冬雨,有没有把九皇子司马连城害的染了风寒她不知道,可是她家的花孔雀倒是百分之百的染了风寒!

  这个悲催啊!

  没辙,她还是麻利的开个药方让人熬药吧!

  虽然孛儿只斤念说的大义凌然无辜至极,可顾长生相信,丫的她的心思要是能单纯,那母猪估计都能上树了!

  她分明就是想扑倒人家花孔雀,只是没成功罢了!

  啧啧……想想也挺惨!

  不过这俩人斗法,她旁观看戏就好,参与还是免了!

  因为孛儿只斤念本来就是妖孽招来的,而花孔雀正是妖孽用的鱼饵!

  这个心酸啊!花孔雀这美男……难道真的逃不过被猪拱了的命运了么?

  可是顾长生还没来得及纠结太久,诸位皇子要举办横塘赏梅宴的消息就在柳州城不胫而走……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