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他的政敌!不是他仇人!

  要毒死他的竟然是他的亲生母亲!

  为了断了他解毒的后路,不惜征召自己的祖父上京,不惜在祖父拒不赴京之后,杀之!

  昔日的东宫太子妃!郑氏!

  周沐的亲娘!这世上,竟然有费尽心机要自己儿子命的娘亲么?

  “周沐,为什么?”顾长生突然觉得周沐有些可怜,虽然祖父的横死,多半和他脱不了干系,可他当年也不过才十四岁,被自己的亲娘如此对待?是要怎样的难过?

  周沐不自觉的将怀里的身子抱紧了点,闷闷的出声,“当年,我大破北漠,马踏蒙古部族,一路将之驱赶出关外三千里,战功之高旷古烁今,可召日月,可慰先祖!”

  周沐看了怀里的人一眼,继续,“班师回朝之日,皇祖父亲迎我与上京之外的十里长亭,文武百官尽数到齐,一个不拉,包括我的父王和母妃,也站在亲迎的队伍里。”

  “三日后,早朝之上,时任宰辅的杜明礼上奏请封我为长嫡皇太孙,加辅太子印,杜明礼乃是皇祖父的亲信大臣。”

  “是夜,东宫为我举办夜宴走水,我的父王,当年的太子,亲手将我推进了熊熊大火之中,是元宝拼命将中毒的我拖了出来……”

  “也就是那一夜,我父王葬身火海,皇祖父震怒,将我贬至这柳州之地,并有言在先,永生永世,不复见我。”

  顾长生不自觉的往男人的怀里扎了扎,伸手圈住了他劲瘦的腰身,紧紧的……

  “顾长生,是我,亲手点燃了东宫太极殿,是我,亲手落上了门锁……”

  “周沐,这不是你的错,无情最是帝王家……”顾长生缓缓的抬起了手,覆上那没有任何表情的俊美脸庞,那夜客栈起火,她就在想,是什么样的事情,能给铁骨铮铮的他心灵上烙下烙印,原来竟是如此!被亲身父亲推入火坑,复又将亲身父亲推入火坑!

  这要她怎么说……

  “不,顾长生,对不起,是我连累的你祖父惹来了杀身之祸,召你祖父入京是我母妃提起,而之后他的拒不上京,就算是理由再冠冕堂皇,到底是藐视了皇权,是皇祖父下的命令……”

  顾长生一愣,她以为是他的亲娘郑氏!没想到竟然是那高高在上的皇帝!是了,皇权神圣而不可侵犯,祖父当年用了那样的理由让朝廷不得不打消召他上京的念头,朝廷看似为民着想,欣然允之,又岂会任一个打了自己脸面,堵了自己嘴的人,继续逍遥自在的活着?

  祖父不死,不足以平息帝王的怒气!

  祖父不死,不足以展示帝王的威仪!

  这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顾长生这是第一次,深刻的认识到了皇权的专横和霸道,第一次,深刻的认识到了,官民这条沟壑,其深何止千里!

  “顾长生,对不起,是我初至柳州,考虑不周,才让你祖父死于非命。”

  “那我呢?为什么我没事?仅仅祖父一人怕是不足以平息帝王之怒吧?当皇帝的不是喜欢动不动就灭人九族吗?我怎么还好生生的活到现在?还嫁入了李府?”顾长生不解的看向周沐。

  他祖父的死,明眼人看的心知肚明,她还清晰的记得李夫人毫不掩饰的厌弃和恨意,她这样一个开罪了天下九五之尊的人的后人,怎么可能安生的活着并嫁入曾位列侯爵的李府的?

  这太不科学了!

  “是我!在我察觉之时,你祖父已经药石罔效,我答应他,一定要给你寻个好归宿,而你祖父也确与李府的老太爷有过救命之恩和结为秦晋之约,是以,我私自上京,找到了弥留之际的他,要他遵守约定迎娶你进门,并答应保他李府百年荣华……”

  顾长生顿时明白了,明白了之后顿时就怒了!

  “感情老娘嫁进李府那狼窝,都是你折腾出来的幺蛾子!”顾长生一脚就往周沐的大长腿上踢了过去。

  这次周沐没有躲开,生生的受了她这一脚。

  顾长生犹不解气,继续咆哮,“丫的你间接的害死我祖父也就罢了,你还把老娘一把推进了火坑!老娘我跟你没完!”

  周沐看着一口咬在他胸口的女人,眉头跳了几跳,嘴角狠狠的抽了几抽。

  这女人!还真会挑地方下嘴!

  顾长生感觉到搂着自己的身子瞬间僵硬,茫然的睁开眼!

  妈蛋!自己还真会选地方!

  悄悄的挪了挪牙,划过一个坚硬的小凸起!

  身边的男人很明显的颤了颤,让她想假装不知道都难!

  擦!她到底是好运还是厄运啊!随便挑个地方下嘴解恨,都能选着人家的小咪咪!

  这叫个什么事儿啊!她把人家美男的小咪咪给亲了!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给咬了!

  呜……

  给她个地缝儿,她要钻一钻……

  现在怎么办?她把人家脱光光摸遍遍还睡过了,现在又把人给咬了,除了当时意外的亲那一口不算,他们明显的算是有过肌肤之亲了吧?

  这男人,该不会赖上她了吧?

  “周沐,你间接的害死了我的祖父。”努力的找回声音,顾长生一本正经的陈述,“咱也算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了。”

  对吧?她没说错吧?

  周沐的眉头皱了皱,“我并不否认顾老的死,和我有关,可元凶却并不是我。”

  “周沐,推卸责任可不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为。”顾长生嗤了一声。

  “我并未推卸责任,若我想推卸责任,就不会前来,你的那个宋伯,知道一切的真相,当年是顾老自己选择不去上京,而我也遵守约定,让你平安的活了下来。”周沐的眉头越拧越紧。

  “不管你说的天花乱坠,口舌生花,你间接的害死了我祖父是真,转手把我推入火坑也是真,别跟我说是我祖父的意思,我不听!”顾长生捂上了耳朵,眼前的男人太妖孽,声音太低沉惑人,身材太温热销魂,让她的脑袋乱哄哄的像是塞了稻草一样……

  “顾长生,不是我杀了你祖父,跟了我,你可以见到杀你祖父的真正仇人。”周沐板正她的肩膀,强迫她直视他。

  “跟了你?用什么样的身份?弃妇?顾泽的娘?顾氏医馆的主人?还是针灸之技的传人?”顾长生一字一顿的开口,“周沐,如果我要报仇,我也会选择最直接的方式,我可以造出炸药,直接将东宫夷为平地,也可以直接轰了皇宫,再不济,我也可以去刺杀,干脆而且直截了当!”

  “周沐,你我之间相隔万重山,我顾长生要嫁之人,那必然是盖世的英雄,他要爱我宠我溺我纵我,要怜我惜我知我懂我,要疼我顾我重我独我,你能做到么?”

  “周沐,我顾长生要嫁之人,那必然是倾世的俊杰,他要爱我爱到极致,宠我宠到天怒人怨,溺我溺到人神共愤,怜我直至心肺脏腑,你能做到么?”

  “周沐,我顾长生要嫁之人,纵使我嚣张无人能及,纨绔当世无匹,他依旧觉得,我是这世上最独一无二,最值得他爱的人,你能做到么?”

  “周沐,我顾长生要嫁之人,纵使我与天下人为敌,他也要能为我弃了天下,纵使我与三界苍生为敌,他也可为我毁了这三界苍生,繁华尘世也好,烈火炼狱也罢,只要我踏出一步,他就毫不犹豫的跟随,你能做得到么?”

  “周沐,我顾长生要嫁之人,他未必要君临天下,只需许我嫁衣红霞,青丝白发即可,你能做到么?”

  “周沐,我顾长生要嫁之人,最少也要这样才可能入得了我的眼,你能做的到么?”

  周沐木然的看着眼前的人,仿若从未相识……

  顾长生一直看着他,眼光从开口说话,就未错开一分。

  仿佛过了好久,顾长生笔挺的肩才颓败的垂下,低头喃喃自语,“周沐,你做不到,我前世站在金字塔的顶端,寻觅了二十九年,都没有遇到过一个让我心动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上苍如此不仁,又怎会许我心想事成?”

  顾长生自嘲的冷笑了一声,复又抬头看向眼前的男人,眼神清冷宛若实质,“周沐,你都做不到,又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的让我跟了你?”

  “什么前世?什么二十九年?”周沐神色肃穆,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周沐,你听好,这些话我只说一遍,我只是数千年后的一缕幽魂,我穿越是千年的时间和空间,在这个身体里得以重生,什么家仇也好,国恨也罢,我都可以不在乎,可任他是谁,若是天要亡我,我便诛天,若是地要亡我,我便灭地,若是苍生要伤我,我便让这朗朗乾坤化为人间炼狱,让这天下万民生灵涂炭!”

  “周沐,你信不信,纵使你的百万大军,在我面前,也是脆弱的不堪一击,若是我想,顷刻之间,便能让他们灰飞烟灭,化为尘泥。”

  “我信。”他手下的暗人曾汇报,她在柳州城外七十里的野林之中,曾用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顷刻间灭了狼群。

  “周沐,这就是我,我不知道我能在这个空间存在多久,或许还有一天,或许还有一年,或许还有整个余生,我不知道,也不确定,所以,我会恣意的生活下去,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越,嬉笑怒骂尽皆由己,嚣张恣意全由我心,这样的我,你敢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