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一十六章 此蛊名为离欢
  readx();

  cpa300_4();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一愣。

  “噗通!”

  下一个瞬间,只听到一声大响,元宝那珠圆玉润的身子就扑跪在了地上!

  顾长生见此,眼中闪过一抹黯然!

  果然不出她所料,元宝一脸祈求的扯着的蟒袍衣角,震惊非常的开口,“爷!不可以!他是南陈太子!你若是纵容长生娘子掐死了他,大周南陈势必开战,战火一起,无数百姓也将深陷战火之中!”

  “爷!难道你要为了长生娘子一时的快意,置百万黎民与不顾?”

  在元宝的祈求声中,周沐依旧看着顾长生,一脸的不为所动!

  他的女人,不论做什么,他都会力挺到底!

  他曾许诺过她,给她恣意的人生!

  君子一诺,至死不悔!

  这时候,司马长昊的手下也反应了过来,纷纷往软轿靠拢了过来。

  司马连城看着眼前的周沐,眼底闪过一丝戒备!

  这个在四国之中所向披靡的男人,将是他这一生最大的敌人!

  他从未真正的将司马长昊放在心上,但是对周沐,却是发自心底的佩服!

  那份君临天下睥睨众生的气魄和能耐,司马连城自愧不如!

  可是,南陈他司马连城志在必得,和周沐的较量绝不是现在!

  挥手打断手下们开口,司马连城瞄了一眼被顾长生掐不脖颈奄奄一息的司马长昊,抬头复又看向周沐,沉声开口,“沐郡王殿下,这就是你大周的待客之道?”

  周沐闻言睨了他一眼,却只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相比于司马连城的诡计多端,无所不用其极,司马长昊最起码行事尚算得上磊落!

  无疑,周沐对于司马连城,并无多少好感!

  司马连城浸淫后宫许久,又在那么倾轧的宫廷中长了这么大,察言观色不可谓不精通,当即明白了周沐对他的不喜!

  心底闪过一丝不愉,可是司马连城脸上却丝毫不变,依旧是郑重其事的开口,“沐郡王殿下,我皇兄若是在大周出事,南陈势必出兵大周,到了那时,你这纵容她行凶之人,势必成为两国开战的罪人!”

  “千夫所指,民心背离,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周沐闻言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冷冷的开口,“那又如何?南陈发兵大周,本王自会率军镇压!若是本王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了,那要这统帅万军之权又有何用?”

  说到此处,周沐转头,目光冰冷的直射司马连城,沉声开口,“昨夜,本王已经警告过你们,惹怒了吾爱,死生不论,此番乃是你们咎由自取,死有余辜!”

  司马连城闻言,脸色当即气急!

  照周沐这意思,不光是他皇兄,就连他自己,今日也要任由顾长生处置了么?

  “沐郡王,小王以南陈九皇子的名声在此发誓,皇兄若再大周损了一丝一毫,小王誓要大周血债血偿!”司马连城脸阴鸷一片,沉声开口。

  顾长生闻言,这才从周沐带给她的震惊中回神,挥手打断了周沐张口未出之话,顾长生一手还掐着司马长昊的脖颈,在众人心惊胆颤之中,轻而易举的将他从软轿上提了起来。

  目光扫向司马连城,顾长生的嘴角勾起一抹云淡风轻的笑意,徐徐开口,“南陈的九皇子殿下么?我顾长生和大周有什么关系?司马长昊的生死就在我一念之间,可我却没有要背负这千古骂名的心思!更不会让我男人为了我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

  顾长生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她这话的意思,太过明显,事情拔剑弩张到此时,终于有了一丝转圜之机!

  周沐看着顾长生,脸上扬起一抹宠溺的淡笑,“吾爱不必为了本王束手束脚!你想如何便如何,不论如何,本王都支持你!”

  元宝一听到这话,急的直跺脚!

  他就说吧,什么事儿只要一遇到长生娘子,他家爷那就丝毫没有底线!

  这好歹长生娘子顾全大局都松口了,自家爷还在一旁纵容的怂恿,这叫个什么事儿?

  顾长生扭头看向周沐,刹那之间笑颜倾城绽放。

  她喜欢这个男人!这个不管她做什么都会站在她身边支持她的男人!

  他能为了她弃家国于不顾,那她就能为了他,收敛一下自己!

  “噗通!”

  下一个瞬间,顾长生桎梏在司马长昊脖颈上的手一松,她的手还未收回,司马长昊就直愣愣的往软轿之上的司马连城砸去!

  “呃……”

  司马连城发出一丝低沉的痛呼,便连忙把司马长昊扶了起来,抬头疑惑的看向顾长生!

  私心的,他其实更愿意司马连城死在顾长生手中!

  如此,他便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可惜,眼下这情形,怕是要事与愿违了!

  眼瞧着司马长昊得了自由,南陈的一众人这才长长的吁了口气!

  看着司马长昊先是缓缓的吸入新鲜空气,待意识恢复,又开始惊慌的捂着脖子大喘气,顾长生不由得讥讽一笑。

  “吾爱真的要放他们离去?”周沐走到她身边,缓缓的开口。

  顾长生闻言回眸,笑着挑了挑眉,“当然,我不会让你因为我成为大周的罪人的!嘻嘻……”

  听到她的笑声,周沐无奈的摇了摇头,抬手理了下她鬓角的碎发,朱唇轻启徐徐开口,“司马长昊在大周受辱,经此一事,两国嫌隙已起,即便你绕他一命,待他回国,也定不会善罢甘休!”

  顾长生闻言一愣,转头看向司马长昊,一脸疑惑的开口,“司马长昊,周沐说的可是真的?我饶你不死,你是不是还要和我闹个不死不休?”

  “亦或者,你会将今日种种归结到周沐身上,因而兵发大周?”

  司马长昊犹捂着脖子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闻言不由得抬头,眼中滔天的恨意毫不掩饰,直逼顾长生而去。

  顾长生一看他这眼神,顿时就悟了。

  丫的,人家好歹是南陈的太子,在她这里受到了这样的奇耻大辱,不报仇那才是怪事!

  顾长生托着下巴,好整以暇的打量着怒气腾腾的司马长昊,奕奕然的开口,“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你心中所想了!司马长昊,我看在你是南陈太子的面子上饶你一命,很明显,你好像不大稀罕!”

  “我可是个聪明人,放虎归山留后患这样的事儿,我怎么会干?”

  顾长生说到这里,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缓缓的在软轿前蹲下身来,笑眯眯的看着司马长昊,低声开口,“司马长昊,我们来做一桩交易吧!”

  司马长昊怒目相对,捂着脖子抿唇不语。

  顾长生见此丝毫不以为意,下一个瞬间,手心好不犹豫的拍向了司马长昊的胸口!

  众人见此大惊,司马长昊更是目疵欲裂!

  可是让他更吃惊的是,预期的疼痛感并没有传来,他只是觉得胸口像是被针尖扎了一下,就再无异样了!

  南陈众人见他无碍,才放下了心,纷纷怒目看向顾长生。

  接收到四面八方的视线,顾长生不屑的一笑,砧板上的鱼肉,竟然还放不下南陈皇室的架子!

  真是不知所谓!

  目标达成,顾长生奕奕然的站起身,拍着双手缓缓开口,“司马长昊,没有人闯了我的医馆对我起了杀心,还能全身而退,即便你是南陈太子,那也不行!”

  顾长生说完这一句,走到周沐身侧,两人相视一笑,眉眼间的情意让人想忽略都难!

  “司马长昊,听闻你还未大婚,也还没有子嗣,那我送你这礼物,想必你会非常喜欢!”顾长生转头看向司马长昊,含笑开口,“此蛊名为离欢,中蛊者不能行敦伦之道,此生夫妻缘绝,子嗣缘灭!”

  “这!就是你对我起了杀心的代价!”

  顾长生音落,司马长昊大惊失色!

  身为一个太子,不能人道永无子嗣,那他还有什么未来可言?

  南陈岂会需要一个没有子嗣的皇帝?

  他会成为四国最大的笑柄!

  司马连城闻言,眸底闪过一抹欣喜!

  蛊,神秘而莫测,中了这样的蛊,司马长昊与废人无疑!

  南陈的一众手下听到这话,也是一阵儿面面相觑,心底思绪万千!

  看向司马长昊的眼神中不由得带了一丝嫌弃,而看向司马连城的目光中则带了一丝炙热!

  顾长生见此,不由得会心一笑!

  这就是取舍!想必这一瞬间,追随司马长昊的人心中已经有了取舍!

  显然,司马长昊是被放弃的那个人!

  顾长生缓缓将目光移到司马连城身上,看到他眸底的那一丝笑意,顾长生的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司马连城想不菲一兵一卒坐收渔翁之利,她岂会那么轻易的让他如愿以偿?

  她还等着看他们兄弟反目的夺嫡大战呢!

  好戏尚未开演,司马长昊就让她给拽下了台,那怎么可以?

  这么损人不利己的事儿,她顾长生可是不会干的!

  突然,顾长生恍然大悟般的“啊!”了一声,将目光转向司马长昊,眨了眨双眼开口,“我突然想到一事,这离欢蛊,并非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