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大开杀戒
  readx();

  cpa300_4(); 顾长生坐在车里冷冷的开口。

  “吓!车里是个女人!”

  外面当即传来一个侍卫的惊呼声,然后转眼变成不屑的讥笑。

  “哈哈!我就说吗,这么平凡无奇的马车,肯定不是大户人家用的!”

  “这指不定是哪家的小娘子,来这横塘湖盼望着获得咱们皇子的青睐呢!”

  “就是!一群痴心妄想的女人!咱们家皇子那是什么样的人,岂是这般粗枝烂叶能配得上的?简直是自不量力,愚不可及!”

  四喜越听这感觉越不对,怎么他家娘子就成了那般攀龙附凤的人了?

  “大胆!竟敢对我家娘子不敬!”四喜毫不犹豫,马鞭一挥,当即声色俱厉的冷叱道。

  他家娘子可是他家爷的心头宝,岂容人这般亵渎?

  还什么皇子,狗屁!谁家皇子能有他家爷好?

  “呦,大胆?我还放肆呢!”一个侍卫见四喜发怒,完全没放在心上的开口,“区区一个车夫,也敢在军爷面前嚣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爷我今天就告诉你,擅闯横塘赏梅宴,乱棍打死!”

  四喜闻言,当即气的脸直抽抽。

  车里的顾长生更是怒火朝天!

  靠之,当她想来么?她尼玛分明是躲不过好不好,结果她来了,竟然还给她这样的下马威!

  “娘子?”见自家娘子一身怒火高涨的起身,董雷顿时心头警铃大作,扯着自家娘子的衣袖,怯怯的开口。

  “没事!”顾长生反手安慰了董雷一下,弯腰掀帘而出!

  一身金丝红罗长裙,裙摆迤逦,飘逸如红云朵朵,宽大的袖口缀着一圈儿火狐的皮毛,领口亦如是,整个人仿佛被灼灼的火苗环绕,华贵非凡,再看面容,唇不点而朱,眉不画而黛,肌肤若瓷,吹弹可破,凤眸含霜,不怒自威……

  眉间一点朱砂色,衬得她愈发清冷美艳……

  几个侍卫顿时就看呆了!

  “哇!美人儿啊!”吞口水的声音……

  “当真是美人儿!还是天下少有的美人儿!这通体的气派,这娇艳的面容,比起来那个上京第一美人儿霍小姐,也是不差的哇!”

  “是啊是啊!这样的美人儿,给咱家皇子殿下当个小妾,倒也差不离啊!哈哈……”

  顾长生闻言,眸底冷光一闪而过,下一个瞬间,锦红长袖毫不犹豫的挥出。

  “嘭!”

  只听一声巨响,那个说要她给劳什子皇子做妾的侍卫笑声停在嘴角,人不由自主的往后面摔去,撞到路边的大树之上,才堪堪稳住了身子。

  “噗!”

  一口鲜血喷出,那侍卫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捂着胸口咳嗽不止,有带出一片血色。

  几个侍卫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数给吓呆了,四周的人也都围拢了过来。

  顾长生感受着四周混乱的气息,心头一凛。

  好多高手!

  虽然他们可惜收敛了气息,可顾长生还是能轻而易举的感觉得到!

  即便是他们的功力较之她,都差的不止一筹,可是,这么多人……

  顾长生的脸色愈发沉了几分,看着眼前被吓得呆若木鸡的几个侍卫,冷声开口,“口出狂言!简直找死!”

  “你!你!”

  看着眼前气势凛凛的美人儿,几个侍卫这才惊吓的回头,纷纷几不可见的退后了一步。

  “你竟敢伤了我们的人!”一个侍卫拿着长枪直指马车,鼓起勇气开口。

  “伤你们的人?若非你们可以刁难,出言亵渎,老娘何须动手?”顾长生站在车辕之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几人,冷冷的开口,“这里是大周,由得你们嚣张?”

  若是柳州城的兵将如此待她,她可不会这么手下留情!

  只不过柳州城的兵将皆是妖孽所属,从没有人对她有丝毫不敬就是了!

  “反了!反了!这是要造反!来人呐!来人!”

  下一个瞬间,侍卫头头当即大声呼叫了起来。

  顾长生见此,脸色不由得一变,因为她感觉到,围拢而来的人越来越多了!

  而且,还多为练家子!

  鸿门宴!果然不愧是鸿门宴!

  她尼玛连门还没都进去,就给她来这么大阵仗!

  真不知道周沐到底搞的什么鬼,竟然放了这么多三国驻兵进了柳州城!

  这不是给她找麻烦么?不知道丫的她现在可是和天命贵女霍水仙那个小婊砸并列靶子么?

  看着眼前不一会儿就围拢了百十号人,各个盔甲在身,武器在手,全神戒备,顾长生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嘴角微勾,扫视一圈,缓缓开口,“你们这是要不问青红皂白的仗势欺人么?好!好得很!”

  “废话休说!擅闯横塘赏梅宴,伤盘查士兵,众人听令,格杀勿论!”一个将领模样的将士,一脸阴沉,沉声开口,眼中闪过一抹志在必得。

  红衣!性喜红衣!就是她!

  他们等的就是她!

  “好一个格杀勿论!吓死老娘了!”顾长生闻言,当即冷叱一声,“那就让我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尼玛!都没有人问问她有没有请帖,直接上来就是一顿阻挠!

  现在更尼玛直接,直接升级到格杀勿论了!

  这若是巧合,顾长生情愿把脑袋摘下来当球踢!

  靠之!

  这到底是哪一国的?

  “上!”

  围上来之人,显然没给顾长生多少时间,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四喜退下!”顾长生面色一寒,沉声道。

  四喜闻言,当即退到了车厢门口,里面可还有个功夫二把刀的董雷呢,他还是照看着点儿比较好!

  “我生平最恨别人对我喊打喊杀,你们既然想死,那就放马过来,休怪老娘先给这赏梅宴添上一抹红色!”顾长生看着无数把长枪从司马八方往她捅来,身上的杀气顿时暴涨,大喝一声,身形拔地而起!

  从有了这一身内力,她还没真正的发过威,那现在,就让她来试试,这所谓的能够在江湖上横着走的一甲子内力,到底有多么霸道吧!

  朝着马车冲刺而来的众人直觉的眼前一花,站着车辕上的那个女人就不见了踪影,他们的长枪所刺也失去了目标,再回神之时,就感觉到一阵儿排山倒海的劲力往他们直扑而来!

  人飞至半空,顾长生抬起一掌就往刺向她的宝马的士兵拍去!

  “轰!”

  一声巨响,宝马周围的士兵被震的往四周飞射而去。

  丫的,有眼不识泰山的东西,真当她的马长的灰不溜丢的不起眼,就是坏的啊?那可是汗血宝马!是妖孽从塞北寻得,才驯化好送给她的!

  地心引力,饶是顾长生借助内力一跃而起,这一掌拍下,身形也往下坠去。

  领头的将领见此,哪里还顾得上自己受伤的士兵,当即大喝一声,“好一个顾长生,我看你能坚持到几时!上!”

  顾长生人在半空中,闻言心头一凛,脸色愈发的阴沉如墨。

  “知道吾名,倒也不怕做个冤死鬼!既然你们找死,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嘴角勾起一抹讥讽之色,顾长生的身形,冲着下面挥来的长枪急速的下坠而去。

  远远围观之人,直觉的一抹红影快速坠落,忍不住的尽皆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种高度,摔下来就要摔个半死,更何况下面满是刀枪!

  那更是九死无生啊!

  “死了死了!这下是真的死了!”

  “那个……那个红衣服!”

  “天爷!那是长生娘子!”

  “长生娘子!小心!”

  “小心!”

  远处认出顾长生之人,纷纷大惊失色的惊呼了起来。

  眼瞧着顾长生就要坠落到刀枪之上,领头的将领眼中闪过一抹欣喜!

  他要加官进爵了!杀了顾长生,他加官进爵指日可待了!

  裙摆眼瞧着碰到刀枪之尖,顾长生看着领头之人一脸志得意满的笑意,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转眼,红衣翻飞,裙摆当风,接着枪尖之力,身形再次腾空而起。

  “轰!”

  “轰!”

  “轰!”

  “轰!”

  半空之中,红衣如火,翻飞飘逸,只是这接连的几声碰撞声,让远处围观之人顿时如遭雷击,全都看呆了!

  不过眨眼的时间,围在马车四周的侍卫,已经去了三分之二!

  “天爷!”

  “额滴个神啊!”

  “这还是人吗?”

  “……”

  看着地上散落的为数不多的站着的人,还有远处匆匆赶来的明黄人影,顾长生左脚尖点右脚尖,几个自身借力,缓缓的往马车顶落去。

  “轰!”

  这一掌拍出,站着明黄来人方向的仅余的那几个侍卫,不出以为的口吐鲜血,向后****而去。

  看到飞射而来的侍卫,来人脸色大变,冲忙往一边闪去,回过头再看,那几个侍卫已经气息全无,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明知来人已到,可顾长生却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再一掌往一侧拍出,冷声开口,“柳州城中,岂容你别国兵将嚣张,想要吾命,那就用命来偿!”

  眼瞧着又几个侍卫倒地不起,血流成片,蜿蜒成河,来人脸上闪过一抹阴鸷的杀意,沉声开口,“顾长生!你住手!”